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一胎制帶給中國人的傷痕難癒合

人氣 816

【大紀元2015年10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馬麗編譯報導)「我妻子拼命反抗,他們抓住她,就好像抓住一頭豬一樣,幾個人按住她的手和腳,然後把一根針扎在了她的肚子上。」

一個怕報復而不敢透露自己姓名的湖南男子,向《華盛頓郵報》講述了當年令人不寒而慄的一幕。

強制墮胎 蔓延三十多年的人間慘禍

這名男子的妻子當時已有七個月的身孕。由於這是他們的第二個孩子,有一天,一群計生委的幹部破門而入,把他的妻子押走去強制墮胎。然而,不顧醫生的建議和這個丈夫的苦苦哀求,計生委的人還是在他妻子的肚子上打了一針墮胎針。「我和妻子都沒有簽署同意書」,這名男子說。

幾個小時後,一個虛弱的男嬰出生了,小生命還在蠕動著,那些醫生甚至沒有讓孩子的父母抱一下這個孩子,就把他放到塑料袋裡,然後讓這個丈夫支付一筆錢,請清潔工把這個孩子埋葬在附近的山旁。

這一幕,不是發生在上個世紀的五、六十年代,而是發生在中共已經號稱是「世界大國」的2011年。

週四(10月29日),中共五中全會宣布放棄這個飽受爭議的「獨生子女制度」,轉而實行「二胎制」,然而以前的「獨生子女制度」給中國人造成的傷痕,仍然日久彌深、無法癒合。

僅在2012年,中共官方統計數據顯示,670萬的中國女性因為一胎化政策而被強迫墮胎。 專家認為,因為這個原因,中國婦女的自殺率明顯高於男性。同時在過去四十年的「計劃生育」政策下,幾億男女被強迫絕育或者植入宮內節育器。

還有些家庭為了生兒子而秘密流產或者殺死襁褓中的女兒,由此被害女嬰的數字也大得難以估算,同時造成了中國男女比例嚴重失衡。

計生幹部:不會忘記那哭泣無助的老人

然而在今日的中國,絕大多數受害人仍然不敢講出自己受到的迫害。許多當年參與迫害的中共幹部,至今也感到悔恨。

一名生活在中國南方某小城市的56歲男子說, 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他曾在一個計劃生育團隊工作。

他回憶說,在每個縣的黑板上,都記錄著每個家庭有幾個孩子,只有第一胎是女兒的父母,才被允許在五年後再生第二個孩子。為了強行節育,在父母們的身體裡放置宮內避孕器、結紮輸卵管和輸精管的現象,更是司空見慣。

但是如果人們反抗「計劃生育」,厄運就會降臨到他們頭上。

「許多婦女都懷孕了七八個月仍被迫墮胎,」他說,「儘管有風險,醫院從來沒有拒絕過(強制墮胎), 因為這是一項政府命令,沒有人敢說不。」

這名男子回憶說,一個想生兒子的女人為了避免結紮, 帶著兩個女兒逃走了。 當計劃生育隊伍趕到她家時,只有這個女人80歲的老母親在家。這些幹部毀了她們的房子、砸爛了所有的家具,並毀了所有的食物,「短短20分鐘內,房子就消失了」。

「我對負責的官員說,這也太狠了,而他回答『這是政策』。」這個男子說,「我永遠不會忘記這一幕,一個80歲的老母親坐在石頭上,對著被摧毀的家無助地哭。我再也幹不了這個工作了,於是辭了職。」

被強制墮胎的父母:「二胎」來得太晚了

《華盛頓郵報》報導,中國人口學家已經多次呼籲,由於勞動力缺乏和老年人增多,中國陷入了重大的危機,因此不得不放開計劃生育政策。

但是在很長時間內中共都沒有鬆口,有的父母為了生更多的孩子而不得不向計生幹部行賄,全國的計生幹部收了很多賄賂,這是一個「肥差」。

2012年,一張令人不寒而慄的照片在社交媒體上廣泛流傳,照片上的馮建梅躺在醫院的病床上,旁邊是她被強制墮胎後的兒子的屍體。

當時的馮建梅已懷孕七個月,由於無法繳納相當於6,300美元的罰款(因沒有得到官方二胎許可證),她被強制墮胎。

馮建梅的丈夫說,他的妻子很長時間內都精神沮喪、疾病纏身,而他的女兒經常追問,弟弟在哪裡。

週四晚上,這對夫婦得知獨生子女政策已經結束,「建梅嘆了口氣,說這來的太晚了,然後我們兩人都沉默了。」丈夫說。

文章開始提到的那個湖南男人,自從2011年他的妻子被強制墮胎後,她就精神錯亂了。對於新的「二胎制」,這個男人只說了一句話,「來得太晚了」。#

責任編輯:田宇

相關新聞
張致遠:人命關天與計劃生育殺人
韓星蘇有珍二胎生女 暫時專注育兒
北京90後媽媽產二胎稱養不起扔垃圾桶
媽媽真偉大 林嘉綺第二胎照三餐吐
最熱視頻
【橫河觀點】從錢學森到導彈專家出逃 風水輪轉?
吳明德:中共為保GDP 虛報中港貿易數字
【秦鵬直播】美中科技戰升級 晶元巨頭撤離上海
【新聞看點】手術室裡全是錢?大陸醫院爆黑幕
【財商天下】中共數據造假 世茂「斷臂求生」
【新聞大家談】中共冬奧誓言驚全網 穿越朝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