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谷歌離去 大陸良心學者支持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3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陳怡蓮採訪報導)3月27日,前吉林省藝術學院戲劇系教師盧雪松,北京自由撰稿人彭定鼎,廣東律師唐荊陵等大陸良心學者向大紀元記者表示,他們對谷歌做出的這一決定,表示了理解和肯定。盧雪松女士說:「如果承認國家利益之上還有更重要也是更根本的人性立場的話,我們就不得不承認,谷歌的離開正是在捍衛中國國民的自由與尊嚴。」

3月22日,谷歌已正式撤離中國市場,但圍繞谷歌與中國政府之間的話題,卻不斷發酵、流傳。除了中國官方媒體一邊倒的聲討之外,另一種,來自各界人士的聲音也在呈現、昇華。同時,也使谷歌伺服器受到來自中國政府駭客的攻擊,以及不願再提供被嚴格限制的搜索結果,這兩個導致谷歌離開的主要原因浮出水面。

回歸「不作惡」

作家、前吉林省藝術學院戲劇系教師盧雪松說,中國對谷歌來說無疑是很大的市場,「為守住道德底線而放棄這個市場」,對於一個跨國公司來說,是難能可貴的。

谷歌公司曾在今年一月份聲稱自己受到來自中國的駭客攻擊,同時表示不再按照中國當局的要求審查網路搜索內容,並且表示將考慮撤走在中國的業務。

她說,在東西方的市場經營原則中有「助人者天助」的論述。一個不作惡的公司必然有好的未來,谷歌已經用實際行為向人們證明了他的價值觀與勇氣,贏得了人們的尊敬,也必然會贏得利潤。

谷歌,作為一個商業贏利上市公司,堅守「不作惡」的理念,抗拒了中國這個巨大市場誘惑,在回歸到路上邁出了一大步。

中國已對谷歌的撤離作出了反擊,通過被稱為「防火長城」的過濾裝置限制網民的網絡搜索。與此同時,谷歌的一些合作夥伴已陸續宣佈與谷歌保持距離。

廣東律師唐荊陵唐荊陵說,我是很支持谷歌所採取的這個勇敢的行動,他們就是針對言論審查、對民眾言論的控制,採取了一個非暴力不合作的行動。作為一個很有影響的大公司,這種公開抵制行動,對於結束中共這種言論控制,能起到一個很好的作用。

他還表示,「我們期待著有更多的國際公司拒絕加入這種言論控制的行列。」因為很多IP業的公司在中國幫助政府來控制言論,給中國的人權狀況雪上加霜。縱觀二戰時期的歷史,日本、德國的很多企業,因曾經參與了奴役中國的勞工,和世界其他國家的勞工,最後都被要求賠償,受到了清算。「參與作惡就會付出代價的。」

與極權抗爭 停止自我審查

北京自由撰稿人彭定鼎說,谷歌的大老闆是從蘇聯逃出來的,他對極權式是深有體會的,他一直在和這樣的以法律這種形式出現的規定做鬥爭,「這個鬥爭已經長期存在了,而且是很尖銳的。」

谷歌停止在中國搜索結果的自我審查的過程,也是「維護企業核心利益的過程。」在北京的自由撰稿人李大同對BBC中文網說,這次衝突是谷歌企業核心利益和中國政府核心利益之間的衝突。

他說,谷歌是一個很特殊的外資企業,它的主要業務就是搜索資訊,它要想獲得最好的公眾評價和為公眾提供最好的服務,就是搜索的資訊越周到越全面越好,這是它的核心利益。問題是它碰上 了一個專制政府,它的這個核心利益和專制政府的核心利益之間衝突了。

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網路局負責人在中國 時間3月23日清晨發表談話說,「谷歌公司違背進入中國市場時作出的書面承諾」,是「完全錯誤的。」

谷歌創始人前蘇聯移民布林(Sergey Brin)在接受《華爾街日報》採訪時說,在中國做生意要遵守的黑暗規則變得更加黑暗,「中共的陰影到處都在,揮之不去。」

其中被中共竭力過濾的關鍵字──「4.25事件」,背後有被中共掩蓋的驚人真相。「 4.25事件」是指1999年4月25日,上萬名法輪功學員集體到北京國務院信訪辦上訪事件。及後來被過濾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等詞,都是谷歌長期以來揮之不去的陰影。

哈佛調查顯示,在中國大陸,黃色錄影被遮罩的概率只有70%,而有關法輪功的正面資訊,特別是《九評共產黨》等詞,遮罩率超過95%。就在1月12日至17日這幾天裏,谷歌暫時取消了一些關鍵字的遮罩,讓大陸人在搜索結果中看到了六四天安門廣場上那張「隻身擋坦克」的經典照片,以及達賴喇嘛的正面資訊。

中共愚民權力就該被挑戰

對谷歌不再按照中國當局的要求審查網路搜索內容,中共稱Google是在挑戰中國政府的權力,這是任何一個國家都不能允許的。

彭定鼎說,中國的權利一直就是建立在愚民上的,所以總是存在著許多不明真相的群眾,因為當局不讓群眾瞭解真相,「這種權利就應該受到挑戰。」

唐荊陵說,政府的權利,是一個有限的權利,如果政府的權利越過了公義、道德、喪盡了公平的話,它就應改被挑戰。如果不被挑戰的話,那是屬於怯懦,是出於沒有公義。「谷歌即使是挑戰了他們的權利,這就更加值得讚賞了。」

盧雪松說道,谷歌的政治立場本身是溫和的,不鮮明的,它的「不作惡」的企業理念並不激進而是一個道德標準的底線,「然而也正是因為要秉持他的這一標準,他卻不得不選擇與中國現政府的決裂。」

長官意志就是中國法律

中共稱任何公司到任何國家開展業務都要遵守當地法律,國內知名人士說:中國沒有法律。

彭定鼎說,所謂的中國法律,是中國的長官意志,是當權者的意志,「只是以法律的形式而存在。」而且這個意志,有些時候還是不公佈的,那麼誰什麼時候會違法,是不知道的。「他們知道這個不是法律,只是為了維護他們的統治。」

他說,甚至哪些是敏感詞、哪些個規定都是不公佈的,「他所謂的法律甚至是公眾不知道的。」哪些不能夠出版、那些不能夠說,不知道那天會觸及到它。這些是中宣部下達給媒體的秘密材料,因為洩露了這些所謂國家秘密,甚至有人被判了10年刑。

唐荊陵表示,法律固然是要遵守,但是法律它是有區別的,有的法律,因為它本身是公正的;「但是有很多的法律是不道義的法律。」

他說,如果它違反了關於基本人權的規定,要求公司配合它的言論審查,這種規定本身就是不公正的,也不符合我們的這些憲法的規定,這種法律,它就不應該被遵守。「所以我認為谷歌退出中國的行為是值得讚揚的。」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10-03-30 12:3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