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天勇女兒:爸爸挺住 我們好團圓

人氣 851
標籤: ,

【大紀元2017年01月06日訊】(大紀元記者蕭律生採訪報導)中國人權律師江天勇的妻子特別擔心丈夫目前的身體狀況,害怕江天勇被整死。女兒則一直說特別想爸爸,好想爸爸來美國團聚。江天勇的岳父母和父母則被當地派出所、國保等騷擾威脅。

金變玲:只要他活著 我們都等著他回來

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中共官方根本不按法律程序來走,未審先判,先讓媒體給你一頓抹黑宣傳,然後檢察院、法院再做宣判。「要法律做什麼,乾脆它的新聞部門作為法律就行了。」金變玲生氣地說。

1月4日,江天勇的律師陳進學雖然收到上海靜安法院接收江天勇被澎湃新聞侵權的立案通知書,但是目前仍然被長沙公安局拒絕會見江天勇。長沙公安局給出的理由是:同江天勇見面會有礙案件偵查或者可能泄漏國家秘密。

中共現在的慣用手法是,不管你是否有罪,先把人抓起來,然後搜羅罪名,之後採用官方媒體通稿宣傳,而此時檢察院、法院根本沒有任何通知給予家屬。「現在竟然就這樣去抹黑江天勇。我覺得非常不可思議,非常生氣。」金變玲說。

去年12月29日,陳進學律師得到長沙市公安局直屬分局不准會見江天勇的答覆時,陳律師當天到長沙市檢察院控告警方。同一天,江天勇的父親以特快專遞向長沙市政府發函,對警方的辦案手法申請行政複議。

「我非常非常擔心江天勇會被他們弄死。」金變玲說。

江天勇律師曾被公安機關酷刑折磨,其中包括探望中國著名盲人維權律師陳光誠時,左耳被打成鼓膜穿孔;還有在建三江幫助法輪功學員辯護時,公安機關將他的8根肋骨打斷。江天勇律師被打斷8根肋骨的傷勢目前還沒有完全恢復,同時他可能無法按時吃降壓藥,所以對他的這次被失蹤,金變玲非常非常擔心他的身體會受不了。

「只要他還活著,我們家人都等著他回來。所以我希望他在那裡面也要挺住,也要堅強。」

她希望外界對江天勇的案子要多關注。「只有大家多關注,給中共一些壓力,才不至於把江天勇給……」

「馬上過年了,他在裡面,一定要堅強挺住。不管受到多麼嚴重的酷刑,都要堅持住!等著哪天能出來和我們家人團聚。另外,也請他放心,我會把孩子給帶好,他的父母我會經常去打電話安慰。但他一定要保重他自己的身體。」這是金變玲送給丈夫江天勇的新年絮語。

女兒:爸爸我想你來美國和我們團聚

目前江天勇年齡尚小的女兒已經隨著金變玲來美國生活了3年。這3年沒有一次面對面近距離見過父親江天勇。在金變玲接受採訪時說:她(女兒)說,好想爸爸,好想爸爸來美國。問到想跟爸爸說什麼話時,她說:「爸爸,挺住,我們好團圓!」

由於江天勇的女兒從小就受到不公正待遇,心靈上受到極大的傷害。雖然如此,當問到,為了爸爸,可否把自己的照片給大家看看,讓大家更關注她和爸爸。江天勇的女兒最終選擇同意將自己和爸爸的照片公布於眾,希望大家都來幫她把爸爸帶到美國,和他們一起團聚。

大紀元曾報導,金變玲回憶,在女兒7歲那年,美國總統奧巴馬當時參訪中國期間,江天勇被公安軟禁在家,只是想女兒出門上學,卻遭到好幾個公安暴力阻止,女兒嚇的在旁放聲大哭,金變玲急忙上前調解,也被推倒在地。

女兒在上學途中不禁問:「媽媽,為什麼老師都說警察是保護我們的好人,為什麼會對我爸爸那樣,還打妳?」等到女兒回到家時談到,「他們讓我在紙上簽字」,才知道女兒到校後,被警察找去做筆錄。

金變玲回憶起這段,仍然忍不住哽咽氣憤地說,這麼小的孩子,警察就這樣帶去做審問,做筆錄,還讓她簽字,我真的特別的難受。

當時家裡樓下總有警察守著,常被跟蹤騷擾,甚至房東礙於壓力不續租,經常搬家,有時出門回到家,門鎖被膠水堵上,進不了家門。甚至威脅江天勇不配合,就剝奪孩子上學的權利。

岳父母、父母均遭騷擾威脅

「因為四國的外交官員去江天勇父母家看望他的父母,之後當地國保、派出所、穿便衣的警察就去騷擾江天勇的父母。」

金變玲告訴記者,在(去年)12月19日,歐洲四國瑞典、瑞士、德國、荷蘭的駐華使館人權官員到江天勇的父母家(河南信陽市羅山縣彭莊村)看望他們之後,當地國保等人20日就對江天勇的父母進行問話、做筆錄、偷拍照片。「問這些外交官年齡有多大,身高有多高,都談些什麼,為什麼要給他們照照片等等,詢問的很詳細。」

「對江天勇的父母這樣,我覺得這些國保、派出所警察的做法很可氣,很下流啊!」

金變玲表示,江天勇被失蹤時,無論家人怎樣去要求當地派出所去找人,他們都是像踢皮球一樣,推這兒推那兒,說是沒有消息,需要慢慢了解、慢慢調查。然而這四國的外交官一來,派出所的人員立馬就在江天勇的父母家裡進行騷擾。

陳進學表示,河南當地國保最近還去江天勇的父母的家裡進行警告、威脅,不讓江天勇的父親干涉江天勇的事情。

金變玲的父母、姐姐均受到當地警方的干擾。

在收到江天勇被監視居住通知書的前一天,即(去年)12月22日,當地派出所直接到金變玲的80多歲父母的家裡問,問江天勇和她父母是什麼關係,問她父母有沒有收到關於江天勇的什麼信件。

警察去騷擾的第二天,江天勇落款日期為12月1日的監視通知書被寄到金變玲的爸爸那裡,中間時跨近1個月。按常理而言,警方郵寄這種通知書時應該二十四小時內通知家屬,同時該通知書應當寄到江天勇的父母家裡,因為江天勇的父親是直系親屬,並且一直是江天勇的爸爸來委託律師做的後續事情。

金變玲還透露,這次江天勇被抓,他的父母很傷心,尤其是他的母親還病了好幾天,想不通上完大學的兒子,幹著代表正義的律師工作,怎麼就顛覆國家政權了呢?

江天勇,河南羅山人,中國人權律師,曾參與愛滋病感染者的救助維權、山西黑磚窯案件、北京律師直選、法輪功個案等多起維權行動,也因此一直處於被監控、騷擾和威脅之中。2009年7月被北京市司法局註銷律師執業證。曾任北京愛知行研究所法律項目協調人。#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逾60名律師聯署聲明 促查江天勇失蹤案
江天勇妻致信於公安部長 促查丈夫失蹤案
江天勇失蹤案 律師親下湖南搜線索
江天勇遭刑拘 家屬批污名化疑遭酷刑被認罪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中共紅線被踩爆 蓬佩奧年內訪台?
【遠見快評】美台新規解析 遼寧號洩底網絡譁然
【秦鵬直播】美芯片峰會獨缺中企 加速脫鉤?
【財商天下】限制外資銀行 中共怕什麼?
【新聞看點】港大紀元報廠遭襲 美軍事協防台灣?
《意外》觀眾反響熱烈:《轉法輪》救贖靈魂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