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畫出趣味性 魏榮欣的3D立體創作

魏榮欣和妻子在作品前合影,圖為中二高清水服務站的白海豚3D壁畫。(魏榮欣提供)

人氣: 788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6年10月03日訊】(大紀元記者賴月貴台灣新竹報導)曾榮獲新竹美展油畫竹塹獎和世界華人油畫大賽銀牌的藝術家魏榮欣,即使年過七十,仍創作不懈,他以「人生70才開始」勉勵自己,從畫電影看板近40年,退休後轉而從事喜愛的油畫創作,到72歲才開始接觸3D創作,踏入另一個創作領域。

魏榮欣畫過許多大型3D立體圖,他將藝術融入生活,在廣場的地面、階梯上、冰果室牆面、甚至自家客廳的地板都可以作畫,他說,3D創作是一種互動的分享模式,讓藝術在欣賞價值之外,多一層與人互動的趣味性。

用心揣摩才能無師自通

2012年李安導演的「少年PI」掀起一股3D熱潮,2013年為慶祝新竹市「影像博物館」落成80週年,新竹市文化局邀請魏榮欣在影博館前廣場繪製「3D地景藝術」,他以「少年PI的奇幻漂流」為靈感,歷時3個月,完成人生第一幅立體3D藝術創作,在影博館前的地面上,一頭栩栩如生的老虎躍出畫面,魏榮欣以逼真細膩油畫技巧重現老虎、小舟等電影場景,吸引許多民眾前往拍照。

冰果室的3D創作,吃冰兼欣賞藝術,透心涼又賞心悅目。(魏榮欣提供)
冰果室的3D創作,吃冰兼欣賞藝術,透心涼又賞心悅目。(魏榮欣提供)

當年受文化局之邀繪製3D地景,魏榮欣從未有過類似經驗,上網查詢資料,也只能看到已完成的作品,並沒有找到比例構圖等方法,於是他租了「少年PI」的影片,反覆看、用心揣摩、日夜摸索,也在自家的地板上試畫,並拍照觀察,終於讓他無師自通,摸到了竅門。

魏榮欣說,一般2D畫作是平面透視,但3D是「向地」立體透視,畫山谷懸崖等凹陷的地景,比較容易呈現視覺效果,有身歷其境的感受,如果畫山峰向上發展,立體效果就不好,又如果呈現畫作的地點是在室內,則可善用牆與地面垂直之處,表現的效果就更細膩逼真,此外,他也設計了最佳定位點,讓喜愛拍照的民眾站在該處,就能拍出立體感,被拍者彷彿真的站在懸崖邊了。

魏榮欣畫的火車頭寫實逼真。(魏榮欣提供)
魏榮欣畫的火車頭寫實逼真。(魏榮欣提供)

加入當地元素 巨作現身金門、三義

魏榮欣喜歡在創作題材中融入當地元素,他受邀到金門創作多幅大型立體畫,風格全新大膽,透過3D立體畫將金門元素,例如雞、芋頭、高粱酒等地方特產畫入畫中,讓屬於金門的記憶更加鮮明。

他在金門一口氣創作了5幅大型立體畫,分別是「樸實人文」、「風俗民情」、「戰爭時期」、「開創時期」和「邁向新世代」,「邁向新世代」最大,長寬約11米,花了約兩個月構圖、繪製而成。

苗栗三義鄉的鄉長很賞識他,也邀他為建中國小前一座階梯換上新貌,將著名的龍騰斷橋、油桐花、勝興車站和石虎都畫在階梯上,建構了美麗的3D彩繪,讓爬階梯運動變得更有勁。

苗栗三義建中國小前的階梯換上彩繪新貌,吸引眾多遊客。(魏榮欣提供)
苗栗三義建中國小前的階梯換上彩繪新貌,吸引眾多遊客。(魏榮欣提供)

喜歡清涼感 連客廳地面都當成畫板

魏榮欣說自己特別喜歡畫海水清涼的感覺,他在中二高清水服務站創作白海豚3D壁畫,白海豚的模樣挺可愛;他也在女兒開的冰果室進行3D立體創作,將冰河時期的企鵝和冰塊當成背景,讓顧客直呼吃冰還能邊欣賞藝術創作,真是透心涼又賞心悅目。

將藝術融入生活,夏季的某一天,魏榮欣工作之餘覺得有點悶熱無聊,想想何不改變一下自家環境,於是他把客廳的地板也畫上海豚和海浪,整個客廳頓時變得生動活潑了起來,小孫子回來看到很高興,他說,3D創作就是那麼好玩。

創作過程,誇張的比例才能凸顯出立體效果。(魏榮欣提供)
創作過程,誇張的比例才能凸顯出立體效果。(魏榮欣提供)

過去的辛苦經驗成就現在的輕鬆

3D創作因為講究視覺效果,一般都是大型巨作,如果頂著烈日或在寒風中趴在地面作畫,歷時一兩個月實在太辛苦了,魏榮欣說還好他過去有畫電影看板的經驗,畫的又都是細膩的人物寫實,他先計算好尺寸在家裡按比例將圖一塊塊畫好,再帶到現場組裝,整個過程必須很準確,作品呈現出來才不會失敗,這對缺乏經驗的人而言是很困難的,但他卻駕輕就熟。

金門3D地景將地方特產放入畫中。(魏榮欣提供)
金門3D地景將地方特產放入畫中。(魏榮欣提供)

選擇顏料也是一樣,油性顏料不容易乾但畫不好可以修改,味道卻很難聞,一般初學者都選擇油性,而魏榮欣改用水性顏料,好處是沒有味道,但缺點是顏料乾得很快、不易修改,必須畫得很熟練的人,才能趕上乾燥的速度,兩者各有優缺點,但看如何去運用。

藝術融入生活,把客廳地板當畫板,也能這麼生動活潑。(魏榮欣提供)
藝術融入生活,把客廳地板當畫板,也能這麼生動活潑。(魏榮欣提供)

日前還有人向魏榮欣預約作品,他說自己很幸運,七十多歲了還能保有對藝術的熱情,還能不斷的畫下去,他覺得很滿足、很快樂。

責任編輯:鄭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