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反党爱国是尽忠 随父退党乃尽孝”

前中共国安部对外情报警官公开真名退党

国安直接介入迫害法轮功 呼吁同行决裂中共 洗刷耻辱得新生

前中共国安部对外情报警官李凤智(本人提供)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3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辛菲采访报导)历经对共产党由不满到失望,最后到彻底绝望,旅居美国的前中共国家安全部对外情报警官李凤智先生今天公开声明退党,彻底与中共决裂。日前与他在一起的父亲、前中国大陆某单位工程师李书忱先生也以真名公开退出中共,并呼吁儿子也站出来公开决裂中共。

李凤智先生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决定不干国安、间谍这一行有一段时间了,期间也遭到中共的骚扰和威胁,最终选择公开站出来,并真名声明退党,主要是良心驱使自己尽忠尽孝。他说,“反党是爱国,退党是救国,所以只有站出来,才是真正的为国尽忠。另外,早已认清中共邪恶的父亲殷切希望我能够勇敢的站出来,为了中华民族、正义和自由,也为了子孙后代。因此我今天公开站出来,也是为了满足他老人家的愿望和期盼,为了报答他老人家忠肝义胆的爱国之心和深切厚重的爱子之情。”

他说,“之前还没有我这样的人公开站出来,我愿意做第一个,终究要有的那么一个人。我最欣慰的是我愿意做第一个,能够给别人带来一些帮助、启迪和鼓舞,那是我最大的希望。”

李凤智呼吁中共体制内人士,包括他以前的国安系统同行,尽早认清中共的邪恶及当前的时势,尽早脱离中共邪党,弃恶从善,洗刷罪恶和耻辱,以求得良心的安宁与未来的新生。

唾弃中共声浪高,退党退团潮更涌。据大纪元退党网站最新数据显示,已逾五千万民众发表声明退出中共及其附属组织。三退者上至中共高官,远及穷乡僻壤,包罗各省市县乡、各社会阶层。越来越多体制内官员也公开加入三退大潮。

高精度图片
前中共国安部对外情报警官李凤智的退党证书。(全球退党服务中心提供)

放弃幻想 公开退党

李凤智在退党声明中表示,“中国共产党自成立以来,违背人类的普世价值观,实行一党独裁,压制人权、剥夺中国人民的自由民主权利,丧心病狂地以谎言愚弄和欺骗广大群众,毫无廉耻地破坏中华传统和文化,是现今中国诸多社会、经济和道德问题的罪魁祸首,对手无寸铁的底层民众、信仰人士和异议人士等进行肆无忌惮地迫害。非但不悔过自新,而且变本加厉,严重地阻碍了中国的进步和发展。为此我郑重声明与中国共产党及其相关组织彻底决裂,以声援父亲及其他有识之士和团体的正义之举,支持正在中国受到迫害和镇压的各界人士,唤起更多善良人们的觉醒。”

他说,之所以选择公开真名退党,有多方面原因。最主要的是,良心驱使自己公开声明和中共决裂,以表明自己的态度和决心,并希望以此来启发他人反思。

李凤智表示,我对共产党已经彻底放弃幻想,并清楚的看清中共必然灭亡的现实。我很同意《九评共产党》中的观点,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共产党不但以前坏、越来越坏、现在很坏、将来会更坏,而且完全无可救药,并且是注定要灭亡的。

担心拖延下去 再想站出来就晚了

他说,“在我决定离开国安系统之前,我也有很多割舍不下的东西。但中共的种种劣迹令我无法忍受,中国无以计数的受难者的遭遇令我心痛。感谢我的父亲,他虽然做了一辈子技术工作,但对共产党的本质认识得非常清楚,对我的帮助很大。我从理论和实践中都明白了中共是阻碍中国发展的根本,也是危害中华民族和全世界的毒根。我担心自己再拖延,到了某一天,我再想站出来,可能就晚了。现在选择公开站出来,这对于我来说是个很大的决定。正因为我真正的想明白了这些事情,我现在才敢于、勇于、心甘情愿的做这件事。”

“我不认为自己有多么高尚,但起码本意不想做卑鄙的人。我思考了很多人生的问题,包括人的一辈子活着是为了什么,怎么对待别人,怎么对后代有个交代。我不想表白自己现在的行动是为了别人,但是我可以说,我不但为我自己,为我家人和后代考虑,我也同时考虑到了别人。我觉得,公开站出来,或许自己处于更潜在的危险中,但是可能对其他人、为其他群体有所帮助。如果这样,我失去什么都是值得的。这是我最感到欣慰的。”

认清中共 忍无可忍

从内心真正认识到中共的邪恶本质,对共产党由不满到失望,最后到彻底绝望,从尝试改变自己、自我宽慰,忍受精神和道德上的痛苦,用自己的方式自觉或不自觉的表达出来,到意识到面对着潜在风险,直至明明白白的选择脱离中共,放弃以前所有的一切,这对于李凤智来说,也有很长一段时间的心路历程,并且是全面综合的考量。

李凤智表示,入少先队时很虔诚,对共产党很信任,满怀豪情壮志。后来一直很努力的工作,不断调整自己以适应那个体制,放弃自己喜欢的很多东西,尽量满足工作需要,想为国家多做点力所能及的贡献。我调整自己的专业,边工作边学习,尽量的丰富自己,幻想某一天共产党弃恶从善,或党内人士发动自我改良运动,到时与其他同胞一道,为国家和民族痛痛快快的做出一些贡献。

“但是工作时间越久知道的东西越多,随着接触的书和资料的增多、年龄和阅历的增加,我想问题比以前更深更广。有些事情突然想明白了,我深刻的意识到:共产党没什么希望了。 ”

“中共贪污腐败、欺压百姓,用极端卑劣的手段严控人,连一个小孩子都不放过。从孩童能听儿歌开始,就有党多么‘伟光正’的宣传。从上学开始就学习共产党那一套,这是一种愚民政策,这才是精神污染。不但灌输它的,还不让你接触别的。这就好像在一张白纸上泼什么污水就是什么底。无所不在的谎言愚弄人民,同时对异议人士的控制无所不用其极。尤其是中共对道德良知和传统理念的摧残,我感到极度不满。中国的大城市里现在几乎都是高楼大厦,现代化的东西,而老祖宗多少辈多少辈前苦心创造的,又经过多少辈多少辈流传下来的根子上的东西,几十年就被弄成这样乱七八糟的,不只形式上、建筑上、寺庙上、古物上,而且在人们心中把好的道德理念都摧毁了,把人们的物质和精神财产都破坏殆尽,弄得人们缺少道德约束和社会规范,没有生活目标,没有对生活的积极态度,没有长远打算,只考虑眼前利益,这些都是影响非常非常深远的东西。”

李凤智指出,对法轮功学员、基督徒等的迫害尤其惨无人道。他说,“我以为,比如对信仰人士的打击迫害,可能共产党很快就能意识到永远打不倒,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并且越来越多的党内人士不满甚至反对,可是共产党本身的性质就注定了它没有自我修正的机制和渠道,甚至为了一小撮党老爷的个人面子和利益,一意孤行,就像江鬼一样。所以我希望中共党员们明白,某种程度上,你们的党已经把你们当成了炮灰。中共为了某些人甚至某一个人的利益,损害那么多人的利益。这更让我忍无可忍。”

“我的良心受到煎熬,你在所谓的体制内,在警察系统中,某种程度上,你是属于那种特权阶层,无论你内心深处多么同情受苦的民众,但你不能说出自己的心声,更不能实际做些什么,而且老百姓会在你的背后指着你的脊梁骨,在心里骂你、恨你,这种心里上的压力会让你非常痛苦。在我用自己的方法尝试减轻负罪感和罪责后,我意识到行不通,并会面临很大的风险。”

悬崖勒马 远避他乡

在这种自责和痛苦的煎熬中,李凤智对中共彻底放弃幻想,并决定付诸实践。他在采取某些措施自保后,几年前从国内出走到海外,脱离国安和共产党,不再做间谍。之后也遭到中共的各种骚扰和威胁。

他说,当时自己在国安部工作的同时,也在攻读国际关系的博士学位,只剩论文没有完成,表面看事业上也好像有点前途,但就在那时,我毅然脱离了它们,因为在经过某些尝试以及感觉到进入困境之后,对共产党再一次彻底绝望,自己还待在里面感到良心不安,彻底发现:报国无门,报国有罪。国家安全部门本应当是为国家利益服务,但在中共的怪胎体制中,共产党控制整个国家,党的利益和国家利益混为一谈,有时很难区分,我很苦恼,后来就对自己说:算了,我不做了,不再尝试了,远离政治,不做这一行了。

“我不屑于跟它们为伍了,我躲得远远的。在那种体制下,我自己再也不想改变自己,不想跟它们同流合污,我也改变不了它们,那就只有脱离、退出。”

“我觉得自己的决定是悬崖勒马。因为在那以前,我很担忧自己的处境:我的思想在骨子里,保不准什么时候冒出来,突然有个什么运动或突发事件,我蹦出来说了两句真话,可能就遭受灭顶之灾。虽然我失去很多东西,前半生的心血和努力全白费了,但我觉得这是我应该做的。我一点都不后悔,心里很踏实、坦然。自私地说,我没有能力救别人的孩子,但我至少救了我自己的孩子。”

反党爱国 退党救国

对于中共的危害,李凤智深恶痛绝。他指出,中共根子上就是坏的,对中国的危害遍及方方面面,深入到每一个人、每个年龄段、性别,每个阶层、地区,不仅危害到中国社会的每一个方面,而且劫持一个大国,恶手还伸到国外,危害着世界。维护统治便是它们最高的理想和主义,为此它们可以毫无顾忌的做坏事,甚至以折磨人、看到别人痛苦为乐。

他说,“老百姓无权无势,生活在社会底层,有苦无处申,甚至天天想着如何吃饱饭、上得起学、怎么养活家。我有亲戚在农村,年复一年辛苦的劳作,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生活比我小时候好不到哪去。现在就是多了个电视,但那是时代发展的产物,也不是共产党给他们的。”

李凤智认为,反对共产党才是真正的爱国,退党是真正的救国、救民之举。

李凤智指出,共产党挟持着国家资源,并且采取各种手段打压异己,企图把共产党和国家硬扯在一起,混淆人们的是非观念,以达到维护共产党统治的目的,这是对国家有害的。共产党是阻碍中国发展的毒源。

他说,“如果没有共产党,中国的发展应该比现在强得多。如果没有共产党,现在中国取得的成就会大的多。中国改革开放之后的经济腾飞,实际上是因为中共对人民部分松绑,中国人的潜力发挥出来了。中国人自古聪明勤奋、富有智慧,如果社会公平正义,如果中国人没有现在这些额外的、强加在身上的束缚,而能将潜能和积极性充分发挥出来的话,中国一定非常好,不会像现在这样差,起码应该是发达国家之一。”

中共国安部门损害国家利益

李凤智过去所从事的是收集对外政治和经济情报。他说,自己对国内、国外的情报工作都有所了解。国外的情报部门,基本上是服务于国家利益的。但是在中国正好相反,情报部门是为中共服务的,国安系统主要就是维护共产党的统治,而且经常是非正义的、以损害国家利益为代价的。

他说,“国安”本意是“国家安全”,“公安”本意是“公共安全”,本应是维护国家利益、公众利益和社会稳定的。但在中共的控制和挟持下,国家安全系统插手政治事务,不务正业,做害国害民的事情。这种例子越来越多。比如,对异议人士的残酷打压。本来异议人士发出不同声音,供你参考,这是好事,有些公司还要花钱请顾问呢。这些异议人士怀着赤胆忠心,冒着生命危险,给你提建议,你为什么不能听听呢?动用和强迫公安武警系统已经是大错特错了,为什么还要用国安系统打压呢?

李凤智指出,中共把政法系统、包括安全系统等,都当成它统治的工具,而且手越伸越长、越伸越深,完全违反了、扭曲了国家安全应有之意和内在规律。如果党的利益和国家利益冲突时,国安系统不得不以党的利益为先,不但不做对国家有利的事情,而且还干对国家危害很大的事情,而且是影响深远的危害。

他说,“这种趋势越来越明显,而且越来越坏,根本没有改变的可能性。很可能有那么一天,安全系统一点国家的事情都不关心了,完全成了共产党的爪牙,尤其是社会矛盾动荡的危机时期,就会堕落成纯粹维护共产党利益的工具。那整个国家就更加危在旦夕了。”

法轮功是中共国安特务的重点

李凤智特别提到,法轮功是中共重点打击的对象,因此国安工作的重点之一也是对于法轮功情报的收集。他说,虽然我自己没有涉入这方面的特务活动,但有时听同事说起。

李凤智表示,“610办公室”就是一个凌驾于各部门之上的怪胎,是政法系统并且超出政法系统的机构。成立之初就是为了镇压法轮功。国安系统里的侦察口早已经成立一个部门,分出一拨人,成立对应的科室、局或组什么的。他说,只要中共在台上,这些怪胎就取消不了,因为中共就靠这些维护统治。

他说,“在海外,搜集情报也分门别类的,什么人都可能成为被唆使搜集情报的对象。比如,外交部千方百计、不择手段的想拉拢腐蚀海外的中国学生会。但我还是满怀希望,这些年轻人,包括那些受中共欺骗的所谓爱国者,都会有幡然悔悟的那一天。”

李凤智尤其指出,“这些年,国安也混入了海外的法轮功等信仰团体里,企图收集相关情报和搞破坏活动,江泽民还曾经自鸣得意,但最终发现根本起不到作用。”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貌似骇人,但实际上连共产党自己现在都意识到起不到作用。邪不胜正,镇压法轮功无论从道义、策略和结果上完全是失败的,不仅失败,而且帮法轮功更加发展壮大。现在共产党骑虎难下,只是死撑着而已,我相信信仰自由必将在中华大地上实现。”

中共操控凤凰卫视“帮”法轮功

揠旗息鼓已久的中共喉舌凤凰卫视3月4日突然跳出来,利用名不见经传的所谓海外“学者”和国内“基督教代表”等,对法轮功进行陈词滥调、长篇累牍的造谣诬陷。

李凤智表示,这就是我刚才说的中共伸手海外的例子之一。他说,我可以证实,凤凰卫视有国安背景,是所谓的战略性布局,是中共搞舆论宣传和控制的平台,后面就是国安和中宣部等机构直接操控。非常明显,这次诽谤法轮功,完全是由中共一手操控的。

他说,“即使不知道凤凰卫视背景的人,一看那拙劣的、无中生有的造谣节目,也就能看清它的背景,能够断定它是受中共胁迫的。在一个正常的媒体中,如此低劣的节目,根本就不可能播出。”

李凤智指出,凤凰卫视既是污染视听的施害者,也是被中共利用的受害者。它播出这种无耻的造谣节目,结果只会自毁名声和前程。中共及凤凰卫视的企图不仅不会得逞,反而会“帮”法轮功更加赢得人心,使人们更加憎恶和唾弃共产党。试问,如此制造谎言,有谁还会相信一个说谎者会实现它所宣称的弘扬中华文化和增进世界华人交流的宗旨呢?

经常看大纪元 国安内部不乏愤恨中共之人

李凤智表示,自己在国内时经常看大纪元网,他以前的国安部门同事很容易就能接触到。这些文章对于他们思想的转变都有着深远的影响。

他说,“我是属于情报部门的干部,我自己当间谍,派底下的人当间谍,发展人当间谍。我很了解很多人的真实想法。在国安系统内部,不乏对中共不满、愤恨之人。表面上他们给中共当爪牙,但就个体人来说,他们很多也对中共不满,只是受所处环境限制,或是为了家庭和利益等各种原因在被动的做着这些事情。”

李凤智表示,比如现在是两会,国安系统的人很忙,不仅北京的,外地的也应该在忙着监控、堵截、抓人了。我真的很难理解,为什么共产党不能善待一下访民?如果把花在打压访民身上的钱财精力,用在接待访民、处理案件上,那对共产党来说,既有面子上的好处,又能节约很多成本,且又能安抚民心,这是何乐而不为的事情呢?!即使从维护统治的角度,这对他们都是好事情呀!我真是无法想像共产党的弱智,只能说精神不正常。

李凤智指出,中共控制人的冷酷残暴有时连国安内部的人都痛恨。高智晟律师的例子对我触动很大,我相信对他们的触动也会很大。高律师在体制内通过法律解决问题,这不仅是宪法赋予的,也是法律明文规定的,本来就是按那种步骤走的。但中共只要觉得对自己不利,就一样肆无忌惮的打压,那种残酷的迫害,完全超出正常人能想像的范围。

他说,“作为一个人,我时常想,有些人怎么还能下得去手。下次被打的人,可能就是你的邻居,你们院里的,或者到同一个商场购物的,甚至某一天在马路上迎面走过四目相对过的,你怎么能下得去手呢?这就是由于共产党拉拢部分人打压大多数人的手段所致。这些害别人的人,他们其实自己也是受害者。”

呼吁中共党内人士公开决裂中共

李凤智表示,自己思想的转变过程,也得益于一些真正的良知媒体和自由学者的观点。他对此心存感激,也希望自己能尽一份力。

他说,国内从事政治研究等工作的所谓专家,他们公开发表的东西根本没看头,一定是共产党的那一套,否则也发表不了。他们一旦有“自由化”的思想,观点上不是中共的模式,那中共决不会让他们到一定位置,成为名家,或者学术部门的领导等。这些所谓研究政治学的名家们其实也是受害者。我劝他们放弃政治,否则不但成为共产党的帮凶,也浪费他们的聪明才智,浪费他们的大好时光,浪费他们的一生。

李凤智表示,我同时奉劝所有中共体制内人士,包括我以前的国安系统同行,希望你们尽早认清中共的邪恶以及当前的时势,尽早脱离中共邪党,弃恶从善,洗刷罪恶和耻辱,以求得良心的安宁与未来的新生。

英文网址﹕

http://www.theepochtimes.com/n2/content/view/13626/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3-11 1:4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