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名將種師道

翔風

人氣 76

種師道,字彝叔,北宋名將。他小時跟從張載學習,因為祖上功勳得以補三班奉職, 經考試後改為文官,擔任熙州推官、主管同谷縣。有縣吏打田產官司,歷經兩年而不 決。種師道翻閱冗長的案卷,從早看到晚都沒看完。種師道沒有糾纏於這團理不清的亂麻,而是發現縣吏告的只不過是母親和哥哥,這在講孝道的古代不能立案,縣吏為了隱瞞這一點故意設置文字迷宮。

種師道升任原州通判、提舉秦鳳常平。他因為議論役法忤了蔡京旨意,改任莊宅使、 知德順軍。隨即蔡京一夥奸邪又誣告他「詆譭先烈」,將他罷官,並且打倒在地再踏 上一隻腳,將他列入「黨籍」。種師道被屏廢十年後,才以武功大夫、忠州刺史、涇 原都鈐轄身分知懷德軍。西夏要求劃分邊界,西夏使者焦彥堅一定要得到「故地」, 種師道說:「如果說故地,當以漢、唐為正,那貴國疆土更少了。」焦彥堅無言以對。

童貫掌握兵權後西征,一路作威作福,官員們見到他一齊跪拜,種師道作長揖而已。 宋徽宗召種師道入京諮詢邊境情況,種師道說:「先挑起戰爭不可勝,敵人來侵則針 鋒相對,妄動生事不是好主意。」童貫打算遷徙內地弓箭手充實邊防,卻說成是新邊 疆招募的。宋徽宗又諮詢種師道,種師道說:「臣恐怕弓箭手還沒有邊疆在立功,內 地已經受到了騷擾。」宋徽宗讚許他的意見,賜給他襲衣、金帶,任命他為提舉秦鳳 弓箭手。當時五路都設置此官,宋徽宗說:「你是我親自提拔的。」童貫不悅。種師 道因此不敢接受任命,經過請求得以提舉崇福宮。很久以後改任西安知州。夏人侵犯 定邊,築佛口城,種師道率宋軍前往夷平。宋軍剛到時非常口渴,種師道指山的西麓 說:「這裡應該有水」,命令工兵挖掘,果然泉水流溢滿谷。

種師道屢次陞遷至龍神衛四廂都指揮使、洺州防禦使、渭州知州。當時他統率諸道宋 軍修築席葦城,還沒有竣工,敵人已經趕到,在葫蘆河築壘。種師道在河邊佈陣,似 乎要和敵軍決戰,暗地裡派偏將曲克徑出橫嶺,揚言是援軍趕來了。敵人正震驚注視 ,楊可世已經率軍悄悄繞到敵人後方,姚平仲以精甲部隊攻擊,敵人大潰。宋軍俘獲 駱駝、牛馬數以萬計,敵人酋長隻身逃脫,宋軍最終完成築城任務。

朝廷又命令種師道統帥陝西、河東七路兵攻打臧底城,規定十天必須攻克。宋軍兵臨 城下後發現敵人守備非常堅固,幾天後官兵開始倦怠。有個列校偷懶,自己坐在胡床 上休息,種師道立即將其斬首於軍門示眾,下令說:「今日不攻下此城,你們都和他 一樣!」眾人震動,鼓噪登城,城防於是崩潰,宋軍八天就攻下了臧底城。宋徽宗得 到捷報後欣喜不已,升種師道為侍衛親軍馬軍副都指揮使、應道軍承宣使。

種師道又隨從童貫擔任都統制,被拜為保靜軍節度使。童貫聯金伐遼,讓種師道掩護 諸將。種師道進諫說:「今日之舉,譬如強盜入鄰家,我們不能救,反而又趁火打劫 ,與強盜分贓,怎麼可以呢?」童貫不聽。宋軍抵達白溝後,遼人鼓噪向前,宋軍多 有傷亡,幸虧種師道先令每人持一巨棍自防,遼兵盔甲擋不住鈍器打擊,宋軍才不至 於大敗。遼國使者前來懇求:「女真背叛本朝的行為,南朝也非常憎惡(指西夏叛宋 )。如今貴國為獲一時之利,不惜棄百年之好,結豺狼之鄰,釀他日之禍,這可謂明 智嗎?救災恤鄰,是古今通義,希望大國思量!」童貫無言以對。種師道又進諫說應 該答應遼使退兵,童貫又不聽,秘密彈劾種師道助賊。王黼憤怒,責令種師道以右衛將軍身分致仕退休,而用劉延慶代替他。劉延慶在盧溝戰敗後,宋徽宗又想起種師道 ,起用他為憲州刺史、環州知州。他不久歸任保靜軍節度使,又致仕退休。

金人南下,宋徽宗急忙召種師道進京,加封他檢校少保、靜難軍節度使、京畿河北制 置使,有權自行徵兵徵糧。種師道正隱居南山豹林谷,得到命令後立刻東行趕到姚平 仲處,帶上姚平仲的步騎七千人一齊北行。種師道抵達洛陽後,得知斡離不已經屯兵 京城下,有人勸他不要去,說:「賊勢正銳,願您駐軍汜水稍微停留,以謀萬全之策 。」種師道說:「我軍兵少,如果遲疑不進,暴露實情,只不過自取其辱。如今我軍 大張旗鼓前進,金人怎能測我虛實?京城軍民得知我軍前來,士氣自然振奮,還用怕 金賊嗎?」種師道在沿路遍貼告示,宣稱種少保率領西兵百萬前來。宋軍進抵城西汴 水南岸,直逼敵營。金人畏懼,拔營遷往稍北處,限制游騎活動,一心一意在牟駝岡 增築堡壘自衛。

當時種師道已經高壽,天下稱之為「老種」。繼位的宋欽宗聽說種師道來了,非常欣 喜,開安上門,命尚書右丞李綱迎接慰勞。種師道入見,宋欽宗問:「今日之事,愛 卿意下如何?」種師道回答說:「女真不懂兵法,豈有孤軍深入別人境內而能順利撤 退的道理?」宋欽宗說:「已經講和了。」種師道於是說:「臣以軍旅之事服務陛下 ,其它事不是臣敢明白的。」宋欽宗拜他為檢校少傅、同知樞密院、京畿兩河宣撫使 ,諸道兵馬全部由他統帥,以姚平仲為都統制。種師道當時患病,宋欽宗叫他不用朝 拜,准他乘轎子入朝。金國使者王汭在宋廷非常強硬,見種師道來了,才拜跪稍稍合 乎禮儀。宋欽宗笑著對種師道說:「他因為你才這樣。」京城自從受圍後,諸門盡閉 ,百姓無柴無菜可買,種師道請求開啟西、南門,讓百姓如同平常一樣出入。有金兵 擅過偏將馬忠軍,馬忠將其六人斬首,金人前來投訴,種師道發給金人界旗,讓金人 仿照自制,從此金人畫地為牢,無人敢越界。

種師道又請求拖延交納賠款,等金人懈怠思歸時,扼阻金人歸路,在黃河予以殲滅。 宰相李邦彥主和,自然不同意,主戰派從實際行動看是準備麻痺金人突然襲擊,當時 也不一定贊成。

種氏、姚氏都是山西大族,姚平仲父親姚古這時率熙河兵入援,宋軍實力增強。姚平 仲擔心功名都被種氏佔去,就報告說將士們都摩拳擦掌,種師道卻不准打仗。李綱於 是命令城下兵馬聽姚平仲指揮,宋欽宗也不提講和了,天天派使者催促種師道出戰。 種師道準備等弟弟種師中率軍趕到,認為過了春分才能襲擊金人。宋朝君臣約期舉事 ,當時離春分只有八天。可當初等不及要和的宋欽宗現在等不及要戰,與姚平仲秘密 決定半夜劫營,想生擒斡離不,搶回康王。半夜,太監緊急傳旨李綱說:「姚平仲已 經舉事,你馬上去支援。」姚平仲劫營失利後一走了之,西兵潰散。史書未提李綱的 夜間行動,只提李綱早晨率軍出城擊退金兵,不過金人和主和派認為李綱也應對劫營 負責。

宋欽宗把責任推到李綱、姚平仲身上,李邦彥重新得勢,又主張割地賠款,種師道力 爭無濟於事。主和派罷免李綱討好金人,太學生們與京城百姓數十萬人擔心主戰派安 危,到皇宮前請願,請求見種師道、李綱一面。宋欽宗一方面將李綱復職,一方面詔 書催促軍隊鎮壓。種師道乘車趕來,群眾掀開車簾看見了,說:「果然是我的種大人 。」一齊致敬後散去。

金人見李綱復職,也不敢孤軍持久深入,得到宋朝正式割地承諾並得到肅王做人質後 ,退兵而去。種師道再申前議,勸宋欽宗乘金兵渡黃河時襲擊,宋欽宗不從,種師道 說:「他日必為國患。」宋欽宗隨即將種師道罷免為中太一宮使,可能是幽禁起來。 然而士民對屈辱和約感到憤怒,李綱叫宋軍以護送名義追擊,大臣扣押前來索要金幣 的金國使者,甚至用蠟丸信聯絡遼國舊臣耶律余睹,要他叛金復遼。金兵於是圍攻太 原,宋欽宗見戰事又起,也感到和約不可靠,於是又傾向主戰。主戰派御史中丞許翰 拜見宋欽宗,認為不宜解除種師道兵權,宋欽宗說:「種師道老了,難用,我讓你見 見他吧。」讓許翰與種師道在殿門外相見。種師道沉默不語,許翰說:「國家有急, 皇上下詔允許我諮詢您,您不要因為我是書生的緣故就不肯談。」種師道才說:「我 眾敵寡,只要分兵結營,控守要地,使敵糧道不通,坐以持久,敵人可破。」許翰感 歎其言,上奏說種師道智慮未衰,尚可用。宋欽宗於是加封種師道檢校少師,進封太 尉,換節鎮洮軍,擔任河北、河東宣撫使,屯兵滑州。其實宋欽宗並沒給種師道一兵 一卒。

種師道請求集中關、河兵力在滄州、衛州、孟州、滑州修築防線,以防金兵再至。然 而主戰派先主張窮追東路撤退金兵,又主張反擊西路圍困太原的金兵,主和派更是不 問軍事,朝廷議論認為大敵剛退,不宜興師動眾修防禦來示弱。朝廷聽信假情報逼宋 軍速戰,援救太原的種師中戰死、姚古戰敗,朝廷震悚,召回種師道,派李綱前去。 李綱聲稱不懂軍事,請求退休不願去,但宋欽宗一定要李綱去,否則就是抗命。李綱 和士民都認為這是借刀殺人的手段,因為主和派極力推薦李綱去。

援救太原的宋軍照樣受朝廷遙控,屢屢失利後,宋欽宗換掉李綱,由種師道接任。種 師道在河陽遇到金國使者王汭,察言觀色判斷金兵一定會大舉南下,立即上疏請求皇 帝臨幸長安躲避敵鋒。大臣認為這是怕,宋欽宗又召回種師道。因為戰事屢敗,宋欽 宗又用起主和派。太原最終淪陷,兩路金兵大舉南下,宋欽宗決心議和,主和派命令 地方宋軍不許勤王,專心專意罷戰講和,李綱被貶出京城。種師道可能是悲憤交加, 到京後已經病得無法入見,於十月份去世,終年七十六歲。宋欽宗親臨祭奠,為之慟 哭,追贈開府儀同三司。

十一月金兵已經兵臨城下。宋欽宗既用主和派意見派使者出城求和,又用主戰派意見 堅守京城不去,誰知兩樣都落空。京城失守,宋欽宗、宋徽宗被劫入金營,金兵以此 為籌碼逼兩河軍民開城投降、宋朝臣民貢獻金銀珍寶美女、並保障金兵退兵安全,因 為金兵人數確實不多。宋欽宗捶胸大哭道:「不用種師道言,以至於此!」有人說宋 欽宗是後悔沒有襲擊撤退的金兵,有人說宋欽宗是後悔沒有逃離京城。

種師道腳踏實地提出了殲滅金軍、加強防守、避讓敵鋒等幾個方案,本來北宋無論主 戰主守主和都不至於亡國。岳飛班師,有人說這是不值得提倡的愚忠,有人說這是值 得大力提倡的愚忠。其實當時南宋朝廷戰略佈局蓄意抽掉了岳飛的後援。當然朝廷不 會臉紅,而會振振有詞的說我下金牌讓你班師,正是怕你孤軍深入嘛!忠臣既有滿懷 理想的一面,又有腳踏實地的一面,如果說李綱代表了北宋軍民的愛國熱情,那麼種 師道代表了北宋軍民的愛國理性。 @*

相關新聞
歷史故事:宋代的奇石奇詩
歷史故事:三個清代幕僚的故事
歷史故事:奸臣表忠,尤其毒凶!
歷史故事:王士嘉審樹審猴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以色列精準擊殺哈馬斯高官 北京急?
【重播】國會聽證:種族滅絕和北京冬奧
【探索時分】駐日沖繩美軍 25分鐘能到台北
【重播】蓬佩奧深度解讀拜登國家安全政策
【拍案驚奇】台灣封閉全境 劉鶴沒事馬雲麻煩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