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戈壁东:黑帮为何敢在香港公开殴打民众?

图为香港社交媒体疯传黑社会大老飞天南在率领白衣黑帮暴打众人时心脏病突发倒地险些丧命。(LIHKG论坛图片)
人气: 275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25日讯】香港发生以“反送中”为代表的民众抗议活动,已经延续了一个半月。中共从第一时间就宣布暴动,实施镇压,到拘于国际舆论而装聋作哑,听任港警施暴,再到动用黑社会打击抗议民众,演绎了全部恶劣和无耻。中共在这样一个具有重大国际关注度的事件上的表现,全不出乎人们意料,其实全世界都知道,中共只会作恶没有善意。

上世纪90年代共产主义在全世界崩溃以后,侥幸躲过灭亡的中共,启动了以疯狂抢劫财富准备逃亡为目的的“沉船计划”。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共在中英谈判中提出了“一国两制”的骗局。其实出于专制政权的本性,它从来就没有打算遵守“一国两制”。所以,1997年香港落入中共之手不久,中共就否定了《中英联合声明》,开始强调“去殖民化”。所谓的“去殖民化”实质就是去除一国两制中的香港现有制度,植入中共共产制度。

7月23日,中共的外交部发言人再次强调香港事件是美国黑手造成的。把所有的罪恶推向美国是中共惯用手法。然后,我们回看1997香港落到中共之手以后发生的一切,就可以清晰地看出,谁才是祸港黑手

香港为什么会出现悖逆民意和正义的林郑建制派?因为他们只是中共代表

中共希望全世界相信集权专制制度会容忍民主自由制度。但是它在第一时间就毁灭了香港的民主制度核心:民主选举制度。

中共在1997年前,高声宣扬,除了外交和战争,其它一切不变,就是换一个旗子而已。但是当香港落入它的手上,中共立即启用了复杂的选举制度,最初的特首是中共指定的。遇到抗议以后,中共又玩起了“社团推荐”、“1200人选举”、“拒绝政党推荐”、“限定被选举人为三人”的一系列复杂操控手段,来控制香港的民主选举,彻底剥夺了香港民众的选举权。即使这样中共还觉得不够,甚至动用“人大释法”这样无耻的手段,来直接操控香港选举。在中共的直接操控下,香港出现了完全没有任何民意表达的选举。中共使用一个“假面舞会式”选举直接破坏了香港社会制度的核心,成功地让香港变成了专制体制。

所以,香港表面上有一个民选的特首,实际上是中共指定的代理人。表面上有一个民主议会,实际上是中共玩弄民意的假面舞会。操控香港的议会和特首就等于已经占领了香港。

事实是,从中共到达香港那一天起,香港已经没有一国两制了,只有中共恶党的一党专制。

香港警察为什么会表现残暴凶恶和无耻?因为他们已经成了中共党卫军

早在上一世纪六十年代,香港警察就以纪律严明、执法文明著称,曾被国际刑警组织评为亚洲第一。但是我们现在看到的香港警察,残暴、凶恶和无耻,警匪联手成为了政治镇压工具,与臭名昭著的中共公安如出一辙。这个变化是怎么出现的?

最早在1994年,中共就以编辑的名义向新华社香港分社派遣了五名警察联络官,渗透香港警务部门。1997年中共中联办设立了警务组,2003年升格为警务部,形成了香港警务的实际控制部门。香港上一任警务处长曾伟雄,早在1998年就被中共邀请到清华大学“研修”,2004年曾伟雄在担任警务处助理处长以后,再次被邀请到中国“研修”。从曾伟雄就开始,大批香港高级警官被送往中共公安大学“研修”。随着这些被中共洗脑的警官越来越多,中共在香港成立了“中共公安大学香港校友会”,完成香港高级警察被收买洗脑,组成了中共香港党卫军的第一班底。而这些人现在都在香港警务部门担任高级职务。

为了让香港警察彻底成为死心塌地的中共党卫军,中共不惜高利引诱。2007年香港警务处长李明逵退休,中共为他在香港成立了公共行政学院,委任他当院长。中共中联办警联部副部长牛丽华直接为李明逵牵线到中国大陆以巡回考察名义游山玩水,收受各种利益。李明逵以后退休的邓竟成被中共安排到了由海航集团控制股的香港航空担任董事长;曾伟雄则因镇压占中有功,退休后被中共送到财大气粗的震雄集团当集团战略官。这就是他们后继者卢伟聪为什么今天凶横地镇压抗议民众死心塌地跟随中共的根源。

2006年开始,中共在“香港警察的摇篮”——香港警察学院的教材里放入了江泽民三个代表、中共政治机构等明确的政治制度洗脑内容。

2008年开始,中共中联办直接在香港组织了纪律部队国情培训班和国情研究班,公开使用忠党爱国专制思想灌输香港警察。

在中共洗脑和利诱之下,香港警察就此演变成了中共党卫军。而最令人愤怒的是,中共为了培训党卫军,甚至盯上了香港少年。最近两年,中共在香港“少年警讯”这个组织里下了巨大成本。

遵守“一国两制”,保持香港警察不服务于任何政治,只维护香港社会秩序的优良传统?中共说不,我只需要党卫军,因为我是残暴的专制集权政权。

香港黑帮为什么敢公开出手打民众?因为他们已经被中共收编

中共从历史上就是匪徒起家,大批中共第一代的领导,就是土匪和江湖帮会的首脑出身,所以中共本质上与黑社会组织臭气相投。中共公安部部长傅政华就公开宣称“黑社会也有爱党爱国的”。中共在中国大陆使用黑社会组织参与强拆,收编成城管,以及用黑社会维稳,打击异议人士,都已经是众所周知。在香港它们还是故伎重演。

据报导,中共统战部系统在香港拥有大约28万地下党员,其中三分之一就在香港各个帮会,其中不乏高位者。所以香港黑社会就成了中共党卫军的外围组织。每一次香港政府对民众的镇压活动几乎都有黑帮的影子出现。中共在香港臭名昭著的青关会,就是中共专门组织用来对付法轮功学员的一个黑社会组织。所以香港“占中”、“反送中”这些民众抗议事件中,都发生过黑社会殴打民众的事件,最令人惊异的是每次组织“撑警集会”的,居然都是香港黑帮组织。

为了有效使用这支黑帮和地下党混合的党卫军。中共还千方百计把他们的代表人物送进了立法会,把他们漂白成合法。这次元朗事件的直接黑手之一的何君尧,中共中联办为了把他塞进立法会,居然直接出面恐吓他的竞选对象。何君尧本身就是香港多个黑帮组织培养的、以律师身份掩盖的一个黑帮重要人员,而元朗恰恰是何君尧的黑帮起家处。香港现任警务处副处长邓炳强,曾经在中共上海浦东干部学院和中共公安大学受训。他2012年曾担任元朗地区总警司,与当地黑帮组织关系密切,有报导说他从元朗离任时,“当地乡绅”在小桃园摆酒欢送。

很显然一条中共在香港的“第二维稳党卫军”的线索非常清晰。香港的黑帮,其实都知道他们后面的靠山就是中共,香港的地方市民也知道这些黑帮是谁喂养在元朗的。所以黑帮不仅敢肆意攻打抗议民众,还敢事先高调发视频公开露面;还得到了何君尧以议员身份公开鼓励。事发当天有当地警局不敢接受报警,地铁公司不敢开车关门。从议员到警方到相关各方,几乎没有人敢不积极配合黑社会暴徒作恶,成了21世纪人类史惊人大观。

中共接收香港22年来,出于邪恶本能,几乎没有停止过作恶,恶行累累,数不胜数。但是,控制香港特首和议会选举、把香港警察改变成党卫军以及扶植香港黑社会用以对付抗议民众,其实已经彻底把香港推进了极权体制。送中恶法的出现,只是中共在建成的黑暗牢笼上加上最后一个盖子,要把香港的民主自由彻底闷死在他们的罪恶之手。

当元朗的黑社会组织这样肆无忌惮地攻打市民时,香港市民其实对林郑当局、对香港警察和所谓的建制派,不应该抱有任何幻想了。他们其实就是中共邪恶占领香港的罪恶联盟的一个组成部分。为了混淆是非,他们把祸港罪责推到了美国头上,而事实已经非常清晰地表明了:邪恶的中共就是祸港黑手。这支黑手从中联办、中共统战部到香港特首、香港议会、香港警局直到香港黑帮分子。香港要自由民主只有一条路:斩断中共黑手!◇

责任编辑:李欣

评论
2019-07-25 5:0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