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雜誌:扎克伯格們應以默多克為鑒

人氣 2

【大紀元2014年12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馬麗綜合報導) 《財富》雜誌說,西方大亨的一種觀點認為,跟中共官員建立良好的個人關係,就能在中國更「吃得開」,這種想法看起來有道理,但其實有很大缺陷,默多克就是一個失敗的例子。

扎克伯格招待中共官員引熱議

上週,Facebook的首席執行官扎克伯格又成了網絡上的熱點人物,他熱情招待了中共網絡總管魯煒,此人的職責之一就是防止Facebook進入中國;扎克伯格的案頭還擺著中共主席習近平的著作,並稱要讓同事也瞭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引起輿論譁然。

《財富》12月10日報導,北京不僅不讓Facebook進入中國,也阻止中國大陸網民訪問Facebook。

從表面上看,扎克伯格結識魯煒,這位中共宣傳部副部長兼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主任,是順理成章的。 在西方媒體中,魯被描述為中共的「網絡沙皇」,暗示他似乎有權決定,哪一個西方互聯網巨頭能夠在中國做生意。

中國目前擁有世界上最大的互聯網用戶群體(2014年網民大約高達6.4億),任何美國科技公司的CEO都不能忽視這個巨大的市場。

事實上,扎克伯格並不是第一個試圖跟中共官員建立個人友誼的西方科技老闆,據媒體報導,上週,亞馬遜的老闆貝索斯(Jeff Bezos)、蘋果的庫克(Tim Cook)和eBay的多納霍(John Donahoe)都熱烈歡迎魯來參觀。

《財富》說,也許這些美國科技巨頭都希望通過自己公司的實力能打動魯,巧妙傳達一個信息,即中共對信息革命的抵抗最終是徒勞的。

然而,西方巨頭給予魯紅地毯待遇另一個原因可能是,這些西方老闆瞭解到,在中國開展業務的時候,人脈關係是非常重要的。所以他們認為,公司進入中國市場最主要障礙是缺乏與相關官員的直接交流。

《財富》認為,跟中共高官搞好「關係」就能規避政治上的限制,這種想法聽起來不錯,但是真正親自去實踐這個想法的人,都沒有真正理解中共排斥他們、或令他們在大陸舉步維艱的真正原因。

默多克討好中共 投資失敗

西方的商業領袖、傳媒大亨默多克,或許是給美國科技屆CEO們提出建議的最佳人選。十年前他犯下的昂貴錯誤,或許可以提醒後來人不要重蹈覆轍。

就像今天的扎克伯格一樣,當年的默多克不顧中共對西方媒體的偏執,下決心親自說服中共領導人允許新聞集團進入大陸。

默多克不遺餘力地想贏得中共的好感,他旗下的出版社付高額版稅,出版了鄧小平之女寫的《我的父親鄧小平》英文版,並取消了前香港總督彭定康有批評中共內容的出版合同。有一次默多克親自專門坐飛機回到澳大利亞,就是為了招待來訪的中共高官, 他甚至設法在私人會面時遊說當時的中共宣傳沙皇。

《財富》說,默多克所做的努力,讓他從中共手裡得到甚麼了嗎?甚麼都沒有!中共依然排斥西方媒體公司,包括默多克的新聞集團。

2010年8月,新聞集團在虧損了約10億美元後,將其獨資擁有的三家華語電視頻道售出,結束了20年試圖進入中國市場的努力。

《財富》分析,像默多克一樣,硅谷的商界領袖們可能無法完全理解中共對信息產業的高度重視。其實中共的策略是一貫的、明確的。那就是,在經濟上,中共不會允許西方公司主導這樣一個關鍵行業;在政治上,共產黨絕不會容忍信息革命所帶來的「任何威脅」。而像魯這樣的官員,正是在幫助「黨」成功地執行這一戰略的人物。

《財富》說,遺憾的是,除了谷歌在北京遭遇苦澀經歷後,憤然離去外,大多數美國互聯網的領導人,還需要不斷的被提醒這個事實。

責任編輯:蘇漾

相關新聞
臉書網站設捐款選項 全球抗擊埃博拉
西澳默多克大學又一資深人員被調查
王駿:臉書執行長天天穿灰色T恤的自由
《紐時》曝烏鎮互聯網大會內幕:中共的要求被拒
最熱視頻
【橫河直播】賓州案上訴最高法 林鮑聯手戰喬州
【重播】朱利安尼參加密歇根眾院聽證會
【思想領袖】斯伯丁:中共如何顛覆美國
【新聞看點】美戒嚴?司法部發聲 習危機感超強
【拍案驚奇】中共爆華爾街叛國 周庭生日遭判監
【遠見快評】左媒露陷 巴爾想說什麼?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