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信仰
「一絲不掛」一般說是赤身裸露,就是一絲一縷的衣飾都沒掛在身上。回顧「一絲不掛」本意不在此,它是從佛家來的成語,說的是人間道的修行。
我的父親由於家境貧寒,三十多歲才結婚。而我的母親比我父親小十二歲,並且智商有問題,就是人們說的傻。我從記事起,就是一個經常被人嘲笑、髒兮兮的孩子,我的同齡小夥伴們都不願意和我玩,我就和我的雙目失明的奶奶玩。
什麼可以摧毀心魔? 慈悲! 什麼可以摧毀暴政? 聖火! 江白益西,27歲的藏人,七年前的3月26日,為了信仰自由,留下了五個心願,點燃了自己的身軀。今年3月26日,紅魔猖獗的土地上,這把聖火的燎原之勢,正在讓那個視信...
做裁縫這個行當,形形色色的什麼人都能碰到,經常是這個嫌價格高了,那個覺的款式不新潮,這個嫌瘦了,那個嫌肥了。我牢記師父的話:「難忍能忍,難行能行」。把自己當作修煉人
從德向善,忠厚待人,誠實做事是父親一輩子為人處事的信條。想不到就憑這讓他和我們一家在歷經戰火,兵荒馬亂乃至階級鬥爭,文化革命中,歷經打擊,然後能劫後餘生。
他連夜跑到辦公室,把以前收繳的法輪功的書籍、光盤、小冊子都偷偷地拿回自己的家裡,認認真真地看了一遍。越看越覺得法輪功師父說的好,有道理。
她和同事開心的遊山玩水,爬到山頂時,突然山崩地裂,地動山搖,山地瞬間被震開一道道溝壑,山頂頓時響起一片哀嚎,驚叫聲、人們驚慌失措,四處亂跑,沒跑幾步就被滾滾的山石碾壓而過,瞬間人們被埋沒……
人的思想是看不見摸不到的,很多時候是無法控制的,過去看別人,有時思維中會帶著一種類似詛咒的想法,而現在我不管看到什麼人,即使他對我表現的很惡,我都會真心微笑的看著他,心裡祝福著他
年味其實是一種氣氛、一種精神,來自天地。過年敬拜天地百神、祭祀先祖是中國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人間沒有了這精神、真氣,就沒有了靈氣和一切內涵。
美國加州一名男子被診斷出腦部長有腫瘤,必須藉由手術加以移除。然而,就在動手術前一天,他的腦部腫瘤竟然憑空消失,讓他無須再承受痛苦。信神的他認為,這是上帝向他展現奇蹟,給了他重生的機會。
秋分,陰陽相伴,晝夜均而寒暑平。此後,天越冷,夜越長。秋季養生,多吃滋陰潤燥、養肺的食物;運動、起居、性情等方面,注重「養收」,保持陰陽平衡。七分精神三分病,最完美的養生,還得修心養神。
在採訪中,最好聽的部分,就是每個人講述的他們守在這個真相點遇到林林總總的事情。
十六年,守著這個抗議點的法輪功學員來了一撥又一撥。人們習慣於把他們身邊的這個展板看作是理所當然的風景,殊不知這個展板的演變,也承載著學員們對這個小小抗議點的心血。
正如Martin所說,你可能聽說了很多數字:一千個這個,一萬個那個,可是當你看到一個活生生的例子,看到一個有血有肉的人,講述她親身經歷的苦難的時候。這些數字被賦予了更加沉重的意義。
陽陽有著異於同齡人的成熟,也有異於同齡人的純真。他才華多樣,性格卻又簡單……而我最喜歡的,是後來他在博文《傳道——老子出西關》中展現出的,一個中國傳統藝術匠人的風骨與特質。
我當時身體甚麼問題都有,卻找不出原因,晚上的失眠尤為痛苦,明明累到極點,頭腦仍很清醒,無法入睡,看很多醫生都沒有效。可是我沒有想到看《轉法輪》三四天後,我竟然睡著了!
一個看不見的視障者要如何自己過馬路?大馬路車水馬龍、熙熙攘攘的,即使明眼人都要小心翼翼快速通過,何況是視障者。現年56歲的林文華全盲,他要如何自己搭公車、捷運去幫客人按摩呢?
我們打開天文圖看一看吧,在這浩瀚的宇宙中,地球不過是一粒塵埃而已。在這一粒塵埃上研究出的「科學」,怎麼能夠洞悉這碩大的宇宙的奧祕呢?「瞎子摸象」是一個佛家故事。比喻的是迷中人了解宇宙,就像瞎子摸象一般。
世界鐵人比賽的紀錄持有者蒂姆·丹在鐵人世界錦標賽開賽前3天,不幸遭遇車禍,頸椎斷裂!面對如此慘景,他選擇了一種酷刑式的治療方式,在短短6個月後的現在,參加波士頓馬拉松比賽。他的勇氣和積極的人生態度讓人感動與稱讚。
深夜中,一名小學生獨自騎單車回家,一位司機一直悄悄跟隨,用自己的車燈照亮了男孩前方的道路。當男孩停下車轉身向司機鞠躬道謝的時候,司機突然為自己的想法感到無地自容。他想了什麼呢?快來看看吧!
「這讓我看到這群抗議者的決心是多麼堅定,還有他們所面對的惡劣氣候環境。對我來說是一天,對他們來說,是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不管天氣多冷,多濕,都是這樣。」——Phil Le Gal
小倩說銘慧極為難過的時候會去她的房間,聊完了就睡在她那裡,瑟縮在床的一角,打雷都打不醒。她說這也許也是老天給她的一點補償,不然那麼多寄人籬下的日子,該怎麼過呀。
這個使館前的抗議點能堅持下來,是因為有高姐做那個永遠不會宕機的後備,更因為有一百多個像她這樣的普通人,甘願把自己多姿多彩的人生,凝縮成使館前這樣一個平靜的身影。
現代人常常用「糟糠之妻」形容歷經滄桑的妻子,其實糟糠之妻不是說妻子像「糟糠」,而是中國漢朝大臣宋弘對妻子的忠貞不渝的感情與責任。一起來看看這個故事的來源吧!
羅元值週六晚上的大夜班值了十幾年,曾問過他最大的困難是什麼,他說一個是冷,冬天不管穿幾層羽絨服,在那裡坐一會兒就像什麼也沒穿一樣了;第二,是值到第二天早上,到點了卻沒人來接班。
像李勇這樣在勞教所裡吃盡苦頭的,會覺得這點雨不算什麼,就算下雨也會堅持在那裡打坐煉功。高郁冬也這麼說:「有人不是喜歡在雨中散步嗎?還覺得挺浪漫的。其實我覺得在雨中打坐,感受到的是修煉人的一種——超然。」
現在終於明白,死亡的意義就是新生。只有心中的惡念死去,才能心生善良;只有嗔怒的心死去,才能更加的寬容;只有負面的念頭死去,正面的能量才能得到補充;只有是非的念頭死去,心中才會有寬博的仁愛,不分你我,不分敵友,一樣地去愛。
十五年前的一天,媽媽把銘慧帶去公園與父親相見,那是銘慧最後一次觸碰到爸爸溫暖的手,再後來就是銘慧父親十五年的牢獄之災。銘慧的母親也因為修鍊法輪功被判刑十一年。形同孤兒的銘慧,獨自面對生活的挑戰和其他種種困難,現在還保留著孩童一樣的天真。
12月,是萬物蟄伏的時節。冰寒蕭索是表面,皚皚白雪下,孕育的是希望的種子,期待著最嚴厲的霜雪考驗後,破土而出。
美國奧克蘭市東湖社區曾經動蕩不安,社區內居民叫苦連天。這天,一位並不信仰佛教的居民在社區立起來一尊佛像,沒想到結果讓很多媒體前來採訪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