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网文】 民不畏死 奈何以死惧之?

人气: 3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4年03月05日讯】昨夜,昆明发生惨剧,数名暴徒持刀上街砍人,造成两位数的死亡结果,一时风声鹤唳,人人自危者有之,以怨报怨者亦有之。

我简单看了一下事情经过,以及牵涉进来的民族矛盾,然后在微博上说了一句”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这句话来自老聃,意思是说,若被治之民己不畏惧死亡,再用死亡来威慑他们,是没有意义的。这句话在应用层面的延伸.可以是”楚虽三户,亡秦必楚”。也可以台湾的”雾社事件”。前者年代久远,我们先来谈谈后面这件事情。

“雾社事件”,发生在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台湾,为《马关条约》,台湾正处于”日治”阶段,除了驻军以外,也有为数不少的移民被日本政府安置于此。大为台湾的数支原住民部落(以赛德克族为主)对日本的统治政策(主要是土地政策)极为不满。而又不被赋予对话权利,故而计划发动暴力袭击以示反抗,但是因为日本军队有着现代化的武器等力量上的压倒性优势,所以台湾原住民部落选择了日本在台湾设立的学校作为袭击目标,在举办运动会时,集体冲入雾社公学,用长刀和弓箭将未成年的学生、妇女、教师皆数砍杀,造成134人死亡。2012年,台湾导演魏德圣拍了一部名为《赛德克巴莱》的电影,就是讲的这段历史。

好了,现在肯定有人会很愤怒。日本对台湾,是赤裸裸的侵略行为.而在反抗侵略时的暴力抗争,不能和疆独、藏独的恐怖行为,相提并论,你这是在混淆概念。

而这,恰恰是”武夫”思维带来的惰性结论。侵略与否成立永远不能以侵略看单方面的意志来作为判断标准,比如二战期间日本对华战争,在当时的日本看来,绝非侵略战争,而是为了建立”东亚共荣圈”。同理,在长期以来的教盲和灌输下,以汉人为主的中国公众,也丝毫不会觉得1949年后的中国(PRC)在对西藏、新疆等地区,是有着侵略成分的。

换而言之,强奸与否,不是强奸者说了算,而是被强奸者说了算,如果不承认这个底线,那我们不妨倒退回原始社会,今天我带人去端你家寨子,明天你再带人来取我的人头。

新疆是一个很特殊的区域。历史上的角色一直在汗国和藩国之间跳砖。辛亥革命之后,中华民国首先接管新疆,主政者名叫盛世才,此君军队出身,手段决绝。一度有过佣兵自重之心,先亲苏以借力清洗军阀力量,后来苏联势力渐大,盛世才开始靠拢国民党,而共产党则联合苏联,支持新疆独立成立”东突厥斯坦”(没错,共产党正是”东突”的发起者)对国民党政权展开反抗,而盛世才则保持了铁腕统治,十年镇压死伤超过万人。到了1949年,盛世才随国民党败退台湾后,他在兰州的岳父一家老小十一口被灭门复仇,这是后话。

1945年后,共产党策划的新疆独立运动终见成效,国民党无力治理新疆,其新疆的军事大员也在大势己去后相继投共,随着王震将第一野战军第一兵团驶入新疆,这个比盛世才更有决断手腕的共军司令又反过来对新疆表态:当初让你们独立(民族自决与联邦制),不过是说着玩玩儿,现在都消停下来吧,盛世才和国民党的政策还是挺好的,我们共产党也要延续。

王震是个什么人呢,连中共最大的左派毛泽东都认为王震是”左倾”,你们应该就能明白大体滋味了。在王震主政新疆期间,他的政策是公开的,而且很简单,就一个字”杀”,凡是不敢动手的军人,立刻撤换,七年杀了一万多人,他还想杀,但是北京坐不住了,撤了王震的职,派装甲军团去新疆制止杀人杀得停不了手的王震部队。

这就是新疆的现代史,教科书里没有,媒体基本上也不会提及。要么被割让,要么被利用,要么被哄骗,要么被镇压,即使王震走了,共产党开始了一定程度上的怀柔,但是新疆仍然只是汉族政权的一块版图。很简单的一个历史事实是,中国截至到1996年,总计做过45次核试验,其中大部分都在新疆进行。美日、欧洲都有科研报告,推测的致死致伤人数实在不低,连做足的防护准备的核试验执行军队及政府科学家,都在改革开放后持续上访,申请赔偿,就不用说那些在核试验期间只被通知”回家关门,不要出门”的新疆居民了。

昆明
第21试验训练基地(63650部队,新疆马兰)

所以我很难自欺欺人的说,维族是汉族的同胞。我也很难理直气状的质问,你们凭什么要对我们抱有恨意?如果是维族执政,然后在汉族城市做上述事情不知道汉族又会怎么看待”民族统一”这个口号。

新疆的问题,在于”对话”渠道的缺失,在中国政府的反复渲染下,新疆的很多犯罪嫌疑人,都被冠以”恐怖分子”的名号,同时指责西方在对待恐怖分子的定义上双重标准,基地组织你们就公认他们是恐怖份子,一到中国内部的这些”恐怖分子”上,你们就没那么斩钉截铁了。双重标准的原因很简单,比如基地组织,其政治主张都是公开且不被保密的,本拉登生前就在录像带里说他所赞助并训练出来的人肉炸弹,是为了”摧毁美国和以色列”,很显然,当这项诉求被提出之时,关于恐怖份子的定义,就无需进行商榷了。但是共产党无论是在西藏还是新疆的问题上从来都对这些”恐怖份子”的诉求讳莫如深,境内是看不到任何诉求的,仿佛那些暴徒个个都是疯子,不要命的制造血案,是想要”吓唬汉人”。这就是我说的关于”对话渠道缺失”的举证。他们想要什么、他们代表多少人、他们是多数还是少数、他们在施暴前有过多少次试图对话的尝试……这些问题,公众统统不知,只需要跟着政府的节拍走,履行”老鼠上街,人人喊打”的义务就可以了。国内的民众,你自然可以如此操纵。但是西方媒体显然不吃这套,不知情,则无定论,所以海外是不可能单凭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的一份通稿就当你的传声筒的。

无论是否持有独立主张,新疆的少数民族,也就是维吾尔族人.一直都有”民族自决”的诉求,一是延续反殖民潮流,一是共产党在解放新疆时做出过承诺。你可以在土地等政策上对汉人实施先签约后撕毁的行径,但是新疆人不认共产党对于契约的违背,这个”民族自决”,往大了说.可以是独立立国等大事,往小了说,也可以卑微到”你要往我这儿做核试验,能不能事先打个商量,问问我的意见”这种小事。但是无论大小,共产党是一概不予理会的:你纵有干言万语.我共产党这儿就没有可以申诉的公堂。

1949年,为”解放”新疆立下汗马功劳的新疆民主同盟代表阿合买提江・哈斯木受毛泽东邀请,乘飞机前往北京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结果中途飞机莫名其妙的坠毁,机上无一人生还,从此新疆再无真正意义上的民族政治领袖,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又出了个热比娅・卡德尔。

现在汉人普遍害怕维人,觉得他们享有”两少一宽”的优厚政策.又尽是小偷和骗子,维人上辆公交车都有身体周围自带斥力屏障的效果,但是维人其实也都很怕汉人。汉人在新疆四处打洞开采石油,又是驻军又是殖民,维族自己又不被授予政治权利,对中央决定说不得半个”不”字,要么一直忍着,要么突然爆发,两条选择哪边都是万劫不复。

于是,维人逆反,汉人盲从,两边谁都不真正了解对方,就被推上了战场的对立两端。如果放弃思考,用雷厉风行大快人心的方法,当然是”严惩不怠”、”绝不姑怠”、”加重安保”、”谴责恐怖”等方便快捷的做法,但是2008年在库车你们是这么做的,2009年在乌鲁木齐你们也是这么做的,2011在和田和喀什你们还是这么做的,历史一再重演,说明有些事情,真的不是不动脑子就能完美解决的啊。

(作者: 澜夕,来源:作者博客,有删减)

(责任编辑: 辛民)

评论
2014-03-05 5:4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