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動中南海聯名事件 主角家屬被迫離家告洋狀

【大紀元2012年05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高紫檀報導)自從5月初300村民按手印要求釋放河北泊頭市富鎮周官屯村法輪功修煉者王曉東的材料在中共高層傳閱後,中共政法委開始四處尋找那份300人按手印的請願書原件,河北泊頭當地國保也加劇了搜捕王曉東的妹妹王曉美。這位農村婦女不得不攜帶幼子在外流浪,四處躲藏,留下王曉東幼子和老人在家無人照料。

王曉美攜幼子四處躲藏

2012年5月24日,當地一位知情人士告訴大紀元記者,由於這份300村民按手印的材料在當地被四處傳看,震動很大,當地政法委正在四處尋找王曉美,而王曉美不得不四處躲藏,儘管帶著5歲的幼子,但也不敢長期居留在一個地方。

這位知情人士最後見到王曉美是大約十天前,王曉美顯得非常害怕,也非常小心。這位知情人士說,王曉美帶著5歲的孩子流浪在外,相當可憐。由於害怕當地警察和國保的追捕,王曉美的電話不得不經常更換,目前王曉美留下的電話已經又打不通了,無法聯繫。

這位知情人士說,王曉東6歲的兒子與77歲的母親相依為命,在當地艱難度日。而王曉東2萬元的化肥款又被國保抄家時抄走,未留下任何收據,並且面對家屬的質問,拒不認帳。

當地國保威脅村民 試圖歪曲村民簽名真相

知情人士還透露,當地政法委想通過威脅村民,把這個事情化解掉,但大部份村民並沒有屈服。

這位知情人士說,當地國保和警察已經找到了那些參與簽名要求當局釋放王曉東的村民,並以質問的口氣單獨詢問每一個人的簽名動機以及與法輪功有何牽連,同時錄像並記錄筆錄。少數村民在國保營造出的恐怖氣氛下,不得不違心地說自己簽名並非出於本願,但絕大部份村民堅持稱,簽名是出於自願。

王曉美輾轉送給大紀元記者的求助信顯示,後來被國保「詢問」的村民講,他們講的話根本就沒有全部錄音,是斷章取義,和要求他們簽字的「詢問書」上的內容根本對不上號。

求助信還顯示,王曉美和姐姐用一天的時間在周官屯村走了一圈,就有110戶村民簽了字。第二天,因頭天沒有在家而沒趕上簽名的村民聽說後,找到她們說:「只要能放人我們也簽!」之後形成了使多名中共政治局常委震驚的300人按手印的材料。

王曉美在信中說:「我們無職無權、無錢無勢,既不會請客也請不起,更不具備對村民有許諾或脅迫的能力,村民的簽字完全出自於對王曉東的同情。」

國保騷擾敲詐 王曉東幼子老母無人照料

這封求助信中還透露,自4月24日至27日,國保大隊數次以突襲的方式到王曉美家逼要村民簽名的請願書原件,並放出隨時抓王曉美的口風,並要求王曉美家人交兩萬元的「取保候審」費用。

目前,王曉東77歲的老母親和6歲的小孩相依為命,無人照料;王曉東的姐姐、妹妹均因國保和當地公安的騷擾而被迫四處躲藏。

相關報導顯示,今年2月25日,河北省泊頭市富鎮周官屯村法輪功學員王曉東無辜被公安抓捕後,全村300戶各派一名代表在呼籲書上簽名按手印,當地大隊甚至蓋公章證明,要求當局釋放王曉東。大紀元記者獨家獲悉,這份300戶村民簽名的材料還曾在中共政治局高層傳閱,使一些政治局常委震驚,甚至中央有些人認為,這件事情相當於當年鄧小平改革的「小崗事件」一樣,要改寫歷史。

王曉美泣血求助國際社會

王曉美托人向大紀元記者發出求助信的同時,也請求大紀元記者呼籲國際社會,關注政法委對他們一家的非法迫害。

在這封寫於5月12日的求助信中,王曉美表示:「泣血寫就於逃亡途中。」

附王曉美的來信《向國際社會控告國保警察對王曉東的迫害行為並懇求國際社會給予援助》

全世界所有關心中國人權、宗教自由的友好人士,

美國國務院負責中美人權對話的有關官員:

您們好!我是中國大陸的一名法輪功修煉弟子,乳名曉美(有時也寫為「小美」),身份證名字叫「王俊玲」。為了遵守中國政府法令,我從來沒有聚會練習過,更沒在公眾場合練習過。完全是一個人在家裏修煉,修煉的目的也是強身健體、追求心靈的淨化。我對政治不感興趣,也不參加任何政治活動,甚至連所在村的村民委員會選舉投票,也是由丈夫代替。但是,大法弟子、我哥哥王曉東(有時也寫為「小東」,河北省泊頭市富鎮周官屯村人)受迫害的經歷以及他目前被關押的遭遇,使我拿起筆寫這封信,向國際社會和關注中國人權狀況的美國中美人權對話官員求救。

由於我哥哥被關押,我本人也成了被隨時抓捕的對象。國保警察不僅對我的親戚放話說隨時抓我、見到就抓,還要我的親人出兩萬元人民幣為我辦理取保候審手續。我本人及家庭經濟條件很差,實在拿不出兩萬塊錢來辦理取保候審,只好流落在外,有家不能歸。

下面就是王曉東以及我本人受迫害的具體情況:

(一)搜查程序違法,兩萬餘元化肥款無下落

在2012年2月25日王曉東被國保大隊抄家抓人後,其家人在王曉東的屋中傢俱上見到一張周官屯村支書周印忠簽名的一張空白「查抄物品清單」,上面只在「見證人」一欄有周印忠的簽名外,辦案人員,日期查抄物品欄都是空白的,其家人不知是甚麼東西。

3月12日,泊頭市國保大隊通知,讓周官屯村村官及王曉東的家屬到拘留所見王曉東。在去拘留所途中,王曉東家人問周印忠,他簽名的清單是幹甚麼用的,周印忠講:2月25日當天早上是公安局的人找到他讓他去抄家現場的,並且讓周印忠在查抄物品清單上簽字。國保警察說:「物品太多,我們回局裡再清點填寫吧。」周印忠就在空白「查抄物品清單」上簽了字,只留了一張放在屋中傢俱上。可見周印忠並不懂在「查抄物品清單」上簽字的責任是被愚弄的。在拘留所見到王曉東時,王曉東講,當他見到警察抄走了他賣化肥的現金2萬餘元時,質問警察「你們為甚麼抄走我的錢」,警察嘲笑他說「錢沒有你的都是我們的」。(現在王曉東仍在被關押中,可隨時詢問王曉東有無此事)。當我就此事問周印忠時,周印忠無言以對。

第二天(3月13日),周印忠就去了泊頭市國保大隊,回來後就把自己原來說的簽字的事實經過全部推翻。稱:他根本就沒簽過甚麼字,那是有人給他栽贓等等。由此不難看出讓周印忠出爾反爾的是哪些人?是誰真正懼怕空白的「查抄物品清單」的真相被曝光。王曉東的親人仔細清理被查抄後現場,在院外的柴草中找到了三十二開本的王曉東賣化肥的詳細清單。4月14日,王曉東的親屬就被搶走的2萬餘元的化肥款及帳本被丟棄情況,質問國保大隊副大隊長高貴起時,高貴起脫口說了一句話:「哎呀,你們找到那帳了!」在不填寫具有法律效力的「查抄物品清單」的情況下,把王曉東家中能抄走的全部抄走,包括現金、日用工具(鉗子、扳子、手電筒)等等。這是入戶搶劫還是執法?

(二)國保大隊長王文生威逼利誘村民做反證

4月24日,國保大隊長王文生迫使周官屯村支部書記周印忠召集部份在釋放王曉東請願書上簽名的村民,將這些村民拉到周官屯飯店,以核實村民簽名的真實性為名,以質問的口吻問簽名人簽名的動機,是否也練法輪功。並對每一人進行錄音、錄像,最後讓每個人在所謂的詢問書上簽字。據後來被詢問的人員講,他們講的話根本就沒有全部錄音,是斷章取義,和要求他們簽字的「詢問書」上的內容根本對不上號。但是只要簽了字的人,那天中午就被國保警察在周官屯飯店裡請了客。

在簽署300村民要求釋放王曉東的請願書時,我和自家姐妹共兩人用一天的時間在周官屯村走了一圈,就有110戶村民簽了字。我們無職無權、無錢無勢,既不會請客也請不起,更不具備對村民有許諾或脅迫的能力,村民的簽字完全出自於對王曉東的同情。就在我們姐妹讓村民簽名的第二天,因頭天沒有在家而沒趕上簽名的村民聽說後,找到我們說:「只要能放人我們也簽!」所以,這樣的請願書才真正的反映了民意。

泊頭國保大隊長王文生之流以先威脅後請客的方式弄出的東西,只是公然造出了一個向上欺騙省委省政府、對下愚弄平民民眾的偽證而已。

(三)王曉東77歲老母親、6歲兒子無人照料

4月10日與14日,王曉東的家人兩次到公安局、一次到檢察院交村民聯名請願書,第一次去公安局無人接待,二次見到了國保大隊副大隊長高貴起,他對人不接待,對請願書不接收。無奈,王曉東的親人在回家的路上,把王曉東歷次被迫害的經過以及請願書的多份複印件,全部發給了路人,讓社會來評價,引起一時轟動。此後,自4月20日請願書被上網曝光以來,泊頭市公安局國保大隊長王文生利用各種方式向我以及王曉東的其他親屬索要請願書的複印件及原底。一份聯名請願書,是向政府及執法部門請願的,簽名者無罪,請人簽名者無罪,王曉東的家屬是具有保存請願書的權利的。

但是,自4月24日至27日,國保大隊數次以突襲的方式到我家逼要原底,也就放出隨時抓我的口風,並要求我家人為我交兩萬元的取保候審費用。我為自己的親哥哥奔走呼籲,犯了甚麼法?國保警察就要抓我,向我家人勒索錢財。

為了還哥哥一個清白,也為被關押中的哥哥有一線希望,我只好到處躲藏。流離失所的我,為了親人早日獲得自由的我,在流離失所的處境中,向國際社會與負責中美人權對話的官員請求:幫助我們,讓我們脫離被迫害的苦難深淵!為了我們兄妹,也為了我們77歲的寡母,更為了一個6歲的兒童——王曉東幾經當局迫害,妻子無奈離婚,留下孩子我母親照看。

現在,我的老母親和我侄子相依為命,艱難度日。我本可以照顧母親和侄子,但是,現在被國保警察逼得有家不敢回,對母親和侄子的艱難境況,無法提供實際的幫助。凡是對此悲慘境況稍有瞭解的善良人士,無不暗中流淚。所以,有正義人士接到我們散發的請願書後,在國際上給上了網,才使這個迫害事件被國際社會所聞知。在這裡,我要謝謝沒告訴我們姓名的好心人!最後,我還要說一下被關押中的王曉東的境況。

據親屬給王曉東聘請的律師講:王曉東在看守所每天被迫做超量的體力勞動,還吃不飽飯;如果不能完成規定的勞動任務,還會被看守所指定在押嫌犯負責人(俗稱「號長」)毆打。

我對以上所講,願負法律責任。如果不實,願意受中國法律追究。也願意向國際社會作證,揭露更多的迫害行為。在懇求國際社會援助的同時,我也希望你們向中國政府提出會見我的要求,由國際人權機構代表、中國政府代表、我本人三方見面,全面核實我所反映的情況。

再次申明,我所反映的情况若不屬實,甘願受中國法律制裁。再次懇求,國際社會關注中國人權的友好人士、美國國務院負責中美人權對話的官員,關注我的處境、關注我哥哥王曉東的被關押情況,早日幫我們脫離苦難的深淵!!

我,作為一名中國婦女,以中國最傳統的形式,給您們下跪了!!即便你們不想做不能幫我,也該為我77歲的寡母、沒有母愛的6歲侄子考慮一下吧!!!

王俊玲(曉美),泣血寫就於逃亡途中。2012年5月12日

【今日点击】三百请愿者联名支持法轮功震动中南海

(責任編輯:徐亦揚)

相關新聞
吉林樺甸市王曉東被劫持遭酷刑逼供
邵逸夫獎揭曉 得獎包括兩名華人
王曉東和吳文俊等六人獲邵逸夫獎
邵逸夫獎頒獎 獎金每人百萬美元
最熱視頻
【有冇搞錯】中共五個最恐懼的事情
【拍案驚奇】克里上海被冷落 中共拋棄李嘉誠?
【思想領袖】郭君:香港大紀元遭襲擊內幕
【橫河觀點】80年反目為仇 中共羞辱美特使
【唐浩視界】重判黎智英祭旗 中共啟動香港文革
【財商天下】華融債務風暴 金融界大事件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