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30年一場噩夢 辛巴威革命老兵漸凋零

人氣 5
標籤:

【大紀元4月16日報導】(中央社辛巴威韋扎16日法新電)通往韋扎村(Wedza)沙塵瀰漫的道路,是一小群辛巴威解放戰爭老兵靠合作農場勉強維生的地方,這個農場一開始充滿希望,現在只帶來絕望。

在戰勝南羅德西亞(Southern Rhodesia)白人種族主義者統治30年後,這群以參與解放戰爭自豪的男子,全都在該場戰爭中殘廢,他們現在看來即將在謀生這場新戰爭中敗北。

空蕩蕩的豬圈中雜草遍布,抽水機遭竊,麵粉廠的馬達嘎嘎作響,他們栽種的玉米也因旱災而枯萎。

他們在1980年從英國手中獲得令人歡欣的自由後,走的卻是一條通向毀滅的漫長而痛苦的道路。

在爆炸中失去左腿的Vukuzenzele合作農場主席馬科威洛(Melusi Makwelo)表示:「當我們從戰場上回來時,很高興可以活在一個自由的國度裡。我們靠自己的力量獲得解放。」

「那場戰爭與獨立有關,所以我們想要獨立,可以為了自己工作。我們把這個合作農場叫做Vukuzenzele,是少數民族恩德貝(Ndebele)語言中『覺醒並自助』的意思。」

前南羅德西亞總理陶德(Garfield Todd)捐贈12平方公里土地,這個農場就從此片土地開始。陶德曾在1950年代領導一個進步的政府。

英國、紐西蘭和德國等國慷慨解囊,協助這些老兵蓋房子及採購牛隻和種子。

辛巴威獨立後的新政府卻不太熱中這個農場。農場的50名成員是為恩柯摩(Joshua Nkomo)領導的部隊效力,這支部隊的成員主要是恩德貝族人。

但是恩柯摩在首次選舉中敗給穆加比(RobertMugabe),後者領導一個以多數民族紹那(Shona)人為主的組織。

幾年後,穆加比發起Gukurahundi運動,這個字的意思是「掃去垃圾的風」,穆加比所說的垃圾就是少數民族恩德貝。

在1984至1987年間,約有兩萬人遭到安全部隊屠殺,恩柯摩同意簽署統一協議(Unity Accord),將他的追隨者納入穆加比的政黨,該政黨後來成為「辛巴威非洲民族聯盟愛國陣線」(ZANU-PF)。

在合作農場中,有個派系加入ZANU-PF,但是馬科威洛談到Gukurahundi運動時仍是十分小心。

他說:「發生了一些騷亂,但我們沒有受到太大影響。」

決定支持穆加比確實帶來一些好處,農場得到新的資金建造醫院,醫院配給政府的醫生與藥品。

他們的繁榮持續到2000年。那年穆加比發動一場暴力的土地改革運動,他的支持者發動致命的選舉攻擊,讓辛巴威遭到國際孤立。

這場暴力運動是由自稱「戰爭老兵」的份子帶頭,其中許多人太過年輕,根本沒看過戰爭。他們的行為玷汙了這些真正老兵的聲譽,捐款開始枯竭。

在此同時,辛巴威農業崩潰,連帶的拖垮經濟其他部門。

韋扎附近唯一的動物飼料供應商結束營業,通貨膨脹飛漲,資金開始短缺。Vukuzenzele在2001年放棄飼養豬隻,3年後放棄養雞。

57歲的老兵莫約(Eckem Moyo)表示:「我以為作為一個自由人,就可以對的方式取得必需品。我以為政府可以提供國內所需的一切…我以為我們會繁榮。」

他們現在僅有的收入來自出租房屋、麵粉廠以及逃到國外子女匯回的錢。

相關新聞
真善忍美展在雅典展出 觀眾感動落淚
美防長:將繼續幫助台灣自衛
組圖:法國遭風暴襲擊 仍有4萬戶斷電
英國女把家打造成熱帶叢林 猶如在國外度假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美準駐華大使:中共有致命缺陷
【橫河觀點】迴光返照?中共史上第3個歷史決議
【財商天下】「大掌舵」經濟 習近平的「中國夢」
【新聞大家談】鋼琴王子李雲迪奏紅歌 還是栽了
【未解之謎】託夢破奇案 震驚英國
【百年真相】刑場上的婚禮 是杜撰還是歷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