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谷歌被迫執行屏蔽詞檔案:活摘器官

人氣 1
標籤:

【大紀元3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曉宇綜合報導)谷歌中國3月22日撤出中國大陸而轉移到香港後,一直成為全球各界關注的焦點。中共當局利用喉舌進行一波抹黑後,開始操縱一些企業與谷歌斷絕業務關係。不過在國際上,對谷歌表示支持的聲音越來越多。與此同時,中國大陸民眾利用各種方式突破封鎖,瞭解過去被封鎖的內容,中共迫使谷歌中國過濾的關鍵字背後的真相陸續被披露出來。

谷歌進入中國的時候,是2006年,當年的3月,正好是中共大陸一個巨大的黑幕在國際上曝光,就是被獨立調查團的成員、加拿大前國會議員稱為「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中共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的黑幕。

在中共迫使谷歌屏蔽的關鍵字中,「法輪功」一直是被屏蔽的最大真相,而在法輪功的真相信息中,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又是中共最害怕暴露、掩蓋最深的罪惡之一。當年蘇家屯集中營活摘器官真相曝光時,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秦剛在記者會上否認黑幕的話,在外交部網站上都被刪除。

2006年3月,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黑幕曝光

2006年3月9日,日本的雙重身份記者皮特(化名)向大紀元披露了一個驚天黑幕,在中國瀋陽市的蘇家屯有一個集中營,裡面進行著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

2006年3月17日,前夫曾參與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手術的安妮披露,這個集中營就在瀋陽蘇家屯遼寧省血栓中西結合醫院,2001至2003年間該醫院曾關押法輪功學員約6千人,超過4000人被進行活體器官摘除。他們的眼角膜、內臟器官包括骨髓都被活體摘取。


繼之前向大紀元披露後,2006年4月20日,證人皮特(右)和安妮(左)公開現身新聞發佈會指證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惡。(大紀元)

安妮披露,她曾聽她的前夫說,那些被摘除器官的法輪功學員,大多數都是身強力壯,好多人還沒有嚥氣,他們的器官被摘除後很多人被直接丟在焚屍爐中,沒有任何跡象。

安妮揭露,蘇家屯只是全國活取器官的冰山一角,實際上在全國各地普遍發生著盜賣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

軍隊系統參與 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遍及全國

2006年3月31日,一名自稱「瀋陽軍區後勤部下屬的一名老軍醫」的證人指出:蘇家屯地下集中營的確存在,但蘇家屯醫院僅是全國36個集中營之一。摘除器官也很普遍,焚燒屍體甚至活人直接焚燒也很普遍。「老軍醫」披露,器官移植的管理系統是軍隊,這些罪行因此成為軍事機密。


中共軍隊主導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非常系統、非常機密,而且遍佈全中國。圖為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匹配模式。

隨後的調查發現,實質上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一直在中國的各勞教所發生。據悉,當年中國各大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勞教所的人數大幅度超員,關押的人數大約維持在5千到2萬人左右。

2001年至2003年這三年期間究竟殺了多少法輪功學員,仍是謎。凡經抽血檢查,從各個勞教所轉移到類似蘇家屯這類專供醫院摘除器官用途的集中營內的法輪功學員幾乎沒有生還的希望。

中共1999年7月鎮壓法輪功之後,中國各省份的法輪功學員紛紛上訪向政府呈遞冤情。當時中國近1億人修煉法輪功,2001年開始,僅北京市郊區每月都維持大約70萬來自中國各地上訪的法輪功學員。這些學員被非法綁架、關押、毒打甚至被折磨致死,很多人一去不返, 杳無音訊。

中國存在一個巨大的活體器官庫

自從1999年,中國器官移植的數量直線上升, 在短短幾年內稱為器官移植大國。儘管中共在活摘器官黑幕曝光後,對外承認了一直否認的摘取死刑犯器官,但是中國每年執行死刑的人數遠遠不及器官移植的數量。


「死刑犯」撐不起中國器官移植市場上的蘑菇雲。

直到2007年底仍在開放的「中國國際臟器移植支援中心」網站間接佐證了這一點。該網站由一名日本人長瀨博之開設。外界指出,是他夥同中共一起開設的網站。該中心提供的數字說,直至2006年中國臟器移植總數為85,000件,而其中2005年就佔有12,000宗。

該網站中,詳細列舉出移植臟器等待的時間。肝臟、腎臟移植,最快1至2週內,最遲一個月左右,心臟及肺臟的移植可在一個月實現。如果發現臟器不符合患者,亦可以在一週內替換另一個臟器。

而在日本,根據專家提供的數據,等待一個可供移植的臟器平均需要5年,專家分析這表明中國存在龐大的活體器官庫,大批的活人,就是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等待被摘除器官。

有調查報告顯示,大陸300多家勞教所裡關押著數十萬法輪功學員,許多勞教所強行抽取血樣,用以建立活體器官庫。當有病人需要某種類型器官時,就反向匹配,將該法輪功學員害死以盜取器官。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追查國際)的調查員,在以患者家屬身份向中國大陸多家醫院,特別是軍隊醫院進行調查發現,幾乎所有的醫院都表示,有法輪功學員的活體器官可共做移植。

目擊者披露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經過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2009年12月12日報告:追查國際一名特別調查員與一位匿名人士(以後稱「證人」)進行了一段持續近30分鐘的對話;該證人披露了幾年前自己目擊的一起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事件的經過。


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流程圖。

2002年,證人為遼寧省公安系統工作,參與了非法抓捕、拷打法輪功學員的行動。其中一位30多歲的女性法輪功學員,被嚴刑拷打、強迫灌食一個星期後,傷痕纍纍。2002年4月9日,遼寧省公安廳某辦公室派了兩名軍醫:瀋陽軍區總醫院的一名醫生和第二軍醫大學畢業的年輕軍醫,將該名學員轉移到瀋陽軍區總醫院十五樓的一間手術室內,在這名女學員完全清醒的情況下,沒有使用任何麻藥,直接摘取了她的心臟、腎臟等器官。證人當時持槍擔任警衛,目擊了活體摘取這名女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全過程。

該證人在這些經歷後,良心受到極大的譴責,決定將真相公佈於世。實際上,參與這種慘絕人寰的罪行的移植醫生,很多都在良心的譴責和拷問下精神變得不正常。

參與活摘器官的醫生精神抑鬱 曾被送抗SARS前線滅口

證人安妮的前夫是蘇家屯血栓醫院的外科醫生,他親自參與了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在兩年期間,摘取了兩千多名法輪功學員的眼角膜。之後安妮注意到前夫自2003年開始,變得精神恍惚,開始做惡夢,出虛汗,醒來看到床單濕透成了一個人形。後來不得不停止這種罪惡,之後仍然長時間精神不正常。

安妮說,她的前夫也曾經提出過不想繼續做這種移植手術,但是那個時候他身不由己,受到威脅,如果不做的話,他的妻兒老小都會被滅口。安妮說,她的前夫已遭惡報,2006年時已處於癌症晚期。

一位與安妮前夫一起做活體器官移植的醫生因為長期做這類手術而得了憂鬱症。安妮還證實一個院長的女兒因此跳樓自殺未遂。

高精度圖片
第二軍醫大學附屬長海醫院關於自殺的移植專家李保春的簡介。新華網轉載的楊子晚報的報導《上海一著名博導醫生跳樓身亡》後緊急刪除。(長海醫院網站截圖)

據《中國快報》2007年5月24日報導,2007年5月4日下午,患有抑鬱症的醫生李保春,從上海長海醫院大樓的十二層──他做腎移植等腎源的地方,跳下死亡。報導稱,44歲的李保春是著名腎臟病學專家,中國透析移植協會委員,上海長海醫院腎內科主任、主任醫師、教授、 博士生導師。中共喉舌新華網在轉載了這篇報導後,很快就刪除了。

李保春同樣在自殺前就患上了嚴重抑鬱症,並在自己所在的醫院住院。2007年三四月他經常睡不著,靠吃安眠藥維持。

更令人驚訝的是,這些參與器官摘取的移植醫生2003年被送往SARS第一線。

《中國快報》稱,2003年5月5日,當局為李保春等63名奔赴北京小湯山醫院抗薩斯的「勇士」送行。安妮證實,自己的前夫也曾於2003年5月被送往北京抗薩。據安妮稱,當時北京聚集了很多全國各地做器官移植的醫生。器官移 植醫生治療SARS聽起來有點匪夷所思。當時,安妮和家人就認為,當局是為了借刀殺人、滅口。

其實這些醫生面對的不僅僅是被送往「非典」第 一線。據安妮證實,當她前夫不願再承受良心折磨,決定洗手不幹後,當即受到了監控和追殺。安妮本人身上還留有逃亡時兇手刺殺未遂的傷痕。安妮說,蘇家屯血栓醫院參與摘取器官的醫生,很多人檔案被調走,或者換名等,永遠不知道這些人最後到哪裏去了。

國際社會聚焦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惡

2006年7月6日,經過兩個月的獨立調查、取證,通過對十八類證據的證明和反證之後,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喬高(David Kilgour)和人權、難民和移民領域的法律專家麥塔斯(David Matas)兩人向加拿大媒體公開一份長達49頁的關於「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調查報告。調查報告中提供了完整的證據,及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被毒打、被屠殺的事實,證實系統性的活摘器官確實在中國發生著。報告得出結論:「大規模的、違背意願的對法輪功修煉者的器官掠取一直存在,而且現在仍然在繼續著」。

2007年1月31日,兩位調查員在渥太華國會公佈了修訂後的報告《血淋淋的器官摘取──關於指控中共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調查報告修訂版》。增補後的報告將原有的18種論證方法擴充到33種。


麥塔斯和喬高為阻止活摘器官的罪惡奔走世界數十個國家。圖為2009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下午,麥塔斯先生在澳洲堪培拉國會,向澳洲人權小組委員會,外交事務、國防和貿易委員會發表講話,並提交了新著作《血腥的器官摘取》。

報告發表後兩年間,麥塔斯和喬高先生足跡遍達歐洲、亞洲、美洲和澳洲的44個國家,努力讓世界各國政府和民眾更加清楚地認識到了正在中國發生的、不可告人的活摘器官罪行。所到指出,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都使人們震驚。很多國家政要發表聲明、提出議案譴責中共,並呼籲國際社會制止中共的暴行。

2006年4月4日,「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聯合調查團(CIPFG)」宣告成立,聯合調查團的宗旨是:通過對中共謀殺法輪功學員盜取器官牟利指控的調查,揭示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大陸受迫害的真相,制止迫害,並對策劃和執行此種滅絕人性殺戮的參與者追究其國際刑事法上的「反人類罪」責任。

到2007年2月,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聯合調查團(CIPFG)已經擁有成員301人,由來自各國不同領域的名流組成。其中包括:國家(聯邦)級政治家,省市級政府官員,宗教和社區領袖,器官移植專家和醫生,執業的國際人權和刑事律師,非政府組織和團體,國際媒體和人權活動家。

該調查團數度要求進入中國,對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進行調查,但是都遭到中共拒絕簽證。

聯合國要求調查活摘器官

自2006年8月起,聯合國「酷刑問題」特派專員曼弗瑞德.諾瓦克教授(Manfred Nowak)和聯合國「宗教信仰自由」特派專員阿斯瑪.加罕戈爾(Asma Jahangir)曾多次向「反酷刑委員會」提出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的指證。


2005年12月2日,聯合國「酷刑問題」特派專員諾瓦克教授在聯合國駐北京總部的新聞發佈會上譴責中共濫用酷刑。

2008年11月21日,聯合國更直接要求對法輪功學員受到酷刑虐待甚至被活摘器官的指控進行調查,並要求對參與迫害的責任人繩之以法。

2008年11月「聯合國反酷刑委員會」發佈的一份報告指出,「中國器官移植熱的興起與迫害法輪功幾乎同步,這不能不引起人們的憂慮。」

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在2009年度報告中指出,「未經允許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指控再次出現,進一步引起了對中國的器官移植業可能存在虐殺的關注。」

中共一直保持緘默 封鎖消息

自從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真相曝光後,中共當局一直保持緘默,否認外界對其罪行的指控。並在互聯網上嚴密封鎖消息。但是在國際社會的強大壓力下,幾度頒布器官移植管理條例。

2006年3日27日,蘇家屯活摘器官事件曝光20天後,中共衛生部門在各大門戶網站醒目位置公佈了《人體器官移植技術臨床應用管理暫行規定》。中共高層在沉默之後頒布禁止人體器官買賣的新規定,讓人感覺到是對這件事的一種默認的答覆和內心心虛的表現。

2006年3月28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秦剛首次否認活摘器官的指控,並邀請記者前去調查。希望之聲電台記者隨即申請簽證前去調查,簽證被拒。 沉默三週之後的公開回應是一種銷毀證據部署完畢之後的表態。

秦剛的否認也被中共封殺,在中共外交部網站「新聞服務」欄 目的「例行記者會實錄」2006年3月28日「外交部發言人秦剛在例行記者會上答記者問 」全文中,卻隻字沒提。

2006年11月18 日,中共喉舌《中國日報》海外版罕有的高調承認:中國用於移植的人體器官大部份來自於死刑犯。此前中共一直否認使用死刑犯的器官。外界分析指出,中共官方言論前後如此大相逕庭,是妄圖以此來掩蓋活摘法輪功 學員器官的罪行。


中共的罪惡是掩蓋不住的,從「自焚騙局」到「活摘器官」,法輪功真相將一一大白於天下。

聯合國「酷刑問題」特派專員曼弗瑞德.諾瓦克(Manfred Nowak)在2009年8月接受一家美國媒體採訪時指出,「(中共)解釋說器官移植的來源主要是死刑犯是無法令人信服的,如果那樣的話,那麼死刑犯的人數一定比認為的要高得多。」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夏小強:為何中共官媒群起攻擊谷歌?
大陸學者談谷歌撤離中國 解讀過濾奧祕
中共迫谷歌屏蔽的關鍵詞之背後真相
哈佛報告:谷歌屏蔽 《九評》居首位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中共口罩外交藏詭計 小粉紅覺醒
【直播回放】3.31疫情追蹤:美逾3000人死亡
【直播回放】3.31紐約州每日疫情發布會
【拍案驚奇】中共欺詐術面面觀 紅二代染疫死亡
疫情下 經營14年的鄭州「金博大」商城關門
【有冇搞錯】沒有信任的制度 很快崩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