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大观
“有些事情,让人一辈子也不明白。不明白也许也是好事,才能不被影响的走完一生,不欠情,不存怨。但……明白的人呢?要抱着这份明白痛苦一生,还是让明白真正的明白?国王,你已不再是当年那个需要我每每挂心的孩子了,你的成长和成就超乎我的预期,是水晶国的骄傲,也是为师的我最大的欣慰,我已无须在多说什么了,能不能走过此关端看国王自己了……”
银自己走到了门口,背贴著墙,闭起了眼睛,深呼吸了一口气,在将头转回到屋里,看着小龙喂雪伦吃饭,太阳站在一旁。银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心里想:“雪伦……你放心……这个国家不会有任何一个人为难我们,因为……带你上天山的人……是我们……”带着雪伦上天山,完成使命,对国家来说是很大的恩德,所以全国人民都会感恩他们,不会有人伤害或为难他们的。
“雪伦、雪伦、雪伦……”雪伦醒了过来,发现躺在自己床上,小龙、银、太阳及苹果治疗师围着她,太阳继续问:“你还好吗?背部还痛不痛?”“还……咳!嗯~咳嗽时才有点痛~”雪伦起身答道。
金云继续说:“凤凰是千年难得一见的神鸟,它选择来到这里,也是对灵山所有修士的一种肯定,代表你们的心性是达到标准的,大家要更加精进,专心修行,如果哪天凤凰飞走了……哦……哦……那时我已经不在了,所以也不关我的事了。”
他在小径上走不到五十英尺,就感觉一阵暖风突然从后方急速袭来。小鸟歌唱的啁啾声打破了冰冷的寂静,他前方小径上的冰雪疾速消失,仿佛有人将路吹干似的。
她兴奋的朝声音的方向跑去,小龙、银、太阳和院里的修士,看着雪伦一直跑。银和太阳大叫:“雪伦!你去哪里?”三个人跟着雪伦跑,不一会,他们从天上看到一只羽毛像太阳光一样发亮的凤凰往灵山这里飞过来,所有人兴奋的大叫,雪伦他们又往回跑回了修道院。
转了几个弯后,他跌跌撞撞走出林间,来到一片空地。在远端的斜坡下,他再度看见了──小屋。他站立凝视,胃中一股搅动翻腾。
冻结成冰的雨滴刺痛他的脸颊和双手,他小心翼翼,在略微起伏的车道走上走下。他心想,自己看起来八成像个醉茫茫的水手,正轻手轻脚地前往下一间酒吧。人面对暴风雨的力道时,根本无法满怀自信地向前迈开步伐。狂风会把人痛殴一顿。麦肯必须先蹲下两次,最后才能像拥抱失联的朋友般抱住邮筒。
凤凰是神鸟,生长在白云山的最高峰,它们不是宠物,不是用橡圈套住一只就可以捉回来的,必须带着一面铜打造的镜子,先将想做凤凰主人之人的模样照射进去,让凤凰确认,是否答应让这个人成为主人,如果同意,它自己就会飞往主人所在的地方。
他最喜爱的话题都是关于上帝与创造,以及人为什么相信自己所做的事。他会眼睛一亮,嘴角上扬,露出微笑,而且忽然像小朋友般,疲惫消融了,人也变得年轻不老,兴奋得几乎无法自抑。
“雪伦非常喜欢凤凰,可以请熙去试试看,如能带回凤凰给雪伦,她一定非常高兴的。”光辉提出建议。王后立刻同意这个方法,光辉告诉了熙,熙也欣然接受,只是想到这一来一去大约十多天的路程,在外面餐风露宿的就有点不甘愿。
自从我和麦肯一起到邻居家帮忙捆给牛吃用的干草那天算起,我们已经认识二十多年了。从那时起,我和他便常常像时下年轻人所说的“厮混”在一起,共喝一杯咖啡──或者一杯滚烫的印度拉茶加豆奶。
中国大约有六百万尘肺病人,每年死亡人数是其他工伤死亡总数的三倍。这是土地上一道巨大的裂隙。弥缝社会肌体的针线,却像是有意放过了这里。
接下来的几天,雪伦的情况时好时坏,一下发呆一下正常,但是,她会利用所有空档跑去经室读经,让自己的脑袋充满创世主赐予宇宙的法则。渐渐地她的心愈来愈轻松,她理解到,情,就是一种突然间产生的欲望,也是一种魔考,这种欲望是短暂的,而且自私,只有“慈悲”,才能永恒,而慈悲所创造出来的价值,才能泽被所有生灵。了悟了这个道理后,雪伦渐渐的放下了对小龙的情,这时她突然想起了...
雪伦心痛的将头埋在双腿里哭,控制不住的哭出声音,小龙这时走了过来,看着雪伦,将她的头抬起,温柔地替她拨开淋湿的头发,拭去眼泪,将脸靠近雪伦,很近很近,近到雪伦可以感受到他的呼吸,那一瞬间,雪伦以为……以为小龙会亲吻她……没想到……小龙在鼻尖碰到雪伦的时候……突然将唇移到雪伦的额头,深深的亲吻了一下,然后给雪伦一个温暖的微笑。
“这就是我最痛苦的地方,明明知道自己有一天终将后悔,但是,却敌不过心底去不掉的执著,只能任由着它在心底滋长。所有宝石化掉的修士,都像我一样,一手抓着灵山,一手抓着自己不愿放下的美好与向往,这样的……终将失去一切,我们不再有资格修行,这份懊悔与痛苦将陪着我们到肉身死去那一天……好了,我该走了……”
小雨接着说:“不论外在的行为如何掩饰,表面做得再好,一切都抵不过内心的真实。外表可以假装,骗得了所有人,却骗不过无上至高的创世主,我……我就落红了……”小雨摸著胸前那已经成为暗红色的宝石,“这颗从一出生,创世主就赐予我的宝石,会慢慢化掉,离开我的身体,到那时,我就是一个普通人了……”
金云继续说着:“孩子,你没有对不起任何人,这是你可以选择的,任何人都无权左右你。若真要指出辜负的人……应该就是赐予你一切的创世主吧……”
雪伦跑到一处僻静处,稍微缓和了一下急促的呼吸,脑袋里却不断浮现小龙刚刚的身影,因为平时,大家都穿着道服,她从没特别注意过,小龙在白色道服下结实的的身材,宝蓝色的宝石在他胸前闪闪发光……雪伦无法对自己撒谎,正值青春期的她,对小龙有了爱慕之情和欲望……
看到这个画面,雪伦自己不知怎么回事,竟有一股气往脑门上冲,让她一时喘气困难。她知道,这是一个警讯,因为她的胸口,已经微微的发烫了……
雪伦发现自己会不自觉的偷看小龙,不论他在做什么,雪伦的眼神总是离不开他。雪伦静静的观察著小龙,才发现,这个带自己长大的修士,怎么长得这么好看!干净无瑕的皮肤,高挺的鼻子,柔顺的发丝,而且他的眼睛有一个特色,就是瞳孔比正常人大一些,像小鹿一样无邪的双眼……看着看着……雪伦的心……渐渐起了变化……
摘花时,雪伦心想着刚才银无心的几句话。她明白导师为什么不让她留在宫里或民间,因为她是公主,是即将为国家牺牲生命的人,所有人都会疼她包容她,但是,灵山修道院里的修士不会,他们是修行人,对所有生命一视同仁,而且明白世间一切都有定数,所以他们不会对她特别,能够让雪伦在“正常”的环境,慢慢提高自己心灵的层次,成为一个更美好的,如此纯净无我的心,才能达到标准。
“我和雪伦一起生活十多年了,我了解她,即使现在问她,她依然会选择将宝石植入她的体内,国王,如果你放不下这件事情,你将自己囚禁自己,为了水晶国千万百姓,放下吧!”广在一旁说着。
这里以前是撤军时丢弃炮弹的地方,罗应贵像是拔萝卜那样把它们拾起来,等待政府不定期地前来回收。
小婴儿,软软的身体,身上的皮肤红通通的,胸前那像珍珠一样的诞生石,慢慢的就会成为透白色的宝石……他想到了雪伦,小小软软的身体放进坚硬的宝石,好多天高烧不断,因为身体的不适应,吃的少,睡不好,好像无时无刻都在发烧,但她不知为什么很少哭,这反而常常让母后和荷叶不知道她哪里不舒服。
大年初四,吴琼瑶在家因为胆道癌过世。前年秋天,我在鹤山村的石拱桥头见到夫妻二人时,赶集归来的龚兆元背负着一个挎篮,腐烂的腰间无法约束皮带,半吊着一根裤腰带。吴琼瑶的情形看起来要好一些,但从内部开始的摧毁更为急剧。
吃完饭,源和广洗了澡,两人坐在窗边休息,突然天边一颗火星降落,照亮了附近的巷道和夜空。“看!火星降落,有精灵人出生了!”广兴奋的大叫,跳了起来,“走!我们去看那刚出生的精灵人。”广起身穿了披风。
腐蚀来自于一种叫做“砷”的物质,它和雄黄、鹤顶红、砒霜、硫酸这些在视觉上同样触目却相去甚远的化合物有关。 肺癌晚期的熊德明躺在一张沙发椅上,鼻孔里插著输气管,地上一台家庭制氧机没有间歇地工作,维持他的呼吸。
维多利亚瓷砖在我裸露的脚丫子下方冰冰凉凉的,我的脚趾在棕色和蓝色的地板上弯曲。我将一根手指滑进信封下方,像捏起一片破碎的叶子般将它拿起来,纸上印着思凯顿艺术学院的信头字样。
不是每个人都能获得应得的结局。很多改变生命的时刻──例如在船上和陌生人的一席谈话──都纯属好运。 但是没有人会毫无来由地写信给你或者选择向你吐露心事,这就是她教我的:好运降临前,你必须先准备好。
共有约 683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编者按: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一研究院)工程师曲善铭(Qu Shanming)2003年在北京失踪至今,一直杳无音信。曲善铭侨居美国的亲妹妹曲小杰看到留美博士黄万青到悉尼“真实人体展”(Real Bodies:T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