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言情: 剪爱
想着往事出了神,我凭著直觉,很慢很慢的骑着车,不知不觉间,目的地也已经到了。我停好车,望着眼前那座白色拱形大门上面的字发了一会儿呆,才举步往里面走去。
出了车站搭上计程车直奔家里,路上,我发现老爸不停咳嗽,看来是火车上的冷气太强,他着凉了,到了家里,老爸还是坚持不肯躺下来休息。
我看了一眼身旁睡得皱起眉头的老爸,似乎因为车厢里过强的冷气在微微发抖,连忙脱下自己的外套给他披上。他睡得极沉,并没发现。
扩音器开始广播,我才发现已经到了台中,连忙起身离了座位,走出车厢在月台上四处张望,没多久就看到了老爸的身影在人群中。我向他挥挥手,他上了我这节车厢。
那天下午放学后,我等学校里的人差不多走光,便来到后门的自行车停车场,小鸡鸡正背对着我站在那儿一动也不动。
我抬头一看,原来是三个穿着制服的国中生。三个人上衣都拉了出来,胸口钮扣也没扣好,跟我讲话的那个还用很大的动作咀嚼著嘴里的口香糖,一脸的飞扬跋扈,活脱是阿诺国中时的模样。
我顿时成了全校不良少年眼中的英雄,因为令教官昏倒的那一拳是我不小心打到的。更妙的是,由于当时围观的人极多,有数十名目击者指出,我确实不是故意要扁教官的,因此这一拳乃是意外事故,算是赚到。
这篇小说原名为《小鸡鸡》,本来在很早之前就已发表,不过那时由于工作忙碌,只写了开头就停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