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何清漣:由兩位「鐵路之父」看政治道德的百年衰變

何清漣

「中國鐵路之父」詹天佑留下的是清風明月般的清譽,以及讓中國受益無窮的現代鐵路。而劉志軍除了留下聲色自娛的巨貪名聲之外,還留下了一連串讓中國人受害無窮的後患。(大紀元資料圖片)

人氣: 15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1年08月05日訊】7•23甬溫鐵路交通事故之後,我終於決定將中國兩位相距約一百年的「鐵路之父」畢生功業及人格略作比較。這兩位人物,一位是生活於晚清民初的「中國鐵路之父」詹天佑先生,另一位是曾被冠上「中國高鐵之父」美譽的劉志軍——其部屬張曙光也曾被媒體戴上此桂冠,後因與其長官劉志軍撞車,媒體遂將其改稱為「中國高鐵第一人」。

儘管詹、劉在人品學問上冰炭不同爐,但因兩人位置在兩朝均列「工部機要」,領導建造了中國兩個時代的交通動脈,又都被同時代人譽為「鐵路之父」,因此具有了可比性。人是時代的產物,是其所處時代政治文化的沉澱,這種大人物更是與其所處時代的制度文化相輔相成。比較他們謀國謀身的不同,至少可以看出我們這個時代在制度文化上是比前人變得更好還是更壞。由此造成的對詹天佑先生不敬,在此先行告罪。

兩種政治文化所決定的不同發展之途

詹天佑出生成長之時,正是近代中國睜開眼睛看世界之時,他有幸成為清代首批官派美留學幼童的一員。1872年8月,詹天佑與其他30名幼童遠赴美國,在小學、中學接受教育後,於1878年以優異成績進入耶魯大學,修讀土木工程與鐵路專業,並在1881年清政府撤回所有留學生之前及時取得學位。詹天佑回國之時,中國還未修鐵路,其才不得為用,先後輾轉于福建馬尾船政學堂、福建水師、廣州黃埔水師學堂等處,直至1888年轉入由李鴻章、伍廷芳興辦的中國鐵路公司,在英國工程師金達(ClaudeW.Kinder)之下任見習工程師,才算是開始了他貢獻了畢生精力與心血的鐵道事業。此後,在京津路、萍醴路等多條鐵路建設中,詹天佑不是參與就是擔綱。在地形條件極為複雜的京張鐵路的修建過程中,詹天佑創造使用了「人」字軌道攀斜,解決了地勢險要、坡度過大而資金有限的問題。京張鐵路的成功建造,不單是中國近代工程史上的重要成就,也極大地激勵了中國民間自辦鐵路的信心。詹天佑一生足跡踏遍長城內外、大江南北;曾領導修建了京沉、京張、粵漢、川漢等十幾條重要鐵路,當之無愧地成為後人尊奉的「中國鐵路之父」。

被今天中國鐵道圈內很廉價地送上「中國高鐵之父」的劉志軍,卻無詹天佑這種專業背景。他早年初中畢業就去修鐵路,從修路隊的文書做起,一步步往上爬,直至成為全國鐵路的「大管家」。劉在升官途中青雲直上,既得益於他逢迎有術,也得益於他的政治婚姻。劉志軍娶某鐵路分局黨組副書記的女兒為首任妻子,得岳丈之力扶搖直上。劉成為中國鐵道部門掌門人之時,正逢中國政府最富有的時候,也是世界鐵路技術進入高速輪軌的成熟期。當時海外市場飽和,供應廠商競爭激烈,高鐵技術市場已經成了「買方市場」。此時中國的地面長距離軌道交通需要更新換代,世界高鐵技術四大巨頭都盯緊中國這個新興大市場,劉志軍向廠商們暗示自己手裏將掌握全世界一半的鐵路建設資金,能決定每一家公司的前途,硬逼著賣方「以技術換市場」。由於劉志軍本人並無鐵道工程技術方面的專業知識,敢於蠻幹,在本身並無扎實的技術研發實力的情況下,「指揮其麾下的南車、北車等數家龍頭企業,以可怕的‘吸星大法’:將世界各家高鐵強國的技術盡數吸收、熔為一爐」,在五年之內,就「趕超」了西方高鐵技術四五十年的發展歷史。

從這兩位鐵路之父的發展道路可以看出兩個時代政治文化的不同:晚清雖然腐朽,但是任人唯親與任人唯賢(能)二者並舉,李鴻章等官僚對新技術與專業人才懷抱行外人的尊重,詹天佑就是在這種情況下得以施展其才;而中共治下已完全成為任人唯親(錢),從毛時代就是外行領導內行,因此劉志軍這種外行才能成為中國鐵道部的大管家,並被眾多馬屁精吹捧為「中國高鐵之父」,給中國的鐵路交通留下無窮後患。

兩種社會文化薰陶下的人品

政權輪替,只是政統斷絕,這種情況中國歷史上常出現。但只要道統不斷絕,則民族的道德系統不至於崩潰,維繫中華五千年文明的實際上就是以儒家文化為精神支柱的道統。晚清官場的腐朽是歷史事實,但那時除國家之外,還有承續道統的「社會」,中國傳統文化對士大夫人格有著極大的教化與約束作用。故此儘管官場高度腐敗,但當時面臨國家積貧積弱,面臨列強欺侮之際,還有一大批仁人志士以國為重,廉潔自持,詹天佑就是其中一員。但經歷共產革命之後,中國的道統不復存在,再經過中共鼓勵告密與互相鬥爭的紅色文化薰陶,改革開放以後,中國逐漸進入由喝狼奶長大的一代人當政的時代。

當時中國修建鐵路,基本都是在資金不足的情況下開工。儘管如此,這類與洋務有關的公共工程修建還是為許多人提供了受賄機會。但詹天佑立於污泥而不染,廉潔奉公。有的包工頭得知詹天佑喜愛花木,便登門送上數盆珍貴的桂花。詹天佑看出花盆內埋有金錢,識破來人用意後,告誡對方,不得以行賄手段來取得包工權。詹天佑對挑選修築鐵路的包工人員極為慎重,並不以報價低廉為優先考量,而是以技術熟練為挑選包工人員的首要因素,認為「開得價廉者,未必即是穩練老手」。身教之外,他也重視言教,1918年撰寫《敬告青年工學家》一文,強調選擇包工人員要格外謹慎。在他主持下修建的鐵路,未聞因品質不合格而導致的事故發生。他為開創和發展中國早期的鐵路建設事業,公而忘私,嘔心瀝血,積勞成疾,58歲時就在漢口與世長辭了。儘管其工薪收入優渥,但由於他一生好為慈善事業,身後並無儲蓄,其後人繼承的主要是清白家風。

從尊重同行的知識產權可看出詹天佑人品。詹天佑一生建樹甚多,但決不掠他人之美。同為出洋幼童的鄭廷襄在美國也發明了一種掛鈎,與美國人姜尼(Janney)創制的「姜氏車鉤」都獲詹天佑大力推廣,因此兩種車鉤均被人誤傳為詹天佑所研製。後來詹天佑專門在他編寫的我國最早英漢工學字典《新編華英工學字彙》一書中,使用「鄭氏車鉤」的譯名。

劉志軍及60歲以下的中共貪官,都是生於紅旗下,受中共「陽光雨露」滋養成長並獲重用的人,他們與封建主義及資本主義文化完全無緣,其政治道德是標準的紅色。劉志軍的貪腐受賄所涉金額據說高達10億人民幣,其胞弟劉志祥先於其案發落馬,曾有「鐵路腐敗第一人」之稱。劉本人供養的情婦據說共達18位之多。而其手下大將,即與其共用「高鐵之父」的張曙光據說共貪污受賄28億美元存放海外,其妻女早已移居海外,出有豪車,居有豪宅。巧合的是,劉志軍也是在58歲這一年走完他的人生風光之旅,鋃鐺入獄。而劉志軍主持下的中國高鐵技術自主創新過程,其實就是技術剽竊過程。他的貪腐造成高鐵成了高投入、低品質產品,有人形象地形容:找來N個老師,讓他們為了搶學費進行惡性競爭,再用政治手腕倒牽著老師的鼻子走。結果是,把從2位老師那裏敲詐來的技術拼湊一通,並且再一次發揮「聰明才智」,竟然攢出了跑得比老師都快的「2不像CRH380」。

「中國鐵路之父」詹天佑留下的是清風明月般的清譽,以及讓中國受益無窮的現代鐵路。而劉志軍除了留下聲色自娛的巨貪名聲之外,還留下了一連串讓中國人受害無窮的後患。劉及其手下養育出的高鐵事故頻發,僅以2010年6月底開通的據鐵道部自稱是「新中國成立以來一次建設里程最長、投資最大、標準最高」、「世界上最安全」的京滬高鐵,在7月10日到7月14日五天之間發生5次故障停運事故,最後終於出現7•23甬溫鐵路特大交通事故。高鐵因此成了中國乃至國際媒體的話題之王。

在中共話語系統中,21世紀的共產中國是光明的、健康向上且國際地位大獲提升的世界強國,晚清腐敗無能、喪權辱國,一身膿瘡。我今天這篇文章,只是梳理了「中國鐵路之父」詹天佑的畢生功業與「中國高鐵之父」劉志軍還未蓋棺論定的未競事業。清末的腐朽污泥中能生長出詹天佑這一濁世清流,今天的中國卻只能是劉志軍之類的豺狼當道,我只想問一聲:在制度文化上,我們中國是前進了還是倒退了?

──轉自《中國人權雙週刊》

評論
2011-08-05 8:5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