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女子監獄酷刑迫害法輪功學員(1)

人氣 1189

【大紀元2016年01月28日訊】十六年裡,黑龍江省女子監獄以種種藉口,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毫無人性地進行精神和肉體摧殘。特別是,獄警與惡犯們相互利用,瘋狂地虐待和折磨法輪功學員,使身陷冤獄的法輪功學員長期處於被恐嚇、毒打、剝奪睡眠、飢餓、洗腦、奴工……酷刑等狀態。眾多法輪功學員被折磨的身體非常的虛弱,常常是舊傷未好,新傷又起,走路說話都很困難,有的甚至被迫害致死。

大興安嶺部份被劫入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哈女監)的法輪功學員:姚玉明(7年)、趙培金(5年)、裡玉書(12年)、楊承平(6年)、李巍(5年)、張秀芝 (5年)、李萍(5年)、宋玉傑(5年)、孫春環(5年)、王偉(4年)、宋玉傑(5年)、王玉紅(6年)、 李亞娟(3年)、王秀蘭(3年)、佐偉雁(4年)、孫麗娟(4年)、徐亞文(3年)、李海燕(13年)、張艷芳(獄中學法)、李雅茹(3年)、張秀芝(5 年)、王建萍 (5年)、宋春媛(4年)、孟昭紅(4年)、李巍(5年)、楊明月(5年)、劉春蘭、色桂榮(被判刑2次6年)。

以下僅舉數例:

(一)李海燕遭酷刑折磨致死

李海燕,女,內蒙古鄂倫春自治旗大楊樹鎮法輪功學員。李海燕自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五年,因堅持修煉大法、講真相被數次綁架,遭酷刑折磨,被迫害成肺結核。二零零四年九月被保外就醫後,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三日清晨四點左右李海燕含冤離世,年僅三十歲。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李海燕被大楊樹公安分局警察酷刑折磨導致胸膜結核,於二零零一年六月份被勒索錢財近萬元才被放回家。李海燕回家後學法煉功身體康復,病狀全部消失。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九日,李海燕遭嫩江縣和九三農場及加格達奇的警察綁架,關押在加格達奇看守所。在審訊時李海燕因不配合惡人,不說姓名、地址,被酷刑毒打十四個小時,遍體鱗傷,他們將她卡在老虎凳上,用鐵條皮帶抽打,背部打的青紫,腿不能行走。在用刑期間被往鼻孔插入點燃的香煙,往嘴裡灌酒,迫害期間絕食 十多天,灌食兩次後腹部積水,不能吃飯又被非法判刑十三年,綁架至哈爾濱女子監獄。

酷刑示意圖:老虎凳鐵椅子(明慧網)
酷刑示意圖:老虎凳鐵椅子(明慧網)

在哈爾濱女子監獄,李海燕慘遭多種酷刑折磨,被迫害成肺結核。於二零零四年九月二日保外就醫,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三日清晨四點左右李海燕含冤離世。九點多由片警張喜齡(音)、民政和街委主任等幾人匆忙拉去火化,年僅三十歲。

(二)中學副校長被迫害致死

大興安嶺地區韓家園林業局教委副主任、中學副校長李雅茹,黑龍江大學畢業,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澤民團伙對法輪功迫害後,因為堅持對法輪大法的信仰,兩次遭到黑龍江省韓家園公安局非法關押迫害,後又被大興安嶺呼瑪縣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劫持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迫害出現白血病,於二零一一年七月末含冤離世,年僅四十八歲。

李雅茹(明慧網)
李雅茹(明慧網)

李雅茹修煉法輪大法後,按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身心受益,看上去只有三十歲,比實際年齡年輕漂亮很多。生活中,李雅茹為人和善豁達寬容,經常主動關心幫助 他人,是一個好母親,也是一個好妻子,她家庭美滿幸福,讓人羨慕。李雅茹才華橫溢,工作兢兢業業,為人和善,和各校教師相處的非常融洽,是出色的好幹部,以前是家長、學生公認的好語文老師。後被提拔為中學副校長。

在學校公開投票選舉中,李雅茹被以修煉法輪大法為理由,上級部門讓他人頂替了校長的位置。李雅茹丈夫在升職局長時,以妻子修煉法輪大法為由,被取消了升職的資格。就是這樣李雅茹沒有怨言,把教委難度大的教育改革這方面的工作主動承擔下來,還是默默認真工作。由於李雅茹工作出色,受到各學校教師的好評,領導們的讚譽。

可是,一九九九年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李雅茹被綁架,勒索、刑訊逼供、遭受刑訊逼供等折磨,被冤判三年。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七日晚,李雅茹的丈夫被單位領導們騙走,韓家園公安局局長劉亞友和副局長尹志峰帶領二十多個警察及網管,突然破門闖入,強行綁架,當著她孩子的面把她非法抓走,然後抄家,搶劫走了電腦,MP4、移動硬盤等物品。警察逼迫李雅茹坐在凳子上,前面擺上幾本大法書拍照,然後綁架到局長辦公室刑訊逼供。凌晨一點多,李雅茹又被劫持十八站看守所異地關押,李雅茹在十八站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月,被勒索六百元錢。

單位呼瑪縣韓家園教委劉書記和李雅茹的丈夫,因為在開庭時證明李雅茹工作出色,而受牽連被停職,其丈夫在壓力面前也被迫與她離婚。李雅茹被強行開除工職。在韓家園林業局與李雅茹同時被綁架的還有其他九名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下午,大興安嶺呼瑪縣偽法庭對李雅茹、趙培金、色桂榮、王玉紅、於忠柱、佐偉雁、孫麗娟、李亞娟八位法輪功學員非法開庭,偽法官李恆江說不公開審理,經過八位律師的抗議,才不得不公開審理。所謂「公開審理」,但旁聽者不允許進屋,只能在走廊聽,開始時還把門緊緊關上。在強烈要求下,才把門打開,讓走廊做旁聽的人能聽到聲音。大興安嶺韓家園林業局沒有法院,由大興安嶺呼瑪縣法院受理此案。簡易法庭臨時設在韓家園林業公安局看守所的會議室裡。

在法庭開庭過程中,於忠柱等法輪功學員當庭指出辦案警察韓朝、劉亞友等人對他們採取刑訊逼供、暴打、酷刑等迫害,偽法官李恆江、邢政和公訴人張志鋼等人面目表情冷漠、無動於衷。

這八位法輪功學員被冤判三至六年。李雅茹被枉判三年。對不公正的判決提出上訴,上訴到大興安嶺中級法院三個月後,駁回上訴。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七日晚上十 點鐘,韓家園公安局韓朝及妻子董傑,韓家園看守所副所長等十多個警察秘密綁架李雅茹等八人分別劫持到哈爾濱女子監獄和黑龍江省泰來監獄繼續迫害。
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李雅茹被劫持到所謂「攻堅區」九監區,遭受群「幫教」「包夾」的輪流轟炸,逼迫她寫「四書(決裂書、悔過書、保證書、揭批書)」,強行洗腦,逼迫放棄大法修煉。

李雅茹被逼迫挑摘冰糕棒,扛袋子,編織小車坐墊等等,長期超負荷的勞動。早晨五點半起床,手磨起了老繭、手裂了忍著疼痛還被逼著奴工。每人晚上都被分任務,幹活到晚上十點鐘左右,就這樣週而復始,每天都這樣機械地被迫繁重勞動。

二零一零年五月份,李雅茹一直低燒,頭暈渾身無力,口乾舌燥,嗓子說不出來,晚上難受的睡不了覺,就坐在小板凳上等天亮,就這樣的情況下李雅茹還被繼續奴工勞動,拖到七月中旬,天氣非常炎熱,她都冷的發抖,蓋著大厚被子還冷,她被迫害得病成那樣卻無人過問,李雅茹最後被折磨得骨瘦如柴。

李雅茹在哈爾濱女子監獄被非法關押期間,由於長期被繁重的奴役勞動和非人的艱苦生活,再加上警察逼洗腦放棄修煉,身心痛苦疲憊,被迫害成白血病。家人給辦了保外就醫,回家後不到一年,在二零一一年七月末李雅茹就含冤離世,年僅四十八歲。

(三)張秀芝被迫害致死

大興安嶺加格達奇六十八歲的法輪功學員張秀芝,被非法判刑,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被迫害致生活不 能自理,只能用針管往胃裡推食物來維持生命。從哈爾濱監獄回家後,張秀芝老人說哭就哭,說笑就笑,笑起來就沒完,面目表情都不正常,家人懷疑女子監獄給張秀芝打了毒針或灌了甚麼藥物。老人於二零一二年春含冤離世。

張秀芝老人,家住大興安嶺加格達奇,一九九六年開始學煉法輪功,之前患高血壓等疾病;煉法輪功後身體獲得了健康。二零零零年張秀芝去北京證實法輪大法好,被加格達奇公安局非法勞教二年,劫持在齊齊哈爾雙合勞教所迫害。

二零零三年三月,張秀芝被當時四十多歲的苗某某誣告。張秀芝被加格達奇國保大隊綁架,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後來張秀芝被加格達奇和大興安嶺地區中共邪黨公檢法扣上莫須有的罪名枉判五年,劫持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

在位於哈爾濱的省女子監獄,張秀芝被強迫洗腦,逼迫做奴工等等迫害。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張秀芝等法輪功學員被送入小號折磨,當班幹事曹靜雲扒去她們所有內衣褲只穿褲頭,二十四小時戴背銬。張秀芝不配合邪惡,受盡了非人的折磨。在女兒去哈爾濱女子監獄看望她時,警察們逼她喊報告,不喊不讓見女兒。張秀芝沒有配合。

張秀芝被哈爾濱女子監獄迫害成腦血栓症狀,嘴不好使,吐字不清,一邊身子不好使,高血壓達二百多。家人要求保外就醫,哈爾濱女子監獄開始不同意,後來張秀芝的病越來越嚴重。在家人的強烈要求下,張秀芝才提前兩、三個月保外就醫回家。

後來張秀芝病得越來越厲害了,生活不能自理,不能吃飯,只能用針管往胃裡推食物來維持生命,於二零一二年春天離世。

(四)刑事犯張艷芳在獄中修煉被迫害致死

張艷芳女士生於一九五六年,家住大興安嶺地區圖強育嬰林場,一九九三年因刑事犯罪被判死刑緩期兩年執行,投入黑龍江省女子監獄。一九九五年,張艷芳在獄中開始修煉法輪功。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全面迫害法輪功後,張艷芳因不放棄大法修煉,被瘋狂迫害。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日在獄中被迫害離世,時年五十四歲。

三十七歲入獄的張艷芳對人生感度絕望,身患甲亢、氣管炎、風濕性心臟病等多種病,勉強在病犯監區服刑。一九九五年,法輪大法傳遍中華大地,監獄系統從獄警到犯人,有不少人走入法輪功的修煉。張艷芳在獄中開始修煉,她用「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努力提高道德修養,身體奇蹟般的康復,明白了生命的意義,對未來充滿信心。

中共開始全面迫害法輪功後,張艷芳因不放棄大法修煉,被瘋狂迫害。先後十七次被關小號,累計時間長達四年之久。她遭受了上大掛(將雙臂反扭背後,用繩子掛在高處,僅腳尖觸地,全身重量集中到肩骨節。這種酷刑可致手臂殘廢)、坐鐵椅子、毒打、冷凍、不許吃飯、不許睡覺、野蠻灌食、灌白酒致口鼻出血、殘酷毒打等等各種酷刑迫害。

酷刑演示:用掃帚棒支起眼皮, 不讓睡覺。(明慧網)
酷刑演示:用掃帚棒支起眼皮, 不讓睡覺。(明慧網)

二零零三年九月,警察強迫法輪功學員穿著單衣坐在地上十幾個小時,開著窗戶,不許睡覺,犯人把牙籤折兩半,支張艷芳的眼皮。犯人拿棍子,誰閉眼就打。張艷芳的臉被用牙籤扎、被打變形,獄長怕被檢查的發現,將她關進小號。

二零零四年八月,張艷芳絕食六個多月要求釋放被關小號的法輪功學員,此間她被銬在地上四個半月,高燒38度5,不讓上床。參與迫害的警察有鄭傑、張春華、黃靜及犯人李鐵力。

二零一零年十月中,長期受到非人的迫害,張艷芳已危在旦夕。期間本人及家屬多次要求醫治,院方以各種藉口拒絕。二監區副大隊長董巖還對犯人說:「張艷芳因煉法輪功拒絕住院治療,我們也沒辦法呀。」

張艷芳去世後,她在獄中省吃儉用省下的約一千四百元錢被監獄沒收。

(待續)

文章來源:明慧網
責任編輯:葉楓
(待續)

相關新聞
明慧網2015年度法輪功人權報告:非法判刑
法輪功學員彭文秀被廣東女子監獄迫害致死
明慧網2015年度報告:控告江澤民
2015年中共非法庭審法輪功學員綜述(上)
最熱視頻
車評:完美的油電混合 2020 Lexus RX450h F Sport
【西岸觀察】拜登兒子與葉簡明的關係匪淺
【時事縱橫】美大法官補位戰 深遠影響未來
【拍案驚奇】許家印逼宮中共 華為免死了?
【十字路口】恆大債務捆綁中共 引爆金融風暴?
【薇羽看世間】拜登及其兒子的「勾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