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西方記者:我們不拍家屬痛哭

3月26日幾名中學生在德國Haltern市的文理中學前悼念在飛機失事中遇難的同學,在媒體記者發表的圖片上,為了保護隱私,她們的臉都被打上了馬賽克。(SASCHA SCHUERMANN/AFP/Getty Images)

人氣: 14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5年03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文婧德國報導)150個鮮活的生命,和那架德國之翼飛機一起,墜落在渺無人跡的阿爾卑斯山上,將超過150個以上的家庭帶入無盡的哀痛中。

在北威小城Haltern,16個家庭正在等待他們的孩子——16名去西班牙巴塞羅那做交換學生的中學生,重新回到家人的懷抱。等來的卻是天人永別。

在白雪覆蓋的阿爾卑斯山上,在Haltern城的中學前,家屬和朋友們點燃蠟燭,獻上鮮花。悲痛、震驚、哀悼、不捨⋯⋯融入到了淚水中。

然而,翻遍了德國的紙媒和網媒,卻沒有一張遇難者家屬痛哭的大特寫,那些家屬和朋友的照片不是遠景就是側臉。

幾十家國際媒體的記者抗著攝像機和照相機,駐紮在失事地點進行報導,Haltern這個默默無聞的小城也成為媒體關注的焦點。難道這麼多記者會「集體失職」?

在法國阿爾卑斯山上飛機失事的地點附近,各國記者們已駐紮在那裏幾天,但沒有人把悲痛的家屬照下來發表。(BORIS HORVAT/AFP/Getty Images)
在法國阿爾卑斯山上飛機失事的地點附近,各國記者們已駐紮在那裏幾天,但沒有人把悲痛的家屬照下來發表。(BORIS HORVAT/AFP/Getty Images)

看看下面這段對話,就明白了箇中原因是甚麼。

一位名為Grit Maroske的讀者在德國《世界報》(Die Welt)的臉書上給編輯留言:「請不要刊登(16名遇難學生的)同學的照片。」「不要」這兩個字還被寫成大寫,用以加強語氣。

《世界報》隨後回應:「別擔心!我們這裡不會刊登遇難者的親屬和朋友的照片。」

這段對話後面是一連串讀者跟貼,清一色向報社表示感謝。還有的人寫道:沒有人需要這種照片,(事件本身)已經夠可怕。

一位嫁到德國來的台灣媳婦在自己的臉書中寫道:「真的,苦痛當頭,不需血淋淋的扒開,在媒體鏡頭前哭訴。出事家庭的痛,媒體都已自律,凡事尊重,保護隱私。媒體圖片的靜默,讓我深深的感動與感謝。」

瞭解德國社會的最佳途徑——大紀元歐洲生活網。

責任編輯:余平

評論
2015-03-28 4:5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