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家:社会主义无论如何美化 注定要失败

CNN首席国家安全记者修托披露,中、俄对美国秘密早已展开“影子战争”,且中共是美国最大的长期威胁。(Getty Images)

人气: 6158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05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随着联邦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宣布角逐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其所倡导的“民主社会主义”也随之成为舆论的焦点。《华尔街日报》和福克斯新闻近期发表评论文章指出,社会主义无论被冠以什么名字,无论如何美化,都注定要失败。

Future File遗产规划系统的创始人、前投资银行家卡罗·罗斯(Carol Roth)近日在福克斯新闻上发表评论指出,“民主社会主义”只不过是现代一些社会主义者用来装扮自己那套理论的一个花哨名字。这是极左翼中一些人所拥抱的字眼,这是那些人在推动反自由市场宣传,及寻求将更多权利集中在少数政治精英手中的政策。

文章直言,社会主义是如此可怕和有缺陷,以至于无论怎么修改,换个什么名字,都无法让它变得好起来。“事实上,将‘民主’加入社会主义基本上相当于是给猪抹口红”。

文章认为,社会主义带有“民主”二字只是美化,本质不会变。比如,“社会主义国家朝鲜的全名就叫‘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其在官网上也是大胆宣称‘所有人都彻底摆脱了剥削和压迫’。同样,德国统一前的东德被称为德意志民主共和国。而这些都不是我们希望效仿的政权类型。”

罗斯说,朝向自由市场的运动创造了繁荣,而朝向社会主义的运动则阻碍了繁荣。

社会主义注定要失败

文章指出,社会主义是一种注定要失败的制度。社会主义的真正定义是政府拥有生产资料,只有少数人,也就是那些政治精英,决定其他人的最大利益。它与自由市场形成鲜明对比,自由市场为每个人提供个人选择和自由选择,能够自主做出决定。“由少数人决定如何分配资源是一件不可能的任务。无人能够复制自由市场复杂但却有效分配资源的运作”。这就是为什么纯粹的社会主义“每次尝试都会失败,并带来可怕的后果,也没有带来惊人的创新”。

《华尔街日报》的评论文章说,社会主义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物。历史上,无论试了多少遍,以何种方式去试,最终都以失败而告终,甚至让人类陷入痛苦之中。

英国乌托邦社会主义者罗伯特·欧文(Robert Owen)曾在1820年代在美国印第安纳州买下1214公顷土地,建立“新和谐村”,进行“劳动公社”试验,展示所谓的“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但实验不到两年便宣告破灭。

欧文的儿子罗伯特·戴尔·欧文(Robert Dale Owen)通过实施他所谓的社会主义的“反向政策”来拯救这个公社:给予公民所需要的设施和鼓励他们成为土地所有者,但同样以失败告终。还有其他人在19世纪建立了大约40至50个类似的公社,所有公社很快就崩溃了。

《华日》表示,由于屡试失败,社会主义的思想本可能已经安静地死去,但马克思却将社会主义从经过测试并且失败的试验转变成一个预言。足具讽刺意味的是,马克思将自己的预见称为“科学社会主义”。

然而,工业化国家的工人生活水平有所提高,而不是越来越穷;中产阶级不是在消失,而是在扩大,这一切都有力地驳斥了马克思的理论。

社会主义领导人上台时都强调社会平等。但2012年《华尔街日报》的一份披露共产党财富的文章显示, 160名平均净资产超过10亿美元的中国富人拥有较高的政府或政党席位。

历史学家理查德·派普斯(Richard Pipes)在其共产主义研究著述《共产主义实录》(Communism A History)中写道:“马克思列宁主义失败得那样彻底,致使那些在苏联解体后的俄国和世界其它各地的共产党人,都已经放弃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转而采取折衷主义的、用民族主义修饰起来的社会民主主义的政治纲领。在二十世纪那一百年中,有一段很长的时间,共产主义运动曾风行一时,主宰着大半个世界,而后来却失败了。”

《华日》表示,“社会民主主义”和“民主社会主义”虽然拒绝了列宁的方法,但他们的目标仍然是变革性的社会主义。 1945年担任英国首相的英国工党领袖克莱门特·艾德礼(Clement Attlee)说:“我们的政策不是一个改革的资本主义,而是朝着民主社会主义的进步。”工党寻求将“经济体制中的主要因素”包括银行、采矿纳入公有制机器控制权下。但艾德礼在任内大力推行的国有化运行得如此糟糕,以至于艾德礼很快就受到了挫折,并于1951年落选。

1981年,社会主义者弗朗索瓦·密特朗(François Mitterrand)被选为法国总统,承诺与资本主义进行彻底的“决裂”。他的支出和国有化的结果是如此引发人的警觉,由于失业者不断增加,以至于1982年密特朗逆转方向,实施了紧缩措施,削减公共支出、转回自由主义的政策。

还有其它形式的社会主义在第三世界出现。 在联合国发展专家们的鼓励下,几乎所有新解除殖民化的国家都采用了“非洲社会主义”,“阿拉伯社会主义”等形式。 结果是多年的经济停滞,直到东亚的成功模式让他们开始扭转思维。“社会主义在尝试的任何地方都失败了,”《华日》说。

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表示,历史上的集体主义、计划经济和政府控制经济都以失败告终。它们削弱了我们的士气,它们减少了我们的自由,它们倾向于变成真正的专制政治局势,“而最重要的是,从我一位经济学家的角度来看,社会主义没有繁荣,它们制造贫困”。

福克斯指出,“我们必须团结一致拒绝任何名义的社会主义。正如历史所证明的那样,任何社会主义,无论挂上‘民主’一词与否,都将会牺牲我们自己的利益。无论使用多少口红都不能使得社会主义的猪具有吸引力。”

历史学家派普斯:共产主义失败是因为共产主义本身就错误

历史学家派普斯在其共产主义研究著述《共产主义实录》中,深入剖析了共产主义理论上的荒谬和实践上的残暴,以及其造成的惨重损失。

派普斯在书中写道,共产主义的失败,究竟是由于人为的错误,还是由于这一运动本身所带来的难以克服的弱点?历史事实昭然若揭:共产主义的失败,原因在后者。共产主义之所以失败,“不是因为共产主义好而只是做错了,而是因为共产主义本身就是错误的”,它只是一场很糟的空想。

书中提到,共产主义在俄国垮台至今,共产主义只在中国、朝鲜、越南、古巴少数几个国家中残存了下来。“即使在这些国家里,共产主义也在日益消蚀下去:共产党人只是不惜对资本主义作出巨大让步,才得以把政权撑持下来。”

“这就迫使共产主义政府要用暴力作为进行统治的常用手段。要强迫人们把他们私有的东西交出来,并且要他们放弃个人利益来服从国家的需要,这就要求公务机关须享有无限的权力。列宁给‘无产阶级专政’所下的定义,正是如此。他说,无产阶级专政的权力是一种不受任何约束的权力,不受法律条文的约束,绝对不受任何规章制度的束缚,它完全是以暴力为基础的。”

派普斯说,这样的一种政权曾经强行于俄国及其附庸国,强行于中国、古巴、越南、柬埔寨,以及非洲和拉丁美洲的一些国家。然而,“它的代价是惨重的,那不仅是无数人所遭受的种种苦难,而且是这些政权所为之奋斗的那个目标,即人人平等,也完全消失了。”

派普斯说,在共产主义统治下的国家,官僚机构总是飞速增长。原因很简单:因为国家把包括经济在内的国民生活各部门都拿了过来,它需要有一套庞大的官僚机构来管理这些事。没有哪个共产主义国家能离开这套官僚机构而还可以撑持下去。在苏联,在布尔什维克取得政权的头几年内,政府就给它的领导干部提供种种特殊的优惠。日积月累,那些领导干部就形成“高干”,一个可以世袭下去的特权阶层。这就是说,那个要做到人人平等的理想没有了。

派普斯指出,共产主义国家中衍生出来的那一套官僚机构,也造成经济上的种种失败。这些失败,或者是促使共产主义国家垮台,或者是迫使它们不得不放弃共产主义的一切内容,只保留一个共产主义的空名。把那些生产资料收归国有,就是要把那些生产资料的管理权交到那些官僚手里去。而那些官僚,却既没有能力也没有什么物质刺激足以使他们能有效地去经营那些生产资料。于是,必不可免的结果就是生产不断下降。再者,那种集中管理所带来的墨守成规的刻板性,使共产主义经济很难受到技术革新之赐。这就说明为什么苏联虽然有高水平的科技,却错过了某些当代最重要的科技发明所带来的变革。

派普斯1923年生于前共产国家波兰,40年代初定居美国。50年代末开始执教于哈佛大学,也曾担任哈佛俄罗斯研究中心的主任。1981年至1982年间,他担任里根总统国家安全委员会苏联与东欧事务顾问,也曾加入当前危险委员会(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1992年,他以专家见证人的身份,参加了俄国宪法法庭对苏联共产党的审讯。#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05-17 8:2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