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打破中共信息壟斷 國信辦風聲鶴唳追查「大V」

人氣 21

【大紀元2013年05月04日訊】(大紀元記者黃清綜合報導)被大陸媒體界人士稱之為「倒春寒」的中宣部密令清理「新三反」傳言未平,中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日前直接將矛頭對準了微博。5月2日,中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國信辦)宣佈,將在全國集中部署打擊利用互聯網造謠和故意傳播謠言,此言論立即遭來炮轟。

微博的出現,打開了中共黑箱操作輿論的一扇「天窗」。從之前的「郭美美事件」,網民們知道了「人肉搜索」的力量;到後來震驚全球的「王立軍逃館」,百餘警察包圍成都美領館等敏感消息,最初都由微博發出,然後被證實是「謠言」,其實都是「遙遙領先的預言」。

到如今,一遇到甚麼敏感事件,網民第一反應是搜尋微博。同時微博也成了大陸民眾抗暴維權的一個重要渠道,也因此成為中共當局的「眼中釘」。

國信辦追查「網絡謠言」 V力無邊

5月2日,中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國信辦)宣佈,將在全國集中部署打擊利用互聯網造謠和故意傳播謠言,指一些所謂「大V」帳號以「求闢謠」、「求證」等方式故意擴散謠言,令一些不明真相的網民跟風,國信辦將集中全力打擊(「大V」是指微博的意見領袖)。此言論立即遭來炮轟。

有26多萬微博粉絲的獨立學者章立凡對《明報》表示,他對國信辦這種說法感到「奇怪」:「有比較才有鑒別,有求證才知道真假,不然怎麼知道是不是謠言呢?」他又指一些部門在推出政策前會先在網上「放氣球」試探民意,如反對意見多就宣稱是謠言,「如果官方要打擊謠言,最好從自己內部查起」。

廣州中山大學傳播與設計學院副院長張志安對《明報》說:「在中國,一些涉及政府官員或是權力機關的『謠言』,最後往往都被證實是真的,如一開始就限制這些所謂不真實消息,對調查事實真相,倒逼公權力機構去披露真相是不利的」,他建議當局先明確網絡謠言的定義,將處置案例公開給公眾參考。如涉及官員腐敗的消息,張志安認為:即使細節上有差距,只要大體相符,就不算謠言,政府也可隨時闢謠。

微博管控:規定越嚴苛越起反作用

中共廣電總局的《通知》對新聞採編從業人員規定了若干個「不得」:各類新聞單位均不得擅自使用境外媒體、境外網站的新聞信息產品;新聞採編人員設立職務微博須經所在單位批准,發佈微博信息不得違反法律法規及所在媒體的管理規定,未經批准不得發佈通過職務活動獲得的各種信息。此規定試圖進一步收緊新聞信息傳播的途徑。

前南方週末編輯長平認為,「表叔」、「雷政富」、南方週末事件,以及外媒近來連續揭露中國高層領導人家屬如何斂財的報導使當局感受到微博等新社交媒體的巨大威力。

長平認為,從新媒體出現以來,政府就一直致力於使新媒體管控「傳統媒體化」。表面上看,微博使中國進入一個「全民皆記者」的時代,即人人可以自由發聲,表達意見。而實際上微博通過認證、加V、實名制等監管機制、該刪就刪的果斷、設置議題引導言論的暗中操作,使得微博的自由更多時候只是「看上去很美」罷了。

《紐約時報》駐華記者Ian Johnson表示,中國林林總總的規定層出不窮,需要關注的重點永遠不是規定的出台,而是規定如何被施行。中國對於微博等新媒體信息審查和封鎖的手段在世界範圍內已經相當高了,然而民眾對信息的需求渴望更大。這種需求會導致源源不斷的反抗和創新。微博的管控是一場當局和網民之間的博弈。出台的新規如若不慎激起民眾的強烈反感情緒,只能反作用激起民眾以更大的熱情投身到這場爭取卑語權的抗爭之中。

易凱資本有限公司CEO王冉引用著名音樂人崔健的這首歌詞表達看法:「那天是你用一塊紅布,蒙住了雙眼也蒙住了天…其實是蒙住了自己的雙眼,就以為蒙住了所有人的天。」

微博敏感詞

隨著微博在中國大陸的迅速發展,越來越多的用戶開始使用微博搜索。很多用戶養成一個習慣,遇到重大事件發生時,到新浪微博上去搜索關鍵詞,以獲得更多的信息。甚至有微博網友表示,自己已經習慣先用微博搜索,沒有理想結果再用百度搜索(百度是中國最大的搜索引擎)。

監管當局也注意到了這一點,所以,在新浪微博上,時時會出現「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搜索結果未予顯示」的字樣。這是因為相關的關鍵詞被設置成了敏感詞,比如,伴隨著新聞的發生發展,「王立軍」、「重慶」、「瞎子」、「使館」、「領事館」、「死亡人數」等在新浪微博搜索中都成為敏感詞。

令人捧腹大笑的微博暗語 展示網民的無限智慧

有敏感詞,網民就應運發明了暗語,在微博「暢遊」,也是大陸特殊政治環境下的一道特殊的亮麗風景。

下面一段是2012年京城傳來政變之後,網絡嚴控之時,傳出的一段膾炙人口的暗語:

「聽說火鍋被天線端掉之後,母公司康師傅正面死掐輪胎和天線,20日凌晨炮竹聲也是此事,結果是康師傅慘敗。天線這九年雖進軍影視,但人心向善,畢竟20年前臘肉館外他是站在揚州炒飯背後的男人,你們再唱歌吃火鍋,人家九年心血全沒了,所以幸虧輪胎緊握迷彩塗裝不放,才狠摔方便麵。」

看到這些,不熟悉這些暗語的人會感到雲裡霧裡。但是在大陸網民的眼裡,裡面包含的信息再明白不過了。讓我們一起來剖析一下:

聽說火鍋(指薄熙來,火鍋意比喻重慶)被天線(指溫家寶,來自動畫片天線寶寶)端掉之後,母公司(後台)康師傅(周永康)正面死掐輪胎(指胡錦濤,取自韓國生產的「錦湖」牌輪胎)和天線(溫家寶),20日凌晨炮竹聲(槍聲)也是此事,結果是康師傅(周永康)慘敗。天線(溫家寶)這九年雖進軍影視(因溫家寶常在媒體前落淚動情,被認為是作秀,有「影帝」之稱),但人心向善,畢竟20年前臘肉館外(「臘肉館」指毛的紀念堂,20年前的館外指天安門廣場發生的「六四」鎮壓事件)他是站在揚州炒飯(指趙紫陽)背後的男人,你們再唱歌吃火鍋(這句話指薄熙來在重慶搞得唱紅歌運動被某些人捧場的事),人家九年心血全沒了,所以幸虧輪胎(胡錦濤)緊握迷彩塗裝(軍權)不放,才狠摔方便麵(周永康)。

直譯過來就是:「薄熙來被溫家寶端掉之後,其後台周永康正面死掐胡錦濤和溫家寶,20日凌晨槍聲也是此事,結果是周永康慘敗。溫家寶這九年作秀,但人心向善,畢竟20年前『六四』時,溫家寶是站在趙紫陽背後的男人,你們再唱紅歌捧薄熙來,人家九年心血全沒了,所以幸虧胡錦濤緊握軍權不放,才狠摔周永康。」

微博熱議越來越接近中共靶心

隨著微博的興起,監管部門和網民展開了一場審查與反審查的「游擊戰」。

2011年以來,政府的審查愈演愈烈,在微博發展史上,出現了兩個重大倒退:一是微博實名制。2011年12月16日,北京市發佈《北京市微博客發展管理若干規定》,首次提出微博用戶的個人註冊信息需要使用真實身份。

第二個大的倒退是暫時禁止微博評論。幾乎就在全面實行微博實名制的同時,3月15日,重慶領導人薄熙來被免職。其後,互聯網上出現大量有關政變的謠言。

3月末,當局因為互聯網上謠傳「軍車進京、北京出事」而拘捕了6位網民,「一批傳播謠言的互聯網站被依法查處」,中國各地「因造謠傳謠造成惡劣社會影響的16網站」被關閉。

北京時間3月31日8時到4月3日8時,微博用戶人數最多的新浪微博和騰訊微博的評論功能關閉三天,以「集中清理違法有害信息」。

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中國互聯網學者蕭強(Xiao Qiang音譯)稱,網上的討論較幾年前,正在越來越接近共產黨本身,以前當局採用審查來壓制諸如民主或西藏問題這些討論。他說,現在人們討論的是「(共產黨的)內部政治」。本次鎮壓是「公開承認他們對網上的公眾意見感到不安」。

當局的打壓引爆一些著名的網絡人士開聲,其中一些有影響力的商人和學者,給予了最強烈的批評。

中國知名的投資者王功權在其微博中寫道:「我敢打賭,你們有膽關閉所有的微博,甚至是互聯網,所以人們會感到害怕,會屈服」,「你們這些不當行為的後果就是你們在逐漸喪失信譽。你們將注定失敗。」

蕭強說:「人們越來越意識到(中共的)審查制度,(該制度)令這個政黨顯得愈發虛弱。」

微博靜悄悄改變中國

微博最初是中共用來抵制推特和臉書這些社交媒體而推出的軟體,並從2010年推行。很快微博就呈現出威力,2010年9月宜黃強拆自焚事件被認為具有標誌性的意義,隨後「我爸是李剛」的河北大學撞車悲劇等這些代表性事件,引起網路圍觀盛況,被認為是微博革命的興起。

2011年以來,從衛生局長的「開房門」曝光性醜聞、郭美美「炫富門」扯出的慈善黑幕,到「7.23」溫州動車事故真相追蹤,微博一再顯示出輿論監督中的不可抵擋的力量,出現人人都是記者的壯觀景象,對中共的專制構成巨大威脅,這是中共始料不及的。

2011年9月7日中宣部長劉雲山向日韓傳媒記者承認,中國面臨網路管理的危機,管不了五億網民,並強調中國有必要通過立法來管理網路。外媒認為此舉說明中宣部被挑戰、面臨危機。

著名政論家伍凡認為共產黨現在碰見一個死結就是互聯網的微博,是它給自己脖子上套上的一個枷鎖。它想利用這個工具來欺騙糊弄百姓,可是百姓利用這個工具大量地傳遞信息,比平面媒體、電視媒體還快和廣泛。所以中共現在非常害怕。現在它是騎虎難下,是關還是不關?

最近統計數據顯示,新浪和騰訊兩家微博的註冊用戶已達8個億。《人民日報》旗下人民網的輿情監測負責人祝華新對微博未來的看法,可能說出了很多人的心聲:「微博已經成為社會運轉的基本元素,像空氣和陽光一樣,很難想像哪一天突然宣佈把大家都關到黑屋子裡去。某種程度上,今天取消微博就像實行軍事管制一樣,執政者不會選擇這樣的下下策。」 

相關新聞
林子旭:黨官下跪釋放出的重要信息
微博驚現薄熙來「更驚天問題」 20圖惡搞薄的一生
港媒曝習近平李克強二人「大秘」
中國官二代留學生攜槍行賄 微博網友熱議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山西洪災 無預警洩洪內幕
【未解之謎】神探李昌鈺 前世竟是他
【拍案驚奇】拜登喊軍事護台是口誤嗎?
【遠見快評】習紀念入聯講4要點 美點中共軟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