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陳思敏:江澤民一上任就流失的國企

人氣: 90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07月06日訊】7月4日,國企改革座談會在京召開,習李同台發聲而各有強調。國企改革是經濟體制改革的關鍵環節。媒體在報導兩人談話重點的同時,也有提及90年代以來的兩輪「改革」,只不過都是蜻蜓點水。

媒體現在會說國企去產能是全民買單,但知產能過剩、僵屍企業也不是一天造成的。尤其當下官員在談今昔政策對照時,多會強調說「有別於90年代」。近例如發改委財金司副司長孫學工,對財新記者說:「此次債轉股與1999年不同」。

按中共官方劃分,90年初以來的兩輪改革,1993至2003年是江朱階段,2004年之後是胡溫階段。

據大紀元《東北大衰退 江澤民國企改革遺禍(完整版)》披露,在人民網公佈的《中國共產黨大事記‧1999年》中,一整年沒有朱鎔基的名字出現。相反盡是江澤民的談話指示,尤其,十五屆四中全會確定的「從1999起到2010年國有企業改革和發展的主要目標和指導方針」,就是按照江澤民幾次座談會定調的。

由此可知,從1999年開始,朱鎔基的經濟大權就被江澤民架空。此外,由於官方不可能提供真實數據,因而曾有國內學者從媒體報導的案例加以研究調查,結果發現,國企大量流失的高峰落在2003年。這點,也與大紀元《遺禍(完整版)》一文不謀而合。

《遺禍(完整版)》指1999年江澤民架空朱鎔基經濟大權,以及國內學者調查2003年是國企流失高峰,其背後一個很大原因皆涉及法輪功問題。1999年4月江澤民察覺朱鎔基與自己意見相佐的,不僅是經濟政策,還有迫害政策。公開鎮壓後,為了拉攏人一起迫害,國企利益成了江澤民對這些人的酬庸。

如石油幫的曾慶紅、羅幹、周永康、張高麗等人,有色金屬的郭聲琨,內蒙古與地方礦產的劉雲山家族、羅干 家族,乃至江澤民家族與一級親信,電信、汽車、鋼鐵一把抓。

所以嚴格說,江時期的國企不是改革,而是大量流失,如2003年洛陽欒川鉬礦成為羅幹家族私產。胡溫時期國企改革,充其量是止血,如山東魯能案,雖有胡舒立率揭黑高手曝光內幕,還是沒能處理侵吞市值千億國有資產的曾慶紅之子曾偉。不過,後來總算瓦解江澤民的後花園鐵道部,辦了巨貪劉志軍。

即便當下的習李,現在補漏與改革的還是江時期的遺留。如《遺禍(完整版)》指出,至今難有起色的東北三省,除了國有企業一落千丈,在1999年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以來,也是中國人權迫害最嚴重的地區。

自1999年7月公開迫害後,江澤民以利益驅動官員跟進作惡,期間造成國有資源大量流失。但其實江一上任就流失一家國企,時間是1994年,對象是兒子江綿恆,標的物是上海聯和投資有限公司(簡稱:上聯),當時自美返國才一年的江綿恆,就成為上聯董事長和法人代表。

上聯是中國網通的金主,網通是江綿恆通吃電信市場的槓桿公司,讓他以此一統三大電信運營商。此後,江綿恆再藉由上聯把個人投資觸角像水母般的申到各個領域,就此開啟超級商業版圖。

關於這點,現在連國際知名的情報網站都在報導。據大紀元7月5日消息,獨立情報網站intelligenceonline.com在6月15日的一篇文章中,報導了江綿恆遭到軟禁調查,其中特別提到:近來在國安部的協助下,中紀委正式調查了江綿恆在主導上海聯和投資有限公司(SIAL)時盜用公款的問題。通過這個上海市市政投資基金,江綿恆建立了一個電信帝國,等等。

上聯是上海市屬國資,卻無條件成為江綿恆個人事業旗艦平臺,讓他利用董事長及法人代表權力圖謀私利。所以這讓江綿恆坐大上海灘、電信王國、富可敵國的上聯,是他侵佔國有資產的公開證據,而且是海內外皆知的鐵證。

就像6月22日中紀委開啟巡視的「610辦公室」,是貨真價實江澤民的「私人產物」,這些年在這之中的任何腐敗與罪行,不論是倒查機制還是終身追責的對象,除了江澤民不作第二人。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6-07-06 2:4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