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篡政70年 经济动荡 执政合法性受质疑

在中共篡政70年之际,随着贸易战让增长放缓、消费者缩减开支,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已降至数十年来的最低点。(Getty Images)

人气: 357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10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导)在中共篡政70年之际,随着贸易战让增长放缓、消费者缩减开支,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已降至数十年来的最低点。中共执政合法性受到质疑。

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中国历史教授齐慕实(Timothy Cheek)认为,中共权力现在的薄弱环节是“经济衰退前景”,“不能向普通公民履行承诺”。

“习近平知道故事的重要性,”他在回复《纽约时报》的采访邮件中说。“习近平面临着苏联集团在20世纪80年代面临的问题,那就是在经济明显收缩和腐败面前,人们对共产党公开宣称的价值观缺乏信心。”

中国已经是一个警察国度

“国庆阅兵和庆祝活动是精心设计的,为的是传达(中共)政府希望中国人民和全世界看到的自我形象,”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中国问题专家谢淑丽(Susan L. Shirk)说。

“今天,中国已经变得更像是一个警察国家。”谢淑丽补充说。

在香港持续3个月的抗议活动被视为对中共在香港的威权挑战,同时也令中共对香港二次主权移交的计划接近落空。尽管香港的运动诉求是希望北京兑现“一国两制”承诺、减少对香港的直接干预,在香港政府没有正面回应、大量动用警察抓捕和殴打抗议民众后,香港人对港府的最尖锐批评也是“警察治港”。

香港中文大学的中国政治专家林和立(Willy Wo-Lap Lam)告诉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中共建政70周年庆其实是“一次秀武力”展示会,尤其是共产党现在正面临国内外的多个政策难题。

因中共迟迟不肯松动权力,结构性经济改革堆积的问题已越来越大。中国经济正以近30年来最慢的速度增长,很大程度上与美国的贸易战和非洲猪瘟都在加剧这一进程。

中共同时也寄望展示其拥有的先进军事装备和实力。中共国防部称,周二上午的阅兵将包括从未公开露面的武器。但武力并不能让人心安,也不足以让共产党感到放心。

香港科技大学资深中国问题研究员崔大维(David Zweig)指出,苏共因为未能在经济上做到位,再开放政治自由,民众有了抱怨政治体制的机会。

但中共领导人采取了相反的行动,在1989年天安门广场镇压学生民主抗议活动的同时,中共开放了经济;但同时,它们建立了一个复杂庞大的监视情报网,让它们严密控制社会和互联网。

崔大维表示,中共治下的中国是一个非常威权的国家;虽然民众推翻它们或不容易,但“在它真正崩溃前,一定会有一些难以置信的危机(信号)出现”。

据悉,杭州市政府宣布,将向该市的100家公司派遣党员干部,其中包括电子零售巨头阿里巴巴集团控股公司和汽车制造商浙江吉利控股集团。同时,香港的几大房地产富豪也宣布主动让地,归还给港府。

“但现在它们知道不行了”

加利福尼亚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的中国政治专家裴敏欣告诉美国广播公司(ABC),“在过去30年,只要共产党实现强劲的经济增长——变得务实,保持国内稳定,不搞砸,不冒大风险——就可以了;但现在它们知道不行了。”

共产党面临的国内挑战其实在对美贸易战之前就出现了。随着中国达到中等收入水平,经济增长注定会放缓;加上共产党在1980年左右出台的独生子女政策、强行控制人口增长,已经注定中国未来要用更少劳动力来承受人口老龄化的负担。

伊诺多经济公司(Enodo Economics)首席经济学家戴安娜·乔伊莱娃(Diana Choyleva)告诉《日经亚洲评论》,对习近平而言,他需要和中国人更平等分享经济成果,铲除党内腐败,并减少环境污染。但她指出,如果中国经济难以遏制下滑的增长,那些从中国市场改革中最受益的精英们(包括高官和企业领导人)会对习近平会不满意。“富裕的精英阶层会最不高兴,这是习近平必须面对的。”乔伊莱娃说。

华人:想知道中国接下来要去哪里

经历过“文化大革命”混乱与贫困的经济学教授李伟在北京长江商学院任教,李说:“我们面临的问题是中国从这里将去哪里?”“我们非常期待更多的改革。”

那些在中国出生、长大,现在旅居国外的华人来说,在中共加强对学术界、企业、社会收紧意识形态和政治控制后,他们越来越抗拒党的控制。

康乃尔大学中国粒子物理学家和博士后研究员程洋洋(Yangyang Cheng,音译)告诉NPR,“因为(中共)国家在试着重新定义(华人)身份,通过控制身份达到政治目的,这让身份(认同)变得扁平化和空洞”。

耶鲁大学法学院教授张泰素在回复NPR的电子邮件中更是解释了他感受到的情绪冲突——当中国民族主义情绪被激起时,却又有一种想要排斥的矛盾感受。

他补充说,“(中共)代表的政权在过去70年的历史里焚毁了我所珍视的一切——中国文化和历史。”

他表示,所有这些矛盾都不可避免地成为他进行严肃认知的一部分——做一个中国人意味着什么——“这是我不能,也不想逃避的事情”。#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10-01 8:3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