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根祿撰寫 江青與康生私密關係

人氣 120
標籤:

【大紀元2011年12月08日訊】在最近一期《同舟共進》中,前江青秘書楊根祿撰寫的題為《我所瞭解的江青與康生的關係》文章,披露一些江青與康生間一些鮮為人知的事。江青,前中共黨魁毛澤東妻子;康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在文化大革命時期,兩人相互勾結,製造了大量冤假錯案。

康生撮合毛江婚姻 鞏固自己地位

文章說,江青與康生均是山東諸城人。有資料顯示,江青之母,曾是康生家的女傭,當時江青就去過康生家。還有資料顯示,1920年後到1924年,康生在諸城縣立高等小學講授,而此時江青就在此上小學等。

1937年11月29日,康生從蘇聯回到延安;此時江青到達延安已有3個月,並與中共黨魁毛澤東相識。康生對於江青的最大幫助,便是促成江青和毛澤東的婚姻。他自己也因此獲得毛澤東的信任,鞏固了自己的政治地位。

其次是在延安整風時,因江青在上海曾經被捕,加上她在上海和唐納、章泯的婚戀,大報、小報紛紛登載,滿城風雨,招來眾多意見。由於康生的幫助,使江青度過了這一關。

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發。江青成為「中央文化革命小組」第一副組長,康生任「中央文化革命小組」顧問。兩人相互勾結,製造了大量的冤假錯案,成為在黨內鬥爭中令人畏懼的「劊子手」。

迫害狂 道德墮落到極端

原人民出版社社長曾彥修在《炎黃春秋》上撰文說,康生在文革中整人開一堆名單,黨的中央委員會、民主黨派的人物都有,他把這些人害得很慘。他的秘書凌雲(曾任公安部長),早在延安棗園社會部的時候就跟著他。文革中凌雲被關進了秦誠監獄,凌雲說,就是康生干的。知情人說,康生迫害人太普遍,好像要不斷地迫害人,才能生存似的。

曾彥修說,康生是一個兩面派,他內心清清楚楚:只有保持極「左」、打擊一切的姿態,才能上升。但在背後,他也希望弄清楚一些事。康生是個典型的兩面派,多才多藝,幾乎到了難以想像的程度。而為了政治上的地位,他迫害人,道德也墮落到了極端。精神非常惡濁,非常暴虐。

在文革期間,兩人狼狽為奸,互相幫助打擊和迫害各自不喜歡的人,江青依靠康生找到所有她在30年代的舊相識,關押迫害,多少人家破人亡。

互相吹捧

文章透露,1969年中共九大上,江青急欲進政治局,康生為她這一願望盡心出力。在九屆一中全會上江青如願地當上政治局委員後,康生高興地跑到江青的住地釣魚台10號樓,熱情地表示祝賀。幾天後,康生又給江青寫了「風華正茂」4個剛勁有力的大字。還請人裱糊好,裝進漂亮的鏡框裡,親自跑到江青住地,鄭重地遞到江青手裡。江青如獲至寶,一再向康生表示感謝。

江青說:「感謝康老對我的關心、肯定和鼓勵。康老是我最好的老師。」康生聽了後,高興地說:「江青同志是我最好的學生。」康生走後,江青吩咐工作人員將康生寫的這個條幅掛在大廳的正面南牆上。

江青後來還說過:「我以前多麼關心他呀!我還送過他毛衣呢。我在延安時就織過毛衣,還給康老織過毛衣——」

江青唯康生一人是禮

文章說,江青稱呼康生,無論是當面還是背後,或者是文字上,總是稱「康老」。江青在背後經常講陳伯達的壞話,也發洩過對張春橋、姚文元的不滿,但江青從未講過康生的壞話。

江青喜歡看電影,在釣魚台17號樓的放映室存放了上百部影片,沒有江青的批准誰也取不走,但康生除外。

江青看電影,通知張春橋、姚文元去陪看,他們如沒有充分理由不陪她,她會不高興甚至表示不滿,有時還會拿他們是問。但江青請康生陪看電影,他如有特殊情況不去看,江青對康生沒有任何不滿表示。

害怕被下毒,江青親嚐點心

文章還說,九屆二中全會後,康生在心理上和生理上都發生了很大變化,精神和體質上大不如前了。茶不思,飯不想,也很少睡覺。曾有幾天,拒絕吃東西、喝水,總怕有人下毒。江青就叫程師傅做了幾樣好吃的小點心,親自端到他的病床前勸他吃。她當著康生的面先吃了一小塊點心,並說:「好吃好吃。」康生見江青吃了,也跟著吃了。

江青回到自己的住地後,對工作人員說:「康老這個人真奇怪,別人喝過的茶,放在他跟前走開後,他趕緊搶過去就咕嘟咕嘟喝了,他以為別人吃過的東西、喝過的茶,就可證明沒有毒。」

兩人結束了可恥的一生

但在1975年,康生在生命危淺之際,或許發現「四人幫」大勢已去,先來個牆倒眾人推。他生怕毛澤東批判「四人幫」會涉及他這個「顧問」,於是打個「直線電話」,以最後保全自己。

他忽然約見王海容和唐聞生,有要事轉告毛澤東。她們坐著轎車,來到北京城北的舊鼓樓大街小石橋胡同二十四號的「康公館」。看上去,那小小的胡同一點也不顯眼。步入二十四號大門之後,霍,卻是藏龍臥虎之地。裡面居然既有亭台樓閣,又有假山、噴水池。康生一家幾口,佔據了幾十間屋。就連會客廳,也有好幾個不同級別的客人,康生在不同的會客室裡會見。康生說的話使這兩個年輕人驚呆了:「請你們轉告主席,江青和張春橋,在歷史上都是叛徒!」

這位「中央文革」顧問,長期以來明知江青、張春橋的底細,卻一直隱瞞著。1975年12月16日,康生結束了他雲譎波詭的一生。他臨終前的這一著棋,既給毛澤東留下了「忠誠感」,而又因「絕密」未曾得罪江青和張春橋。

1976年9月9日,毛澤東去世。1976年10月6日,華國鋒、葉劍英和汪東興發動政變,將江青、張春橋、王洪文、姚文元和毛遠新(毛澤東的侄子)等人逮捕。

1980年10月16日,中共宣佈康生是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的主犯,開除康生的黨籍,撤銷了康生追悼會悼詞,把康生的骨灰撤出了八寶山革命公墓。康生一生演出了一出出精彩的鬧劇,至此才在屏幕上推出個「終」字。

1991年5月14日,江青在北京保外就醫住所自殺身亡。

(責任編輯:張頓)

相關新聞
"林彪、江青案"辯護組組長張思之專訪
江青与葉群的一次“合作”
宋慶齡曾經怒罵江青“無恥婊子”
江青的最后十年
最熱視頻
違背原著的查抄榮國府
【拍案驚奇】美淨網全面清共 美軍機夜臨廣東
【西岸觀察】美最大退休基金華裔高管閃辭
【十字路口】武漢疫情驚人 戰狼放軟6大因素
【紀元播報】獨家:中共一網打盡式輿情維穩揭祕
【一線採訪視頻版】中共黑手伸向中產階級?北京民宅被強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