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染我们记忆的尘埃(四十六)

史洪愿: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诬陷与疯狂镇压(上)

—中共谎言100例

人气 4

【大纪元2013年11月11日讯】79.法轮功是“邪教”?

“邪教”是江氏集团给法轮功定的一个最大的莫须有的罪名,也是它们蓄意编造和散布的关于法轮功的种种谎言的核心所在。

如果要给“颠倒黑白”这四个字找一个注脚的话,江氏集团蓄意编造和散布的这一谎言可以说是再恰当不过了!

事实上,法轮功既不是宗教,与“邪”字更是南辕北辙。

了解法轮功的人都知道,法轮功也叫法轮大法,1992年5月由李洪志先生传出。法轮功不仅将五套健身功法传授给修炼者,而且教导修炼者一心向善,不断提高自己的道德水准,时时处处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因此,凡真心修炼法轮功者,个个在社会上严守公德,与人为善;在工作单位兢兢业业,勤奋工作;在家庭中尊老爱幼,和睦相处,不仅净化了修炼者自己的身心,而且有力的带动了整个社会精神文明的全面回升。1998年下半年,由前全国人大委员长乔石所主持的对法轮功的官方调查得出的结论是: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

至今,李洪志先生的《转法轮》一书已被翻译成二十多种语言,李洪志先生和法轮大法共获得了世界各国的一千多项褒奖,在六十多个接纳法轮功的国家和地区,数已百计的地方政府纷纷宣布“法轮大法日”、“法轮大法周”、“法轮大法月”、“李洪志日”,以此感谢李洪志先生,欢迎修炼法轮大法的群体,从正面肯定了“法轮大法”劝人向善,使社会道德回升的魅力。

可见,法轮功究竟是不是江氏集团所诬陷的所谓“邪教”,事实已经做出了最好的回答。

80.“法轮功残害生命,造成1400人致死和得精神病”?

法轮功究竟是残害生命还是造福生命?事实胜于雄辩。

1998年9月,由具不同专长的医师、医学教授等专家组成的调查小组曾对广东省的广州、佛山、中山、肇庆、汕头、梅州、潮州、揭阳、清远、韶关等市法轮功学员的身心健康状况进行了一次表格抽样调查。这次表格抽样共调查了12553人,其中男性占27.9%,女性占72.l%,50岁以下的占48.4%,50岁以上的占51.6%;其中患一种以上疾病的学员10475人,占调查总人数的83.4%。调查结果表明,通过2-3个月至2-3年不同时间的修炼,患病学员的身体状况大为改观,祛病效果十分显着, 痊愈和基本康复率为77.5%。加上好转者人数20.4%,祛病健身总数有效率高达97.9%。

调查还发现,法轮功学员修炼后出现了许多奇特的现象,这些现象不是个别案例,而是一个普遍的群体现象。其超常性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第一,绝大部分学员在修炼后身心健康状况迅速得到了改变,其速度和效果令人惊奇。有的在听完李洪志先生讲课或在家看书,三、五天之内就出现了症状消失,全身一身轻的感觉,大部分在数月或一到两年之内能达到疾病症状完全消失或好转。

第二,许多学员在炼功前是有名的“药罐子”或“医院常客”,炼功期间他们竟然能做到不需继续吃药和打针,而疾病不会加重与重发,反而身体状况越来越好,这其中既有正在进行化疗的肿瘤患者,也有被医生告知“不能停药治疗”的糖尿病患者。

第三,在修炼前患病的学员中,有一些是患有医学上认为的顽症、绝症或疑难病,他们有的被医院判了“死刑”,有的被权威专家下了“无法治愈”的定论。可是通过修炼法轮大法,他们却奇迹般地得到了康复,简直让医学专家目瞪口呆,震惊之余百思不得其解。

第四,在法轮大法修炼者中不但病症消失,而且身体普遍出现向年轻方向退的现象。老年修炼者出现皱纹减少,头发变黑,脸色红润,皮肤光滑,出现“返老还童”之状。

既然如此,官方媒体报导的所谓“1400例”又是怎么回事呢?从我们了解的情况来看,这1400人之所以死亡和得精神病,并非是因为修炼法轮功的原因。

他们中的有些人,虽然练了法轮功的动作,但并没有按照法轮功的心性标准要求自己。李洪志先生反复强调,炼法轮功可以祛病健身,但目地不是为了祛病。不修心性光炼动作,这样的人不能算是真正的法轮功修炼者,也不能祛病。如果是重病人,病发时照样会死,或到了天年而寿终。这样的人死了,硬说是炼功致死的,合理吗?例如,被算在所谓“炼法轮功致死的1400多人”之列的马锦秀,曾患有严重的糖尿病,修炼法轮功后,身体有了奇迹般的变化,糖尿病等症状全无,身轻体健。她逢人便说,法轮大法太好了。她的很多亲朋好友对此都可以证明,街坊邻居也都可以证明。但据其子女讲,她在后来的修炼中,并没有严格按照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结果造成最后的不幸。试想,如果把练过功的人因病去世说成是练功造成的,我们是不是该把所有在医院里死去的患者统统说成是医院造成的呢?或者说,练了功就不会死了呢?

在所谓“1400例”中,还有许多人炼功前就是重病患者和精神病人。法轮功明确规定,危重病人和精神病患者不宜炼功。李洪志先生在面授班期间更是多次规劝危重病患者和精神病患者离场,并晓之以理。精神病患者因为不能明明白白地按功法的要求守心性、提高自己,所以即便学炼也很难真正成为法轮功弟子。修炼讲“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没有师父管根本修不成,仍是个普通人,而普通人的生老病死只能按照普通人的规律发生发展。例如,河北省任丘市青搭乡张各庄村民朱长久,自1997年开始患精神病,其妻边立新经常发现他精神恍惚及胡言乱语,言行异常,但1999年初他病情有所好转。当年7月,江氏集团镇压法轮功后,其父亲朱振虎将他的法轮功书烧掉,村干部及乡派出所公安又天天找他谈话,在巨大压力下,朱长久旧病复发。11月25日,他不穿衣,赤条条的,整天傻笑,两眼发直,翌日(二十六日)凌晨,他突然用铁锤将父母杀死。但官方却不顾事实,蓄意编造说朱长久是因为炼法轮功而导致精神病的。

还有些被列入所谓“1400例”的人从来就没有炼过法轮功。如大陆公民肖玉芬披露说,她的丈夫王喾生前得过乙型肝炎,但从未炼过法轮功。王喾于1998年去世,“去世的原因是:1、在工作中说真话受排挤;2、工作中叫人骗了一把,自己拿钱给补上;3、因为他哥哥在1995年8月25日去世,死于肝癌,时年50岁,弟弟在1997年5月9日死于肝病,时年46岁,因为他们兄弟都有肝病,所以对他压力很大。”但后来不知怎的,王喾竟被成了所谓“1400例”中的一例。肖玉芬气愤的说,“我丈夫纯属正常死亡,根本不是炼法轮功炼的”。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被列入所谓“1400例”的另一些人,竟然是被江氏集团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如黄欣金,女,40多岁,甘肃省武威县西阳小学教师。因炼法轮功,公安经常到她家,强迫她写与法轮功决裂的保证书,她宁死不写。公安通过教委对她施压,开除了她的教职,停发了她的工资,她的丈夫也对她进行迫害、殴打。后来公安把她送进精神病院,进行了20多天惨无人道的迫害和折磨,回家后又被软禁起来不让与任何人接触,十几天后的一天早上,她们家人说她跳楼了,她丈夫报告了公安局,摄了影,上了电视说,炼法轮功炼出了精神病,跳楼摔死了,没有任何法医检查就火化了。她留下遗书,最后写着师父的话,“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可想她头脑是清醒的,根本没有一点精神病,她的死完全是公安对黄欣金的迫害与摧残造成的。江氏集团不但将黄欣金这样坚持信仰的法轮功修炼者迫害致死,还反过来倒打一耙,栽赃说是炼法轮功致死的,可见其卑鄙之至。

为了搞出所谓的“1400例”,多少人下了多少功夫、做了多少手脚,现在对大众来说还是未知数。但仅从以上已经揭露出的情况来看,这“1400例”的真实性究竟如何也就可想而知了。

退一万步讲,且不说这些案例的真实性,就按中国政府的口径——大陆只有200万法轮功修炼者来算,死亡的1400人也只占学员总数的0.07%,比起中国统计年鉴1998所载的1997年全国平均死亡率0.651%来,仅是后者的1/9.3。明白人一眼就能看出,这个数字对一个老年人、重症绝症病人占很大比例的学功人群来说,只能证明法轮功祛病健身功效之超常,而不是相反。

81.“春风化雨般”的教育转化

自1999年7月中国大陆公开镇压法轮功以来,江氏集团不但严禁公民炼法轮功的动作,而且对广大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洗脑,强制他们在精神上放弃自己的信仰,美其名曰“春风化雨”般的“教育转化”,自我吹嘘体现了所谓“党的关心和温暖”。

在这场美其名曰“春风化雨”般的“教育转化”中,为了迫使广大法轮功学员放弃自己的信仰,江氏集团操纵它们控制下的国家机器及其形形色色的恶人,用尽了从威逼利诱到酷刑折磨的各种邪恶手段,可以毫不夸张的说,6年多来,在大陆劳教所、监狱以及各种名目的“转化班”“法制学校”等进行的这场“教育转化”,完全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精神迫害和对信仰自由的肆意践踏,充满了欺诈、威逼、暴力和血腥,是人类历史上空前黑暗邪恶的一幕。

大连教养院的暴行便是江氏集团“春风化雨”般“教育转化”法轮功学员的一个典型。

2003年6月29日,大连电视台《新闻全景》栏目宣称对被关押在大连教养院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采访报导。该报导声称:大连教养院里根本没有什么“迫害”,狱警与法轮功学员之间“亲如兄弟”。教养院的不法人员表白说:我们对法轮功人员实行的是“教育、感化”的方针。

那么事实真相究竟怎样呢?

据知情者揭露,2001年,大连教养院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整体性的疯狂迫害和非人折磨,使用了包括严刑拷打在内的各种强制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写所谓“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在这场迫害中,多名不肯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被打伤,甚至被迫害致死。如学员刘长海在经受七、八根电棍的电击和毒打后被迫跳楼身亡;女队学员王秋霞则被活活打死……惨不忍睹的恶性事件接连发生。

此后,疯狂的迫害和折磨仍在大连教养院内延续着。教学楼内,在高压下被迫放弃了修炼的法轮功学员大部分被关在一楼,环境舒适,很少劳动,常户外活动,而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则被分别关在环境恶劣的二、三楼,一举一动都在监控之内。因环境脏和潮湿,他们中大部分人身患疥疮,苦不堪言,而且很少被允许户外活动,部分学员出现肌肉无力症状。在四楼,则是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严管”——即迫害“转化”的地方,绝大部分学员都曾在这儿遭受过令人发指的残酷折磨。2002年初至2003年5月间,法轮功学员吴军在此被打得眼睛青肿,出现暂时性失明;石月利三次被送入严管迫害,强行灌酒,为掩人耳目,被蒙上床单毒打,牙被打掉,然后强迫躺在床上两个多月,以至后来下床需搀扶才能行走。法轮功学员吕开利,2002年1月后长期遭受严管迫害,双手被铐着,头被套上拳击头帽,不许洗漱,达一年之久。在进行肉体迫害的同时,恶警们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心理折磨和精神迫害。如恶警景殿科曾指使人在法轮功学员吕开利、吴军、顾群等人的身上书写诬蔑法轮功的文字等,对他们进行心理摧残。

自始至今,大连教养院就是这样“教育、感化”法轮功学员,就是这样对法轮功学员“亲如兄弟”的。如今,这场邪恶的“教育转化”仍在大连教养院延续着,迫害的力度还在不断加大,迫害的手段还在不断翻新。

沈阳市马三家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暴行更是令人发指!

在这座折磨法轮功学员的人间地狱里,每天都在上演着残无人道的酷刑。学员齐玉玲被管教用电棍电乳头,张秀杰被电棍电、打,还被电阴道部位,最后被电得昏死过去。王曼丽因为不转化,被队长带到队部,管教和队长俩人打她耳光,打得她支援不住,又打脑袋,然后用电棍电,一直电到她没有知觉为止。李小燕被管教用四个电棍电她的头、脚心,把她的肉都电糊了,逼她转化。更骇人听闻的是,这里的的狱警竟丧尽天良,将18名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女学员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与男犯人同居一室。

恶警们还对法轮功女学员说,什么是“忍”,“忍”就是把你强奸了不允许上告!

6年多来,在中国大陆,凡是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教育转化”的场所,无一不发生着类似大连教养院和马三家劳教所这样的暴行,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哪里是什么“春风化雨”啊,分明是地地道道的血雨腥风!

相关新闻
一位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受到的“酷刑教育”
李智: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又开始新一轮的造谣镇压
飞鸣: 迫害法轮功是江氏集团对中国人民的犯罪
清言:江氏集团“人权对话”的台前幕后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反制中共党媒渗透 台湾下驱逐令
【珍言真语】刘锐绍:国安法四任务 借外打内
【重播】川普在“向美国致敬”庆典上演讲
【深度报导】隐形之战 中共的战书
【新闻第一现场】52国与中港签引渡条约 入境可送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