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凡:谷歌事件的演變和中美關係

人氣 4

【大紀元1月27日訊】(希望之聲《伍凡評論》節目)伍凡:各位聽眾好,這裡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現在是《伍凡評論》第169期,今天我要講的題目是:谷歌事件的演變與中美關係

在線收聽
下載收聽

現在人們問:為什麼谷歌要離開中國?它的背景是什麼?我個人認為,這和中美整個大的局面有非常密切的關係,而且谷歌是在這裡出來的。分兩方面講,一個是中方的背景;一個是美方的背景。

先談中方的背景,這些年來網絡在中國急遽的發展,已經發展到3.5億人口,今年恐怕會達到4億人口。網絡的管理、傳遞訊息,以及網絡突破中共的封鎖,已經給中共帶來非常大的壓力,而這些過程中,海外的幾家大的搜索(引擎)公司谷歌、雅虎、微軟等等,這些都在起著幫助作用,起碼利用這些搜索工具可以找到很多資料,再通過翻牆頭的軟件可以找到更多的資料,可以傳遞更多的信息。谷歌除了搜索以外,還有通訊系統,再加上Skype一起,可以連成一個使中國網民相當方便的傳遞信息、獲得資訊,這對中共來講是一個致命傷。

我過去曾經評論過,也寫過文章,說網絡戰和信息戰將是中共的致命穴位,現在看來是越來越像了。從去年12月1日,中共的公安部長孟建柱在《求是》雜誌上寫了一篇文章,要加強對網絡的控制,要維護社會的穩定。他們把對網絡上的控制提高到什麼高度呢?提到要如果不控制,如果讓老百姓知道很多信息的話,會走上亡黨亡國,已經提高到這個高度。已經知道這件事情就像利劍封住它喉頭一樣,要殺它喉頭一樣,非常可怕,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它一定會採取各種措施。

文章中提出要建立六張網來對付互聯網,在這種狀況下,中共採取各種辦法對付谷歌是毫不奇怪的。中共在網絡這麼迅速發展的時候,它又封殺了很多網,像Twitter、Face-book都已經被封殺了,Youtube被封殺了,在中國是進不去的。

現在它要面對更大的一批搜索網站,其中最有名的是谷歌,所以它在對付谷歌的過程中採取了一些辦法,就是在最近拼命攻擊谷歌,並且想突破它的核心的封鎖,到非常關鍵的房間裡頭去拿到資料,這是公開在谷歌公司的聲明裡提到的。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中共一直要求谷歌這些公司遵守中共的法律,要加強搜索,把很多字眼、字體,一些內容通通封殺。谷歌這麼多年來,一開始遵守,可是它心不甘情不願,因為這和它的老闆有關係,老闆從俄國來,受過共產黨的迫害心中很不高興,不願再替共產黨服務,所以這老闆還有一點良心,還有一點做人的正義道德,所以他一直提出他們網站的宗旨是「不做壞事」的。

現在他替中共做這事情他心裡不甘心,再加上現在受了攻擊之後,在中共這樣的條件底下,還能不能在裡邊正常的做生意,還需不需要在裡頭做?中共對海外來的網路資訊公司一律都採取這個辦法,可是谷歌受不了。這是一個公開的說法。

但是還有另一個說法,網上也透露一些消息,就是中共派人進入谷歌中國總部,在上海、北京。因為谷歌在中國有800名員工,中共派人進去,或者收買人進入相當高的技術層次以後,突破谷歌各種各樣的規矩以後,能拿到秘密的關鍵技術。這樣一做,谷歌就非常擔心,我不是幫你做打手這種小事了,而是把整個公司的秘密爆脫以後,那谷歌生存下去的基本資源被中共盜竊了。

所以谷歌這一次採取措施非常明快,聲明宣布前的2、3分鐘,通知了中國谷歌公司的員工,說我們準備要退出了。把原因一講以後,立即把中國員工所有的密碼全部改掉了,他們再也進不了谷歌網站裡那些需要密碼進入很關鍵的部門,通通進不去了。因為中共一直想要突破這個封鎖拿到它的關鍵技術,供給中國自己的百度或者情報部門、信息戰部門,(讓他們)可以使用。這對谷歌是非常重大的致命危險,所以它立即要退出去。

在退的過程還留兩三個禮拜談判,談的是跟中共能否用中國的法律來共同協商。我覺得這可能是一種緩兵之計,當然真正的是下定決心要走。其實谷歌的高層對這件事情討論得相當久,並且也爭論得很厲害。最堅持的是創始人,他們兩個人的股份超過50%,就有決定權,而總執行長認為還可以拖,但是他只有10%的股份,他沒有決定權,所以這個事情就定下來。這是一種說法。

中共用這樣的手段對付外國的一些高科技公司已經不是第一家了,中共一直想通過這些科技公司在中國的運作來盜竊外國高科技的機密,這對外國公司是個致命危險。中方既可以防止傳播信息,又可以拿到機密的技術,這正是中共想做的事。

美方怎麼辦?美方在這個大前提下,中美關係從去年哥本哈根會議之後,關係急遽的下降,我上禮拜做的評論已提到,急遽下降。關鍵是奧巴馬在訪問中國已經嚐到味道了,中共不是他所想像的握握手,擁抱一下這種味道了。可是到了哥本哈根會議之後,他真正看到了中共的面目,他非常生氣。回來怎麼對付這個局面?美國就把谷歌這件事情作為中美關係中間的一個棋子,而不是全部,是一個棋子。

從今年元月份到現在才兩個星期,發生一系列的事情,谷歌(出走)是12日,在這之前對台出售武器,又對中國到美國的某一些產品加關稅從百分之十幾,到將近300%,這種接二連三的處理不是第一次了。還有對人民幣的匯率,貿易的逆差…一系列通通提出來了,關係走向惡化了。並且美國和中共的軍方也都出場了,中共的軍方威脅說你賣武器給台灣以後,它要制裁那些武器商。這是軍方代表講的話。

那麼美國的太平洋司令也講話了,他在國會裡公開講:中共軍隊這樣發展速度是對美國在太平洋地區的威脅。所以在這個大背景底下,谷歌要退出去一點也不奇怪。只是谷歌要出去之前跟美國白宮是有過協商的,跟希拉里有過交談,希拉里在13日馬上支持谷歌要求中共政權做出解釋。14日美國白宮又發表聲明,緊接著又發表聲明說下個星期美國會發表正式的聲明。所以這個局勢是往上升,火藥味在往上升。

可見雙方都把谷歌這件事看成是大事,並非小事,不是人們想的說谷歌在中國做生意虧本啦,賺錢不多啦,份量不大等等,這些都是托辭。關鍵的關鍵是第一,在中美關係的大前提之下,這是很重要的一步棋。第二,谷歌本身機密技術可能會流失,它要保護自己,所以立即要退出來,因此宣布中國谷歌公司解散了。這些員工要做出決定,願意留下來的申請到海外別的部門,不願意留下來的給你大筆的錢將你遣散。

從這個層次和角度去看,中美關係只有惡化,沒有轉好的跡象,而谷歌在這裡面起了催化的作用、激勵的作用。谷歌一走,對中美之間的關係就會壞了,對中國能得到什麼好處呢?第一個好處,中共可以少了一個傳播事實真相,傳播信息的渠道,從中共亡黨亡國這個角度說,這是它最希望的,可是對整個中國和海外聯繫的關係,等於中國要關了一個大門。

如果其他公司要慢慢跟著上來的話,中國的門都關起來了,等於是自己做了一個中國型的inter net,自給自保的國內網絡,而不是網際網絡。中共最終打算是不是這個,就好像新疆關網絡關了半年以上,它不在乎。最後中共這個政權為了自保全部封閉起來,跟外國不打交道,有沒有這個可能性呢?說不定會存在,因為它覺得那太危險了,不如乾脆關起來,自己做王,自己做大,那對中國整個發展不會有好處的。

這麼一做會激勵網民翻牆頭,更多的翻牆頭,我相信下一步翻牆頭的軟件會急遽的發展,提供中國網民走上翻牆頭這條道路。等於你這個牆變虛了,我可以翻牆頭出去,從世界各國所有網站看到我想要的東西,這是一種趨向。中美關係在這樣的基礎下再往前走,惡化的可能性增加了,現在看不出來有改善的跡象。美國有4、5個重量級的國會議員公開出來亮相支持谷歌,就是美國國會支持、美國白宮支持、國務院支持、軍方支持的。這一盤棋看來谷歌這件事情背後是有美國官方大力支持,並且協商怎麼做怎麼做,這就變成一張「外交牌」了。

正因為谷歌份量那麼重,大家那麼喜歡它,中共到現在為止還拿不出辦法來對付,目前還看不出來,它要拖能拖幾天呢?反正谷歌下定決心要走,要中共解釋,中共的解釋只有一條:我歡迎你留下來,但是你要遵守我的法律規定。這是完全冠冕堂皇的說法。谷歌說我不願意待了,我這就走了。

所以現在要看會不會有更多的其他公司跟進,到目前為止微軟、Cisco還沒有跟進,雅虎和微軟支持,如果微軟跟進的話情況會更壞。現在歐洲幾乎是一邊倒的支持谷歌。所以雙方力量對比來看,從中共自保來說,它可能占一點小便宜,可是從整個國際交往、國際關係來看,中共是占弱勢,尤其是在技術上更是占弱勢,你今後還想在這裡面得到更多更好的技術嗎?很難!

在這個時候,美國國會正在討論要通過立法,這立法一出來恐怕對微軟、對Cisco都會有約束力,它們不能再像現在這麼做了。立法本來幾年前要做的,一直延宕下來,現在奧巴馬可能下定決心要把這個立法通過,想用網絡這門技術來衝擊中共這個鐵桶。作為一個外交手段、技術手段,我想這是一個很好的策略。

谷歌要撤出中國市場,這是一件非常重大的事件,所以谷歌公司1月18日在它的總部又發表了第二個聲明,它聲明:谷歌中國公司的業務一切正常,它沒有說馬上要撤出,只是靜待今後幾個星期由谷歌總公司和中共當局談判才來決定是否撤出,所以目前一切業務正常。這似乎和1月12日發表的聲明有一些微妙的變動。

為什麼會發生這個狀況?我個人所見,有兩個可能:第一個,談判策略的需要,因為這件事情非常重大,一旦撤出以後會影響到中美兩國之間外交關係,也影響到谷歌本身在中國的長遠利益等等。谷歌現在正在做的事情,第一去搜查它的內部有沒有內鬼在代替中共當局來攻擊谷歌及美國公司,這件事情正在進行中。第二個,就是要跟中共談判,怎麼樣對所有使用谷歌搜索引擎的那些讀者免於檢查,可以完全打開門開放他們使用,這是另外一個關鍵,要在今後要談判。

為什麼有這樣一個微妙的變化呢?可以從中國和美國兩個方面來看。首先從美國方面看,希拉里在1月13日就表明要中國發表說明為什麼這樣對待谷歌,並且美國政府要發表政策聲明,所以有這種可能讓谷歌總公司發表聲明,把事態下降一點,讓中美關係不要急遽的衝突往上惡化,所以這是一個微妙變化的關鍵。這是美國的狀況。

而中國也遇到了極大的困難,谷歌這個帶頭羊走了,後頭如果有別的國家也走,美國國會正在商討信息自由法,如果通過以後,所有的美國公司都要遵守這個法律,其他國家都不可能再服從中共的命令替中共服務,那對中共是極大的打擊。怎麼樣來緩和目前的矛盾呢?現在是「緩則圓」,讓這件事情暫時的微妙的變通一點,按兵不動,進行談判,以觀後效。這是目前谷歌事件發生的最新的一個狀況。

到了21日,美國國務卿希拉里又講話了,要求中國對谷歌事件表明立場,並且把調查的結果公開、透明化。這是第一。第二,美國政府支持網絡自由,在全世界所有的國家要網絡自由,只有網絡自由才能保證商業的利益和商業貿易的蓬勃發展,給予人們信息的自由,美國關心谷歌公司事件的發生,並且要求中國政府把調查的結果透明化公布。

同時希拉里還在華盛頓接見兩位網路異議人士,這表明了美國立場,而同時谷歌總部又發表一個聲明說,谷歌正在和中共政權關於「不搜索」這個要求在進行談判,並且表明在不久的將來會對中國的網民使用谷歌的資料庫不進行搜索檢查。也就是說,你要打進任何字應該不會阻攔,也不會保留一部分,給你搜索掉一部分,我是這麼理解。這是最新的消息。

那麼來看事實,到目前為止,事實進行的如何呢?很多人也像我一樣上了谷歌中國這個網絡,打上你所需要或喜歡看的字,希望得到全部的資訊,可是目前並不理想,谷歌並沒有把所有的門打開,而只打開一部分。我上個禮拜搜索了「中國過渡政府」的結果,我這兩天正在忙袁紅冰教授的演講會,所以還沒有時間繼續跟蹤「中國過渡政府」這個詞有沒有搜索掉,有沒有再關起來,我想今天明天再做這件事。

我們再看看另外一些字眼,尤其是對「法輪功」的字眼,很明顯地被搜索掉了。有人做了這麼一個測試,分三個地點進去:第一個點進了谷歌中國,第二個進了谷歌台灣,第三個進了谷歌英文版。這三個得出了兩個結果,「法輪功」進到大陸的谷歌網站裡頭,只能得到3萬3千條;但是如果進到谷歌台灣,你可以見到110萬條,這兩個資料庫相差非常大。谷歌中國儲存在資料庫裡的有關法輪功的字眼只有台灣資料庫的3%;而英文的資料庫跟台灣資料庫是相似的,也是110萬條。兩個結果。

可見谷歌公司並沒有把法輪功打開,還是封鎖了,這跟我上個禮拜搜索「法輪功」一樣,也是很多地方看不到。3萬3千條出來的都是中共批判法輪功的負面資料,法輪功在海外活動的正式資料它全部封殺,這是目前的狀況,最新的狀況。不僅僅是法輪功,還有逮捕江澤民(的信息)在中國谷歌全部封殺,在台灣有12萬9千條,在英文裡將近有100萬條,差別是非常大的。

因為江澤民的逮捕是由西班牙法院和阿根廷法院逮捕的,所以英文報導得非常迅速,這些事實說明谷歌還沒有完全地放開,我想是不是谷歌正在跟中共政權談判中間所採取的一些籌碼和策略,互相交換條件,互相交換利益,谷歌手上最重要的重磅炸彈還沒有丟,如果把「法輪功」也好,「逮捕江澤民」也好,這些重磅炸彈炸開的話,中美兩國的關係會發生嚴重的衝突。

希拉里希望中共不要封鎖,而中共為了自己不亡黨亡國,它非要封鎖,現在這個事件正在發生嚴重的衝突,人們正在衡量如果這樣走下去,會有什麼結果呢?中美之間現在關係非常複雜,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無論是政治、經濟、外交,防止核武器擴散、地球暖化、能源、人權、網絡自由等等都交雜在一起,兩國的領導人和輿論界認為,是不是有可能為了谷歌事件要把中美關係徹底搞壞,徹底搞僵呢?還是留個餘地,顧全整個大局來解決這個問題呢?所以這兩個思路是不同的,採取的方式也不同。

從目前的結果來看,谷歌是想對中共施加壓力,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而中共也想在不徹底破壞中美關係的前題之下,怎麼樣能滿足谷歌的一部分要求,而讓谷歌不走。谷歌講是要走,但是它目前沒有走,正在談判,如果談判徹底破裂了,得不到一點好處的話,無論從政治、外交、經濟利益得不到好處的話,谷歌要走了,真的走了,那中美關係是非常嚴重的衝擊,雙方願不願意見到這個局面呢?

所以目前看來還是在試探中,怎麼解決這個問題,但是可以這樣講,谷歌的確是一個重大事件,是一個重磅炸彈,對中共政權是巨大的壓力,非常大的壓力,為什麼?因為谷歌真的走了以後,下面的結果,我們先不講中美關係怎麼壞,先不去分析這一點,我們去分析網民們怎麼反應。3.8億(網民),我估計到了年底會超過4億網民,他們一定會採取他們所能想到的各種手段來翻牆頭,既然你把門都關死了,我就想辦法。一個是翻牆頭;一個是把牆打破衝破,挖大洞、小洞鑽出去,我到外頭去看。這樣做的話,中共就變得任何圍牆、任何封鎖手段都無效,共產黨真的想見到這個局面嗎?

而美國政府也已經口頭上答應了,他們要積極幫助中國網民開發新的翻牆軟件,在這種情況下,情勢會給中國壓力更大。所以中共何去何從呢?今後很有可能為了中美兩國整體的關係和整體的利益,不願意谷歌事件使中美關係產生重大的影響,產生重大的威脅,把這件事的危險性降低,唯一的條件就是中共要讓步,中共要能讓到什麼程度,現在不知道。

美國政府施加壓力了,希拉里講話了,我想美國還會採取繼續跟進的動作,把這件事情朝網絡自由化的方向推進,能推多少?現在還是未定數,因為谷歌並沒有把門全部打開,它還保留了未設的力量,對中共施加壓力。好,這是對谷歌事件的演變和中美關係的分析。

(據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伍凡評論》節目錄音整理)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谷歌事件 標誌中國重回北朝鮮狀態
中美關係急遽惡化的徵兆 三大矛盾浮現
陳破空談谷歌:真相面前中共成強弩之末
外媒:谷歌事件如何影響在華投資
最熱視頻
【重播】川普出席巴雷特大法官入職儀式
【拍案驚奇】拜登家爆更驚人醜聞 五中開幕不開心
【新聞看點】五中大戲登場 專家預測川普贏
【西岸觀察】巴雷特大法官上任 有利華人維權
【紐約調查】紐約華警間諜案 法官檢控官這麼說
新世紀新片《鳳蘭花開時》網絡首播 互動熱烈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