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仲山在鳥世界的奇遇

作者:天羽

(Fotolia)

  人氣: 30
【字號】    
   標籤: tags:

鳥的世間在我們的眼裡就是一群鳥,在另外空間竟然是和人一樣,甚至比人間更神奇,真的是不可思議。大千世界真是無奇不有。

古時候有個人叫徐仲山,立志追求得道成仙,非常專心虔誠,生活儉樸堅守節操,時間越長越堅定。他與別人在路上相遇,自覺遵守禮節,無論是老是少全都讓人先行。當瓜果糧食剛剛成熟時,他就進行祭祀,第一次獻給上天,第二次給德高年老的人。

徐仲山有一次在山路上行走,遇上了大暴雨,無法抵擋大風雷電,竟迷了路。忽然他在閃電中,找到一處住宅,有點類似州府官員的房子,因此就走過去想避避雨。

到了門前,一位穿華麗衣服的人發現了他。他就自稱本鄉的道士徐仲山拜見,那個穿華麗衣服的人自稱是監門使者蕭衡,也回了禮。那人同他談起了風雨,並真誠的邀請他進宅。

徐仲山問:「自從有了這個山鄉,從未看見過有這麼一處住宅。」監門說:「這裡是神仙的住處,我就是監門官。」不久有一位女郎,梳著一對環形的髮髻,穿著紫紅色的裙子和有著青色花紋的綢衫,左手拿著金柄牛尾拂塵,傳呼說:「使者在外面與什麼人談話,怎麼不報告呢?」蕭衡回答說:「是一位叫徐仲山的人。」

不一會,那女子又招呼說:「仙官請徐仲山進去。」剛才見過的女郎,領著徐仲山從走廊進去,到了堂屋南側的小庭院,看見一位男子,年齡大約五十多歲,身上的皮膚、鬍鬚和頭髮全都是白的,戴著紗巾搭成的帽子,穿著白綢布繡著銀色花紋的披肩。這男子對徐仲山說:「我知道你誠心修煉了很多年,超越凡俗之人。我有個小女兒熟悉修道的方法,根據她的願望和命運,應當與你結為夫妻,今天正是好時辰。」徐仲山走下台階拜謝,接著又請求拜見老夫人。男子阻止他說:「我喪妻已經七年了。我有九個孩子,三個男孩六個女兒。做你妻子的,是我最小的女兒。」然後他命令在後堂準備舉行婚禮的設置,擺上了酒菜,和徐仲山一起吃喝完畢。

漸漸的夜深了,徐仲山​​聽到了婦女身上所佩飾物的聲音,奇異的香味特別濃郁,燈燭輝煌照耀,有人把徐仲山領到另外的房間。

婚禮結束後第三天,徐仲山高興的觀看居住的房屋,逐個參觀各個房間,走到一朝西的棚屋,看見竹竿上懸掛著十四件羽毛皮衣,一件是翠碧鳥的皮羽,其餘全是烏鴉的皮羽。烏鴉皮中,有一件是白烏鴉的皮羽。他又到西南面去看,有一個棚屋,衣竿上有四十九件羽毛皮衣,全是鵂鶹鳥的皮羽。

徐仲山暗自覺得這事很怪異,回到自己的居室中後,妻子問他說:「你剛才出去走了一趟,看見了什麼?竟然情緒低落地回來了?」徐仲山沒有回答。他的妻子又說:「神仙能夠輕飄飄的升到天上去,全都是憑藉翅膀作用。否則,又怎麼能夠在片刻之間就到了萬里之外呢?」

徐仲山便問:「烏鴉皮羽衣是誰的?」回答說:「那是父親的羽衣。」又問:「翠碧鳥的羽衣是誰的? 」回答說:「那是經常派去通話領路的女僕的羽衣。」又問其餘烏鴉皮羽衣是誰的。回答說:「是我的兄弟姐妹們的羽衣。」又問鵂鶹皮羽衣是誰的,回答說:「是負責打更和巡夜的人的羽衣,就是監門官蕭衡一類人的羽衣。」

話沒說完,忽然整個宅院的人都驚慌失措起來。徐仲山問是什麼原因,妻子對他說:「村里的人準備打獵,放火燒山。」不一會大家都說:「竟沒來得及給徐郎製做一件羽衣,今日分別之後,就當是萍水相逢一場吧。」然後眾人都取來羽衣,四散飛去。原來看見的一片房屋,也都不見了。

大概這位徐仲山與鳥國只有三日的緣分吧,很多事都是靠緣來維持的,所以也希望每個人都能結善緣,而不是惡緣,為自己的將來著想吧!@

責任編輯:洪偉成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黑龍」看見大火燒過來,就用嘴拖拉李信純的衣服,無奈一動也不動......
  • (shown)南郡有個人,名叫黃君仲,他在北山用網捕鳥,捕到了一隻小鳳凰......
  • (shown)某天他在山上發現一隻幼猿,便把牠帶回家。母猿則跟在他身後一直追到他家......
  • (shown)萬物有靈是真實的,在另外空間裡看,他們都是和我們一樣的生命。
  • 中國大陸很多人都知道神筆馬良的故事,故事說的是有一個叫馬良的善良的孩子,非常喜歡畫畫。有一天,他得到了神仙贈與的神筆。從此,他畫的所有的東西都有了生命:畫的鳥可以飛上天唱歌,畫的魚可以游進水裡跳起舞,畫的犁耙、水車、石磨可以用,畫的耕牛可以耕田。用這支神筆,馬良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們,傳播著善良,與人們分享著神仙的賜予。
  • 您相信靈魂不滅、人有來世嗎?(shutterstock)
    人到底有沒有前生、今世和來生?人到底有沒有靈魂?如果有,死後去了哪裡?南朝時期劉宋一個叫王淮之的人的故事可以給出答案。
  • 一個善念、最純真不求回報的一個善行,多少年後,就在「要命」的時刻,驀然,得到最令人驚喜的意外回報!誰主宰了超時空的連繫呢?報恩,又怎會適時地巧合發生呢?
  • 宣城太守仁心愛護蜜蜂得到了意外的恩報,因為那些小生物竟然「記得」他的善舉;急躁易怒氣的都尉用熱水澆灌蜂巢燙死蜜蜂後,惡報上身意外得讓人懾服;萬物有靈,能感應善惡,在小生物身上也能得證!
  • 二零零三年就在薩斯在中國橫行的時候,俄羅斯《生命與安全》雜誌在二零零三年第三期上刊登了一篇《SARS——遠遠不僅是病毒》的文章。作者名叫固班諾夫·B.B.,是俄羅斯社會生態學國際研究院的學者。
  • 不料,徐栩棄官離開的當天,蝗蟲即刻返飛到小黃縣。刺史豁然意識到,自己幹了一件錯事,滿懷慚愧向徐栩道歉,請他返回縣衙復職。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