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舒立透露習李促人民幣國際化真實意圖

人氣 30309

【大紀元2015年12月09日訊】(大紀元記者李凡綜合報導)12月1日,人民幣被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納入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據報,習近平李克強、周小川聯手部署、推動人民幣入SDR。與王岐山、習近平關係密切的財新傳媒總編輯胡舒立日前發表文章稱,加入SDR之後,人民幣國際化問題牽涉的改革更加艱鉅、緊迫;暗示此舉將倒逼中國經濟乃至深層的「政府治理、法治」等制度變革。

12月7日,財新網發表財新傳媒總編輯胡舒立的評論文章《從SDR再啟程》。文章稱,北京當局近年來全力推動人民幣國際化,這是「後金融危機」時代審時度勢做出的戰略決策。人民幣加入SDR(特別提款權),歷經曲折和艱辛方始達成。

外界一些輿論稱,SDR在當今國際金融貨幣體系中作用並不顯著,人民幣入籃只具有象徵意義,以如此努力換一個「頭銜」,是否划算?胡舒立認為,這一看法顯然短視且有失偏頗;人民幣加入SDR,功在當下,利在長遠。

文章表示,許多觀察者緊盯一些短期問題,諸如,會否出現人民幣大幅貶值、資本大規模外流的風險。這些問題誠然重要,但是,貨幣當局已制定了應對預案,不必過度焦慮。更應看到,中長期來看,人民幣加入SDR會帶來「顯著但逐步」的增量資本配置效應,推動中國金融市場的發育。

文章分析,加入SDR之後,人民幣國際化問題牽涉的改革更加艱鉅,日益觸及深層次體制之弊,其成敗更多地繫於其它領域改革的配合。應對人民幣走出去的風險,要求中國金融市場能夠有足夠的深度和廣度,吐納大進大出的資本。債券、股票等市場的建設與完善任務非常緊迫。

然而,大陸金融監管、市場准入和金融機構公司治理等方面,與發達市場相距甚遠;需多領域改革作為支撐。貨幣政策的傳導機制能否完善,人民幣匯率能否最終走向政府完全不干預,放開資本帳戶後如何應對洗錢、偷漏稅和恐怖主義融資等挑戰,金融服務業能否進一步向海外開放,等等,都牽涉國企改革、產業結構升級乃至社會穩定等環環相扣的課題。與中國經濟社會發展的急迫要求相比,並非金融改革過快,而是許多領域太慢;應督促其它領域改革趕上來。

文章最後表示,一個國家貨幣國際化的前景,表面看取決於全球市場對其持有的信心和接受程度,實則取決於該國的政府治理、法治等制度安排。SDR把中國帶到了全球金融治理的中心,它要求中國的政策制定須以更高的國際標準來衡量;「中國的選擇和努力,將塑造中國的未來,也將影響世界的前路」。

胡舒立的文章點明人民幣加入SDR之後,對中國金融及相關領域的體制有更高要求,將倒逼中國經濟乃至深層的「政府治理、法治」等制度變革。

胡舒立被稱為「中國最危險女人」,與王岐山、習近平都關係密切;其創建的財新傳媒被視為親習近平陣營的媒體。據報,習近平與胡舒立淵源深厚。1985年,胡舒立被《工人日報》派往廈門做駐站記者,習近平時任廈門常務副市長,兩人彼時已有來往。2009年胡舒立團隊離開《財經》後,迅速搭起了新媒體平台,其中《財經新聞週刊》獲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的習近平的支持,由《浙江日報》投資。

胡舒立在王岐山任中國農業信託投資公司總經理的時候就已與其相識。胡舒立創辦財新傳媒後,在王岐山的支持下,把海南的《中國改革》雜誌也吸收進來。

近年來,財新傳媒在反腐「打虎」、經濟乃至其它社會政策的變革等方面,均有深度和風向標性質的報導。近期,財新網頻頻發表涉及大陸政治變局的敏感言論。

習近平、李克強、周小川聯手推動人民幣入SDR

12月1日,人民幣被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納入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

12月4日,香港《經濟日報》報導,今年年初,當IMF開始對SDR進行5年一次的例行審查時,習、李高層認為這是人民幣加入SDR難得的機遇,立即作出總體部署,尤其是設立負責「入籃」的專業團隊。這個團隊由央行行長周小川帶領,央行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易綱負責具體工作。

報導稱,中方和IMF相關部門今年以來多次開展技術談判,針對人民幣貨幣政策框架的不健全,最後擬定出具體的改革方案。由於習、李高層大開綠燈關係,央行、國務院相關部委亦給予配合,人民幣加入SDR涉及的相關技術問題得到解決。

報導稱,今年中國的金融改革力度突然加大,原來是與人民幣「入籃」有關。首先是擴大金融市場准入方面,其中包括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CIPS)第一期於10月在上海上線;其次是推進利率市場化,10月份最終放開了存款利率上限;第三,在匯率改革方面,8月11日央行推行人民幣匯率中間價制度改革;第四,加強透明度,10月中國宣布採納IMF數據公布特殊標準(SDDS),開始向IMF報備外匯儲備有關數據。

時政評論員謝天奇解讀上週大陸時局大事時分析,大陸金融反腐深入以及經濟危機凸顯之際,國際社會卻接納人民幣加入SDR,這對中國經濟改革的倒逼效應令人聯想。這背後應該與習近平、李克強上任後積極開展的國際外交密切相關。除了反腐及經濟改革行動外,習近平當局是否有更深層的政經變局的承諾從而獲得國際信任,值得關注。

謝天奇還表示,已經披露的金融界黑幕以及黑幕與江澤民集團的密切關聯性,預示習近平當局對金融系統的全面清洗勢在必行;人民幣加入SDR或許意味著習近平將建立一套與國際接軌的全新金融體系。#

責任編輯:蔡致信

相關新聞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建議將人民幣納入SDR
人民幣入SDR獲IMF支持 為何仍下跌?
分析:人民幣若被納入SDR對中國經濟的影響
人民幣或以較低份額進入IMF的貨幣籃
最熱視頻
【西岸觀察】拜登自命組閣「新瓶裝舊酒」
【十字路口】五大暴力超限戰 左派逼宮川普
【新聞大家談】腐敗窩多離奇 史詩級訴訟提交
【微視頻】三州將聽證舞弊證據 墨菲教訓深刻
專訪李劼:正邪決戰 美重打獨立戰爭
【財商天下】金融窟窿難堵 中共亂局已成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