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家:中共政策若失误 经济构架恐崩塌

美国国会常设机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2月28日召开“风险,回报以及结果:在华美企业以及在美中企”的听证会,邀请六位专家出席。(USCC听证会截图)

人气: 1338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3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编译报导)顶级专家表示,中国的国企、私企都在自动遵循党国的利益;但鉴于中共当局面临的经济和社会压力,若发生重大政策失误,党国的经济构架有可能最终自行崩塌。

作为美国国会的四大常设机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周四(2月28日)召开“风险、回报以及结果:在华美企业以及在美中企”的听证会,邀请六位专家出席。

哈佛法学院(Harvard Law School)的Henry L. Stimson教授马克.吴(Mark Wu)一直专注研究中国和世界贸易组织,其对中国入世的研究报告是业界公认的代表作。

在周四的听证会上,吴提出了中共当局管理和控制经济的完整架构——“中国公司”(China Inc.)。吴归纳说,这类经济管理架构同时具有六个特征,尽管个别特征能在别的国家找到,但只有中国一处才能找齐这六个特征组合。

中共管控经济的六个特征

吴表示,中国的所有公司——无论是国有还是私人、国内还是国外——都在这整个“中国公司”的构架下运作,这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

“这些公司想要取得成功,就必须对党国的利益保持敏感。”他说。“党国对中国经济结构的长期影响在左右国企和私企的行为。”

吴认为,这是“中国公司”对各国构成的问题所在。根据吴准备的发言稿,“中国公司”架构的六个特征分别是:

第一,中共党国通过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SASAC)控制中国经济的“制高点”。

第二,中共党国保留了对中国金融业的控制权,控制了中国最重要银行的大股份。

第三,由政府实体机构制定指导经济的总体计划。

第四,存在灵活的正式或非正式的商业网,规模远小于其它亚洲企业集团,例如韩国财阀或日本的经连会(Keiretsu)。

第五,共产党的组织部保留了对高层人事任命的控制权。

第六,随着私人企业的成功,共产党可以通过经济利益、或邀请商界领袖入党,以及担任职务来寻求共同合作。

中国的市场环境是否有改善?

在提及中国过去五年市场环境是否有所改善,吴表示,就投资限制而言,答案是肯定的。但是,他提醒说,在分析中国未来改善的趋势时,请务必牢记三点:

第一,中国的投资限制只会在两种情况下出现下降。要么中国市场已经成熟,或中国企业已经具有竞争力,或中共已经实现产业政策目标;要么中共的市场改革工作停滞不前,或中共的政策制定者认为,有必要重新注入外国竞争对刺激进一步改革。

第二,尽管中国的市场环境朝着积极的方向变动,但中国仍然是大型新兴经济体中的一个异类。根据经合组织公布的外国直接投资(FDI)限制性指数,外国公司在中国受到的限制指数仍明显高于巴西、印度、南非、阿根廷和越南。在G20国家中,中国只能跟印度尼西亚和沙特阿拉伯才有可比性。

第三,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共可能会取消此类市场限制。但别忘了,当局设置过渡期只是为中国国内企业提供的适应和限制美国公司经济利益的时间缓冲。

他表示,从美国汽车商在华经商这些年来看,最终的结果是,中共的产业政策不仅破坏了美国汽车零部件产业,同时也让中国成为下一代电动汽车(EV)的领导者。

中美贸易关系怎么走?

美中贸易谈判已经进行到第八轮,双方开始在一些结构改革及执法机制上进行碰撞,缩小分歧。同时,美中两国领导人都对贸易谈判抱乐观态度,或在3月举行首脑峰会,就最后的贸易协定拍板。

吴表示,无论目前的美中贸易谈判可能取得什么成果,基于双方存在的结构问题,美国与中国的贸易紧张局势可能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他尤其提醒,即使美国能够监管中国(中共)政府本身作出的正式承诺,比如它承诺不再从事某些特定的行为,中共也不能保证它的相关实体不会这样做。

“换句话说,中国公司构架为党国提供了各种非正式机制,即使没有党国的正式指令,它们也可以间接实施损害美国公司的特定产业政策。”吴解释道。

“如此这般,一方面让中共政府自诉清白,而另一方面它仍在继续做它想要的。”他说。

吴建议说,国会需要认识到,中共的经济构架不太可能在近中期内主动拆除,但随着利益的转移,它可能会发生进一步的演变。

“考虑到中共当局面临的经济和社会压力,如果发生重大的中国政策错误,这些构架有可能最终自行崩塌。”吴在证词中写道。“但是,这样的结果还远未获得确认。”

对未来的对华贸易建议,吴表示,美国通过双边、区域和多边方式与志同道合的盟友接触,以应对紧张贸易局势的努力值得欢迎。

“但是我们需要认识到,在没有更多的单边或集体关税,或其它努力对华设置更高的贸易壁垒,就不太可能成功地迫使中国(中共)进行深层结构改革。”他说。

吴表示,但即使没能推动中方进行深入的结构改革,美国的这些努力也可能在指导当前以及未来的中国政府合规方面取得一定的成果。#

责任编辑:叶紫微

评论
2019-03-01 9:2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