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楊寧】:王立軍死不了是在為將來的大審判做準備

楊寧

人氣: 75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2年09月18日訊】 9月17日、18日,重慶市原副市長、公安局原局長王立軍徇私枉法、叛逃、濫用職權、受賄一案在四川省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開庭審理。不出所料,審判與谷開來案一樣,完全按照既定的腳本上演,每一位演員都盡職盡責。最精彩的一幕是王立軍在檢方指控自己犯有「叛逃罪」時,居然稱「逃美國駐成都領事館是保命的無奈之舉」。既然是為「保命」,「叛逃」似乎也就可以理解了。那麼究竟是誰在威脅他的生命?誰又讓他在庭審時清楚地點出了這一點?

按照檢方的四項控罪,王立軍最高可判死刑。不過在檢方提到其有重大立功表現可酌情從輕處罰後,列位看官就知道,王立軍肯定是死不了的了。

針對控罪,王立軍可獲得從輕處罰的理由如下:一、因其要求下屬保留了谷開來涉嫌殺人案的物證等,向國家有關部門反映谷涉嫌故意殺人的問題,並提供有關證據材料,積極協助複查等,所以可對徇私枉法罪酌情從輕處罰。二、其犯叛逃罪後自動投案,因此可從輕或者減輕處罰。三、其揭發了他人重大違法犯罪線索,為有關案件的查辦發揮了重要作用,有重大立功表現,因此可減輕處罰。

由此筆者推斷,王立軍的量刑應該在有期徒刑十年以上至無期徒刑,死緩的可能性雖有,但不是很大,因為連谷開來這樣的殺人犯都可以只判個死緩,沒有被控殺人罪的王立軍又如何可超越谷的判決?這樣的「寬大」應該源自胡溫習一方的通盤考慮,他們並不想讓其速死,而且也不能讓其死,除了留著他還有一定的功用,即推動薄熙來案的審判,警告一直興風作浪的周永康外,最為重要的一點是,如果處死了吐露了如此多秘密的王立軍,不僅違背了中共「坦白從寬」的政策,而且在黨內讓胡溫習背上過河拆橋的罵名,會寒了不少轉投他們人的心。這自然犯了政客的大忌。

而從王立軍在庭審時所言以及此前披露的消息可知,能夠威脅到他生命的人惟有薄熙來。事實上,正是薄熙來為了保住自己,而準備犧牲並殺死王立軍,才導致二人反目成仇,王立軍亦孤注一擲將關於薄、周密謀以及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等高層內幕捅給了美國。顯然,當局所說的王「揭發了他人重大違法犯罪線索」中的「他人」不是薄熙來就是周永康,或者二者都包含在內。作為薄周謀逆以及薄谷夫婦和周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重要參與者的王立軍的口供,無疑具有非常重要的價值。可以說,胡溫習掌握了王的口供,就可以定性和審理薄案,同時在高層博弈中,贏得主動。

然而,種種跡象都讓筆者懷疑,以周永康為首的血債派能否在「警告」下消停。因為儘管有王立軍的助力,但如果胡溫習等若依舊掩蓋其與周、薄、谷等犯下的活摘器官等滔天罪行,且還是想以無關痛癢的罪名來處置薄熙來,那麼,雙方的角力就不會終結。更為關鍵的是,隨著國際社會、各國政府、世人以及中國人對於活摘器官罪惡的瞭解,沒有身負血債的中共高層不僅會遭到輿論的譴責,而且將避免不了承擔起包庇的罪名。哪一個領導人可以承擔得起呢?

沒有人否認,罪惡總有被清算的一天,當然一定不是在中共的法庭上。或許中共高層沒有意識到,他們留下了王立軍這個活口,客觀上就是在為將來由人民主導的大審判做準備,因為王立軍不僅是個罪犯,更是個關鍵的證人,他將為還原中共的滔天罪惡提供不可或缺的供詞,而那時代表人民的大審判,才是對王立軍、薄熙來、周永康等人的終極審判。

評論
2012-09-19 1:3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