屢遭迫害 河南多個家庭被中共摧毀

【大紀元2013年11月29日訊】十四年來,河南安陽多個家庭歷經磨難,有的家破人亡,有的非正常痛失親人。

風華正茂的馬瑜被迫害致死 父母在悲痛中過世

馬瑜,大專畢業,熟悉她的人稱她是一個性格開朗、愛笑的善良的姑娘。馬瑜原是安陽市藥品檢驗所職工,在家中排行老小,備受疼愛。一九九六年風華正茂的馬瑜,因修煉法輪功,生活、工作更加充實、快樂,工作踏實勤懇,看淡名利。藥品檢驗所很多人都評價「要評勞模就是馬瑜」。馬瑜父親原在自行車公司從事技術工作,母親原是實驗小學校長。親人間相互關心、理解、幫助,是個幸福、祥和、美滿之家。

二零零零年,馬瑜為了維護信仰自由,放棄舒適安逸的生活,隻身去北京證實大法。二零零一年三月,馬瑜被扣押在洗腦班,她面對種種威脅,堅韌不屈,闖出洗腦班。此後每年至少兩次被市「610」洗腦班王原生、文峰區「610」黃澤指使文峰公安分局國保大隊警察搜查、劫持綁架到洗腦班,有次在工作期間她外出辦公事,在大街上被公然劫持綁架。幾乎每年大年前都要被綁架到洗腦班,有兩年大年期間只有馬瑜一人被單獨關押在蔬菜公司洗腦班。她幾次絕食抗議。「610」脅迫指使藥檢所長期不許她上班,停發工資。由於長期的恐怖威脅、身心摧殘,馬瑜身體極度虛弱、消瘦,拉肚子,不能進食,二零零五年八月初含冤離世,年僅三十四歲。

父母的掌上明珠就這樣走了,女兒的冤屈無處申。二零一一年秋,馬瑜的父親在過度憂傷中離世;馬瑜的母親在醫院昏迷不醒近一年,二零一三年十月離開人世。

受中共毒害丈夫頻施暴 王文霞淒苦離世

二零一三年四月份的一天,在安陽市第二人民醫院的一個普通病房裡,一位中年女士,臉色蒼白,在一陣乳腺大出血後,淒慘離世,去世後眼睛睜著。病危期間,看不到丈夫、獨生女兒在身旁守護。

王文霞女士,原安陽市第一自行車廠職工,修煉前心臟有病,修煉大法後身心健康,夫妻恩愛,家庭幸福和睦。

二零零三年五月期間,王文霞和其弟弟被龍安分局綁架,又被劫持到市公安局國保支隊,四個年輕警察吊起來對這個弱小女子輪番毒打,刑訊逼供。他們毒打一陣,停下來,測量一下她的血壓、心跳,來判斷她是否心惶恐懼,然後接著毒打、逼供,幾次測量後警察很奇怪:「她為甚麼不害怕?」警察還威脅恐嚇她,再不開口,就要把她七、八歲的女兒也抓來吊起來毒打。後王文霞被勞教兩年,在鄭州十八里河女子勞教所遭受非人折磨。

王文霞從勞教所出獄回家後,原本溫和體貼的丈夫受中共欺騙宣傳後,忽然像變了一個人,疏遠、冷落、歧視她,不許她煉功。多年來對她的生活、健康不聞不問,在外面和一女人長期同居,同時,他借酒後回家對王文霞非打即罵。王文霞沒有經濟來源,僅靠打工的微薄收入維持生活,還要負責撫養女兒及上大學的費用。中共迫害的高壓恐怖、長期的家庭暴力,精神的屈辱、痛苦,一齊壓向她,她已身心交瘁。在她病重期間,其丈夫不照顧,不負擔她的治療費,還對乳腺流血不止的她拳腳相加,不讓在外地上大學的獨生女兒回家看望母親,年僅四十六歲的王文霞淒苦離世。

石艷娥深陷囹圄 慈母丈夫先後離世

石艷娥,女,五十八歲,安陽市電筒廠退休職工,原本有一個讓人羨慕的家庭。石艷娥吃苦耐勞、勤儉持家,丈夫溫文爾雅,人品好,有技術,收入頗豐,日子過得其樂融融。

自九九年七.二零後,不斷收到來自「610」、公安局、街道辦事處、居委會、所在單位抄家、騷擾、施壓、威脅,多次綁架到洗腦班、看守所,曾流離失所數年,約在二零零八年才回到家中。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早,安陽市「610」市國保、文峰區國保大隊警察白東明為首的一夥人到石艷娥家,石艷娥拒絕開門,警察們前後出動幾十人、幾輛警車,動用開鎖匠撬開房門,從家中強行綁架了石艷娥和正在她家做客的吳青釵。石艷娥被關押在安陽市看守所期間,她絕食四十多天反迫害,四十多天裡一直被戴手銬、腳鐐並灌食。

二零零九年年底,石艷娥的丈夫承受不了一次次的魔難打擊,身體健康的他突發急病,含冤去世。其家人找到文峰區國保大隊和檢察院要求放人,或至少讓石艷娥與遺體告別,被警察拒絕,隨後沒幾天又悄悄把迫害材料轉到法院,石艷娥被判刑三年,關進河南省新鄉女子監獄。

石艷娥的母親痛失孝順的女婿,日夜思念獄中的女兒,在石艷娥關押期間幾次不能吃喝,出現生命危險,在石艷娥從監獄回家後不久,,原本身體健康的母親,二零一三年大年後突然撒手人寰。這樣一個幸福溫馨的家庭非正常痛失兩位親人。

父親被奪命 丈夫又身亡

李伏琴,女,五十八歲,原安陽市助劑廠會計。因身體不好修煉法輪功,修煉後無病一身輕。工作、家庭裡裡外外挑重擔,是個人人稱讚的好人。父親李振山,安陽市第三地毯廠退休職工,心地善良,樂於助人。修煉後胃炎、皮癬等多種頑疾不治而癒,精力充沛,走路生風。

九九年七.二零後,李伏琴一家便家無寧日,二零零零年因去北京上訪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從駐京辦事處被當地「610」、警察劫持回安陽,關押到安陽市看守所半年多。李伏琴家經常受到「610」、派出所、辦事處、街道等不法人員騷擾,她多次被綁架到「610」洗腦班,沒有文化的老父親也被定為迫害的重點之一,嚴加監視、抄家、騷擾。長期的高壓恐怖,導致李伏琴父親精神壓力過大,身體健壯的他於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日突發腦溢血症狀,幾天後含冤離世。親朋好友街坊鄰居無不惋惜。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八日,李伏琴又被文峰區國保大隊警察白東明為首的一夥人從家中綁架,被勞教兩年。關押在十八里河勞教所。

李伏琴的丈夫在中共人員無休止的淫威下,精神近乎崩潰失常。在李伏琴被關押在十八里河勞教所期間,她的丈夫在一次外出時,在精神恍惚中橫遭車禍,一條腿被壓斷,李伏琴從勞教所回家後不久,丈夫在一系列的打擊下,突發疾病,離開人世。

家中唯一支柱被判刑 三家人相繼離世

王芳,女,四十來歲,家住安陽市文峰區西大街。娘家在南方,隻身一人在安陽。丈夫脾氣暴躁,對王芳非打即罵。王芳修煉大法後,勤勤懇懇照顧好一家老小,家庭趨於平靜穩定。

中共迫害法輪功後,王芳堅定修煉大法。她家生活極為困難,王芳是家中唯一的支柱。年邁的婆婆身體不好,丈夫半身不遂、癱瘓在床,還有三個未成年的女兒,大的打工,小的在上學。信仰「真善忍」的王芳在各種魔難中變得堅韌。

二零一零年六月八日,王芳外出講真相時被綁架。安陽市文峰區法院對王芳開庭,警察臨時把王芳的婆婆、幾個親屬和三個女兒帶到法院,企圖利用親情迫使王芳放棄修煉法輪功。王芳回答:「法輪大法好!我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開庭沒有進行下去,警察匆忙把王芳帶走,王芳的婆婆當場暈倒。王芳被判刑三年,被監禁在新鄉女子監獄,全家陷入痛苦絕望,癱瘓的丈夫只好被婆婆送到福利院,幾個月後丈夫便去世,後婆婆、大伯子也相繼離世。一個家庭接連失去三位親人。

(責任編輯:蒲天)

相關新聞
患難夫妻生死恩情  「我不能讓他更冤了」
受強烈刺激精神崩潰 花季少年兒童遭中共摧殘
修大法病癒 遭迫害半年內母女雙雙離世
遼寧女詩人又遭綁架 九年冤獄家破人亡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力挺川普 佛州州長躥紅
【十字路口】透視共產黨:謊言謀霸5套騙術
【珍言真語】湯偉雄:拒「安心出行」結束健身室
【直播】中共強摘器官研討會 多國議員專家參加
【微視頻】耶倫打擊比特幣 馬斯克壞華爾街好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