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染我們記憶的塵埃(四十六)

史洪願: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誣陷與瘋狂鎮壓(上)

—中共謊言100例

人氣 6

【大紀元2013年11月11日訊】79.法輪功是「邪教」?

「邪教」是江氏集團給法輪功定的一個最大的莫須有的罪名,也是它們蓄意編造和散佈的關於法輪功的種種謊言的核心所在。

如果要給「顛倒黑白」這四個字找一個注腳的話,江氏集團蓄意編造和散佈的這一謊言可以說是再恰當不過了!

事實上,法輪功既不是宗教,與「邪」字更是南轅北轍。

了解法輪功的人都知道,法輪功也叫法輪大法,1992年5月由李洪志先生傳出。法輪功不僅將五套健身功法傳授給修煉者,而且教導修煉者一心向善,不斷提高自己的道德水準,時時處處做一個好人、一個更好的人。因此,凡真心修煉法輪功者,個個在社會上嚴守公德,與人為善;在工作單位兢兢業業,勤奮工作;在家庭中尊老愛幼,和睦相處,不僅淨化了修煉者自己的身心,而且有力的帶動了整個社會精神文明的全面回升。1998年下半年,由前全國人大委員長喬石所主持的對法輪功的官方調查得出的結論是: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

至今,李洪志先生的《轉法輪》一書已被翻譯成二十多種語言,李洪志先生和法輪大法共獲得了世界各國的一千多項褒獎,在六十多個接納法輪功的國家和地區,數已百計的地方政府紛紛宣佈「法輪大法日」、「法輪大法周」、「法輪大法月」、「李洪志日」,以此感謝李洪志先生,歡迎修煉法輪大法的群體,從正面肯定了「法輪大法」勸人向善,使社會道德回升的魅力。

可見,法輪功究竟是不是江氏集團所誣陷的所謂「邪教」,事實已經做出了最好的回答。

80.「法輪功殘害生命,造成1400人致死和得精神病」?

法輪功究竟是殘害生命還是造福生命?事實勝於雄辯。

1998年9月,由具不同專長的醫師、醫學教授等專家組成的調查小組曾對廣東省的廣州、佛山、中山、肇慶、汕頭、梅州、潮州、揭陽、清遠、韶關等市法輪功學員的身心健康狀況進行了一次表格抽樣調查。這次表格抽樣共調查了12553人,其中男性占27.9%,女性占72.l%,50歲以下的占48.4%,50歲以上的占51.6%;其中患一種以上疾病的學員10475人,占調查總人數的83.4%。調查結果表明,通過2-3個月至2-3年不同時間的修煉,患病學員的身體狀況大為改觀,祛病效果十分顯著, 痊癒和基本康復率為77.5%。加上好轉者人數20.4%,祛病健身總數有效率高達97.9%。

調查還發現,法輪功學員修煉後出現了許多奇特的現象,這些現象不是個別案例,而是一個普遍的群體現象。其超常性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第一,絕大部份學員在修煉後身心健康狀況迅速得到了改變,其速度和效果令人驚奇。有的在聽完李洪志先生講課或在家看書,三、五天之內就出現了症狀消失,全身一身輕的感覺,大部份在數月或一到兩年之內能達到疾病症狀完全消失或好轉。

第二,許多學員在煉功前是有名的「藥罐子」或「醫院常客」,煉功期間他們竟然能做到不需繼續吃藥和打針,而疾病不會加重與重發,反而身體狀況越來越好,這其中既有正在進行化療的腫瘤患者,也有被醫生告知「不能停藥治療」的糖尿病患者。

第三,在修煉前患病的學員中,有一些是患有醫學上認為的頑症、絕症或疑難病,他們有的被醫院判了「死刑」,有的被權威專家下了「無法治癒」的定論。可是通過修煉法輪大法,他們卻奇跡般地得到了康復,簡直讓醫學專家目瞪口呆,震驚之餘百思不得其解。

第四,在法輪大法修煉者中不但病症消失,而且身體普遍出現向年輕方向退的現象。老年修煉者出現皺紋減少,頭髮變黑,臉色紅潤,皮膚光滑,出現「返老還童」之狀。

既然如此,官方媒體報導的所謂「1400例」又是怎麼回事呢?從我們瞭解的情況來看,這1400人之所以死亡和得精神病,並非是因為修煉法輪功的原因。

他們中的有些人,雖然練了法輪功的動作,但並沒有按照法輪功的心性標準要求自己。李洪志先生反復強調,煉法輪功可以祛病健身,但目地不是為了祛病。不修心性光煉動作,這樣的人不能算是真正的法輪功修煉者,也不能祛病。如果是重病人,病發時照樣會死,或到了天年而壽終。這樣的人死了,硬說是煉功致死的,合理嗎?例如,被算在所謂「煉法輪功致死的1400多人」之列的馬錦秀,曾患有嚴重的糖尿病,修煉法輪功後,身體有了奇跡般的變化,糖尿病等症狀全無,身輕體健。她逢人便說,法輪大法太好了。她的很多親朋好友對此都可以證明,街坊鄰居也都可以證明。但據其子女講,她在後來的修煉中,並沒有嚴格按照煉功人的標準要求自己,結果造成最後的不幸。試想,如果把練過功的人因病去世說成是練功造成的,我們是不是該把所有在醫院裏死去的患者統統說成是醫院造成的呢?或者說,練了功就不會死了呢?

在所謂「1400例」中,還有許多人煉功前就是重病患者和精神病人。法輪功明確規定,危重病人和精神病患者不宜煉功。李洪志先生在面授班期間更是多次規勸危重病患者和精神病患者離場,並曉之以理。精神病患者因為不能明明白白地按功法的要求守心性、提高自己,所以即便學煉也很難真正成為法輪功弟子。修煉講「修在自己,功在師父」,沒有師父管根本修不成,仍是個普通人,而普通人的生老病死只能按照普通人的規律發生發展。例如,河北省任丘市青搭鄉張各莊村民朱長久,自1997年開始患精神病,其妻邊立新經常發現他精神恍惚及胡言亂語,言行異常,但1999年初他病情有所好轉。當年7月,江氏集團鎮壓法輪功後,其父親朱振虎將他的法輪功書燒掉,村幹部及鄉派出所公安又天天找他談話,在巨大壓力下,朱長久舊病復發。11月25日,他不穿衣,赤條條的,整天傻笑,兩眼發直,翌日(二十六日)淩晨,他突然用鐵錘將父母殺死。但官方卻不顧事實,蓄意編造說朱長久是因為煉法輪功而導致精神病的。

還有些被列入所謂「1400例」的人從來就沒有煉過法輪功。如大陸公民肖玉芬披露說,她的丈夫王嚳生前得過乙型肝炎,但從未煉過法輪功。王嚳於1998年去世,「去世的原因是:1、在工作中說真話受排擠;2、工作中叫人騙了一把,自己拿錢給補上;3、因為他哥哥在1995年8月25日去世,死於肝癌,時年50歲,弟弟在1997年5月9日死於肝病,時年46歲,因為他們兄弟都有肝病,所以對他壓力很大。」但後來不知怎的,王嚳竟被成了所謂「1400例」中的一例。肖玉芬氣憤的說,「我丈夫純屬正常死亡,根本不是煉法輪功煉的」。

令人難以置信的是,被列入所謂「1400例」的另一些人,竟然是被江氏集團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如黃欣金,女,40多歲,甘肅省武威縣西陽小學教師。因煉法輪功,公安經常到她家,強迫她寫與法輪功決裂的保證書,她寧死不寫。公安通過教委對她施壓,開除了她的教職,停發了她的工資,她的丈夫也對她進行迫害、毆打。後來公安把她送進精神病院,進行了20多天慘無人道的迫害和折磨,回家後又被軟禁起來不讓與任何人接觸,十幾天後的一天早上,她們家人說她跳樓了,她丈夫報告了公安局,攝了影,上了電視說,煉法輪功煉出了精神病,跳樓摔死了,沒有任何法醫檢查就火化了。她留下遺書,最後寫著師父的話,「生無所求,死不惜留,蕩盡妄念,佛不難修」。可想她頭腦是清醒的,根本沒有一點精神病,她的死完全是公安對黃欣金的迫害與摧殘造成的。江氏集團不但將黃欣金這樣堅持信仰的法輪功修煉者迫害致死,還反過來倒打一耙,栽贓說是煉法輪功致死的,可見其卑鄙之至。

為了搞出所謂的「1400例」,多少人下了多少功夫、做了多少手腳,現在對大眾來說還是未知數。但僅從以上已經揭露出的情況來看,這「1400例」的真實性究竟如何也就可想而知了。

退一萬步講,且不說這些案例的真實性,就按中國政府的口徑——大陸只有200萬法輪功修煉者來算,死亡的1400人也只占學員總數的0.07%,比起中國統計年鑒1998所載的1997年全國平均死亡率0.651%來,僅是後者的1/9.3。明白人一眼就能看出,這個數字對一個老年人、重症絕症病人占很大比例的學功人群來說,只能證明法輪功祛病健身功效之超常,而不是相反。

81.「春風化雨般」的教育轉化

自1999年7月中國大陸公開鎮壓法輪功以來,江氏集團不但嚴禁公民煉法輪功的動作,而且對廣大法輪功學員進行非法洗腦,強制他們在精神上放棄自己的信仰,美其名曰「春風化雨」般的「教育轉化」,自我吹噓體現了所謂「黨的關心和溫暖」。

在這場美其名曰「春風化雨」般的「教育轉化」中,為了迫使廣大法輪功學員放棄自己的信仰,江氏集團操縱它們控制下的國家機器及其形形色色的惡人,用盡了從威逼利誘到酷刑折磨的各種邪惡手段,可以毫不誇張的說,6年多來,在大陸勞教所、監獄以及各種名目的「轉化班」「法制學校」等進行的這場「教育轉化」,完全是一場徹頭徹尾的精神迫害和對信仰自由的肆意踐踏,充滿了欺詐、威逼、暴力和血腥,是人類歷史上空前黑暗邪惡的一幕。

大連教養院的暴行便是江氏集團「春風化雨」般「教育轉化」法輪功學員的一個典型。

2003年6月29日,大連電視臺《新聞全景》欄目宣稱對被關押在大連教養院的法輪功學員進行了採訪報導。該報導聲稱:大連教養院裏根本沒有什麼「迫害」,獄警與法輪功學員之間「親如兄弟」。教養院的不法人員表白說:我們對法輪功人員實行的是「教育、感化」的方針。

那麼事實真相究竟怎樣呢?

據知情者揭露,2001年,大連教養院對法輪功學員進行了整體性的瘋狂迫害和非人折磨,使用了包括嚴刑拷打在內的各種強制手段,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寫所謂「保證書、悔過書、揭批書」。在這場迫害中,多名不肯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被打傷,甚至被迫害致死。如學員劉長海在經受七、八根電棍的電擊和毒打後被迫跳樓身亡;女隊學員王秋霞則被活活打死……慘不忍睹的惡性事件接連發生。

此後,瘋狂的迫害和折磨仍在大連教養院內延續著。教學樓內,在高壓下被迫放棄了修煉的法輪功學員大部分被關在一樓,環境舒適,很少勞動,常戶外活動,而堅持信仰的法輪功學員則被分別關在環境惡劣的二、三樓,一舉一動都在監控之內。因環境髒和潮濕,他們中大部分人身患疥瘡,苦不堪言,而且很少被允許戶外活動,部分學員出現肌肉無力症狀。在四樓,則是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所謂「嚴管」——即迫害「轉化」的地方,絕大部分學員都曾在這兒遭受過令人髮指的殘酷折磨。2002年初至2003年5月間,法輪功學員吳軍在此被打得眼睛青腫,出現暫時性失明;石月利三次被送入嚴管迫害,強行灌酒,為掩人耳目,被蒙上床單毒打,牙被打掉,然後強迫躺在床上兩個多月,以至後來下床需攙扶才能行走。法輪功學員呂開利,2002年1月後長期遭受嚴管迫害,雙手被銬著,頭被套上拳擊頭帽,不許洗漱,達一年之久。在進行肉體迫害的同時,惡警們還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心理折磨和精神迫害。如惡警景殿科曾指使人在法輪功學員呂開利、吳軍、顧群等人的身上書寫誣衊法輪功的文字等,對他們進行心理摧殘。

自始至今,大連教養院就是這樣「教育、感化」法輪功學員,就是這樣對法輪功學員「親如兄弟」的。如今,這場邪惡的「教育轉化」仍在大連教養院延續著,迫害的力度還在不斷加大,迫害的手段還在不斷翻新。

瀋陽市馬三家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暴行更是令人髮指!

在這座折磨法輪功學員的人間地獄裏,每天都在上演著殘無人道的酷刑。學員齊玉玲被管教用電棍電乳頭,張秀傑被電棍電、打,還被電陰道部位,最後被電得昏死過去。王曼麗因為不轉化,被隊長帶到隊部,管教和隊長倆人打她耳光,打得她支援不住,又打腦袋,然後用電棍電,一直電到她沒有知覺為止。李小燕被管教用四個電棍電她的頭、腳心,把她的肉都電糊了,逼她轉化。更駭人聽聞的是,這裏的的獄警竟喪盡天良,將18名堅持信仰的法輪功女學員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與男犯人同居一室。

惡警們還對法輪功女學員說,什麼是「忍」,「忍」就是把你強姦了不允許上告!

6年多來,在中國大陸,凡是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所謂「教育轉化」的場所,無一不發生著類似大連教養院和馬三家勞教所這樣的暴行,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這哪裏是什麼「春風化雨」啊,分明是地地道道的血雨腥風!

相關新聞
一位法輪功學員在勞教所受到的「酷刑教育」
李智:江氏集團對法輪功又開始新一輪的造謠鎮壓
飛鳴: 迫害法輪功是江氏集團對中國人民的犯罪
清言:江氏集團「人權對話」的台前幕後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日歐被推向美國 北京愚蠢樹敵
【橫河觀點】80年反目為仇 中共羞辱美特使
【思想領袖】郭君:香港大紀元遭襲擊內幕
【時事軍事】美軍遠征打擊群 可替中共收場
【財商天下】華融債務風暴 金融界大事件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