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从胡佳得奖谈人权价值和外交政策

专访欧洲议会人权委员会主席

欧洲议会人权委员会主席弗洛特女士接受大纪元与新唐人联合专访(摄影:章乐/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2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王泓、章乐法国报导)12月17日欧洲议会把第20届萨哈洛夫人权奖颁发给了被中共当局关在狱中的中国维权人士胡佳。欧洲议会人权委员会主席海莲娜‧弗洛特女士在颁奖仪式全体大会之前接受了大纪元记者的专访。

她表示这个奖颁给胡佳是欧议会为中国人权所做努力的一个延续,也是一个高潮,是想表达他们对所有在中国因为争取自由而被镇压和关押的人们的支持。她说通过这个奖,也是给欧盟国家政府和欧盟委员会一个信息,让他们能改变对中国的政策,因为对这种强横的体制献殷勤讨好行不通。弗洛特女士也是提名胡佳不遗余力的欧洲议会绿党党团议员。以下为采访内容,小标题为记者所加。

也是给所有被中共镇压的人颁奖

记者:欧洲议会把萨哈洛夫奖颁给中国维权人士胡佳想传达什么样的信息呢?

弗洛特:我觉得今天把这个奖颁给胡佳,实际上也是给所有的那些在中国为了争取言论自由、示威自由、集会自由而被当局禁止、被镇压、被骚扰、被关押的人们。

这个奖是欧洲议会为中国人权所作的努力的一个延续,在北京当局准备奥运期间我们加大了力度,这个奖是一个特殊的荣誉,也是一个高潮。胡佳在我们人权委员会开会期间从北京通过网络视屏进行了直接参与,他告诉了我们许多情况,让我们对北京当局准备奥运期间的状况有所了解,不幸的是他现在正在为此付出代价。我很荣幸我们能用这种方式支持他,我希望我们能保护他,因为他现在落难在狱中。

萨尔科齐对中共献殷勤不合时宜

通过这个奖,我们也是给欧盟国家政府和欧盟委员会一个信息,让他们能改变对中国的政策。我认为在某些萨尔科齐总统和中国当局举行的会谈中表现出的献殷勤和虚假的友好姿态是很不合时宜的,起不到好作用。对这种强横的体制献殷勤讨好行不通。我觉得在我们跟中国和俄罗斯领导人在侵犯人权问题上谈判的时候不应该妥协也不能用讨好对方的态度。因为这样做的目的无非就是想在市场发展上得到一些好处,但是这是行不通的。我们今天都看到,德国向中国出售对于中国的发展必不可少产品,比如机械设备等,中国照买,而且中德两国的贸易往来甚为频繁,而梅克尔女士从来也没有因此而不表达她对中国政权本质的看法。

高精度图片
12月17日中午,欧洲议会主席Pottering在欧洲议会斯特拉斯堡总部会议大厅举行的萨哈洛夫人权奖颁奖仪式上致词。左为萨哈洛夫遗孀Elena Bonner。(摄影:章乐/大纪元)

对于我来说,今天这个奖意义重大,具有象征性。因为这是萨哈洛夫奖的第二十周年。有十五位曾经获奖的团体和个人代表在此聚会,他们决定共同努力,互相帮助,成为传播和维护人权的使者与欧洲机构和欧洲议会建立更紧密的联系,形成一个巨大的萨哈洛夫奖获奖者的网络。

应该提醒大家的是,人权不是欧洲人的发明,它是属于全世界的,人权宣言被通过六十年了,这个概念被五大洲很多国家所接受,是每个国家的政府都应该实践的人类的普世价值。我们作为这个人类大家庭的公民,作为一个家庭成员,无论我们生活在何地我们都愿意互相支持和帮助,让这种价值得以弘扬,因为这对于人类的和平及发展,人类的幸福都是最最基本的。

法国政府应该说:人权民主是最高利益

记者:您如何看待法国官方纪念人权宣言发表六十周年的活动?

弗洛特:我认为很悲哀。之所以说悲哀,是因为外交部长在发言中让人觉得人权固然好,但是政治是另一回事。我觉得这跟我们所期望的差得太远,不仅是与我们需要听到的,也和我们今天应该做的差得太远。

人权在今天的世界上不是最荣耀的时期。比如为了反恐而制定的一系列的镇压和侵犯自由的措施。应该提醒人们,人类的最高理想是享有民主和基本自由。没有比人权和民主更高的利益。这是我们想听到法国政府讲出来的话 。我们还想听到法国政府讲讲在自己的国家中人权是什么状况,以便使人权得到更好的尊重。因为有很多侵犯人权的事被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及欧洲委员会人权高级专员指出,比如警察暴力,歧视、男女不平等、外国人和移民受到不公对待,司法机构可以对满12岁的儿童犯罪判刑,对公民建立情报档案等等,我认为在世界人权宣言通过六十周年之际,应该讲一讲我们还有哪些方面要做,战胜我们在人权方面的劣迹,但是我们并没有听到这些,我们听到的是一场一流的人权的葬礼,着实不合时宜。

推广人权是欧盟外交政策的一个目标

高精度图片
萨哈洛夫人权奖颁奖仪式结束时,在欧洲议会主席Pottering提议下,全体与会者起立鼓掌一分钟。(摄影:章乐/大纪元)

记者:外交部长库施奈尔说后悔向总统建议设立人权国务秘书的职位,并表示人权和一个国家的外交政策之间存在着永久的矛盾,包括法国。您怎么看?

弗洛特:当然,人权和政治会有一些矛盾,就是因为有矛盾才需要有一个一起讨论和解决的地方 。据我了解在欧盟的公约里是把推广人权、推广依法治国,和推广基本自由作为欧盟外交政策的一个目标的,法国也是要实施这个外交政策的。我们不能一方面把它当成目标另一方面又把它当成与这个目标相矛盾的因素。正是因为有的时候会有矛盾的地方,我们需要组织在一起商量讨论找出正面的解决办法,而不能认为是人权或者说人权国务秘书的角色妨碍了政策的执行。

人权应为人权对话的中心,不是幌子

记者:总统萨尔科齐在12月8日纪念《普世人权宣言》60周年的讲话中,在人权问题上为其“先与践踏人权者对话,如无改变再对其采取强硬政策”的方法辩护,但所提仅为黎巴嫩、津巴布韦、叙利亚、伊朗等小国,而民主国家已与中共对话数十年、中国人权仍不断恶化,您认为对于中国,法国应该采取怎样的人权政策?

弗洛特:我真的认为对于强硬的、独裁的、镇压人民的体制,真正有效的做法是支持公民社会,支持维权人士,支持民间协会,支持那些维护自己权利的人们,维护他们表达的权利,组织的权利,示威的权利,参与公共讨论演讲的权利,这才是最根本的工作。我们可以跟当局对话,但是这必须有两个条件,第一,人权真的是讨论的中心而不是以谈论人权作幌子。第二,如果当权的独裁者或者镇压人民的政权真的想向民主的道路上迈进。如果这两个条件不具备,这种对话是行不通的,那只是在导演的一出戏而已。(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8-12-20 10:1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