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網文】 民不畏死 奈何以死懼之?

人氣: 4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4年03月05日訊】昨夜,昆明發生慘劇,數名暴徒持刀上街砍人,造成兩位數的死亡結果,一時風聲鶴唳,人人自危者有之,以怨報怨者亦有之。

我簡單看了一下事情經過,以及牽涉進來的民族矛盾,然後在微博上說了一句”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

這句話來自老聃,意思是說,若被治之民己不畏懼死亡,再用死亡來威懾他們,是沒有意義的。這句話在應用層面的延伸.可以是”楚雖三戶,亡秦必楚”。也可以台灣的”霧社事件”。前者年代久遠,我們先來談談後面這件事情。

“霧社事件”,發生在上世紀三十年代的台灣,為《馬關條約》,台灣正處於”日治”階段,除了駐軍以外,也有為數不少的移民被日本政府安置於此。大為台灣的數支原住民部落(以賽德克族為主)對日本的統治政策(主要是土地政策)極為不滿。而又不被賦予對話權利,故而計劃發動暴力襲擊以示反抗,但是因為日本軍隊有著現代化的武器等力量上的壓倒性優勢,所以台灣原住民部落選擇了日本在台灣設立的學校作為襲擊目標,在舉辦運動會時,集體衝入霧社公學,用長刀和弓箭將未成年的學生、婦女、教師皆數砍殺,造成134人死亡。2012年,台灣導演魏德聖拍了一部名為《賽德克巴萊》的電影,就是講的這段歷史。

好了,現在肯定有人會很憤怒。日本對台灣,是赤裸裸的侵略行為.而在反抗侵略時的暴力抗爭,不能和疆獨、藏獨的恐怖行為,相提並論,你這是在混淆概念。

而這,恰恰是”武夫”思維帶來的惰性結論。侵略與否成立永遠不能以侵略看單方面的意志來作為判斷標準,比如二戰期間日本對華戰爭,在當時的日本看來,絕非侵略戰爭,而是為了建立”東亞共榮圈”。同理,在長期以來的教盲和灌輸下,以漢人為主的中國公眾,也絲毫不會覺得1949年後的中國(PRC)在對西藏、新疆等地區,是有著侵略成分的。

換而言之,強姦與否,不是強姦者說了算,而是被強姦者說了算,如果不承認這個底線,那我們不妨倒退回原始社會,今天我帶人去端你家寨子,明天你再帶人來取我的人頭。

新疆是一個很特殊的區域。歷史上的角色一直在汗國和藩國之間跳磚。辛亥革命之後,中華民國首先接管新疆,主政者名叫盛世才,此君軍隊出身,手段決絕。一度有過傭兵自重之心,先親蘇以借力清洗軍閥力量,後來蘇聯勢力漸大,盛世才開始靠攏國民黨,而共產黨則聯合蘇聯,支持新疆獨立成立”東突厥斯坦”(沒錯,共產黨正是”東突”的發起者)對國民黨政權展開反抗,而盛世才則保持了鐵腕統治,十年鎮壓死傷超過萬人。到了1949年,盛世才隨國民黨敗退台灣後,他在蘭州的岳父一家老小十一口被滅門復仇,這是後話。

1945年後,共產黨策劃的新疆獨立運動終見成效,國民黨無力治理新疆,其新疆的軍事大員也在大勢己去後相繼投共,隨著王震將第一野戰軍第一兵團駛入新疆,這個比盛世才更有決斷手腕的共軍司令又反過來對新疆表態:當初讓你們獨立(民族自決與聯邦制),不過是說著玩玩兒,現在都消停下來吧,盛世才和國民黨的政策還是挺好的,我們共產黨也要延續。

王震是個什麼人呢,連中共最大的左派毛澤東都認為王震是”左傾”,你們應該就能明白大體滋味了。在王震主政新疆期間,他的政策是公開的,而且很簡單,就一個字”殺”,凡是不敢動手的軍人,立刻撤換,七年殺了一萬多人,他還想殺,但是北京坐不住了,撤了王震的職,派裝甲軍團去新疆制止殺人殺得停不了手的王震部隊。

這就是新疆的現代史,教科書裡沒有,媒體基本上也不會提及。要麼被割讓,要麼被利用,要麼被哄騙,要麼被鎮壓,即使王震走了,共產黨開始了一定程度上的懷柔,但是新疆仍然只是漢族政權的一塊版圖。很簡單的一個歷史事實是,中國截至到1996年,總計做過45次核試驗,其中大部份都在新疆進行。美日、歐洲都有科研報告,推測的致死致傷人數實在不低,連做足的防護準備的核試驗執行軍隊及政府科學家,都在改革開放後持續上訪,申請賠償,就不用說那些在核試驗期間只被通知”回家關門,不要出門”的新疆居民了。

昆明
第21試驗訓練基地(63650部隊,新疆馬蘭)

所以我很難自欺欺人的說,維族是漢族的同胞。我也很難理直氣狀的質問,你們憑什麼要對我們抱有恨意?如果是維族執政,然後在漢族城市做上述事情不知道漢族又會怎麼看待”民族統一”這個口號。

新疆的問題,在於”對話”渠道的缺失,在中國政府的反覆渲染下,新疆的很多犯罪嫌疑人,都被冠以”恐怖分子”的名號,同時指責西方在對待恐怖分子的定義上雙重標準,基地組織你們就公認他們是恐怖份子,一到中國內部的這些”恐怖分子”上,你們就沒那麼斬釘截鐵了。雙重標準的原因很簡單,比如基地組織,其政治主張都是公開且不被保密的,本拉登生前就在錄像帶裡說他所贊助並訓練出來的人肉炸彈,是為了”摧毀美國和以色列”,很顯然,當這項訴求被提出之時,關於恐怖份子的定義,就無需進行商榷了。但是共產黨無論是在西藏還是新疆的問題上從來都對這些”恐怖份子”的訴求諱莫如深,境內是看不到任何訴求的,彷彿那些暴徒個個都是瘋子,不要命的製造血案,是想要”嚇唬漢人”。這就是我說的關於”對話渠道缺失”的舉證。他們想要什麼、他們代表多少人、他們是多數還是少數、他們在施暴前有過多少次試圖對話的嘗試……這些問題,公眾統統不知,只需要跟著政府的節拍走,履行”老鼠上街,人人喊打”的義務就可以了。國內的民眾,你自然可以如此操縱。但是西方媒體顯然不吃這套,不知情,則無定論,所以海外是不可能單憑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的一份通稿就當你的傳聲筒的。

無論是否持有獨立主張,新疆的少數民族,也就是維吾爾族人.一直都有”民族自決”的訴求,一是延續反殖民潮流,一是共產黨在解放新疆時做出過承諾。你可以在土地等政策上對漢人實施先簽約後撕毀的行徑,但是新疆人不認共產黨對於契約的違背,這個”民族自決”,往大了說.可以是獨立立國等大事,往小了說,也可以卑微到”你要往我這兒做核試驗,能不能事先打個商量,問問我的意見”這種小事。但是無論大小,共產黨是一概不予理會的:你縱有干言萬語.我共產黨這兒就沒有可以申訴的公堂。

1949年,為”解放”新疆立下汗馬功勞的新疆民主同盟代表阿合買提江・哈斯木受毛澤東邀請,乘飛機前往北京參加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結果中途飛機莫名其妙的墜毀,機上無一人生還,從此新疆再無真正意義上的民族政治領袖,直到上世紀九十年代又出了個熱比婭・卡德爾。

現在漢人普遍害怕維人,覺得他們享有”兩少一寬”的優厚政策.又儘是小偷和騙子,維人上輛公交車都有身體周圍自帶斥力屏障的效果,但是維人其實也都很怕漢人。漢人在新疆四處打洞開採石油,又是駐軍又是殖民,維族自己又不被授予政治權利,對中央決定說不得半個”不”字,要麼一直忍著,要麼突然爆發,兩條選擇哪邊都是萬劫不復。

於是,維人逆反,漢人盲從,兩邊誰都不真正瞭解對方,就被推上了戰場的對立兩端。如果放棄思考,用雷厲風行大快人心的方法,當然是”嚴懲不怠”、”絕不姑怠”、”加重安保”、”譴責恐怖”等方便快捷的做法,但是2008年在庫車你們是這麼做的,2009年在烏魯木齊你們也是這麼做的,2011在和田和喀什你們還是這麼做的,歷史一再重演,說明有些事情,真的不是不動腦子就能完美解決的啊。

(作者: 瀾夕,來源:作者博客,有刪減)

(責任編輯: 辛民)

評論
2014-03-05 5:4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