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封面故事 色性中國

人氣 63
標籤:

【大紀元5月17日訊】 (新紀元周刊第172期封面故事)「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詩經》開篇第一首就這樣描述了人類美好的男女之情。《禮記》裡講「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正常的兩性關係,是人類生存繁衍的必要條件,在古人眼裡,凡事都有個規矩有個限度,「沒有規矩,不成方圓」,兩性之間的規矩是什麼呢?

無論東西方,傳統上人類都把淫亂當成最忌諱的事,萬惡淫為首。上世紀六十年代西方出現了性解放,最近中國又興起性革命,有人說,無神論為性亂開闢了道路,如今想在大陸找個純潔的姑娘都很難了。當代中西方性行為的真實現狀又如何呢?古巴比倫、古羅馬人淫亂滅國的悲劇會再次上演嗎?中國人如何才能截窒世風下流呢?

================================
色魔吞噬中國

文 ◎ 王靜雯


AFP


據《鄭州晚報》報導,二零零九年八月九日清早,晨練的王大爺在鄭州某路上,看到路邊一個人蹲在路上,並很快就離開了。他走近一看,發現一個剛出生的孩子裸躺在路上,老人趕快脫下衣服將孩子包著,並在附近找到三名巡防隊員。巡防隊員循著路上的血跡找到了一所中學,男嬰的生母竟是一名初中在校學生,而嬰兒的父親也是一名未成年學生。

這樣的事在大陸並不罕見。近年來大陸媒體紛紛報導,兩周長假的十一「黃金周」變成了「墮胎黃金周」,墮胎熱的「弄潮兒」大多是未婚或不足二十歲的青少年中學生。然而最讓醫生們瞠目結舌的還是這些學生的行為和想法。

一位軍隊醫院婦產科醫生回憶說,一天她接待了兩對高中男女生,其中一名十六歲的女孩要做人流。四個孩子有說有笑,毫無顧忌,那女孩居然還「老練」地砍價:「我們是學生,費用方面可不可以優惠一點?還有,請你小心點,可不要感染了。」

據二零零七國家相關部門的統計,中國每年有近五百萬例未婚流產手術,其中50%是青少年,也就是說每分鐘就有五名少女進行不安全流產,最小的只有十三歲。

大陸人性觀念的巨變

近年「摸奶門」、「脫褲門」在大陸中學裡經常可見,這不得不讓人震驚於中國社會性觀念的巨變。

二零零七年七月,中國人民大學性社會學研究所公佈的《中國人的性行為與性關係:歷史發展二零零零~二零零六》調查報告稱,「二零零六年,約四分之一的中國成年男女曾跟不只一人發生過性行為。」曾潛入妓院臥底、被稱為中國性學第一人的人大教授潘綏銘在報告中聲稱,中國的「性革命」基本成功。中國人的婚前性行為在增加,二十五至二十九歲的男、女有過婚前性行為者比例分別高達72.2%和46.2%;性關係趨向多伴侶,三十至三十四歲的男、女有過多個性伴侶者百分比分別是45.8%和17.7%。

中國人民大學倫理學與道德建設研究中心編製的《二零零五至二零零六全國公民道德狀況調查問卷》,對北京、上海、哈爾濱、南昌、海口、重慶、蘭州、鄭州、昆明、大連十個城市不同年齡、職業、學歷的近六千人調查顯示,僅有15.3%的人認為婚前性行為不道德,要「堅決反對」;12.8%的人雖認為婚前性行為不道德,但可以「理解」;32.7%的人則認為,只要真心相愛,婚前性行為無需指責;還有28.8%的人把婚前性行為畫入「個人隱私」而不加評論。

對於婚外戀,有近一半人認為「是一種不道德行為,堅決反對」,26.3%的人給予「理解」,15.1%的人把其歸為「個人隱私」,「不受道德譴責」,還有極少數人持「認同」態度。

中國性產業占GDP的5.5%


《人民日報》二零零六年初調查,中國有性工作者約四百萬人。有人認為真實的資料應該要多出十倍。(AFP)

對於上述調查報告的準確性,由於沒有其他資料來源,這裡我們權且用來參考,但生活在大陸的人,可以從自己所見、所聞、親身經歷,以及媒體、網站上的資訊,見證中國人性觀念的急速變化。

以手機為例,中國現有近兩億手機上網用戶,占互聯網網民的一半多。在手機的WAP網站中輸入「瘋狂」、「性愛」,馬上就能搜索出兩萬多個色情網頁,若輸入「成人」、「激情」,則能看到四十萬個相關網頁。點擊進去,赤裸裸的男女胴體,毫無遮擋的色情圖片,以及淫穢不堪的視頻,全都呈現在手機螢幕上,隨時隨地散佈著黃毒。

在五千年的中華文明傳統中,中國人對待性關係一直都是很嚴肅正統的,只有在結婚之後才能同房,結婚時,必須「一拜天地」,讓上天大地認可他倆的結合,「二拜高堂」,讓雙方父母同意他倆的婚事,「夫妻對拜」,在所有親朋好友的面前,兩人立下誓約:互敬互愛,白頭到老。即使在中共執政的前三十年,無論政府、社會、單位、家庭和個人,中國人對婚外的性交都是嚴厲排斥的。

然而如今卻是色情遍地。在武漢,三陪小姐一度公開要求申領就業證,在廣東至東莞,沿途的山間別墅形成了蔚為壯觀的「二奶村」,別墅中多為港商包租的妓女;在山西太原,公開登記的歌舞廳曾一度達到五千家,其密度堪稱世界之最……曾以「皇甫平」的筆名發表過一系列政治評論、被稱為「中國第二次思想解放先聲」的《人民日報》記者周瑞金,在二零零六年初就提出《兩會代表不妨議議地下性產業》,據他調查,中國有性工作者約四百萬人,二零零五年產值達到五千億元人民幣。他說:「有人認為我的資料是最保守的,真實的資料應該要多出十倍。」

二零零五年二月美國國務院發表的《二零零四年度國別人權報告》中認定,中國有一千萬性工作者。經濟學家楊帆則推測,性產業在中國帶動的年社會總消費額高達一萬億,相當於GDP的5.5%。「性產業」包括直接從事性服務的「賣淫業」;從事間接性服務(如性表演、色情按摩)的「色情服務業」和性用品和色情品業(如黃色錄像)。二零零六年三月,黑龍江人大代表遲夙生在人大提案中,建議將「賣淫嫖娼合法化」,此前,包括蕭瀚、潘綏銘、李銀河等學者,都公開發表性產業「非罪化」、同性戀合法化等呼籲。

中共官員腐敗淫亂 上行下效

是什麼因素推動了中國人的性觀念發生如此大的改變呢?最主要原因無疑是政府的默認和中共官員的帶頭「表率」作用。自從一九八零年代以來,大陸各地政府都批准、開業了很多賓館、飯店、歌舞廳、酒吧、夜總會、俱樂部和各種按摩理療場所,表面上這些娛樂場所是合法經營,但深入進去就不難發現裡面的「色情祕密」。儘管中國政府經常舉行「掃黃打非」的治理活動,但人們都知道,這些活動只是走走過場,掩人耳目,大陸娛樂場所的背後都有公安等官方後台在支撐保護傘,如果政府真的堅決取締,那些色情場所怎麼可能存在下去呢?

進出這些娛樂場所的人,除了生意人外,絕大多數是政府官員,因為中國的「權錢一體」的制度,決定了生意人要想掙錢,就得買通政府官員。中國社會如同金字塔結構,廣大民眾作為金字塔的底部,很多事都在模仿和追隨上面那些地位高的「領導者」。如今在紅旗掩蓋下的黨國要員們,卻是一群以貪污、淫亂聞名的急先鋒,連中共紀檢委都承認,絕大多數縣級幹部都存在「生活作風問題」,其實,在中共地區級、省級、中央級幹部中,淫亂問題更加隱晦、更加突出。

唐太宗曰:「君為源,民為流,源不正而欲流清,不知其可也。」近年來曝光的一系列高官貪腐案中,95%的貪官都包養情婦。從北京市原市委書記陳希同、全國人大常委會原副委員長成克傑、江西省原副省長胡長清、公安部原副部長李紀周、雲南省原省長李嘉廷等,到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前市委書記陳良宇、國家統計局原局長丘曉華、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原局長鄭筱萸、北京市原副市長劉志華、天津市檢察院原檢察長李寶金、海軍原副司令員王守業等,這些白天在台上「講廉政、講道德」的官員,晚上就「聲色犬馬、縱情享樂」去了,他們的言行無疑將上行下效的社會引向了深淵。

更有甚者,江蘇省建設廳原廳長徐其耀擁有一百四十六位情婦,玩起女人來不管老小,情婦中還有一對母女;重慶市原宣傳部長張宗海在重慶的五星級飯店裡,包養漂亮未婚女大學生十七人;海南省原紡織局長李慶善撰寫性愛日記九十五本;四川樂山市原市長李玉書的二十個情人年齡都是十六至十八歲,年齡竟小過自己的女兒;而自殺身亡的常德市政協委員巢中立在遺書裡提到,他和兩千多個女人上過床。

無奇不有的是,被稱為「二奶書記」的安徽省原省委副書記王昭耀,與其小舅子安徽省宣城市原市委書記楊楓共用情婦,楊楓還運用MBA知識管理其「情婦團隊」;被稱為「五毒書記」的湖北省天門市原市委書記張二江,與一百零七個女人有染,加上妻子,共「一百零八」將;最近曝光的重慶市公安局原局長文強,在掃黃打非的旗子下幹的都是流氓式的勾當。


在特權階層、媒體輿論、影視文藝、專家學者不正當的引導下,中國人視道德為可有可無的空虛之物,中國社會正在走向全民性亂的歧途。(AFP)



媒體學者為性亂吶喊助威

中國原本是個性觀念正派保守的國家,近些年來在搞活經濟的幌子下,各類黃賭毒瘋狂出現。比如大陸有道菜叫「人體盛」:把食物放在裸體的女人身上,人們就坐在裸體女人身邊吃飯。有人評論說,如此淫亂之風,較之環境汙染、有毒食品、黑心假藥等更為嚴重,色情已成為中國最大的社會公害。

色情圖文由早先的街頭刊物小報,逐漸登上政府媒體和各大網站,比如在新浪、搜狐、網易等門戶網站裡,性技巧、性挑逗、性愛寶典、一夜情、一夜性等詞彙遍地都是,連新華網、人民網、中新社等政府網站,也公開以各類美女情色圖文招攬讀者,中國互聯網的集體泛黃一發不可收拾。

電視上一度不分晝夜的播放性藥、壯陽廣告,不但有知名笑星和專家助陣,甚至少兒動畫片裡也反覆插播壯陽廣告,以至於百姓們斥責「廣電總局是色情氾濫的罪魁禍首」。文藝作品更是走在宣揚性亂的前列,從早期描寫婚外戀、三角戀到如今宣揚一夜情、亂倫、不倫之愛。張抗抗所寫的《情愛畫廊》,描述的是一個藝術家與一對母女瘋狂的肉慾沉淪,該書一個月內銷售突破一百萬冊;張藝謀電影《滿城盡帶黃金甲》也因描寫亂倫而飽受爭議。

令人驚奇的是,中國社會的性氾濫、亂性、亂倫之風竟然得到專家學者的認同。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所研究員李銀河,不但呼籲「一夜情權利」、「亂倫非道德化」、「同性婚姻合法化」,還力挺換妻換偶、不反對雜交等。二零零四年底,諾貝爾物理獎獲得者、八十二歲的楊振寧與二十八歲在讀研究生翁帆登記結婚,這樁「爺孫配」的畸形婚姻,卻受到官方的大力支持和宣傳。

於是,在特權階層、媒體輿論、影視文藝、專家學者不正當的引導下,特別是由於無神論的影響,中國人視道德為可有可無的空虛之物,人們肆無忌憚的幹著各種壞事。由於沒有道德的約束,中國社會正在走向全民性亂的歧途,從孩子到老人,人人都被潮流帶動著,不知不覺的被捲入性革命行列,以至於很多華僑感嘆:現在的中國是「土包子開花」,比西方的性解放更厲害,大陸離婚率急速上升、愛滋病快速蔓延,整個社會的道德迅速淪喪,以至於想找個純潔的姑娘都很難了。

===========================================
西方性解放的謝幕

文 ◎ 文華


getty

對於大陸性學專家們關於「中國性革命基本成功」的所謂調查報告,人們在震驚的同時也感到難以置信,因為我們身邊並沒有發生這樣嚴重的事。這讓人想起五十多年前,被譽為性學大師的金賽博士,其轟動一時並影響巨大的「性學調查報告」,近來被證明是場巨大騙局。

性革命之父與性精神病患者

一九四八年一月五日,美國印第安那大學動物學家阿爾弗雷德.金賽出版了自己的著作《男性性行為》。經過數千次調查,金賽「發現」: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美國「最偉大一代」的男性雖然外表對妻子忠誠,而且也支持一夫一妻制,但事實上,按照一九四八年的美國法律,其中95%的男性都可以歸於「性犯罪者」。

金賽宣稱:調查對像中85%的美國男性在結婚前就有過性經歷,近70%曾經與妓女發生關係,30~45%曾經背著妻子與別的女人私通。此外,據金賽統計,10~37%的男性有過同性戀行為。實際上,宣稱每十個人當中就有一個是同性戀的論調便是直接來自於金賽的調查報導,這也成為「同性戀權利」運動的基石。

金賽把美國人描繪成尋求持續歡愉的沒有道德觀念的「性動物」。在金賽這份「突破性」研究報告的鼓舞下,一名叫休.海夫納的美國大學生創立了《花花公子》雜誌,開辦多傢俱樂部,並提出了影響美國文化數十年的享樂主義者哲學。金賽的另一位崇拜者哈里.海則發起了現代「同性戀權利」運動。

今天,從對私通和同性戀的看法到國家性教育課程,從醫學、精神病學和心理學方法到處理性的司法制度,美國所有與性搭上邊的事情事實上都源於金賽的性「數據」。金賽的「研究」還在美國引起了一場性革命,同時也是目前「性潮流」的理論基礎。

然而五十年後,美國《揭發者》(Whistleblower)雜誌卻披露:被世界冠以「性革命之父」的科學家阿爾弗雷德.金賽事實上是個性精神病患者,他依靠戀童癖者對數百名嬰兒和兒童的性折磨,為他的革命性「研究」提供數據。金賽可謂二十世紀最壞的人物之一,他對全世界造成的傷害遠遠超過薩達姆和本.拉登。


「性革命之父」金賽事實上是個性精神病患者。(維基百科)

文章稱,金賽把對數百名犯人和性精神病患者的調查說成是對普遍人的調查。另外,他還刪去大量與其結論不相符的數據。金賽甚至慫恿自己的妻子和其他「科學家」進行群交,並在家中將群交鏡頭拍成電影。金賽有關兒童性特徵方面的「科學數據」則是從對數百名兒童實施性虐待的戀童癖者那裡收集而來。受戀童癖者虐待的兒童小的只有幾個月,大的也不過十五歲。

「性革命」帶來的災難性後果

《揭發者》在題為《沉湎於性:金賽欺詐性科學如何在美國引起災難性「革命」》一文,以大量事實論述了美國如何在五十年內從性保守時代變成性放蕩時代。如今出現了一個數十億美元的色情業,特別是互聯網的出現,使色情侵蝕到每個家庭。據悉目前有四百二十萬個色情網站,每天有六千八百萬人次通過搜索引擎尋找黃色網站,這佔了總點擊量的六分之一。

在現實生活中,很多美國年輕人經常舉行性派對,甚至出現群交場面。特別是美國前總統克林頓白宮性醜聞的推波助瀾,令不少初中生和高中生經常在學校浴池、體育場後面以及校車後面體驗性的神祕。他們說:「既然總統都可以這樣做,我們為什麼不能?」

西方的性開放及其回歸

這場爆發於一九六零年代的性革命浪潮,雖然來勢洶湧,一下子席捲了整個歐洲和美國,並對全球各地產生了重大影響。但它就像是一陣暴風驟雨,來得快,去得也快,在西方鬧騰了一、二十年以後就逐漸平息了下來,目前已水波不興,因為人類很快就品嚐了性放縱的苦酒。
性開放是建立在拋棄傳統道德觀的基礎之上的,沒有道德的約束,人的自私自利的劣根性膨脹,享樂主義盛行,社會責任、家庭倫理、婚姻環境等都遭到強力破壞,整個社會陷入罪惡、混亂和痛苦中,特別是家庭的破裂和愛滋病的流行,讓人們痛苦不堪。

面對嚴峻的事實,八十年代後,西方出現了糾正性解放錯誤的「性回歸」。據美國《新聞週刊》在九十年代中期發表的一項民意調查指出,認為發生婚外性行為是羞恥的占62%;而根據芝加哥大學於八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初的性調查,75%的丈夫和85%的妻子都說他們從未有過婚外性行為。一九九二年一年中,83%的人只有一個固定的性伴侶或沒有性伴侶。


性革命對社會責任、家庭倫理、婚姻環境造成強力破壞,八十年代後,西方出現了糾正性解放錯誤的「性回歸」。(Getty Images)

色情雜誌《花花公子》在它的全盛時期的一九七二年,銷售量達七百萬份,而一九八六年已下跌至三百四十萬份。它的創辦人海夫勒一直是鼓吹「性革命」的先鋒,他曾稱和上千名女子發生過性關係,而八十年代中期後他卻宣稱要嚴格奉行一夫一妻制了。七十年代紐約的「時報廣場」附近有一條出名的「色情街」,裡面有二十家色情影院,九十年代初期只剩下四家,目前紐約市正在實施的「四十二街發展規劃」,將把色情業「擠出地盤」。

萬惡淫為首

中國人的祖先早就告誡後人,「萬惡淫為首,飽暖思淫慾。」邪淫能使國失綱常,民失良知。而行淫者不但今生耗盡精血,死後也備受煎熬。《經律異相》云:「犯邪淫者,男抱銅柱,女臥鐵床。」「慾海無邊邪淫起,銅床火柱是家邦。」他們在地獄裡「身抱火柱,慘受炮烙煎烤,血肉焦糊,成灰成燼,隨風復生,重撲火柱,週而復始,猶似飛蛾撲火,明知淒慘苦痛,卻情不自禁。至罪消畢,投墮畜牲報,縱得人身,亦受貧賤多疾短命,及眷屬不貞之餘報。」

以《花花公子》的玩伴女郎為例。儘管讓自己的裸照登上該雜誌是大多數模特的夢想,但這也是件非常「危險」的事:短短四十多年裡已有至少二十五位「玩伴女郎」意外死亡,其中三人死於謀殺、五人死於服藥或吸毒過量、四人死於慘烈車禍、十二人死於癌症等疾病、一人死於墜機。莫非傳說中的「淫亂詛咒」應驗了?

=====================================
男女間的方圓

文 ◎ 王華


Getty Images

俗話說:沒有規矩,不成方圓。世間諸事皆有一定的規章限度。孔子曰:「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在漢字體系裡,一個男子的子字,加上一個女子的女字,就組成了「好」字,因此,男女交好是人類的正常狀態,如果是孤男、獨女、男男、女女,其卦象就不吉了。

中國已進入剩男時代

唐代名醫孫思邈說得很明確:「男不可無女,女不可無男,無女則意動,意動則神勞,神勞則損壽……強抑鬱閉之,難持易失,使人漏精尿濁,以致鬼交之病。損一而當百也。」不少人有正常的色慾之心,但沒有條件,於是強行壓抑,結果導致各種病變。

在正常社會裡,男人與女人的比例大約是一百零三比一百,俗話說,人間「有剩菜剩飯,無剩男剩女」,每個人都能找到適合自己的另一半,所以性壓抑在中國數千年來基本上都不存在。

然而自從中共五十年代逼迫婦女充當「生十個孩子」的「英雄媽媽」,從而導致人口大爆炸,最後不得不在八十年代搞「只能生一個」的計畫生育。為了生個兒子養老,很多人只留下兒子,把女胎流產或拋棄了。據中國官方統計,目前中國九十後的孩子,男女之比為一百二十三比一百,實際情況更糟。中國人大調查顯示,早在二零零七年中國已進入「剩男」時代,男性已比女性多出三千七百萬人。再過二十年,至少十分之一的男子將成為光棍,正常的生理需求無法滿足,這無疑是社會動盪的巨大隱患。


中國人大調查顯示,早在二零零七年中國已進入「剩男」時代,男性已比女性多出三千七百萬人。(AFP)


性放縱釀苦果

古人知道,「房中之事,能殺人,能生人,故知能用者,可以養生,不能用者,立可致死。」於是,道家的房中術在中國廣為流傳。房室生活必須有節制,這是人們的共識。《黃帝內經》明確反對強力入房和醉酒入房,並指出,「以欲竭其精,以耗散其真」,勢必弄得「半百而衰」,未老先衰。孫思邈尤其反對「兼餌補藥,倍力行房」,這將「精髓枯竭」甚至「推向死近」。元代李鵬飛在《欲不可縱》中指出,房事過多過濫會使真元耗散,髓腦枯竭,腎虛陽痿,耳聾目盲,肌肉消瘦,齒髮搖落。消渴病(糖尿病)及各種虛損病,也大多與房勞捐傷有關,更嚴重者會命同朝露。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那些美女盈後宮的皇帝,由於沉溺酒色,淫逸無度,很多都做了英年早逝的短命鬼。比如東漢十三個帝王中,四個因遺傳體質弱而在幼年夭折,六個只活了三十多歲,由此可見縱慾對自己對後代的惡果。

漢成帝劉驁學識淵博,也很開明,又逢太平盛世,上下和睦。然而他酗酒好色,趙飛燕、趙合德姐妹擾亂宮廷,使劉驁成為第一個死於春藥的君王。據說由於荒淫過度,劉驁得了陽痿,有方士獻上仙丹,每次一粒,功效如神,趙合德的芳心大悅。為了得到十倍的歡悅,她一次就叫劉驁吞下十粒,御床上顛鸞倒鳳,「笑聲吃吃不止」。然而到了午夜,劉驁陷於昏迷,好容易挨到天亮,有點甦醒,勉強下床時,一頭栽倒在地,急抬到床上,精液兇猛湧出,不能停止,褲子被子全被沾污,剎那間氣絕身亡。如今偉哥等壯陽藥盛行,其結局可想而知。

縱慾自取滅亡

古人把性生活當成夫妻感情交流的方式,強調兩情相悅。早在馬王堆漢墓竹簡《天下至道談》中就有:「先戲兩樂,交欲為之,曰智(知)時。」關於房事頻率,孫思邈提出:「人年二十者,四日一洩﹔三十者,八日一洩﹔四十者,十六日一洩﹔六十者,閉精勿洩,若體力猶壯,一月一洩。」

古人特別禁止在醉酒的情況下行房,「大醉之子必癡狂」。晉代詩人陶淵明雖有「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心境,但他幾乎天天醉酒,結果所生五個兒子皆智慧低下。雙胞胎兒子十三歲了,還分不清六與七孰大孰小,他感嘆說:「天運苟如此,且進杯中物」,殊不知正是杯中物害了他。

人類學研究發現,能製造金字塔的古埃及人智力高超,按照《聖經》記載,當時的猶太人由於智力相對劣勢,而給古埃及人充當了幾百年的奴隸。猶太人的平均智商達約一百一十七,可想而知當時埃及人是非常聰明的,然而由於混血交配、放縱奢侈等多種因素,如今生活在埃及那塊土地上的現代埃及人,已經不是古埃及人種了,人種發生了變遷,目前埃及人的平均智商只有八十四。

同樣的變種發生在近代日本人身上。上一代日本人的平均智商為一百零八,而年輕一代很多連簡單的數學題都不會。有人把這歸咎於近代日本男人的淫亂生活。日本的A片、「援助交際」、賣淫風俗業的昌盛,使人種素質發生了變化。目前這項調查還在進一步深入中。

近年來在對瑪雅木乃伊所做的醫學檢查發現,很多瑪雅城市莫名其妙地衰落下去的原因,很可能和疾病——特別是花柳病——的蔓延有關,因為瑪雅人對地球的細菌沒有免疫力。人們知道,把梅毒帶進歐洲大陸,是阿芝克人和印加人對西班牙人的報復。這種新型疾病同幾百年前橫行一時的黑死病一樣,使死亡席捲了歐洲和亞洲。

節制方能養生

佛教認為性愛是由無明所造成的一種執著的行為,僧人選擇了放棄慾望所帶來的執著而進行五戒的修行,斷除慾念,獲得明心見性。普通人放不下慾望,但節制慾望則是人人都能做到也應該做到的。

談到養生,《黃帝內經.素問》開篇就談到:「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於陰陽,和於術數,食飲有節,起居有常,不妄作勞,故能形與神俱,而盡終其天年,度百歲乃去。今時之人不然也,以酒為漿,以妄為常,醉以入房,以欲竭其精,以耗散其真,不知持滿,不時禦神,務快其心,逆於生樂,起居無節,故半百而衰也。」彭祖曰,「上士別床,中士異被,服藥百裹,不如獨臥。色使目盲,聲使耳聾,味使口爽,苟能節宣其宜適,抑揚其通塞者,可以增壽。」

男女有別 各司其職

全世界只有共產國家才強調男女一樣,其實男女有別不但為歷史所證明,也被現代科學所證實。男人剛強熾熱如太陽,女人婉約陰柔似月亮;男人沉穩如山,女人細膩若水。為形象說明男女的大不相同,有人戲稱:男人來自火星,女人來自金星。比如男人情緒苦悶時格外需要獨處,以便忘卻煩惱、整理思緒;然而苦悶的女人則喜歡藉由談話抒發心情,與他人分享內心世界,從對方的聆聽中感受到關懷。


男人剛強熾熱如太陽,女人婉約陰柔似月亮;男人沉穩如山,女人細膩若水。(AFP)

中國古人講男女有別,男主外,女主內,男字由一個田字和一個力量的力字組成,意為男人在田裡幹體力活;女字是個象形字,既像母字去掉兩點(匿藏兩乳),又代表一個跪坐著、雙手溫文的放在胸前的女人形象。

不過按照《周易》的說法,目前末法時期是陰盛陽衰的時代,很多女人的主元神是男的,很多男人的主元神卻是女的,於是人們經常聽到的話是:他(她)怎麼男不男、女不女的?整個世界出現了陰盛陽衰、性別認知錯亂的狀態。

道德是天定的規章 不可逾越

關於道德與性約束之間的關係問題,一直是宗教信徒與無神論者最大區別之一。無神論者由於不承認在人類之上還存在著管理人類的高級生命(佛道神),而道德正是高級生命為人類生存確立的規範。神規定人只能和自己的配偶發生性關係,其他的性交就被神視為淫亂。在所有正統宗教中,無論民族文化差異如何,「萬惡淫為首」都是傳統人類社會共同的道德理念。


神規定人只能和自己的配偶發生性關係,其他的性交就被神視為淫亂。(AFP)

翻開人類歷史,那些未能成功對性道德加以約束的民族,最後都被歷史所淘汰,無論是古巴比倫、古希臘、古羅馬,或者是瑪雅文明,全都如此,也就是說,如果歷史上人類不約束性行為,也就不會有今天的文明人類。

三千八百多年前,巴比倫城以其豪華壯麗著稱於世,世界上第一部法典《漢謨拉比法典》就刻在一根高二百二十五米的黑色玄武岩柱上,後來的希臘、羅馬文化都深受其影響。史書記載,尼布甲尼撒二世時,巴比倫的「空中花園」成了奢華和淫蕩的象徵,許多神廟裡都充斥著妓女。由於縱慾的結果,男子體質急劇下降,全國性病流行。西元前五百年左右,波斯國王幾乎沒有遇到任何抵抗就佔領了巴比倫,西元前二世紀,古巴比倫被沙漠徹底摧毀。

史學家們評論說,同樣的淫亂悲劇發生在古希臘和古羅馬。比如當時羅馬有個卡拉卡拉大浴場,可同時供二千三百人入浴,男女混雜,淫亂的事層出不窮。羅馬不但有妓女節,還有同性戀節。從火山淹沒的龐貝遺跡中發現,那裡一是妓院多,二是酒店多,連窮人都嫖妓,春宮畫比比皆是。羅馬後期同性戀和嫖妓成風,人們貪圖享受,迴避家庭責任,不生不育。羅馬帝國在經歷四次瘟疫以及戰亂後徹底崩潰,使得歐洲文明在一千年後的文藝復興時期才得以恢復活力。

據《聖經》記載,「上帝見人在地上罪惡很大,終日所思想的盡都是惡。」於是決定用洪水毀滅世界,潔淨地上一切的邪淫和強暴,僅將按照神的旨意生活的諾亞一家八口留在方舟中。

在中國歷史上,因為淫亂、亂倫導致國家毀滅的教訓也很多,是凡出現大肆淫亂的王朝終究毀於淫亂。以史為鑒,人們不難看出當今中國性氾濫所面臨的危機。何以解脫?唯有重建道德而已。

=============================================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高天韻:韓劇的魅力
籲聯合國各要員及各國政府首腦:把萬惡的中共趕下台!
「演出的偉大在於能提升人的道德」
福建新規 老師課堂上「言論錯誤」將被解聘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中共新十條出爐 核酸業現危機?
【晚間新聞】江死了出殯 當局花錢招募送殯演員
【新聞看點】江生前罪未了 當局死結如何解?
【時事金掃描】中國解封另藏祕密 高官一語驚人
【全球新聞】反抗意識被喚醒 南京武漢大學抗議
【秦鵬直播】新10條否定清零 中共大廈現裂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