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寧:從東德的下場看中共維穩

楊寧

人氣 27

【大紀元2011年11月28日訊】近四五年來,由於中國國內各種矛盾加劇,各地抗議活動是此起彼伏。根據上海交通大學在今年的危機管理報告上稱,2010年大型社會群體事件有72起,比2009年的60起增加了12起;其中,33%的事件在每天的媒體中報導,67%通過網絡傳播。除此之外,中小型抗議事件更是多如牛毛。

而隨著國內抗議活動的不斷增多,中共當局用於「維穩」的費用也急劇上升。有國內媒體報導,遼寧省去年動用了15%的稅收用於「維穩」,為223億;廣東省廉江市2009年「維穩」一年的花費是先前五年的總和。另據清華大學研究報告顯示,2010年中共警方「維穩」的公共支出估計高達770億美元,金額與國防不相上下。部份專家估計,實際金額恐怕更高。

比如今年年初,中共為了防堵國內爆發「顏色革命」,針對全國各大都市的民眾集會,不論是數十萬人的農工抗議,還是在西藏與新疆維族地區,或是對於手機通訊與寬頻網絡的防堵,都動用了相當大的警力進行「維穩」,自然花費不菲。

顯然,中共的「維穩」費用除了用在大量的監視異議人士、鎮壓人民的警力、國保上,還包括對網絡、電話的管控支出,社區、商場等無所不在的「紅袖標」的報酬以及「維穩」官員的薪酬上,等等。據中共媒體報導,過去五年來,中共增加了數千位「維穩」的官員以及300,000個「維穩」的政府職缺。中共文宣部2009年還決定,地方官員必須在平均兩個小時以內使「重大事件」的消息在網絡上消失。為此,中共軟件工程師還開發了一套自動的系統,可追蹤熱門網上的議題,並快速點出哪些是潛在的破壞性新聞。這筆費用自然屬於「維穩」支出。

在中共高層看來,在刺激經濟增長無法奏效的情況下,遏止民眾不斷蔓延的反感和抗議,惟有實行高壓統治。據悉,在今年年初某個省部級領導學習會議上,胡錦濤就呼籲增加互聯網控制和地方政府服務的投資,以便將「不和諧因素減至最低。」在2月末中共政治局召開的一次未公開會議上,與會高層達成一致:應提高警惕,控制類似埃及和突尼斯推翻政府的例子在中國發生。此外,在中共的「十二五計劃」中,中共官員也宣示加入新的 「社會管理」機制,以平息動盪。

然而,中共是越「維穩」社會越不穩。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全國上訪冤民總數為2萬多人,現在卻達到了三、四千萬人,而大小抗暴維權事件更是平均每個月一萬起之多,越來越多的網民們則通過網絡宣洩著對中共的不滿。中共高層難道真的搞不懂,自己本末倒置的所為正將自己引向毀滅的深淵?

二十年前,東德共產黨的垮臺對於很多中國人來說依舊記憶猶新。事實上,當時幾乎沒有人相信東德政權會垮臺,甚至包括法國總統都認為,東德還會存在下去;就連東德共產黨總書記昂納克對自己的下台乃至政權的迅即垮臺也都毫無意識。

因為在很多人看來,一個政權倒台,必然是源於其統治殘暴,官僚集團腐敗嚴重,民不聊生,從而官逼民反。不過,雖然東德共產黨官員享有諸多特權,但並無特別嚴重的腐敗行為,就連昂納克本人也沒有甚麼貪腐行為。然而,昂納克統治後期的危機是顯而易見的。當時,因為共產黨的欺騙性宣傳開始失效,馬克思主義的意識形態也無法解決商品緊缺、外債突出的矛盾,因此,昂納克政權只有進一步加強對人民的管控,而這種管控正是通過其無所不在的強大的「維穩體制」。

東德「維穩體制」的發達有如下表現:一是對公民全面監控,國內情報系統非常發達,東德人民生活在一個龐大的監控網絡之中,內心感到壓抑,沒有安全感。東德垮臺後,從東德秘密警察檔案中,人們得知,約有三分之一的東德人曾受到監視。二是對言論自由的控制,設置了很多言論禁區;再一個是對自由遷徙的控制。也就是說,在東德,黨領導的國家仍然事先規定好了人們應當怎樣生活。在這樣的體制之下,再加上跟西德自由世界的強烈對比,東德民眾的不滿是可想而知的。最終,忍無可忍的東德人民選擇了投奔自由。

如今,中共政權正在重蹈東德共產黨的覆轍。曾經擁有強大「維穩」體制的東德政權不復存在了,那麼,同樣貌似強大的中共「維穩」機制,究竟還能持續多久呢?試想,一個即使沒有明顯貪污腐敗,沒有殘暴無道行為的政權,都有可能被人民趕下台,更何況那些視民如草芥,待民如仇敵的政權呢?中共的下場毫無疑問早已注定。

  

相關新聞
東德公民:共產黨政府是邪惡政府
柏林牆塌20年  東德人民難忘密警迫害
林輝:前東德特務頭子沃爾夫受審之啟示
周曉輝:有工作的東德人為何大逃亡?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中共「制裁」美方 面臨四大風暴
【重播】伊萬卡與商業巨頭討論促職業發展
【紀元播報】內幕:中共防疫 嚴控國民回國
【紀元播報】閉關鎖國?中共稱經濟內循環惹議
【重播】川普發表演講:簽署香港自治法
【新聞看點】川普再投震撼彈 李克強談形勢嚴峻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