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圖:文革中偷帶出來的照片40年後曝光

人氣 11763

【大紀元2012年11月25日訊】近日,在網絡上流傳文革批鬥中偷拍的照片,此組圖片是中共元老歐陽欽之子歐陽湘被批鬥的系列照片。拍攝者則是《黑龍江日報》記者李振盛。李振盛在其博客上自述了偷拍的過程,及歐陽湘被中共冤枉批鬥的原由。此組圖片,在文革後成了歐陽湘徹底平反的證據,主持文革平反工作的胡耀邦還曾要求電告黑龍江省委要給攝影記者記功。

歐陽湘替父申冤 被打成現行反革命

毛澤東在1958~1961年三年大搞大躍進,結果餓死中國百姓4千萬人。1962年1月,劉少奇在北京召開的中央工作擴大會議(即七千人大會)上脫稿講話,尖銳直指大躍進是「三分天災,七分人禍」。會後毛澤東退居二線,到1966年毛在林彪軍方的支持下發動「文化大革命」,利用紅衛兵打倒「當權派」奪權。

40年後再曝光的文革批鬥偷拍的系列照中,被批鬥的是中共元老之一的歐陽欽的兒子歐陽湘。

歐陽欽曾任中共中央東北局第二書記兼黑龍江省委第一書記多年,文革開始之前,轉任東北局第二書記。黑龍江省委第一書記一職則是由時任全國供銷總社主任的潘復生接任,後來潘很快成為中國最早成立省「革命委員會」主任。在揪鬥「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的熱潮中,潘復生把他的前任歐陽欽定為「黑龍江省最大的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指稱他「一貫反對毛主席,反對黨中央,反對社會主義」,「大搞獨立王國」。

1966年冬季,潘復生派人赴京要求揪歐陽欽回哈爾濱批鬥,在周恩來的干涉下歐陽欽躲過一劫。

揪鬥不果,潘復生指示省革委會大批判寫作組在《黑龍江日報》連續發表整版的批判歐陽欽「一貫反對毛主席的罪行」。

當時歐陽欽的兒子歐陽湘正在長春305所工作,他在1968年11月24日化名「洪新建」給黑龍江省革委會副主任、省軍區司令員汪家道寫了一封信,他在信中為父親辯護,揭發潘復生大搞極左的問題。

結果,汪司令員竟把這封揭發信轉給了潘復生,潘立即定為「68.11.24.現行反革命案」,列為全省重大反革命案件,將這封信影印轉發全省限期破案,很快被一位熟悉歐陽湘筆跡的人認出來,在兩天半之內即宣告破案。

11月30日,黑龍江省革委會派人到長春把歐陽湘押回哈爾濱,在北方大廈門前廣場開批鬥大會。第二天,12月1日的《黑龍江日報》報導了這次大會的實況。報紙上說有20萬人參加。

偷拍歐陽湘被揪鬥經過

2006年6月8日,李振盛在紐約把他偷拍歐陽湘被批鬥的過程詳細寫出來,並發表在其個人的博客上。

據李振盛在博客上所述,批鬥大會一開始,歐陽湘被佩戴「執勤」袖章的工人民兵和省委機關造反派扭住胳膊押出來,沿著台階慢慢走下來,他胸前掛著特大的牌子,上面寫著「68.11.24.反革命犯歐陽湘」,彎腰低頭大牌子就壓在腳背上,走路邁步都很艱難。

[[13]]

人們沒有料到的是,歐陽湘一進入會場就掙扎著高呼口號,而且是兩個涵義截然相反的口號:「毛主席萬歲!」和「打倒劉少奇!」歐陽湘的這一舉動讓那一群造反派措手不及,立即上前圍住他,狠揪他的頭髮,塞住他的嘴,企圖制止他呼喊口號。

[[12]]

造反派們大吼大叫地質問歐陽湘:「你的狗爹一貫反對偉大領袖毛主席,你有甚麼資格喊『毛主席萬歲』?你的狗爹是劉少奇資產階級司令部的黑幹將,你還在這裡假惺惺地喊『打倒劉少奇』?」

歐陽湘仍然拼盡全身力氣不斷呼喊口號,造反派一時制止不住,衝上來幾名戴紅五星、紅領章的解放軍戰士協助「執勤」民兵一起制服他,他們摘下沾滿油污的骯髒手套塞進他的嘴裡,左邊那名解放軍戰士一隻手壓住他的頭一隻手抓住他的臂膀,右邊和後面的三個「執勤」民兵死死地擰住他的雙臂,架成「噴氣式」。

歐陽湘掙扎著全力把嘴裡的髒手套吐出來,這時後面出現一位戴眼鏡的軍管會負責人,他叨著一支長煙嘴香煙,從牙縫中喊出一聲:「封住他的嘴!」。

左邊的解放軍戰士聽到首長發出命令,立即彎腰用力把歐陽湘吐出來的髒手套又塞進他的嘴裡,右前方上來一位戰士準備隨時支援,那位首長仍然手夾香煙在後邊督戰。

歐陽湘堅強地繼續抗爭,他的嘴被那名戰士用手死命地塞住了,他仍跳動著雙腳,用微弱的聲音呼喊口號,我使用35mm廣角鏡頭近距離拍照,能清楚地聽到他的呼叫聲。

不知是誰喊了一聲:「要堅決剎住這個現行反革命分子的囂張氣焰!」一大群人圍上前來,有幾個人在後邊拚命揪住他的頭髮,左揪右拽讓他痛苦不堪;有人在前邊緊緊地掐住他的兩腮,讓他喊不出聲來;一隻戴皮手套的大手死死地捏住他的鼻孔,讓他喘不過氣來;那些够不著、上不了手的人,就在下面用拳打,用腳踢。在這種混亂的場合裡,李振盛無法平視取景拍照,又一時找不到合適的高處可站立,只好舉起相機採用不取景方式拍攝了這張照片。

歐陽湘在眾人群毆中實在支撐不住而倒在地上,那一群人仍不肯放過他,再次圍上去拳打腳踢,致使他口吐鮮血、遍體鱗傷。李振盛一邊拍照,一邊還能聽到他淒慘的微弱的呻吟聲。

經過一頓暴打之後,身體癱軟的歐陽湘又被揪拉著站起來,這時,歐陽湘胸前大牌子上「68.11.24.反革命犯」的貼紙在混戰中撕碎了一角,露出前一次批鬥甚麼反革命犯的罪名中的「集團」二字,那顯然是「×××反革命集團主犯」之類的頭銜。左邊那個「執勤」民兵的皮帽子在混戰中也被打掉了,他左手揪住歐陽湘的頭髮,右手在給自己戴正帽子。人們爭先恐後上前押他到宣判台前去聽宣判。

審判台上站著幾位公檢法軍管會的負責人,由一名軍管會領導幹部負責宣判,有一個名叫徐德貴的工人被拉來陪綁,大牌子上寫的罪名是「破壞公報反革命犯」,當場宣判「依法逮捕」時,馬上有人上前去把他胸前掛的「破壞公報反革命犯徐德貴」的牌子翻過來,就多了「依法逮捕」4個字。

輪到要對歐陽湘宣判了,也許歐料定自己胸前掛的牌子背面也早已寫好了「依法逮捕」,他用盡全身力氣扭動雙臂,掙扎著要吐出嘴裡的填塞物,斷斷續續地喊出「我不是反革命……我沒有犯法……」並繼續喊「毛主席萬歲!」。

由於歐陽湘不斷在喊冤,會場氣氛一度出現緊張氣氛。有人從一個張貼標語用的槳糊桶裡挖出一點槳糊,趕緊把歐陽湘胸前大牌子上破碎的一角糊好。那位負責宣判的軍人加快速度宣讀歐陽湘的「罪狀」是「把矛頭直接指向以毛主席為首、以林副主席為副的無產階級司令部,指向新生的革命委員會和偉大的中國人民解放軍,極力為大叛徒、大內奸、大工賊劉少奇及其代理人喊冤叫屈,為其主子招魂翻案」。

當宣佈對歐陽湘「依法逮捕」後,立即翻轉他胸前的牌子。由幾名端著自動衝鋒鎗的軍人把他押上一輛解放牌大卡車,拉著他遊街示眾,沿途有大量圍觀的群眾,他仍然不斷地扭動身驅抗爭。

《黑龍江日報》記者冒險偷拍批鬥 自製「紅衛兵」袖標後暢通無阻

此組批鬥系列照就是《黑龍江日報》記者李振盛所拍攝。

據李振盛接新浪傳媒專訪時所述,那個年代在批鬥會上拍照很危險,容易引起紅衛兵的注意,有時候會有人上前盤問,如果亮出記者證就會有麻煩。紅衛兵會認為省報攝影記者就是「黑省委」派來的「黑探子」,蒐集整群眾的「黑材料」,交給省委用於秋後算賬的。輕者會把膠卷拉出來曝光,重者會把相機砸壞或搶走,更甚者是把記者拉到大會上批鬥示眾。

1966年8月21日,李振盛等4名攝影記者被派採訪哈爾濱工業大學紅色造反團在操場首次召開批鬥省委書記大會,他們剛舉起相機拍照就被認出是省報記者,立即被揪出來示眾。後來他們趁會場一時混亂收起相機逃跑掉。

自這次驚魂之後,那4名資深記者再也不願出去採訪紅衛兵活動了。後來在採訪中李振盛發現臂戴紅袖標的人可以自由拍照,他想盡辦法要搞到一枚紅袖標,先是向印刷廠工人造反團借一枚「赤衛隊」用於採訪,後來他自己發起成立僅有七個人的「紅色青年戰鬥隊」,就擁有自己的「紅衛兵」袖標,從此採訪就暢通無阻了。

李振盛暗藏「文革負面照」底片於地板下 躲過一劫

在十年「文革」中,李振盛拍攝了十萬張歷史見證照片。

在「文革」期間,一律不許新聞記者拍攝所謂的「負面」照片。那些打砸搶、批鬥遊街、戴高帽子以及刑場處決等等都被定性為「負面」照,屬於給「文化大革命」「抹黑」。「文革」後期,省革委會和大學紅衛兵組織曾多次下令,要求攝影記者交出所有的「負面」底片。很多人聽從命令上交了底片,結果被一把火燒掉了。

而李拍攝到的「負面」照片都是自己沖洗完膠卷就私自藏在資料櫃的暗層中,儘量不讓同事看到,免得有人打小報告。

在1968年開始的「反右傾」運動中,李被在報社「支左」的一夥「革命師生」貼大字報點名批判,李預感到自己將要被打倒,便悄悄將「負面」底片從報社轉移到家中,在他家破敗的俄式平房地板一角鋸開如書本大小的洞口,用黃油布將底片和一些「犯忌」的物品包好,埋藏在地板底下邊,蓋好洞口再用一頭沉書桌壓在上面。

同年12月26日晚,李在全社大會上被批鬥6個多小時後的第二天凌晨,幾個造反「小將」連夜去抄家,藏在地板下面的底片沒有被發現,躲過一劫。

1969年秋天,李振盛和妻子祖瑩俠被下放到柳河五七幹校勞動改造,臨行前李擔心萬一遭遇不測,藏在地板下面的底片將永遠無人知曉了。他們夫婦經過商量就把這個秘密托付給絕對可靠朋友李明達。

李振盛接受新浪傳媒專訪時說,他像劉備託孤似的對好友李明達說:「明達兄,萬一我們倆出事了,請你設法把這些記錄歷史的底片取走保存好,我相信將來一定會有用的!」李明達神情凝重地接受了他們的托付。

目擊迫害歐陽湘系列照 成歐陽湘平反證據

1996年10月,李振盛應哈佛大學邀請赴美講學,這次訪美李巧遇了曾任胡耀邦政治秘書的一位老先生。這位老先生告訴李,文革後這組系列照成了徹底平反歐陽湘的證據。

老先生說,當年他在胡耀邦身邊工作時,歐陽湘的母親時任中國科學院司局長,她反覆給胡耀邦寫信要求為兒子平反昭雪。胡耀邦幾次下令黑龍江、吉林省委徹底調查此案。調查之事首先遭遇踢皮球現象。

據實地察看歐陽湘的「自殺」現場,發現「隔離室」的廁所窗台很高,一個被折磨得極度虛弱的病人還帶著手銬,無論如何也是爬不上去的,不可能自行跳樓自殺。再者還有兩名看守押著上廁所,就是能跳樓也沒有機會的。誰都看得出這明明是一起人為製造的自殺假象,讓歐陽湘含冤而死,卻謊報中央說是跳樓自殺。但是,那時誰也不敢去推翻省委已經上報中央的結論啊。

在胡耀邦一再催促下,下邊報上來的調查報告仍是維持原先的自殺結論。那時情況是冤假錯案很多,遲早都要平反。但是,如果確屬自殺,也會給予平反;如不屬於自殺,就會徹底平反昭雪。當時,在公開發佈的平反決定中常見「給予平反」或「徹底平反」兩種提法,這意味著平反的涵義與程度是有區別的。

後來,歐陽湘的母親聽哈爾濱的親友說,當年省報有一個記者拍了歐陽湘慘遭批鬥的照片,那些照片中的歐陽湘不服高喊口號,造反派用髒布塞住他的嘴,他掙扎著吐出來照樣喊口號,被造反派打翻在地拳打腳踢,他遍體鱗傷仍在不斷抗爭,這足以證明歐陽湘決不會自殺。

歐陽湘母親馬上寫信向胡耀邦報告這一情況,胡耀邦閱後立即指示黑龍江省委調閱這組照片直送中央,給這起冤案徹底平反昭雪了。

這位老先生還說,當時胡耀邦還讓他電話通知黑龍江省委要給攝影記者記功,那時他們只知道是省報一名記者拍的照片,並不知道具體是誰拍的。

(責任編輯:謝東延)

相關新聞
一個美國革命者的「文革」經歷與反思
【史海】揭周恩來文革拋棄劉少奇之謎
【史海】文革中慘死的三位漂亮「女反革命」
揭秘文革中「內參片」的由來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日歐被推向美國 北京愚蠢樹敵
【橫河觀點】80年反目為仇 中共羞辱美特使
【思想領袖】郭君:香港大紀元遭襲擊內幕
【時事軍事】美軍遠征打擊群 可替中共收場
【財商天下】華融債務風暴 金融界大事件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