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年的等待

作者:李曉
font print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作為一個父親,當我看到王曉丹抱著父親的照片流淚時,我的心也碎了。我想問一問中共,可知道一個女兒等待了十五年,盼望了十五年,卻仍見不到父親的那種痛苦,那種煎熬。一個父親,被無辜關押,不能盡一個父親的責任,照顧自己的女兒,是一種什麼感受。

看到王治文那憔悴的,脆弱的臉,仍然是一種祥和,一種無怨無悔,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的那份心情。是呀,這也許就是一個大法修煉人應該具有的,無私無我的那種無畏的精神。那種無論遭受多大的打擊,都不會有一絲怨恨的大愛。

也許世間的苦,王治文都吃盡了,身體上的苦,各種的酷刑恐怕已用遍。精神上的痛苦,那種遠離親人的苦,是最苦的。也許他們,不想讓王治文回家,不是為了洗腦,因為要能洗腦,早就洗了。他們是想從精神上,摧毀他。多麼狠毒呀!這才是反人類呀!

然而,註定他們會失敗,因為一個承受了十五年都如此坦然自若的修煉人,會懼怕嗎!?會退縮嗎!?會屈服於邪惡之下嗎!?一個人,怎麼會理解一個修煉人,他們是怎麼想的。

儘管如此,我還是心如刀絞,因為站在一個父親的立場,看到女兒痛苦,自己的心會流血。此時的中國人,我們真能無動於衷嗎!?我們沒有兒女嗎?我們沒有感情嗎?我們是鐵石心腸嗎?

十五年,人生有多少個十五年。圓一個女兒最簡單的,最合乎情理的要求,父女相聚,就這麼難嗎?@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窮愁潦倒的文人、走投無路的志士,屢仆屢起、奮戰不懈,只要不放棄希望、持續努力,「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怎知他們不是一方方凝固了的玫瑰石,正在韜光養晦、蓄勢待發守候著屬於自己的璀璨季節?!
  • 人與人之間,原是平等。平等待人是應當之舉,算不上特別高尚,照理說,做起來也稱不上困難,可是,由於人所處的地位環境不同,能夠平等待人或得到別人的平等對待,並非輕而易舉之事。
  • 「當大幕第一次拉開時,她是如此的美麗,我感到我幾乎要哭了。我覺得我說不出話了。他們(舞蹈演員們)的動作是那麼的優雅,真是令人感動。我們英語裡沒有任何詞彙可以形容她。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她。她牽動著你。簡直太美了。」這是一位觀眾在觀看完「神韻藝術團」的演出後的真實感言。來自世界各個國家和民族的神韻觀眾們,在觀看完神韻的演出後,都傾吐出同樣感動的心聲。他們被神韻唯美、專業、一流的演出所打動,認為神韻的演出美得無法用語言來形容,觀眾們彷彿遊覽在天國的世界一樣。
  • 這幾天,你是不是跟我一樣在等待呢?等待著那天可以見面的日子,我對你說,你好!寶貝,你睜開眼看著我和拔比,恍然大悟地想,原來老是跟我說話的兩個傢伙,就是你們啊。
  • 澳洲聯邦議會屬下的聯合人權委員會(JCHR)提交的報告發現,如果按照預算提案,迫使年輕求職者等待六個月才能領取失業救濟金,那麼聯邦政府將違反其國際人權義務。
  • (大紀元記者滕冬育多倫多報導)2014年10月16日晚,神韻交響樂團在加拿大一流音樂廳羅伊‧湯姆森音樂廳(Roy Thomson Hall)的唯一一場演出成功上演。神韻交響樂團的原創音樂如神來之筆,完美的結合了中、西方的音樂,令現場觀眾如癡如醉。
  • 時光移轉,從宋朝來到現今,但依然是人世不靖,新冠肺炎橫行,喜萬年餐廳大廳中,重陽會慶端午,席開十三桌,一桌八人,齊聚了一百零三個人,然而卻不是一百零三個好漢巾幗,沒有一個是天罡星,也沒有一個是地煞星,大廳中,但見個個是白髮蒼鬚,眼角臉龐皺紋縱橫。
  • 有些美好的東西,只能存在記憶裏。好在記憶不會過期,不管時光如何流逝,只要想起當初,我們還會微笑,還會溫暖。如此想來,生命中的缺憾並沒關係,只要有過美好的回憶,便是最美的風景。
  • 我們原本以為風箏高飛才是成功的,但那並不是快樂的決定因素。無論風箏是否飛高,藍天白雲都在,海浪海風都在,孩子的笑聲也在。
  • 世間萬物共用著陽光,只是有時候會被雲朵遮住而已。太陽不會只照某一片海,也沒有哪裡會一直被雲彩遮住。沒有永恆的絢爛,也沒有永恆的沉默。做好自己,靜候陽光,不給自己留遺憾,便就夠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