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從哥倫比亞來的,我現在賣護膚品,我和我的合夥人非常喜歡天然的東西。小時候最大的願望是可以過的開心,而且希望我的家人也開心。每天都想實現這個願望,但是這個很難。現在這個世界太瘋狂了,好多地方有戰爭。但是如果我們每個人都對別人好的話,世界就都會變得寬容。這得從自己開始,如果我對你笑了,你就會對我笑,但是如果我給你壞臉色的話…應該明白我的意思吧!?我相信有能量的存在,當你很和的時候,你會把這個正面的能量帶給世界,我們就可以改變很多事情。我們不需要一群人來做這個事情,就是從自己做起。這也是我喜歡紐約的原因,因為住在這兒,就是在考驗我們能否寬容,每個人來自各方,我們必須容忍彼此,因為我們背景不同。媽媽過去經常告訴我,你絕對不能隨便對別人品頭論足,不管基於什麼,種族、信仰、都不可以。住在紐約,我每天都在身體力行這個理念。(張靜怡/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