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發脫貧工資 安省「給錢計劃」有新進展

人氣: 29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6年08月31日訊】(大紀元記者周行、李平多倫多編譯報導)如果政府每月給窮人基本收入,他們會利用這機會通過改善自己而脫貧,還是滿足於這種社會資助的生活,安省政府可能明年開始尋找這答案。

按今年2月底安省政府提出的基本收入保障試點計劃,不要求領取人提供失業證明或正在找工等證明。基本收入不是每月幾百元的救助金,而是能脫離貧困線的收入,這是政府消貧安全保障總體計劃中的一個組成部分,並為此準備了2,500萬元資金。

據CBC報導,省政府今年6月底任命前保守黨參議員、反貧困倡導資深人士西格爾(Hugh Segal)擔任無償專門顧問。西格爾本週提交了一個報告,說明這試點計劃如何能起作用,使這個打算在明年4月前實施的計劃向前邁進了一步。

西格爾提交的這份報告,預計將於下月中旬公布,並開始為期3個月的公眾諮詢。

兩種試行方式

西格爾向CBC說,安省所有的試點計劃,都必須至少實施3年,才能有效評估最後影響和結果。此次試點,分兩大試點人群,一是對小範圍社區人口試點,看其最後對整個人口的影響;二是對大範圍社區人口中的一部分試點,然後將其結果與大範圍社區人口中的其他人群進行對比。

1974~1979年期間,曼省曾在Dauphin的一個小鎮實施過一項叫Mincome的基本保障收入計劃,試行辦法是:個人年基本保障收入最多領取相當於今天的近1.5萬元,家庭年基本保障收入最多領取相當於今天的1.8萬元,然後根據個人或家庭年收入進行調整,如個人或家庭每掙1元錢,就扣除50分的基本保障收入發放款。試行後,Dauphin市於1974~1979年間幾乎實現脫貧。 1979年,該計劃被政府廢除,當時渥京承擔了1,700萬預算中的3/4,受試家庭近1,000個。

基本收入養懶人之說

人們反對基本收入的主要憂慮,是這做法可能製造懶人。密西沙加華人協會會長、皮爾區多元文化協會會長溫一山贊同這觀點。他說,政府不應該管那麼多,老百姓為了生活,自己會去找工作,會去改善個人技能。「政府可以提供幫助。但如果這樣照顧法,那就變成社會主義了,就會把人養成懶人」。

他說,政府應該針對每個人的不同需要,幫助他們脫貧,而不是泛泛地提供基本收入,這種做法會使一些人可以光明正大地做懶人。「政府養我了,為甚麼還要去工作?」

溫一山說,讓窮人能生活得無憂無慮是好事。「如何讓大家又能勤奮工作,又能無憂無慮,這樣才行」 。

西格爾對此的說法是,目前安省70%生活在貧困線以下的人口都有工作,並非無所事事,只是做最低時薪工作沒辦法掙到貧困線以上的收入。所以,指責政府發錢養懶人的說法,沒有實質的根據。

其實,省、市政府一直都有使居民脫貧的目標,但各種計劃看起來都是效果不佳。加拿大統計局的數據顯示,2006年的工人貧困率冠軍是溫哥華(8.4%),2012年,多倫多的工人貧困率升至9.1%,在5年內增加了11%,排到了全國第一位。

曼省和美國的試點結果

CBC新聞通過資訊公開法獲取的簡報稱,曼省試點和美國試點結果均顯示,最後結果有些矛盾和複雜。基本保障收入的確可幫助低入人士脫貧,但卻影響就業積極性。此外,基本保障收入計劃成本太大,並不會幫助政府省甚麼錢。另外,對自僱人士和農民,尤其是對地址經常變動或家庭結構經常發生變化的人群來說,實施起來尤其困難。

聯邦社會發展部部長杜克洛(Jean-Yves Duclos)在從政前,曾仔細研究過基本保障收入計劃,但安省自由黨政府此次基本保障收入試點,渥京卻不會提供直接支持。杜克洛任命狀中也未提到基本保障收入這一概念,只提到會給索取基本保障收入計劃相關數據的省提供數據。

今年6月5日,瑞士選民一致投票反對實施基本保障收入計劃。不過,芬蘭將於明年繼續推動該計劃。Angus Reid今夏一項民調也顯示,對基本保障收入計劃,加拿大人普遍持懷疑態度,高達近2/3受調者表示,不會為所謂的1年3萬的基本保障收入計劃納稅買單。

擔心脫貧效果

在加拿大有30多年從政經驗的溫一山,對基本收入可以脫貧表示懷疑,稱這做法看起來沒有鼓勵人們改善個人技能、自己努力脫貧的因素。

「這個保證最低收入的目標是好,但可能會被人濫用。」他說,事實證明,沒法避免有人濫用社會福利系統。「需要有合適的制度去約束人」,比如政府資金支持的持續時間要有限制,要能鼓勵受惠者通過自我提高脫貧。「很多人領錢的話,政府哪來這麼多錢?」

「我有點擔心的,首先是這能否保證窮人脫貧。」多倫多工人維權中心幹事劉碚溪說,他擔心給了基本收入後,政府會放棄其他幫助窮人的措施,保護工人權利的各種政策可能會被削弱。「因為有了基本收入,你也不需要工作了」 。

安省此次基本保障收入計劃提案,也很在意最後成本。今年2月省府預算表示,該計劃旨在測試基本保障收入是否會提供有效的收入支持,是否會提高人們對就業的參與,以及是否會節省政府醫保和住房福利等開支。

西格爾稱,報告中會對利弊風險進行分析。人們對這計劃有各種看法不稀奇,就像當年推出全民醫保時,也是說長道短的都有。◇

 

責任編輯:文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