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李毅:殺人的血債能否還清?

人氣: 1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5年03月25日訊】日本小說《信》講的是一對父母早逝的兄弟,哥哥剛志因工作受傷失業,失去了經濟來源。為了替弟弟直貴籌學費,鋌而走險闖入民宅偷竊,被人發現失手殺人,被捕入獄。此後,他的弟弟直貴開始了一個人的窘迫生活,儘管無辜,卻從此背上了「殺人犯弟弟」的惡名。

面對剛志殺人的事實,認識他們的人,很快都在心裏壘出了一道道的牆,惟一的區別,只是厚薄高低而已。在這個社會上,一次又一次的被歧視,被驅逐……他失去了原先安靜的校園生活,失去了原本可以在歌唱舞台上發光發熱的機會,失去了初戀女友……並揹負了更多哥哥一手造下的精神債務,深深陷入社會歧視的沼澤。

這對兄弟以書信往來交流。但也正因這一封封來自監獄的信件,不斷改寫著弟弟直貴的命運。剛志在信中鼓勵直貴從拾舊夢、考上函授大學、重展音樂天賦、得到富家千金的愛,但也同樣因為有個殺人坐監的哥哥讓直貴處處遭受歧視,處處受挫遭人白眼。一句「誰叫他哥殺了人呢」,讓打工養活自己都成為難題。由於「擔心造成不好的影響」,直貴不得不離開即將成功的樂隊。為了生存,他不得不開始隱瞞。為了保護自己的愛,迫不得已選擇非常手段。可惜一切的一切,都在一封帶著有監獄標誌的信到來之時終結。

這些系列的歧視,迫使直貴尋找救贖的路,探索歧視的根源。不過平野社長的一番話,一針見血的點醒了他,人都有著各種關聯,有愛情,有友情,誰也不能擅自將它切斷。所以絕對不能認可殺人,包括自殺也是不能認可,「靠衝動是不能解決問題的。包括你現在受到的苦難,都是對你哥哥所犯罪行的懲罰。」歧視是理所當然的。罪犯親屬受到的苦難,也是懲罰的一部份。

贖罪並不是簡單的兩個字,剛志失手殺人的罪行,帶給親人的精神債務,巨大而又痛苦。這並不是他15年的牢獄生活,每個月的懺悔信件,就能夠全部彌補的。這足以見殺人的罪虐深重。直貴為了避免自己的太太和女兒遭遇更多的歧視,為了不影響女兒將來的婚事,直貴在反覆思考後,做出了斷絕兄弟關係的決定,叫他的哥哥出獄以後不要再聯繫他們。

這是極其現實而又冷峻的問題。殺人留下的精神債務,不僅使受害者家人痛苦,也令自己的家人跟著遭殃,受到歧視的牽連。小說披露的事件,儘管只是單一的個案,但足以讓人身臨其境感受到精神債務的巨大和沉重。如果把思路推開,當一個更大的群體,遭到迫害虐殺時,那龐大的血債更會令迫害者難以洗刷和擺脫。

《信》中的剛志失手殺人,就會為他的弟弟帶來那麼大的精神債務,使他陷入社會歧視的泥潭,只得靠搬家和換工作來減緩精神上的壓力。那麼,那些窮凶惡極、肆意濫殺信仰者,甚至參與活摘器官暴行的人,那一筆筆的血債,也同樣會使行惡者無法擺脫,也同樣會連累他們的家人,使其家人跟著遭殃,這也就是民間常說的「惡報」。而且惡報現象,在那些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中共官員、警察,參與活摘暴行的醫生身上,就顯的尤為突出。殺人後的血債雖看不見,精神之債也無蹤可循,但最終無法擺脫它們,如影隨形。

責任編輯:尚一

評論
2015-03-25 9:5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