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何為合理要求(8)

上海閘北區維權冤民杜陽明

【大紀元2011年08月22日訊】在動遷過程中官商勾結不僅僅體現中共裁決、強遷的強勢加入,而且體現在政府的庇護、慫恿、唆使黑社會勢力的加入逼遷,本身就是脅迫性的行為,在對我的逼遷過程中,政府動用本基地、五角場、外地口音3批流氓,舉著日本指揮刀,衝進我家進行逼遷。

你們不僅在我家周圍堆滿生活垃圾,堵塞下水道,家中水深尺餘,根本無法正常生活。如此脅迫加欺騙的環境下,達成的任何條款、協議都非我所願,更何況你們將我夫妻兩人的安置款壓縮到3萬,連最便宜的房子都買不起,造成了12年的上訪無著落,一連串的政治迫害製造了一個堅定的維權上訪戶。

你們拆了我擋風遮雨的巢,應該還我一個家,我要求還我家園算不算合理要求?你們一定要我答應以一套房的代價,作為包括1,600多天牢獄關押、精神折磨、人身傷害、酷刑虐待在內的一攬子化解。合理不合理?依據在那裡?

同樣是政府化解,甘肅省民勤縣田多欽刑拘一天獲賠償3萬,我比田多欽不僅天數多,而且遭受精神折磨、人身傷害、酷刑虐待,應該獲賠的遠不止一天3萬,為了讓政府有一個下台的階梯,可以以田多欽的化解方案為依據,相信大多數冤民都會通情達理地接受化解。問題是政府根本沒有誠意。

要政府賠錢化解不是我的訴求,再多的錢對一個年近古稀的老人已無意義,我的賠償要求只要一分,堅持違法必究、所有違法犯罪的政府官員,及做假證、偽證者都必須受到法律的嚴懲。即使政府願意為這些人用錢贖罪,也必須付出高昂的代價,之所以堅持高昂的賠償要求,是對政府違法犯罪行為的警戒、懲罰,不痛不癢的經濟賠償只能助長政府的犯罪氣焰。

我的訴狀從地方法院到中院、高院、最後到最高法院已3年,年年以雙掛號的形式要求駁回重審,言簡意賅:是冤案駁回重審,你們認為不屬冤案應該書面駁回,這個要求合理不合理?為什麼縮在烏龜殼裡悶聲大發財?既不敢駁回重審,又不敢理直氣壯地書面駁回,當初你們將我關進黑監獄,劉雲耕、吳志明代表市委到閘北區區政府躲在背後指導、拍板對我的政治迫害,2003年7月21日,劉雲耕在文匯報、解放日報發表了殺氣騰騰的「處理一批」鎮壓指令,7月23日閘北區公安局長徐達芳,下達了將我勞動教養的決定。

芷江西警署劉建青更露骨地說:「對你杜陽明侵權一次是違法,侵權10次也是違法,我們準備把所有的違法行為都用到你一個人身上。」

當初你們行政侵權、司法枉判、精神折磨、人身傷害、酷刑虐待時人人奮勇,個個當先,數次置我於死地,現在你們縮在烏龜殼裡裝糊樣,沒有一個人敢站出來承擔責任。

自我出獄後在網上寫了二百多篇文章,既辨明了事實真相,揭露了共產黨的罪惡,又闡述了立場、觀點、方法、訴求。你們用沉默、不作為展現了不負責任的政府形象,看來僅僅用說理鬥爭已經無作用。

以前我從來不用髒話罵這些畜生,現在我要罵娘了,對象就是8千萬中共,從襠中央到居委會,從三巨頭到走狗,誰敢冒頭就罵誰,天天罵,點名道姓地罵,罵得你們狗血噴頭、罵得你們垂頭喪氣、罵得你們坐立不安、罵得你們顏面掃地,罵得你們七竅生煙、罵得你們肝火旺盛、罵得你們原形畢露,看你們還會沉默不語裝斯文。

我操你們八輩祖宗!什麼胡錦濤、吳邦國、溫家寶,滾你媽的蛋,全是一群男盜女娼之輩。祝你們上飛機空難,上船海難、專列出軌、轎車追尾。你們雖然沒有直接傷害我,但是腐朽的專制獨裁體制製造了我的冤案,那麼多違法犯罪案例飛進中南海、上訪人的呼聲,驚天地、泣鬼神,連死人毛賊東都被驚醒了,你們依然裝聾作啞、不聞不問,數十年如故。讓你們死數十次不足以向中國人民謝罪。

陳良宇、韓正、劉雲耕、吳志明、俞正聲、丁薛祥、徐達芳、賀德山、陳忠、劉建青……

你們不顧黨紀國法,一意孤行地按照你們的意志,用公權力把一個正直善良的的中國公民,以莫須有的罪名違法枉判1,600多天,使用了文明社會最野蠻的械具和酷刑,讓我度過一天等於20年的漫長的牢獄生涯,至今沒有哪個人拿得出我違反了中共偽政權的那一條法律,我操你們祖宗八代,你們這些缺德鬼不得好死,願黑白無常、牛頭馬面隨時隨地抓捕你們下地獄,上刀山、下油鍋,千刀萬剮,碎屍萬段餵狗吃。

相關新聞
【投書】遊湖塔集資人再次上訪陝西省委
【投書 】「不到長城非好漢」的上海訪民
【投書】我的冤情何日伸?
【投書】何為合理要求(7)
最熱視頻
【一線採訪視頻版】前軍報記者:黎智英被捕 港人創3奇蹟
【十字路口】中共九大威脅 利用網紅當外宣?
【羅廚尋味】鹹魚雞粒茄子煲
【珍言真語】王岸然:美制裁林鄭 中資銀行割席
【老外看中國】回應港大學生會 郝毅博籲助香港
【薇羽看世間】不再稱一尊 習夢斷北戴河?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