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田:中國大飛機背後的憂患心理

人氣 2112

【大紀元2015年11月17日訊】(新紀元週刊454期,作者謝田)中國大型民用客機C919下線,如同近年來許多「重大成就」一樣,只在中國國內引起轟動,而在國際上、專業人士都視若無睹。中國大飛機製造的模式,與中國汽車業基本相同,都是走加工、組裝的模式。四家中國飛機公司所做,只有機鼻段機身、前後段機身、機尾段機身和中段機身;而最關鍵的部件,從渦輪扇葉發動機、電力系統、油料系統、液壓系統、線傳飛控系統、空氣管理系統、到機輪、輪胎、剎車,都是美國和法國公司提供的。

C919的訂單,大部分由國內公司強迫認購,還有很大部分是租賃的。為什麼租而不買?顯然這些公司對C919也沒有足夠的信心。來自外國的租賃公司有一家,是GE資本,但很可能是被捆綁的,做為中國購買GE引擎的附加條件。而且,GE租的飛機,看來不是給美國市場的,仍然是面向中國市場的。

中國飛機市場很大,購買組件自己設計、組裝,節省成本,並扶持民族產業,這沒什麼錯。但這樣做的益處不大,因為主要部件不能生產,採購成本居高不下,C919最後的造價,如果希望出口,不會有太大優勢,甚至沒有優勢。但問題的關鍵還不在這。C919的背後,展示的是當局國際棄兒的心態,和深重的憂患心理。

飛機命名不祥

大飛機的命名,上來就是919,頗耐人尋味。這其實是很欠考慮、甚至不太吉祥的。因為「九」在中國漢字文化中,是頂級、頂尖的意思,是到頭了。到頭了,就沒有發展的空間和餘地了。從919到999,9個系列過後,後面怎麼辦?沒有長遠的考量。上來就走極端、恐怕有些不祥。

坊間說,因為波音用737、747,所以中國上來就是900系列,要蓋過波音的勢頭,也蓋過空客300系列的風頭。紅朝決策者很可能有這個心理,但波音700系列的命名,其實有另外的原因。

二次大戰後,波音從軍用轉向民用,也造一些導彈和飛船。今天的聯合航空(United Airlines),就是當年從波音分拆出來的。40年代,波音的系列產品是這樣命名的:300和400系列是軍用機,500是渦輪發動機,600是火箭和導彈,700留給噴氣飛機。管理層覺得700聽起來不太響亮,就把第一代噴氣客機命名為波音707。再往後,就有了人們熟知的7X7系列,直到最近的、2009年的波音787(Dreamliner)。最著名的,是創造了航空歷史的波音747。

敢做飛機,必須做好摔機的準備。汽車出故障,最多拋錨、趴窩,在路上不動。飛機失事,不會趴在天上不動,會摔到地上來。能成功迫降的,算非常幸運了。波音的商用飛機,到今天有8000架在服役,摔了83架,7100多人遇難;空客有5000架在服役,也經歷了22次空難,死亡近3000人。中國商飛有這個肚量和膽氣嗎?客機不比軍用飛機,軍機失事墜毀,政府可以掩蓋,百姓不會知道。但客機失事,就很難掩蓋。有網友說,她肯定不會坐中國做的飛機,不是因為飛機質量不好,而是因為出事故後沒有公開的調查,不明就裡,糊裡糊塗,不能保證下次不犯。對躲躲藏藏的中共政府來說,大飛機張揚出場,但一旦出事故,也會同樣公開、透明嗎?

對普通百姓來說,什麼是噴氣飛機?一位飛行員朋友,從波音大型噴氣客機到小型商務機都開,他說所謂的噴氣機,就是人坐在一個熾熱、噴火的燃料筒上,在大氣中高速飛行。尤其在早期,那些單發單座的噴氣戰鬥機、轟炸機,就是一個人被固定在熾熱的引擎上飛、往下扔炸彈。客機說白了,就是兩、三百人一起,都坐在噴火的引擎上,呼哧呼哧的往前推進,如此而已。噴氣機最主要的部分,就是它的發動機——引擎。

「獨立自主」表象下的「棄兒」心態

波音和空客也沒自己造引擎,都是用通用和羅羅的。中國要獨立造大飛機,是出於一種戰略上的擔心,但中國為什麼擔心呢?為什麼巴西和加拿大不擔心呢?日本大量依賴美國提供科技,為什麼日本不擔心?這是因為正常國家不擔心會跟美國翻臉,可以依賴美國。但中國為什麼有必要擔心會跟美國翻臉呢?中國百姓沒這個擔心,中國人民也沒這個擔心,只有中共有這個顧慮。所以,說到底,是中共害怕,害怕和國際社會交惡,中國民眾其實沒什麼擔心的。

說起製造飛機,巴西和加拿大航空工業的路,值得中國借鑑。巴西的Embraer公司由巴西政府擁有,紐約上市,僱用兩萬人,營業額60億美元。Embraer直接跟加拿大的Bombardier公司競爭,兩家在世界航空市場,排名僅在波音(Boeing)和空客(Airbus)之後。

Embraer最初得到巴西政府的合同支持,最早主要做軍用機,早年也只在巴西國內賣,但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出口。Embraer的私有化1994年完成,政府如今只保留0.3%的金股(golden shares),但擁有否決權。加拿大Bombardier公司僱用三萬人,營業額100億美元,公司收購了瀕於破產的Learjet。在數次面臨財務危機時,Bombardier都得到了加拿大政府的扶持。這兩家公司都依靠美歐提供關鍵組件,他們也沒有中國的這種擔心和憂慮,反而快樂的追求在波音和空客之後、世界第三大飛機製造商的寶座。

為什麼一定要強調獨立自主呢?這實際上是中共獨有的、一種「棄兒」心態、憂患心理的表現,害怕國際社會會拋棄他們,零件設備會供應不上,也沒辦法獨立生存,就只好獨立自主。中共高層有很強的危機感,擔心被別人拋棄,擔心別人會切斷供應。但當今國際社會的分工合作,就是這樣的。

說來好笑,這個對變成「棄兒」的擔心,還與蘇共有關。當年,蘇聯共產黨切斷了對中國的技術和資金支持,迫使中國走了相當長的一段獨立自主的路。今天的中共,不相信任何人,不願意受制於人,其心態的塑造,有歷史的淵源。

說到底,是紅朝怕成為國際棄兒的心態,導致對國際社會的不信任,導致在國際分工中,不願扮演合適的角色,導致對「獨立自主」狂熱的追求。既想與別人合作,有怕被別人拋棄,出於政治上的矛盾心理,採取了許多怪異的商業行為和經濟上錯誤的決定。

紅朝的憂患心理和棄兒心態為何這麼強?中南海自己最清楚。紅朝末年危機四伏,他們知道,自身的權力和特權,及其組織本身,很快就會被國人拋棄,被國際社會的正義力量拋棄。C919下線了,但還沒上天;誰知道呢,明年C919上天後,俯瞰中原,看到的也許是中國大地另外一番景象。◇

責任編輯:劉菁

本文轉自454期【新紀元週刊】「商管智慧」欄目
想提前看到新紀元更多精彩文章嗎?請訪問新紀元周刊網站:
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紀元雜誌PDF版訂閱(52期10美元)

相關新聞
世界首創 英航將谷歌街景引入空客機艙
波音新型金屬材料 輕如空氣
英外相:IS炸毀俄客機可能性很高
用衛星追蹤客機 聯國會議締結協議
最熱視頻
車評:完美的油電混合 2020 Lexus RX450h F Sport
【西岸觀察】拜登兒子與葉簡明的關係匪淺
【時事縱橫】美大法官補位戰 深遠影響未來
【拍案驚奇】許家印逼宮中共 華為免死了?
【十字路口】恆大債務捆綁中共 引爆金融風暴?
【薇羽看世間】拜登及其兒子的「勾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