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橫河:黃潔夫器官移植捐獻系統是騙局

人氣 1948

【大紀元2015年11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採訪報導)原中共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近日對器官移植問題再次發聲,令外界再度聚焦中共備受詬病的器官移植系統和器官移植的重重黑幕。中國問題專家橫河接受大紀元專訪時進行深度剖析說,黃潔夫本人就涉活摘器官罪行,他是用沒有正常運作的器官捐獻系統來欺騙國際社會,掩蓋中共政權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反人類罪行。

黃潔夫的「死囚也應可以捐獻」 VS「死囚可否捐器官是偽命題」

《紐約時報》17日的報導《換個說法,中國繼續摘取死囚器官》,引用了黃潔夫曾對媒體說過的話:「死囚犯人的臨刑前真實的良心懺悔,也要尊重他們有捐獻器官的權利。如果是自願,在法律法規完善的前提下,也應可以捐獻。」

此報導引起國際社會很大反響,黃潔夫隨後再要求《紐約時報》記者要求採訪,一改之前說法稱:「當前在法律制度尚未健全時討論死囚是否可以公民身分自願捐獻,本身就是一個偽命題。」並撇清稱,從2015年開始 ,中國合法移植體系內,沒有一個器官來自死囚。

橫河向大紀元記者表示,《紐約時報》的報導也是黃潔夫自己公開說的,公民可以捐獻,死囚為甚麼不能捐獻呢?所以這不是一個偽命題,這是確實存在的問題。從最早他承認移植器官主要來源於死囚器官,到現在稱不使用死囚器官,他只是要讓人知道,中國的器官捐獻系統已經沒有問題了。

橫河表示,囚犯因在不自由的情況下會受到很多條件的約束,使他不情願地去捐獻,所以不是說死囚簽了就是他自願了。正因為死囚可能在不自願的情況下簽,所以國外才一直禁止使用死囚器官。

橫河認為,黃潔夫所說的這些規定,主要是講器官分配系統,但網上是查不到有關器官分配系統的網站,而且關於器官移植,除了2007年人體器官移植條例以外,再也沒有出現過任何官方的東西,即使是在衛計委網站也沒有這些東西,都是黃傑夫一個人在講。沒有政府的文件、或者政府的正式通知或者宣布過這些東西。

黃潔夫只是在做公關

陸媒報導中,黃還稱,作為器官捐獻中兩個最重要的部門—紅十字會與國家衛計委的協調不順。兩部門於2014年3月1日共同組建的國家器官捐獻與移植委員會形同虛設,「至今都未開過一次會議」。

橫河表示,黃潔夫任國家器官捐獻與移植委員會的主任委員,官方從來沒有在任何一個網站上通報過他這個職位。這種任命是很正式的,但是你在甚麼地方都找不到,所以整個這個東西就是一個騙局。

他說,讓黃潔夫在外面亂跳一氣,以他曾經是是衛生部副部長的身分在這件事情上迷惑外國人。

橫河强调,黃潔夫高調提及的人體器官捐獻系統,除了黃潔夫一人外,官方從沒有任何公開說明,這個捐獻系統連網站都沒有。

他認為,中共現在也沒有把1984年原來可以利用死囚器官的通知廢除掉,所以黃潔夫忙到現在為止都是在做公關,掩蓋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黑幕。

橫河提醒國際社會說:「人們把黃潔夫的講話當成是中共官方的政策,這本身就是錯的。黃潔夫在官方網站上是沒有頭銜的,甚麼都不是。國際社會不願意得罪中共,把黃潔夫講的話說成是中共政策的變化,其實這個政策從來都沒有變化過。

所以黃潔夫講話可以不負任何責任,國際社會根本就不應該承認他的話,因為他不是現任政府官員。」

黃潔夫再撒謊掩蓋黑幕

《北京青年報》在報導中披露,黃潔夫18日向《紐約時報》記者強調:「過去死囚器官來源也並不單是中國採用這種方法,是在為挽救病人生命,在國家無公民捐獻系統下不得已的做法。」

橫河表示,黃潔夫再度撒謊掩蓋黑幕。橫河分析:「1984年的時候,就由公檢法和衛生部聯合發布一個關於利用死囚器官的通知,從一開始就是中共設計好的,並不是說不得已。

中共有規定,就是用死囚器官,這個有甚麼不得已,好像是被逼拿死囚器官一樣的,完全不是這麼回事。

按照他自己的說法,就是死囚器官從四十年前,差不多已每年百分之十的速度下降了,現在的話死囚應該很少了,但為甚麼他整個移植的人數還不見減少?」

橫河分析黃潔夫今年兩會后接受鳳凰網採訪的事件時候說:「黃潔夫把這個責任推到周永康身上。在死囚器官問題上,周永康不可能負全部責任,1984年時周永康還沒有權。而且黃潔夫說是在上一屆胡、溫及這屆的習、李的支持下,作出取消死囚器官移植的決定。周永康在臺上的時候,利用整個迫害法輪功的政策搞活摘器官,卻沒有人能夠動周永康,這才是問題的關鍵。」

去年「十一」前,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對前軍隊總後衛生部長白書忠調查取證,白親口承認,前中共總書記江澤民直接下令用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做移植,並且還不止軍方從事這種殺人的罪行。

橫河認為,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這件事情不追究,你再追究其它的東西都沒有用,這是最根本的一個問題。法輪功學員是沒有犯罪,被殺、被盗取器官,把中國的醫學最基本倫理給毀了。醫學本來是救人的,用殺活人、殺正常人去救其他的人這種作法,本身就是反人類的,因此在這個問題上,中國的醫學界在道義上無法面對全世界。

黃潔夫不僅要對全國的情況負責 還要對自己所做的手術負責

橫河認為,黃潔夫作為衛生部分管器官移植最主要的人,不僅要對全國的器官移植情況負責,他還要對自己所做的器官移植手術負責。

他舉例說:「黃潔夫做的這麼多手術當中,包括他曾經在新疆做的那一次手術,當時是取了三個肝臟做的移植,因為黃潔夫要做手術,至少有兩個人為了他而在那一天被處決。」

橫河表示,就黃潔夫一年做五百多例肝臟移植手術這個公開的數字來說,黃潔夫本人和大多數那些知名的移植專家一樣,他們手上的肝臟肯定不只是死囚犯的捐獻,更主要是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所以他本人是要負責任的。不管他怎麼玩花樣迷惑國際社會,犯了這麼嚴重罪行的人最終肯定要受到清算。#

責任編輯:林銳

相關新聞
飽嚐人間地獄之苦 湖南周玲控告江澤民
洪微希:中國器官移植的雙面三異繡--血刃?官刀?
黃潔夫「忘形」再洩中共器官移植黑幕
走過千山萬水 尋得正道修煉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力挺川普 佛州州長躥紅
【十字路口】透視共產黨:謊言謀霸5套騙術
【秦鵬直播】民主黨窩裡反 拜登被奪核武權?
【微視頻】耶倫打擊比特幣 馬斯克壞華爾街好事
【重播】中共強摘器官研討會 多國議員專家參加
【財商天下】習點讚航天股價大跌 二十大開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