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前中共大范围抓人 异见群体不懈抗争

人气 2792

【大纪元2019年09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洪宁采访报导)“十一”前夕,大陆各地异见人士群体不畏暴政采取不同的方式坚持抗争,加之香港市民反送中运动,令当局相当恐惧,对所谓“重点人员”进行大肆抓捕。

打压范围包括人权律师、访民、各种信仰人士、民运人士、人权捍御者等等,从他们当中,随时传出被失联、被失踪、被旅游,甚至被死亡的消息。

江天勇怒斥国保上门挑衅

江天勇律师于2月28日出狱被当局送回河南信阳老家后,一直被软禁在家,每天有二十多个国保特务、4台车24小时看守,出门被贴身跟踪,连他年迈的父母都不放过。

9月26日上午10点半左右,信阳市公安局国保张家文到罗山县灵山镇,指挥手下人上门骚扰,江天勇当场指出张家文的丑行后,其中一名又高又胖的国保尤其恶劣,骂江天勇是“汉奸”、“卖国贼”,威胁要打江天勇,挑衅江天勇忍耐极限,双方发生争执,这时窜出来许多不明身份的人到院子外拍照、录像。

pic.twitter.com/K5iruC1NB3

江天勇对大纪元记者表示,现在不只是对我,对很多人都是这样。“一方面它们(中共)确实害怕如果放松对我的控制,会对它们不利;另一方面地方国保把这当成一个维稳项目赚维稳经费。”

江天勇认为,现在当局维稳比以前要加强得多,他们打着在一些特殊日子进行维稳的名义,实际在全年都要这样控制,现在到处是摄像头,对每个人的言谈举止,所有的它全部想控制。

被强迫吃药已经是普遍化了,从新疆、异议人士到709案的受害人,这么多被强迫吃药的。现在又大范围做DNA采集,控制无所不在,想把每个人完全地控制了解。

江天勇指,当局知道像他们这些律师,无论怎么样,都是反对这个体制,反对邪党的控制。“(当权者)想延续中共这种极权体制,但它已经走在灭亡的路上了。”

此前9月24日,联合国人权专家曾呼吁中共立即停止对江天勇的骚扰和监视,考虑到他逐渐恶化的健康状况,专家们对江天勇无法获得适当的医疗服务表示担忧。

人权律师吴莉遭逼迁

9月26日,北京通州运河派出所,趁吴莉律师在外地办案,故意刁难,逼迫其搬出在古月佳园内租住的房屋。中介公司态度蛮横地称,他们受到来自警方的压力,26日告知吴莉,27日就必须搬走,否则28日上午就要带锁匠开门进室,清空房间,不给任何退费和赔偿金,遭到吴莉严辞拒绝。

警察给吴莉的说法前后不一,先说是她成都老家警察来找她了,后称因为房子离市政府太近,她不能住在那里,而他们给业主和中介的借口是,房屋隔断违规有安全隐患,而吴莉说,自己租住的是主卧室,并不是隔断的房间。经过吴莉的抗争,最终中介和警察没敢将东西清空,并赔了违约金,但是27日上午,还是有8名警察上门强逼吴莉将东西搬走。

吴莉表示,“几十年来,中共习惯在节假敏感日肆意扰民,定期‘抽风’,我们没义务伺候和配合‘官派病人’。”

不畏疯狂打压 仍坚持抗争

香港持续三个多月的反送中运动,鼓舞带动了大陆一部分早已和正在觉醒的民众,他们坚持长期与暴政抗争,甚至失去了宝贵的生命。

湖南衡阳维权人士王美余因举牌让习近平、李克强下台,一周前在衡阳市看守所突然死亡,至今死因不明,一些关注事件的维权公民及热心人士遭到当局集体恐吓抓捕。

其中袁小华被旅游,欧彪峰被国保警告,吕呈被控制,许万平被喝茶,谢阳律师和陈燕慧(网名迷迭香)被特警控制14个小时、吴莉律师被逼迁等等,还有多位公民被国保警告不要接待外地朋友、人权律师以及境外媒体的采访。

当地一名异见人士对记者表示,湖南的抗争群体确实很有力量,王美余用血和泪,付出生命抗议强权,令人感动也痛心,我们不希望再出现这样的事情,但还是要继续做下去,离中共灭亡这一天不会太远了。

而在全国各地,每天随时会有大批维权人士被抓捕,以下只是记者收集到的部分公开出来的信息:

湖南娄底谢强被当地派出所要求,一天发一张带地标的照片供他们上传北京警方;

知名的上海网络作家凌霜(朱洪广)在家中被捕;福建公民项锦峰失联,情况不明;福州庄磊被鼓楼分局国保林大约谈;

浙江民主党人毛庆祥因网络言论被行政拘留,羁押在杭州市拘留所;浙江民主党人朱虞夫前往宜兴被强制带回家软禁;

广州人权捍卫者赖日福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湖南公民谢文飞外出访友遭户籍地警察异地维稳;

新公民运动主要参与者之一,北京维权人士李蔚遭到国保约谈警告;广西李燕军被监控看管;

四川著名民运人士陈云飞,出狱半年再次被成都市温江警方刑事拘留,关押在温江区看守所;

河南长垣公民王译,因9月13日与郭飞雄在长垣见面,遭到警察上门骚扰,致使其女儿和已八十多岁的母亲受到惊吓;长垣的郭春平也因关注郭飞雄,被当地国保严密监控至今;人权律师蔺其磊也因与郭飞雄见面,被国保盘问5个小时;

今年8月7日刑满出狱的广州著名维权人士郭飞雄,于9月中旬去河南后曾一度失联,近日他发出声明,其中写道:“由于身体急需调整,我已于9月20日转入为期数月甚至半年的静修,如果我的生存状况继续受到无故碾压,不排除我未来数年进至山林……任何时候,我还是我,我的人道和政治理想是永远不可能改变的。”

郭飞雄出狱后,当局害怕他留在大陆,让他去美国,但郭飞雄不愿意离开,想留在中国继续推动人权事业。

中共极力打压异见群体,封杀正义言论,更加让世界看清其害怕残暴、独裁的邪恶本质被曝光,已逃亡美国的谢阳律师的妻子陈桂秋表示,在公民没有武器保护自己的时代,只有真相传播才能让无法无天者们有所顾忌。

有评论指:“中共国已经成为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中国共产党的的确确是魔鬼!罄竹难书!”#

责任编辑:李沐恩

相关新闻
四川异见人士陈云飞出狱 一度遭国保控制
六四屠杀30周年当局恐惧 大肆抓捕异见人士
十一前 异见人士遭严控 陕西启动战时禁酒令
中秋节 大陆异见人士家属寄语狱中亲人
最热视频
高鹗补红楼之年龄错谬及深度削弱
【新闻看点】病毒有眼睛:俄印疫情为何飙升
【纪元播报】26省市遭洪灾 官媒承认三峡大坝泄洪
【纪元播报】蓬佩奥:华为正失去和全球电信商生意
【新闻第一现场】与闫丽梦会谈 专家:中共瞒疫无疑
【珍言真语】钟剑华:港官染文革作风 打压初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