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邓玉娇案里潜隐着“挤牙膏”和“躲猫猫”

王枪枪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5月23日讯】21日下午,两位代理律师夏霖、夏楠与邓玉娇结束一天会谈后,走出看守所的夏霖律师一度痛哭失声,多次失态。律师告知记者该案很可能出现重大取证失误——邓玉娇案发当天的内衣内裤至今没被警方提取,而是被邓玉娇母亲张树梅带回家中。而此时,已经距离案发有11天之久。(5月22日《南方都市报》)

终于听到了邓玉娇面向警方之外的人,发出了声音。虽然,我们无法就此断定邓玉娇真的如她自己所言般确受性侵犯,这仍需多方进一步的调查和证实。但总算在案发十余天后,我们听到了案件当事人邓玉娇的声音。

巴东县政法委书记、县公安局局长杨立勇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说,邓玉娇杀官员案就是“一件很普通命案”。确实,我们不能否认,这的确是个普通命案,同期发生的国际国内热点事件比它重要比它意义更大的比比皆是。但为何这个普通命案,竟形成了公众舆论的惊涛骇浪?杨局长很纳闷地说“我不知道为什么把它弄的这么复杂”,他认为“因为邓贵大有一个公务员身份”。这个太过简单和粗糙的观点,我实在不敢苟同。公众愤怒的根源不在于案件是否普通或者邓贵大是否为公务员,而在于案发之后当地“挤牙膏”与“躲猫猫”般的暧昧态度。

首先,是两次通报的内容殊化——“特殊服务”变成了“异性洗浴服务”,“摁倒”变成了“推坐”,房间内多了两三名服务员……这些字眼的变化,无疑弱化了邓玉娇可能遭受可作为正当防卫要件的受侵因素。

其次,案发之后,邓玉娇即被以要鉴定抑郁症的名义送往精神病院捆绑于病床上,媒体与家人都无法与之相见。但没想到有热心网友赶到当地,个人追查到邓玉娇在精神病院,并拍摄了视频放于网上。恩施电视台转播后,湖北纸媒也介入报导,这才使邓玉娇被捆绑于精神病院中的消息大白于天下。

如今,律师公开了邓玉娇内衣内裤未被警方提取为证据的事实,不由得让人在遮遮掩掩、暧暧昧昧的疑惑中,多了更多专业化与非专业化的强烈质疑——邓玉娇已经自述遭受性侵犯,警方必须应在相关部位以及衣物上检索是否有过侵犯痕迹,如果有,那么邓贵大施行性侵犯或欲施行性侵犯的证据就非常确凿。然而,太遗憾了,已经过去11天了,无论邓玉娇的身体还是衣物,再提取这样的证据无疑成为了一道难题。

而这样的重大疏漏,不知道何故?但不管如何,有了这样的失误并对当事人造成不利的局面,邓玉娇案应当脱离当地警方,异地侦办或归于上级公安部门侦办。否则,邓玉娇案的侦办注定笼罩浓厚的失信阴霾。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9-05-23 9:0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