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酷刑:利用動物摧殘人(中)

人氣 36897

【大紀元2015年10月27日訊】點擊下接:中共酷刑:利用動物摧殘人(上)

八月十一日下午,陳新運用兩條蛇水淋淋地往我身上提,並強行把我的左手塞進裝有毒蛇的編織袋,再強行把我的腳塞進裝有毒蛇的編織袋,毒蛇爬到了我的腳背,冰冰涼……」

鐵籠子示意圖(明慧網)
鐵籠子示意圖(明慧網)

二零零二年十月下旬,廣州法輪功學員徐菊華被劫持到廣州槎頭勞教所禁閉室,被兩位吸毒犯看著。她說:「一天一名吸毒犯把我壓倒,另一位也壓上來。他們的體重每位起碼有一百六十斤。這時,我聽到『啪』一聲:我一摸腰椎關節部位,已腫起一塊來。不僅如此,他們還迫使我盤腿,然後用繩子捆綁我,對我拳打腳踢。他們專門對著我的太陽穴打;還用毒蟲和蠍子咬我的眼睛和手腳。他們反綁我雙手後,往後往起拉;還用辣椒醬灌入我的嘴。這樣折磨了我十七個小時才鬆綁。」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六日,河北省懷安縣法輪功學員李樹芳、王樹芳、李秀林三人,在當地懷安縣柴溝堡鎮通過EMS郵政快遞,向最高檢、最高法郵寄起訴江澤民的控告信。當地公安局國保大隊和郵局串通一氣,違法扣留她們的控告信。八月六日早九點左右,她們三人第四次去公安局詢問情況,結果遭到酷刑折磨。下午三點多,這些警察強行將她們三人劫持到張家口市拘留所。在給王樹芳量血壓時,王樹芳出現不正確狀態,突然從椅子上倒在地上。國保大隊長王小斌過來凶狠的踢她的腿,公安局副局長陳善龍、警號072294的警察和另一戴眼鏡警察、司機用盡全身力氣,各按一處,壓住王樹芳的整個身體。李樹芳上前阻止,被王小斌拽住頭髮扔到後面,072294警察跟著又對她拳腳相加。王樹芳這時被他們澆了一盆冷水,被用上衣摀住嘴,兩名警察一人拽她一條腿,頭在地上拖著,被拖拽出院外邊,繼續踢打。又往頭上澆了兩次水,又量血壓,又用鞋捂嘴,用蒿草往鼻孔穿。惡警不知哪裏弄來只蠍子,給她放在肚臍上。他們還叫囂:「要再有,就放她褲襠裡。」

二零零零年夏天,山東省臨沂市蘭山區610僱用了社會上的地痞流氓三十多人作打手,在蘭山區老年公寓及蘭山區計生委等地對法輪功學員施行了法西斯暴行:逼迫法輪功學員兩手平伸站立,頭頂著洗臉盆,盆中盛滿水,如果掉下來就挨打;用火燒他們的手;用大頭釘從手面穿透掌心;將他們吊銬在暖氣管道上,用皮帶抽打他們。彭成旭被打後不省人事,送醫院搶救恢復後被繼續拉回來受折磨。趙福敏多次被打昏。610的邪惡頭目還指使打手買來一條蛇,放在籠子裡餓著。蛇餓極了就將頭從籠子裡伸出來半尺長,被擠在籠子上縮不回去。打手們就提著籠子讓蛇去咬彭成旭的脖子,咬完後的第二天,彭成旭在傷口處拿下一個蛇牙來。歹毒的610還買來蠍子蜇大法弟子,買來癩蛤蟆倒在地上叫大法弟子撿。

蛇咬、蠍蜇,在河北保定高陽勞教所比較常見。惡警把活蛇纏在人的脖子上,或塞進衣服裡任其亂咬;還抓來蠍子放在身上、衣服裡蜇。被綁架到高陽勞教所的很多女法輪功學員遭到過這兩種酷刑。二零零三年夏天,河北省唐山市法輪功學員王春梅,在高陽勞教所遭到三、四個月的連續迫害。兩、三個惡警帶著七個犯人,白天在小號對她進行折磨洗腦,夜里拉到野地裡酷刑毒打。種種刑罰都用上了,不起作用,王春梅仍堅強不屈。他們就抓來蛇、蠍子放到她身上咬。一次,惡人把她弄到野地裡,把毒蛇、壁虎放在她身上,然後把她按倒在地,粗木棒從腰部用力往下身滾壓,再用電棍電擊她的腳,致使她雙腿紫腫,小腿裡面化膿,腳腫得流膿水,穿不上鞋。

爬壁虎、蛇上身

這兩種酷刑也是河北高陽勞教所的酷刑。爬壁虎就是把壁虎放在法輪功女學員的內衣裡,壁虎亂竄,警察以此嚇唬、取樂。蛇上身就是把蛇抓來放在法輪功女學員身上。五大隊主任臧海利將蛇放在法輪功女學員的脖子、懷裡、胸罩內,姓戴的主任將一條蛇纏在法輪功女學員脖子上。

一天,高陽勞教所惡警把一名法輪功學員強行拖到菜園子的一間黑屋子裡施刑。一個女惡警抓來一只壁虎放在這名法輪功學員的背上,並把上衣掖到她的褲腰裡,讓壁虎在身上亂竄。惡警們還嫌不夠,又弄來一條毒蛇放在這名法輪功學員的身上、肩上。這樣迫害到晚上十一點多才把這名法輪功學員拖回去。

電壁虎、電馬蛇子

高陽勞教所還有一種酷刑,叫「電馬蛇子」。馬蛇子是一種像壁虎一樣的動物,比壁虎個大,有毒。惡警把馬蛇子放在法輪功女學員身上,用電棍電馬蛇子,使其毒和電轉到法輪功學員身上。而找不到馬蛇子時,就用壁虎代替了。唐山市遵化縣何莊子村的王春梅,從二零零三年四月開始,連續三、四個月被酷刑折磨。五月二十六日晚,惡警把她銬在野外,用毒蛇纏在她脖子上三次。又把壁虎放在身上,電棍追著壁虎電,直到把壁虎電死。警察還故意無恥地說:「我電壁虎呢,沒電你。」

身上放虱子

黑龍江省哈爾濱市阿城區糧庫職工黃鐵波,二零零八年被劫持到呼蘭監獄。監獄生活條件極其惡劣,非常骯髒,一張雙人床要睡七、八個人,潮濕不許洗澡,被子、褥子都沒洗過,許多人長了疥瘡、長虱子。獄方極其邪惡,有水時不讓用,沒水時卻讓洗漱和上廁所。每天凌晨三點起床幹活,晚上九、十點收工,完不成任務就毒打。每天都能聽到被打的哭嚎聲、淒慘聲。牢頭讓人把抓到的虱子一把把地往不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身上扔,誰不扔就罰誰,真是噁心至極!卑鄙至極!

中共酷刑示意圖:吊銬(明慧網)
中共酷刑示意圖:吊銬(明慧網)

身上放蟲子

從四川省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闖出來的四川遂寧市法輪功學員呂燕飛,是原遂寧市船山鄉婦聯主席、鄉人大代表。她曾於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八日在明慧網發表文章《四川遂寧市呂燕飛七年來遭受酷刑折磨的申訴狀》。她在訴狀中說:「十一月二日,一夥不知姓名和身份的男人,直接用鑰匙打開我的住房門,將我綁架到吳家灣看守所。同月三日送往四川省女子勞教所七中隊。進門就被反手吊銬在大門上,由一吸毒犯羅英(德陽人),在我臉上不停的打耳光,並將陰溝裡的大黑殼蟲子捉往我的頸上爬。我反對,護衛隊一男人跑來用皮鞋猛踢。午飯也不給吃。」

曾被劫持到重慶市永川監獄的法輪功學員在給家人的家書中寫道:「中隊長叫這個罪犯去捉一種毛毛蟲,一百多條,把大法弟子的衣服扒光,讓毛毛蟲在他身上爬。……」

老鼠塞內衣

在哈爾濱戒毒所,惡警有時把死老鼠放到法輪功女弟子的胸部衣服裡,有時則將活老鼠放在她們的衣服裡。在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惡警則是用身長五六寸的老鼠放在法輪功學員的褲子內,扎上腰帶,讓其咬法輪功學員。一次,惡警把大法弟子唐紹勇鎖在刑椅裡,用電棍電擊,並把一隻大老鼠塞進他的內衣裡,讓大老鼠在他身上又跑又咬。長林子勞教所的惡警隊長趙爽,還曾拿死老鼠往法輪功學員嘴裡塞。

黑龍江省方正縣煤礦職工張祥富在長林子勞教所遭到惡警二十多種酷刑迫害,肋骨被打折七根,小腿骨被打骨折一處,頭骨塌陷一處,手背被燒焦,手指蓋被燒焦。惡警用灌鉛的警棍打張祥富頭部,當時打起了大包,像戴個帽子一樣,頭像裂開一樣劇痛,並用電棍電擊。還有一次,潘管教把耗子扔到張祥富的頭上,同時犯人用膠棒猛抽他的頭部。這個犯人與管教配合的多麼默契,看著他是在打耗子,可那耗子是在張祥富的頭上啊,那不分明是在擊打張祥富的頭嗎?中共惡徒的酷刑都玩出花來了。

貓頭按在乳房上

湖北省黃岡市浠水縣法輪功學員楊梅女士,這樣自述其在湖北省女子勞教所遭受的迫害:「有一次『包夾』居然把撿來的兩隻還沒滿月的小貓,放在我身上滿身爬,把小貓的頭按在乳房上,那毛茸茸的噁心感覺,至今回想起來還令人毛骨悚然。」

貓抓

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三日,雞西市法輪功學員程佩明被送到雞西市第一看守所。一進小號,惡警們指使罪犯毒打程佩明。程佩明絕食抗議迫害,副所長張義定時連續三天用電棍電程佩明,專電小便和嘴,使程佩明小便失禁,全身被電棍打的蠟黃。惡警還給程佩明戴上最大的腳鐐、手銬,夜裡睡覺都戴著。張義叫罪犯用非常臭的襪子塞到程佩明的嘴裡,往臉上吐痰。有一個惡警叫罪犯把程佩明拉到鐵窗前,上身扒光,抓起四、五斤的大貓往程佩明身上扔,貓爪子抓進他的肉裡………

身上放蜘蛛

一位黑龍江女性法輪功學員這樣自述其在戒毒所裡的遭遇:「邪惡為了達到目的,一天三個男惡警找來一只很大的黑蜘蛛往我們三個同修的衣服裡放,那個一直走的很好的同修,在那麼邪惡的迫害中都沒有被迷惑,始終清醒的同修,就因為這隻大蜘蛛妥協了……」

嘴裡塞蜘蛛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九日,遼寧省大連市法輪功學員丁振芳被綁架,後被劫持到大連勞動教養院。丁振芳自述:「他們把我的全身纏上塑料薄膜,頭戴棉帽,臉用薄膜膠帶封上,然後用筷子捅兩個鼻眼,好用來灌濃酒精、濃蒜水、濃鹽水、髒水,直至尿水。瘋狂灌食,把鋼碗砸扁了塞在嘴裡,我的嘴全是血,嘴唇腫的老高。他們還抓來了幾十個硬殼蟲子往我身上放,蟲子在我的身上到處亂竄。他們抓來活的大蜘蛛,塞到我的嘴裡。瘋狂的往我身上潑髒水。」

陰道塞蜘蛛

在大連教養院,很多女法輪功學員被施以各種酷刑迫害。孫燕、常學霞、滿春榮、韓淑華、宮學榮、常學玲、仲淑娟、陳輝、付淑英、王麗君、曲淑梅、尹桂榮等,被惡徒們用辣椒、蜘蛛塞陰道,用鞋刷、牙刷、飲料瓶、黃瓜、拖把、長棒、拳頭往陰道捅,往陰道裡捅辣椒醬,造成大流血、腰直不起來,不能行走。張文紅被普教隊長帶著小號的兩個犯人毆打後拖進小號,邪惡的壞人將蜘蛛往其陰道裡塞。

(待續)

文章來源:明慧網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遼寧企業家被關大鐵籠 手指釘竹籤酷刑迫害
長春美女教師遭酷刑折磨幾近失憶 終逃虎口
石銘:慘絕人寰的酷刑罪惡必遭清算(二)
國際宗教自由報告:中共酷刑迫害法輪功
最熱視頻
【微視頻】習防螞蟻爆雷?傳楊雄忘帶紅卡死亡
【時事縱橫】拜登引戰狼咆哮 習為何連隱11天
【遠見快評】中共軍方疫苗洩底 拜登台海踩平衡?
【新聞看點】拜登被迫上架?美稱中共威脅空前
【秦鵬直播】拜登罕見派密友訪台 中共氣炸軍演
【思想領袖】鮑爾:向信仰宣戰 中共欲霸世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