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黃之鋒在哈佛為香港民主發聲

香港「雨傘運動」學生領袖黃之鋒(右)在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心為「關注香港民主」發聲。(林安/大紀元)

人氣: 18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04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林安劍橋報導)黃之鋒香港「雨傘運動」學生領袖,4月21日受邀至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心演講。哈佛是其「美加高校巡迴演講」之行中的第一站,此後他還赴紐約大學、多倫多大學、哥倫比亞大學等9所高校演講,分享香港在「雨傘運動」之後的民主進程和自決運動走向,從而推動國際社會關注香港民主運動。

說起黃之鋒或許鮮有人知,但對於發生在2014年9月上千港人為爭取「真普選」權益的「雨傘運動」,一定耳熟能詳。兩年前17歲的他一直處在雨傘運動的中心,召集學生反對中共蓄意灌輸並引入「愛國主義教育」的政府計劃,領導對一棟政府大樓的衝擊等。基於此,他被「美國時代週刊」譽為「2014最有影響力的青年」,被「財富雜誌」評選為「2015世界最偉大的學生領袖」。同時,也有與北京關係密切的報紙、電台等黨媒試圖詆譭他,稱他是「美國的工具」。

不論外界如何地評價,20歲,留著西瓜頭帶著黑框眼鏡的他在臉書中這樣自述:「我,黃之鋒,在1996年,主權移交前一年出生。香港主權移交迄今19年,而我今年20歲。2047年的時候,我51歲,在我人到中年的時候,到底那時的香港前途,是由中共決定,還是香港人決定?我不清楚。但至少,若然上個十年,我們經歷公民社會興起,以及民主回歸走到盡頭;下個十年,我們付出代價也好,甚至壓上前途也好,也應該純粹地,揹負我們應該揹負的東西。香港,再沒有可以虛耗的光陰。香港人,也沒有迴避前途問題的本錢。民主自決,就是我們這個時代的歷史任務。」

此次座談會分為個人自敘和聽眾提問2個環節。在個人自敘中他提及2014年「雨傘運動」,一共進行了79天,不算很長時間的抗爭。為什麼會有此運動?因為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撤回香港2017年行政長官選舉及2016年立法會選舉框架和候選人提名方案,爭取行政長官選舉的公民提名權以及廢除立法會功能組別。該方案嚴重侵犯了香港公民最基本的選舉權益,侵犯了香港的普世價值,也違背了回歸之初「香港50年不變,一國兩制」的承諾。他闡述香港眾志的目標,固然是希望根據民主原則,推動公投,從而自決香港2047年後的主權憲法,但香港問題從不只關乎主權問題,更關乎香港人能否自主生活的問題。

提問中,有中國大陸學生就「民主自決」是否意味著「香港獨立」的發問。黃之鋒說,他從未想過讓香港獨立,提出「民主自決」只是希望港民有基本的選舉投票自治權,希望當局能夠遵守承諾「一國兩制」。現在隨著國內經濟、政治及產業的滲透,回歸「50年不變」的承諾慢慢扭曲,「一國兩制」也逐步向「一個中國,一個政策」演化。再這樣下去,香港除了名字以外,其餘的都不再是香港。

亦有民眾提出「香港自決」是關乎香港和中國的問題,為什麼要把這個問題推到國際社會?黃之鋒提出兩點:第一,90年代作為亞洲四小龍之一的香港迄今為止,仍在國際金融業界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例如:HSB原計劃在香港設立總部,但是歷經種種風波,他們也在擔憂2047年以後的香港會是什麼樣,最終放棄了香港這塊地皮。第二,當年簽訂條約,有很多國家都見證並發表聯合聲明,因此這也是一個關乎國際的事件。

參與這些運動,使得黃之鋒被列入黑名單,港內賬戶凍結,馬來西亞拒入。有民眾提問:「難道你從來就沒有擔心過自己的安全問題嗎?」黃之鋒說:「回答這個問題是讓我最有顧慮的。的確,我現在連能否可以100%安全回到香港都答不上來。但是我知道,如果我不為爭取香港民眾自由及自治的權益發聲,50年後的我會更危險,更後悔!我並不要求每個人都支持或者同意我的想法,但是希望每個人都有反饋,每個港人都能為維護香港普世價值而努力。因為,香港這片土地,是我們生活、我們熱愛及我們信賴的地方(Hong Kong is where we live, we love and we believe)。

責任編輯:馮文鸞

評論
2016-04-30 12:1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