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热点互动】全球七一退党日(三)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7月9日讯】(新唐人热点互动采访报导)

安娜:刚才韦实谈到说实际上《九评》是帮助中国人脱离政治,我觉得如果要是真能是达到这个目的,简直真是太好了,因为在历次的运动中,很多中国人都有同感。在运动中你不得不表态,你说我想不表态也不行,不表态就是表态,就是你反对党的政策,所以很多人都是在违心的表态。刚才这位新泽西的王女士她也问到如果今后没有共产党了,中国人的前途是什么?中国的希望在那里?

连接收看

韦实:其实说到中国的前途和希望这个很简单。这世界上有很多种的选择,我们非要联系起来,其实凌先生这方面经历很多,同是华人,台湾和大陆完全不一样,就算退一万步讲,实际上没有了共产党,中国有很多的选择,就算你喜欢独裁,你喜欢被管着,不管是任何一个党或某个人来也比共产党管的强。

因为共产党本身,像以前的君主是独裁没错,可是以前就讲水能载舟也能覆舟,最起码那个人民是他自己的,不会像共产党这样今天搞个运动,明天可以饿死几千万,根本没有把人当人。其实,这种害怕是蛮多余,再怎么样也是比共产党现在这种状态还好的多,这是毫无疑问。

李天笑:其实如果没有共产党的领导,我们举个非常简单的例子,就像有一首非常通俗的歌叫老鼠爱大米,共产党就像是老鼠,爱的是国库里的财富,怎么说呢?现在通过自己公布出来的统计数字,有二万亿人民币每年就被腐化掉了,通过出国、供车、吃喝等等这种方式。

中国每年按照它们的统计GDP是十一万亿,所以是净五分之一国民生产财富全部被共产党所流去了。如果没共产党,这些钱发展到国民经济上不是更好吗?共产党它不是一个推动国民生产经济,不是推动生产力发展的动力,而是阻碍生产力发展的动力。

安娜:现在在中国老百姓有一种有一些人有想法,中共的确是挺坏,它也不好,我们也不喜欢它,但是它有本事它能把中国局面控制住让中国不出乱子,而且它还说它是有这个手段,所以谁有本事谁当政,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所以不知您怎么看这种说法? 

凌锋:按照共产党的说法,它是叫做人民的选择,1949年中国的所谓解放战争把国民党打败,它认为当时人民选择了共产党,也许当时是因为共产党的谎言,的确骗了一部分人民,包括一些中间的群众,包括一些知识份子。

但是我们人生道路上可以做很多选择,可以今天选这个明天选那个,但是共产党就是你选择它了以后,永远就不可以再改变,就千秋万代都要是它,这是没有道理的,它自己讲事物是不断变化,共产党也在不断的变化,当时的共产党怎样?现在的共产党怎样?它变的越来越坏,现在越来越坏,老百姓也觉悟到共产党过去都是骗人的,现在老百姓我不选你了我选别人。它说不可以,你选了我就永远选我,这等于是强辞夺理。

它为什么敢这样子讲?这跟它建党时候一样,都是谎言。因为中共封锁新闻、封锁各种资讯,让人们只知道共产党伟大光荣正确,但是中共所做的坏事人们都忘记,它杀害了几千万人大家都忘记了。

第二个它靠几百万军队、武警、公安一直到街道居民委员会,这是全世界都没有的。另外一点也是全世界没有的,就是整个中国的经济它都控制,现在是松动一点,但是还是以国有经济为主导地位。人们在生活当中完全没有选择,完全只好听命于它,像刚才你们讲的要搞政治什么东西都要表态,不讲话都不可以,有的人会说我没有讲话的自由,我可以有不讲话的自由吧!不可以!连不讲话的自由都没有。像这些东西全世界都找不到,只有共产国家才有,它就是靠这个手段来维持。

但是我相信随着科技的发展,这种资讯的流动会越来越多,它的封锁的效果会越来越少,当然它也进行反制,迟早共产党的这些谎言都会被揭穿,同样的它手中的武力也不可能永远解决问题。我们现在看到中国最近很多地方都发生暴动,而且暴动矛头就是指向派出所、指向警察,在这些事件当中有些是取得胜利的,像浙江的电子厂都给攻进去了,这些东西都是给中国人民鼓舞,叫老百姓起来跟共产党抗争,共产党统治并不是永久的。

李天笑:我觉得我是这么看的,首先第一点就是主持人讲的,共产党控制住局面能保持稳定是吧?

安娜:这不是我讲的,是有的人是这样讲的。

李天笑:但实际上它没有能保持住局面也没有保持住稳定,现在2003年的统计每年有五万八千多起这个暴动事件、群起事件,每天都有上百起,所以它没有能够维持。按照它的推理,它没有稳定住局面,维权运动不断兴起,暴动不断的发生,那么共产党应该下台了。反过来说我们讲这种逻辑本身我们不谈,但是再看这个恰恰是反应了共产党是不是具有合法性?

实际上共产党从49年统治到现在为止,它最大的问题就是它没有合法性,它的合法性不是从人民选举出来的,它是通过土匪和流氓的这种谁的拳头硬谁当政。到现在为止,如果把这个人放到监狱里面去,这个就在监狱里面这个逻辑是能够形成的,这个狱头他拳头就硬,所有底下的人不听的话就打,打他他就服从他,这是土匪的逻辑。

当时共产党没有夺取政权之前是一个流寇,老百姓当时有一种说法,固定的土匪要比流动的流寇好,为什么呢,流寇抢了一次,每次都来抢,大家就会想让一个最大的土匪来统治所有的小土匪,这变成共产党的领导,变成一个这么政府,这种逻辑是不是合法的呢?是不是真正说明共产党的政权是合法的呢?它是不合法的,它是一种土匪流氓的逻辑。

安娜:那我们现在再接一位观众朋友的电话,下一位是纽约曼哈顿的何先生? 

听众:刚才我听到好几个人打电话来都问没有了共产党怎么办?他住在这里不是没有共产党吗?他如果觉得共产党要是好的话,为什么不回到共产党的国家去,要蹲在美国呢?我想请你们几位想想看他们为什么要提问题,随便那一位回答都可以,谢谢。

韦实:其实这个说起来也不完全说他本人怎么样,因为这是一个思维方式的问题,我记得中国历史上当时是清兵入关的时候就说留头不留发,当时明朝人是宁愿脑袋不要,你也不能给我把辫子剪掉,结果到民国的时候,那时候剪辫子你拉着他剪他反而不剪,这个时间长是被共产党这种有意无意的灌输,他形成这种思维观念,这并不是他自己这么想,说穿了如果给你在自由社会你把你眼睛打开你自己去选择,没有人选择共产党,这是用脚投票。

再一个讲就是共产党这个洗脑处可怕在那里?你看它49年之前《新华日报》,它里面写国民党不民主要党禁要报禁,我们美国有多民主,你把报纸拿回来今天看一看,那简直很可笑的,你今天的报纸完全相反要稳定啊,你可以把《新华日报》找出来,再一点这种洗脑在那里?其实人民中也有过思维的方式,但是六四以后打了枪以后,人们发现了你想问题但是中国根本没有你这种空间,逐渐逐渐人在被中国共产党推向去追求利益时候,已经忘记了,或者说是麻木了,已经不主动思考这些问题了,这一切实际上是共产党中党文化洗脑造成的,并不等于他自己真的这么想。

安娜:我们再接纽约陈先生电话,陈先生您请讲。

陈先生:我想问一下你说共产什么都不好,那什么政党可以统治中国呢?还有说这个法轮功,法轮功不是说真善美,为什么这么抱怨共产党呢?为什么?您说一下真善美不会说共产这个不好那个不好,法轮功是真善美,为什么会说共产什么不好这个不好那个不好,能不能解释一下?

凌锋:法轮功是讲“真、善、忍”,不是真善美,是主张“真”、主张“善”、主张“忍”。根据我了解,我不是法轮功学员,我自己了解法轮功到现在为止,从来没有号召说是要把共产党推翻之类的,但是法轮功的信念“真、善、忍”跟共产党的信念是完全相反的,完全相反。

不相信的话,我们看共产党,要看它做什么。我别的不说,你看每天共产党拉出几千个贪官污吏判刑啊!枪毙,里面有没有一个法轮功的学员?没有。为什么?这就说明共产党所主张的一些贪污腐败和法轮功主张的真、善、忍两个是背道而驰,既然是背道而驰,所以共产党就不能容忍法轮功的存在,所以就要取缔、就要镇压。

法轮功做为一个组织做为一个信仰,我认为他们并不主张用暴力,并不主张要夺取政权。但是共产党在镇压他们的时候,他们完全有理由进行自卫,不是说是你要打要不我就投降,我就改变我的信仰,要不我就任你打,这样的话也不是“善”,等于是纵容恶势力,我是这样的看法。

李天笑:我举二个例子,没有共产党,现在世界上有共产党的国家不超过四个、五个,其他的国家都没有共产党,但是都生活的很好,另外有过共产党的经历,比方像东欧苏联俄国这些国家,现在目前经济发展都是很好的,说明共产党存在并不是必然,并没有必要做为社会的统治者或者压榨人民的这种机构,这种方式存在,这是不存在。

另外这位先生讲的真善美,我看他没有很好的读法轮功的书,里面讲的不是真善美,是真、善、忍。但是真、善、忍本身是种修炼,他是做为一种修身养性的方式,跟政治没有关系,不一定修真善忍就一定要去夺取政权,就要去怎么样,这完全是二回事,这位先生把这二个问题混淆在一起,可能没有搞清楚。

安娜:这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比如像今天我们收到这几个电话都提到法轮功,这实际好像是个社会现象,韦实能不能您说一下。  

韦实:你说法轮功这个社会现象,其实这个观念就是说刚才这位先生好像觉得说你讲真善美、真善忍也好,你就不能说共产党不好,这是二码事。但是讲真善忍是对于个人修炼,要求自己也好,但是讲共产党,现在不是说共产党很好你去骂它不好,这个我觉得很离谱,而是他告诉你共产党是什么,就像我说这只猫是猫,这个老虎是老虎,这个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问题是猫把自己披上一层虎皮,天天告诉你我有多伟光正,这是最可怕的地方

现在告诉你,我觉得倒真正是如果符合“真、善、忍”,那符合真吗?是,他告诉你这是什么。善实际上如果一条毒蛇都不告诉你,你被咬了,是不是这是不善,我觉得是不善,至于说忍,这个问题其实已经很清楚了,如果说中国各朝各代,如果说非要讲法轮功搞政治,早就起来暴力革命,如果忍到现在我觉得是我是蛮配佩服的。

其实蒋介石以前也讲过:没有国民党就没有中国。然后共产党就来了,说没共产党才有新中国。你如果看一看像台湾这个国民党也不执政了,国民党不执政之后,人民生活的还是一样的。当代社会其实最重要不是什么党派,而是一个文官系统治国的一套机器。今天美国你把布希换掉美国照样运转,这很简单,关键问题不在那一个党身上,而在一个文官系统,说白了人怎么管理自己那套系统,这跟党其实一点关系都没有。

(待续)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7/9/2005 07:30:30 PM)(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5-07-09 7:3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