屡遭迫害 河南多个家庭被中共摧毁

【大纪元2013年11月29日讯】十四年来,河南安阳多个家庭历经磨难,有的家破人亡,有的非正常痛失亲人。

风华正茂的马瑜被迫害致死 父母在悲痛中过世

马瑜,大专毕业,熟悉她的人称她是一个性格开朗、爱笑的善良的姑娘。马瑜原是安阳市药品检验所职工,在家中排行老小,备受疼爱。一九九六年风华正茂的马瑜,因修炼法轮功,生活、工作更加充实、快乐,工作踏实勤恳,看淡名利。药品检验所很多人都评价“要评劳模就是马瑜”。马瑜父亲原在自行车公司从事技术工作,母亲原是实验小学校长。亲人间相互关心、理解、帮助,是个幸福、祥和、美满之家。

二零零零年,马瑜为了维护信仰自由,放弃舒适安逸的生活,只身去北京证实大法。二零零一年三月,马瑜被扣押在洗脑班,她面对种种威胁,坚韧不屈,闯出洗脑班。此后每年至少两次被市“610”洗脑班王原生、文峰区“610”黄泽指使文峰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搜查、劫持绑架到洗脑班,有次在工作期间她外出办公事,在大街上被公然劫持绑架。几乎每年大年前都要被绑架到洗脑班,有两年大年期间只有马瑜一人被单独关押在蔬菜公司洗脑班。她几次绝食抗议。“610”胁迫指使药检所长期不许她上班,停发工资。由于长期的恐怖威胁、身心摧残,马瑜身体极度虚弱、消瘦,拉肚子,不能进食,二零零五年八月初含冤离世,年仅三十四岁。

父母的掌上明珠就这样走了,女儿的冤屈无处申。二零一一年秋,马瑜的父亲在过度忧伤中离世;马瑜的母亲在医院昏迷不醒近一年,二零一三年十月离开人世。

受中共毒害丈夫频施暴 王文霞凄苦离世

二零一三年四月份的一天,在安阳市第二人民医院的一个普通病房里,一位中年女士,脸色苍白,在一阵乳腺大出血后,凄惨离世,去世后眼睛睁着。病危期间,看不到丈夫、独生女儿在身旁守护。

王文霞女士,原安阳市第一自行车厂职工,修炼前心脏有病,修炼大法后身心健康,夫妻恩爱,家庭幸福和睦。

二零零三年五月期间,王文霞和其弟弟被龙安分局绑架,又被劫持到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四个年轻警察吊起来对这个弱小女子轮番毒打,刑讯逼供。他们毒打一阵,停下来,测量一下她的血压、心跳,来判断她是否心惶恐惧,然后接着毒打、逼供,几次测量后警察很奇怪:“她为什么不害怕?”警察还威胁恐吓她,再不开口,就要把她七、八岁的女儿也抓来吊起来毒打。后王文霞被劳教两年,在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遭受非人折磨。

王文霞从劳教所出狱回家后,原本温和体贴的丈夫受中共欺骗宣传后,忽然像变了一个人,疏远、冷落、歧视她,不许她炼功。多年来对她的生活、健康不闻不问,在外面和一女人长期同居,同时,他借酒后回家对王文霞非打即骂。王文霞没有经济来源,仅靠打工的微薄收入维持生活,还要负责抚养女儿及上大学的费用。中共迫害的高压恐怖、长期的家庭暴力,精神的屈辱、痛苦,一齐压向她,她已身心交瘁。在她病重期间,其丈夫不照顾,不负担她的治疗费,还对乳腺流血不止的她拳脚相加,不让在外地上大学的独生女儿回家看望母亲,年仅四十六岁的王文霞凄苦离世。

石艳娥深陷囹圄 慈母丈夫先后离世

石艳娥,女,五十八岁,安阳市电筒厂退休职工,原本有一个让人羡慕的家庭。石艳娥吃苦耐劳、勤俭持家,丈夫温文尔雅,人品好,有技术,收入颇丰,日子过得其乐融融。

自九九年七.二零后,不断收到来自“610”、公安局、街道办事处、居委会、所在单位抄家、骚扰、施压、威胁,多次绑架到洗脑班、看守所,曾流离失所数年,约在二零零八年才回到家中。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早,安阳市“610”市国保、文峰区国保大队警察白东明为首的一伙人到石艳娥家,石艳娥拒绝开门,警察们前后出动几十人、几辆警车,动用开锁匠撬开房门,从家中强行绑架了石艳娥和正在她家做客的吴青钗。石艳娥被关押在安阳市看守所期间,她绝食四十多天反迫害,四十多天里一直被戴手铐、脚镣并灌食。

二零零九年年底,石艳娥的丈夫承受不了一次次的魔难打击,身体健康的他突发急病,含冤去世。其家人找到文峰区国保大队和检察院要求放人,或至少让石艳娥与遗体告别,被警察拒绝,随后没几天又悄悄把迫害材料转到法院,石艳娥被判刑三年,关进河南省新乡女子监狱。

石艳娥的母亲痛失孝顺的女婿,日夜思念狱中的女儿,在石艳娥关押期间几次不能吃喝,出现生命危险,在石艳娥从监狱回家后不久,,原本身体健康的母亲,二零一三年大年后突然撒手人寰。这样一个幸福温馨的家庭非正常痛失两位亲人。

父亲被夺命 丈夫又身亡

李伏琴,女,五十八岁,原安阳市助剂厂会计。因身体不好修炼法轮功,修炼后无病一身轻。工作、家庭里里外外挑重担,是个人人称赞的好人。父亲李振山,安阳市第三地毯厂退休职工,心地善良,乐于助人。修炼后胃炎、皮癣等多种顽疾不治而愈,精力充沛,走路生风。

九九年七.二零后,李伏琴一家便家无宁日,二零零零年因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从驻京办事处被当地“610”、警察劫持回安阳,关押到安阳市看守所半年多。李伏琴家经常受到“610”、派出所、办事处、街道等不法人员骚扰,她多次被绑架到“610”洗脑班,没有文化的老父亲也被定为迫害的重点之一,严加监视、抄家、骚扰。长期的高压恐怖,导致李伏琴父亲精神压力过大,身体健壮的他于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日突发脑溢血症状,几天后含冤离世。亲朋好友街坊邻居无不惋惜。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八日,李伏琴又被文峰区国保大队警察白东明为首的一伙人从家中绑架,被劳教两年。关押在十八里河劳教所。

李伏琴的丈夫在中共人员无休止的淫威下,精神近乎崩溃失常。在李伏琴被关押在十八里河劳教所期间,她的丈夫在一次外出时,在精神恍惚中横遭车祸,一条腿被压断,李伏琴从劳教所回家后不久,丈夫在一系列的打击下,突发疾病,离开人世。

家中唯一支柱被判刑 三家人相继离世

王芳,女,四十来岁,家住安阳市文峰区西大街。娘家在南方,只身一人在安阳。丈夫脾气暴躁,对王芳非打即骂。王芳修炼大法后,勤勤恳恳照顾好一家老小,家庭趋于平静稳定。

中共迫害法轮功后,王芳坚定修炼大法。她家生活极为困难,王芳是家中唯一的支柱。年迈的婆婆身体不好,丈夫半身不遂、瘫痪在床,还有三个未成年的女儿,大的打工,小的在上学。信仰“真善忍”的王芳在各种魔难中变得坚韧。

二零一零年六月八日,王芳外出讲真相时被绑架。安阳市文峰区法院对王芳开庭,警察临时把王芳的婆婆、几个亲属和三个女儿带到法院,企图利用亲情迫使王芳放弃修炼法轮功。王芳回答:“法轮大法好!我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开庭没有进行下去,警察匆忙把王芳带走,王芳的婆婆当场晕倒。王芳被判刑三年,被监禁在新乡女子监狱,全家陷入痛苦绝望,瘫痪的丈夫只好被婆婆送到福利院,几个月后丈夫便去世,后婆婆、大伯子也相继离世。一个家庭接连失去三位亲人。

(责任编辑:蒲天)

相关新闻
患难夫妻生死恩情  “我不能让他更冤了”
受强烈刺激精神崩溃 花季少年儿童遭中共摧残
修大法病愈 遭迫害半年内母女双双离世
辽宁女诗人又遭绑架 九年冤狱家破人亡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拜登首日签17令 中共制裁蓬佩奥
【唐青看时事】含泪出征 拜登对华政策观察
【十字路口】川普拜登交接 全球五大风险罩顶?
【秦鹏直播】拜登就职 美国四大考验刚开始
【新闻大家谈】拜登政府抗共?第一关要来了
【西岸观察】川普承诺回归 祝拜登政府好运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