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姜維平:深圳衛視事件的思考與分析

姜維平

圖片:(左起)姜維平、哈爾濱廣播電台記者馮晏、原深圳商報副總編現深圳廣播電視電影集團總裁王茂亮 (1999年10月於多倫多/姜維平提供)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6月8日訊】繼《南方都市報》刪除了暗示「六四」時王維林堵坦克的漫畫後,又有網站報料,深圳衛視因播出標有「六四要平反」的畫面,多名負責人遭到了整肅處分。但該電視台拒絕證實此事。這就使海外媒體又一次不得不霧裡看花,眾說紛紜。

據法國國際廣播電台收到的聽眾寄發未加證實的消息,在紀念「六四」事件21週年前夕,深圳衛視《正午30分》欄目,因為播出「六四要平反」的畫面和採訪要求平反「六四事件」的相關人士,遭到了處分,深圳衛視所屬的深圳廣播電影電視集團總裁王茂亮、總編輯陳君聰,以及深圳衛視的多名負責人已經停職接受調查。

該報導還說,廣東省委宣傳部一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官員稱,20多年來,深圳衛視是國內第一家公開明確要求為「六四」平反的媒體,影響十分嚴重,再加上深圳衛視近年來頻頻違規,更是引人注目。相關官員稱,嚴肅處理深圳廣電集團的責任人,是了防止事態進一步發展,並警示其它媒體在以後「六四」期間不要再出現類似問題。隨後,自由亞洲電台記者曾先後致電深圳衛視和廣東省委宣傳部查詢,但均被其婉拒。

疏忽文化衫的敏感字 公開播出

非常巧合,我和王茂亮有過一面之交,經過仔細察看上述文字配發的所謂電視畫面圖片,回憶與其接觸的經過,我認為,廣州網絡作家野渡的分析比較可信。他表示,從網上的照片看到,當時畫面上有一群青年,正圍在一起開會討論問題,其中一個年輕人背向鏡頭,身穿一件寫有「64要平反」字樣的文化衫。

故野渡相信,節目內容並非與「六四」事件有關,而是負責製作節目的人員,在討論其它問題時,忽略了某人文化衫上的敏感字樣,卻將節目公開播出了,並引起軒然大波。我想,這正是電視標題字跡模糊不清的原因。似乎提供者有意所為,他在渲染這件文化衫的字樣,以表明此次事件的轟動效應。

我從網上查閱了5月26日深圳衛視節目一週預告表,但非常奇怪,它只能出現6月9日以後的內容,而單點6月3日也是如此,這更佐證了「六四」前的《正午30份》的確出了問題,但詳情不知。

以我目前的處境,不方便直接和深圳新聞界的朋友聯繫,以免連累他們,不過我認為,深圳衛視在《正午30分》的節目中,不可能播出以「六四」為主題的節目,更不可能採訪要求平反「六四」的人士,在現有的政治體制下,即使錄製了這樣的節目,也不可能通過官方的審查。

一般情況下,編輯、記者、主持人、製片人,必須經過嚴密的半軍事化的程序,才能過五關斬六將,最終公開播出製作的節目。深圳電視台領導層不敢這樣做,除非某位領導得到了上面,至少是汪洋這樣級別的封疆大吏的首肯。

但假定汪洋確是贊成平反「六四」的領導人,現在也不敢領天下之先,那將很快會葬送他官運亨通的前程。唯一的可能是,該台播出討論其它社會問題的節目時,其中有的人,智慧和膽略超群,身穿了印有「六四」要平反的字樣,造成了政治影響。

假如這樣的話,不論是精心策劃,還是心粗疏忽,這對高度緊張的中共當局而言,都是極其嚴重的政治事件。如果這樣,深圳廣播電視電影集團會處理直接責任人,但總裁王茂亮等人不一定會受到牽連。

與王茂亮在多倫多十多天

筆者1999年秋天與王茂亮相識,他時任《深圳商報》副總編,我們在不同的省份,應邀參加了世界大眾華文媒體協會在加拿大舉辦的一次學術研討活動,有幸於多倫多相聚10多天,我與他多次交談,和國內體制內的報社老總一樣,王茂亮的發言是相當小心謹慎的,不用說在大會上進行演講,即便是睡前飯後的閒聊,他也是會避開敏感話題的。

我至今已忘卻了我們談話的具體內容,但其中肯定沒有涉及「六四」之類的值得記憶的東西。也許在他的心靈深處,是會同情「六四」事件中受到鎮壓的學生的,但他必須謹言慎行,正因為如此,他才能步步高陞。

2000年上半年,我去香港參加最後一次內地辦站工作會議,路過深圳,曾通過電話和他聯繫,我請他出來喝茶聊天,但他以工作忙婉言謝絕了。總之,他給我的印象是適合當官而不適合做記者,故後來深圳新聞界的一位朋友告訴我,他和深圳市委市政府的許多領導都關係密切,很會團結人,順勢而上,力排眾議,他擔任了深圳廣播電視電影集團的總裁。

據稱,在今年5月25日的黨代會上,王茂亮被選為深圳第5屆市委委員,而且,他已是該市文化新聞界最大的老闆。據報導,王茂亮曾在最近深圳舉行的五屆人大一次會議上,成為了一群深圳文化產業人士追捧的明星。

就在海外媒體報導他被撤職的消息之後,6月4日上午,他竟然出現在公眾場合,這表明他還在位,沒有停職檢查。當地媒體說,幾位出席文化、新聞界座談會的動漫和影視公司的代表,找到王茂亮總裁,表達了在他主導的文化產權交易所上有所斬獲的願望。

據稱,深圳文交所是去年11月16日掛牌成立的。2010年5月,他們藉助深圳文博會的商機,與浙江、福建等20多個省份簽約結成了戰略合作夥伴關係。並與多家金融機構、重點文化企業等達成合作意向。

截至5月12日,深圳文交所已徵集到4000多個項目,首批共有5類,1471個國內外項目,進入了平台交易,其中籤約的項目471宗,總成交金額為85.69億元。成立深圳文交所,是深圳廣電集團進軍金融市場的一次重要試水,也是中國傳媒界第一次以集團的名義,向金融業的一次精彩轉身。

據王茂亮介紹,深圳文交所旨在通過架構文化與資本的對接服務平台,為文化產業企業和項目打通更廣泛的融資渠道。交易品種包括影視、出版、廣告、演藝、旅遊、會展、設計、傳媒和動漫行業文化產品的所有權及相關權益的類證券化轉讓和融資服務,包括文化企業股權交易、文化產品期貨及期權、文化產業投資基金和文化產權交易指數等產品交易。

文章還提到了另一被海外媒體誤傳整肅的深圳廣電集團總編輯陳君聰,他也介紹說,深圳文交所搭建了文化和資本對接的專業市場。目前,深圳文交所已推出面向文化企業的八大類、26小類顧問服務,包括企業戰略顧問、企業融資、併購、財務顧問、改制、上市輔導顧問、行業技術專業分析、品牌戰略的策劃以及知識產權保護等。

據我所知,這一似有所指的報導,很可能是針對海外有關深圳衛視《正午30分》違規受整的傳聞發出的。以前,深圳新聞界消息人士曾向我透露過他們的年薪收入情況,總之,是非常可觀,難以想像的。故我相信他們絕對不會為了某種理念而犧牲豐厚的既得利益。這也許是目前許多國內媒體人士趨炎附勢的通病。

在目前的情況下,中國的知識精英,包括新聞界的相關人士,大部份人過著這樣一種雙重人格的生活:一方面鸚鵡學舌,照本宣科,為的是保住飯碗,享受現代化生活;另一方面,在心靈深處藏著良知,在私下的朋友聚會場合,發一點不越底線的牢騷,偶爾也談及「六四」,罵罵李鵬,以證明良心未泯,是非依存。如此而已,絕對不會公開表達與官方不同的觀點,以防牆外有耳,因小失大。等到將來「六四」平反的那一天,中國徹底改變了,他們會有一萬條理由為自身辯護。我沒有責備他們的意思,因為我也曾經這樣生活過,只是想告訴大家,這種現狀正是「六四」21年來不能平反,中共政權依然可以苟延殘喘的主要原因之一。

所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姜瑜近期在例行記者會上,回應有關平反「六四」的提問時表示,中國對於那場政治風波早有結論。她說:關於你提到的那場政治風波和所有有關的問題,早已經有了明確的結論。從中國改革開放這幾十年的發展歷程來看,中國所走的發展道路是符合中國國情,和中國最廣大人民根本利益的。她指的廣大受益者當中,就包括了上述許多新聞界人士,他們普遍認為,中國之所以經濟發展繁榮昌盛,老百姓的生活之所以得以改善,就是因為「六四」之後有了政局的穩定。故他們在不滿中共專制統治的同時,又竭力維護這個政權。其心情用一句古語形容可能最為恰當:「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2010年6月6日於多倫多

轉載《自由亞洲電臺》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10-06-08 5:3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